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坑啊,越挖越大

小說: 魑魚外傳之霧洇鬼盜 作者: 劉狗娃 更新時間:2020-04-29 18:49:32 字數:2377 閱讀進度:166/188

白茫茫的天空之下,街上空無一人,梧桐鎮一片死寂。

連說話都顯得跟這個地方格格不入。

夕夜奇怪地“咦”了一聲。

予遲也沉了臉。

“怎么了?”瑾泉警惕道:“你們不是說有血有尸體么?一個人影子都見不著?!?/p>

“太安靜了?!狈膰@道,刀已經在手中。

溫粼回頭看了一眼熾魚,她趴在他背上已經完全睡熟了:“還真是貓啊,怎么都能睡著?!?/p>

“不對,不對啊?!毕σ固筋^探腦地游蕩著,連連搖頭:“沒有了,一點兒都沒有了?!?/p>

“沒有什么?”符瞿問。

“血啊。剛剛濃得不行,現在一點兒都沒有了?!毕σ箶偭藬偸?,可怖的臉上一臉無奈,失落得不行。

予遲慘白的臉上更是喪得一點兒人氣兒都沒有了:“尸體也沒有了?!?/p>

“就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瑾泉皺眉。

“什么事都沒發生,怕是這會兒這鎮子就不會空成這樣了?!睖佤脏f道。

“我們走過來才多久時間?全部清理干凈了?這可能么?”符瞿略一皺眉。

“是消失了?!辫f道。

“燕離他們的能力,我多少知道。沒有誰有這樣的異能?!睖佤蕴Я颂掳停骸叭ヂ锅Q閣看看?!?/p>

鹿鳴閣門口,還真站著一個人。喬五。

他抄手站在門口,面無表情。

溫粼上前拱了拱手:“喬五爺。我是不名湖蛇人溫粼?!?/p>

喬五沒有動。

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一下,眼珠呆滯地死盯著地面,好像要把地面盯出一個洞一樣。

瑾泉走近了些喚道:“喬五爺?”

喬五仍然沒動。

瑾泉回頭看予遲,予遲冷冷地說:“他不是尸體?;畹煤煤脙旱??!?/p>

夕夜聳了聳肩:“這附近也沒有血?!彼h過去,伸手就戳了戳喬五,他仍然沒反應。

夕夜嘖了一聲:“這人怎么回事兒?”

天色漸晚,眾人又尋了一圈無果,只好先借鹿鳴閣待著。

雖然這地方詭異,但要了解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似乎又只有等待。

符瞿安頓喬五歇下。

熾魚終于睡醒了。聽眾人描述了喬五爺的情形,她的心里莫名想起了霧洇村人的“病”來。

“予遲,喬五的魂魄上有沒有印記?”熾魚問。

予遲認真查看了一翻,搖頭:“沒有?!?/p>

不是魂契嗎?熾魚暗自琢磨。

眾人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也就散了。熾魚留了夕夜守夜,予遲也布了活尸。

熾魚剛要睡下,予遲的身形從雪魅劍中悄然顯現。

“有事?”熾魚又坐起來。

“喬五的魂魄上有魂印?!庇柽t說道。

“嗯?”熾魚微一凝眉:“你剛剛為什么不說?”

“這里有人有問題?!庇柽t幽幽說道。

“瑾泉?”熾魚沒明白:“他一直跟我們一起,他算計了梧桐鎮么?”

予遲搖頭:“你還記得在神行司的那些不死不活的人么?”

熾魚點頭:“印象深刻?!?/p>

“他們身上有蓮花魂印?!庇柽t繼續說道:“后來在霧洇村,那時魂姐姐你難過,沒有追究,我也沒跟你提起。村民身上有魂印?!?/p>

“也是竊玉的蓮花么?”

“不是?!庇柽t解釋道:“霧洇村人身上的印記是蝙蝠?!?/p>

“不是一個人的魂契?”熾魚扶了扶下巴。

“對?!?/p>

“那喬五爺身上的魂印又是?”熾魚滿心的疑問。

“怪就怪在這兒?!庇柽t也想不明白:“他身上的印記是鬼面魚?!?/p>

“哈?瀾寅?”熾魚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熾魚略微遲疑,隨即明白了:“意思是這可能是瀾寅給他們布的一個套兒啊……”

熾魚喃喃說道:“只有予遲到你能分辨出魂印的樣子?”

夕夜忽然推門進來:“能夠看出有魂契印記的人不少,不過能分辨出其中不同的,僅有魂契主人。再者就是傳說中幽冥魂族,不過那個族群已經銷聲匿跡許多年了。予遲說不定跟那個族群……”

予遲瞪了他一眼:“多嘴!”

夕夜沒有說下去。

熾魚關注的點也不在這兒,繼續問夕夜:“你怎么知道這些?”

“上次在孔雀大人那里待著,我無聊時查了典籍?!毕σ剐Φ溃骸盎杲憬隳闶遣恢腊?,孔雀大人的收藏有多少,我的天哪?!?/p>

“那如何又跟溫粼他們扯上關系?”熾魚搖頭:“還有梧桐鎮的人,怎么會忽然消失?”

“不一定是溫粼?!毕σ箵u頭:“那死人妖雖然作,看起來不是搞事情的人?!?/p>

熾魚輕嘆了口氣:“瀾寅到底要坑我到什么時候?”

夕夜取出瀾寅留下的手卷:“魂姐姐沒有好好看看這張圖么?”

熾魚接過圖,上面用紅圈圈出了幾個地方。她仔細看那些地方的時候,不覺背心一冷。

這次圈出的幾個地方,她去過的有三個:霧洇村,茉城,梧桐鎮。

“霧洇村的蝙蝠魂契,茉城神行司的蓮花魂契,梧桐鎮喬五身上的鬼面魚,這都是魂契出現的地方?”熾魚猜測。

“他是讓我循著魂契出現的地方去找?”熾魚撓了撓鼻子:“這梧桐鎮的人也是跟魂契有關么?”

“魂姐姐,我覺得……”夕夜笑道。

“有話就說,別磨嘰?!睙媵~不耐煩道。

“我們今晚守夜該放點水?!毕σ箍聪蛴柽t。

予遲點頭:“好辦?!?/p>

熾魚稱自己虛弱,賴在房間里一直到正午。天一亮夕夜和予遲就撤了回來照顧熾魚。

午飯時候,果然,溫粼告訴她,喬五不見了。

“不見了?”熾魚一邊嚼著食物一邊問。她的眼睛已經好了大半,只是還蒙著紗帶。

“一點痕跡都沒留下?”熾魚繼續問。

夕夜和予遲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都說不知道。

“我們已經仔細檢查過,早上你沒醒,我們沒好叫你。痕跡是有,但只有喬五自己行動的痕跡,他是自己走的?!辫f道。

“哈?”熾魚的勺子停了下來。

瑾泉低頭扒著飯,溫粼并沒有表現出異樣。只有符瞿心里過意不去,一個勁兒地在噓寒問暖地問熾魚要吃什么?喝什么?

捕鱼王注册 今日上证指数 福彩福建快3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交流社区 股票,期货配资 双色球手机版软件 广西快乐十分乐和彩 常山股份股票分析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