第158章 太奶奶的遺愿

小說: 重生之這個偶像我要了 作者: 菓不其然 更新時間:2020-04-30 07:05:05 字數:2588 閱讀進度:159/421

好不容易算是安撫住了白沐寒,將白沐寒干毀了自己的房間,風苒這才拿起手機給風宸燁打電話,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接了起來。

“小苒,有事嗎?”風宸燁剛結束了會議正要往老宅走。想到剛剛電話里面爺爺的話他就有點頭疼。

他這個四哥向來就是個滿嘴跑火車的主兒,膽子又大,沒有他不敢闖的禍,典型的二分錢的茶壺——就嘴好,偏偏家里人又都吃他這套,這次也不曉得是惹了什么禍事,竟然要一下子拿出這么多錢。

他手里這家公司,確實是做得很好,但向來都是正經生意,可不想爍哥那邊來錢快,花錢也不心疼,一下拿出這么多,他還是很肉疼的。

“大哥,你現在在哪?”風苒沒等風宸燁回話緊接著開口,“你是不是要回老宅?”

風宸燁腳步一頓,隨即又邁開,“你知道了?誰告訴你的?”

“我剛給阿煬打了個電話,”風苒也沒做隱瞞,“大哥,事情我聽阿煬說了,你別忙著給錢?!?/p>

風宸燁輕嘆一聲,“爺爺那邊說是人命關天,務必要快點?!?/p>

“爺爺有說是什么事情嗎?”風苒眉頭緊鎖。

“說是煊哥把人撞了,等著用錢?!币膊恢姥b成什么樣,一張嘴就是兩千萬。

“大哥,你聽我說,”風苒吸了口氣,“你先給爍哥打個電話,這件事應該有別的情況,你這個錢就是拿出去,怕是也要打了水漂?!?/p>

“你什么意思?”風宸燁已經到了停車場,打開車門坐了進去,“小苒,你話里有話,是不是聽到了什么風聲?”

風苒糾結了一下,聲音有些低沉,“煊哥要這錢……可能是為了還賭債?!?/p>

上輩子也就是這個時候,風宸煊被人做局,三天輸了一百二十萬,還了半輩子的賭債,沒想到這輩子一切的軌跡竟然又悄悄重合了。

風苒也是覺得諷刺。

“賭債?!”風宸燁雙目圓睜,“你是不是搞錯了?風家祖訓不允許沾賭字的……”

“可是還是有人犯不是嗎?”風苒冷笑一聲,“咱爸為什么被踢出公司?就是因為賭,為了這咱爸還搭上了一只耳朵你忘了?小叔又是為什么斷了條腿?因為耍錢玩女人犯了風家的大忌。所以咱爸和小叔在公司都沒有股份?!?/p>

風爸這輩,在公司還有股份的,就剩下大伯和三叔兩個人而已。

風苒冷冷一笑,這倒是個機會。

“可是煊哥應該不會,”風宸燁皺皺眉,“煊哥膽子雖然大,但還不至于敢明知故犯吧?”

“我也不想這是真的?!憋L苒嘆了口氣,“大哥,你現在給爍哥打電話,就說一個車禍不至于一開始就這么多的賠償,怕是煊哥被人坑了所以麻煩他查一下?!?/p>

風宸燁也不是傻子,自然聽出風苒話里不對,不由皺皺眉,“小苒,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風苒勾了勾唇,“關心一下咱們四哥不行嗎?”

“那為何要找爍哥?”風宸燁的眉頭皺得死緊,“你既然已經猜到煊哥可能是因為賭,那為什么還要驚動爍哥那邊,你該知道,這事情如果驚動了那邊,就沒法善了了……”

“為什么要善了?”風苒冷冷地反問一句,“大哥,我只是想拿回我們該拿的那部分罷了,有什么不對嗎?”

風宸燁聞言一愣,“你……為什么這么說?”

“不知道大哥可曾聽說過太奶奶的遺囑?”

“倒是有聽說過?!憋L宸燁愣了一下,不解自己妹妹為何此時提起這個。

風苒輕聲開口,語氣里有著一絲嘲諷,“大哥可知道是什么?”

風宸燁認真回憶了一下才道,“風家若有天分家,除當家主事者占大部分外,家產由家中男丁平分,不得偏頗——應該是這個?!?/p>

“但大哥你知道原本的遺囑是什么嗎?”風苒靠在窗邊看著窗下不是向她窗口張望的白沐寒笑了笑。

“原本的遺囑?”風宸燁一愣,“這個不就是原本的嗎?”

“這是改了的?!憋L苒暗自冷笑,“不過不是太奶奶改的,而是咱們那幫爺爺伯伯叔叔給改的,而改之前太奶奶的遺愿是——風家若有天分家,除當家主事者占大部分外,不論男女,家產由子孫平分,不得偏頗?!?/p>

改過的遺囑,只將當時還是個稚兒的風苒摘除在外——風家只這么一個女娃。

至于原因,不過就是為了肥水別流外人田,簡單粗暴。

“什么?!”風宸燁瞬間不淡定了,“小苒,你是不是搞錯了?太奶奶走的時候你還小,是不是別人跟你嚼了什么舌根子?”

他沒辦法相信祖訓上向來都是一切以家人為先的風家,竟然會坑騙一個小女娃?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大哥,我打小在太奶奶身邊長大,這話是太奶奶當著我的面告訴給爺爺們的,”風苒話鋒一轉,“而從小到大,你見我記錯過一件事嗎?”

風宸燁沉默了。確實,風苒從小到大從未記錯過一件事,哪怕一件小事,她都不會搞錯,所以……她剛說的是真的?

“那你怎么從來沒提過?”風宸燁忍不住問道。

“我一個小孩子,太奶奶又已經不在了,誰還會理我?”風苒搖頭笑笑,“而且,不是我自己掙來的,我也不稀罕。再說了,你就從沒好奇過,為什么他們背地里叫我錢串子,但我每次‘賺錢’的時候他們又都很大方嗎?那是因為他們心里都明白啊,這跟該給我的差得太遠了?!?/p>

“所以,煊哥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風宸燁突然覺得,原來自己覺得天真的小妹,可能并不像自己以為的那么天真。

“如果煊哥真的是欠的賭資,”風苒嘴角的弧度有著幾分寡情,“錢可以拿給他,但是讓大伯將煊哥的股份轉給你,錢的話,從公司的賬上走也好,我們自己拿也好,就當時買了他的股份了?!?/p>

風宸燁嘆了口氣,“當年的事情想必也不是大伯一個人能決定的的,也不至于如此……”

“大哥以為我是為了自己?”風苒哈哈一笑,隨即冷了下來,“大哥,我剛說過了,風家的家產我不稀罕,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要開工作室?剛好現在我也可以跟你說一下,還有一個多月我就成年了,把工作室從公司中遷出來,我不想讓它跟風氏沾上關系?!?/p>

“好?!憋L宸燁點點頭,“這件事我答應你,那煊哥這邊……”

“大哥,我說了我不是為了自己?!憋L苒嘆了口氣,她這個大哥真的是被保護的太好了些,有點婦人之仁了。

“那你是為了什么?”風宸燁頭疼地扶額。

他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妹妹如此堅持,要知道,這件事一旦捅破,風宸煊可能不光是失去了風家的股份。

風宸煊原本才是他爺爺屬意的繼承人,畢竟是長孫,要不是風宸煊實在是個不爭氣的,恐怕也輪不到他風宸燁。

風苒彈了彈衣角并不存在的灰塵,“大哥,你就不好奇當初是誰將爸爸賭博的事情告訴爺爺的嗎?”

捕鱼王注册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在线理财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包赢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体彩甘肃11选5玩法 广东快乐10分走势预测 山西11选五技巧 福彩3d开机试机号 成都股票配资 博客 七星彩第二位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