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石方?

小說: 方澤秦慕雪 作者: 風微雨 更新時間:2020-05-01 14:00:05 字數:2436 閱讀進度:612/653

此時,方澤和喻紫月并不知道,自從他們踏進那扇大門后。

那扇青銅大門就消失了。

而且整個天都峰開始自動修復起來,很快,一座完整,與之前并無二樣的天都峰再次呈現。

就像之前的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

不過。那些參與誅殺圣體的修士集體消失,卻引起了天下震動。

那些人雖然來自天南地北,但是各大圣地和世家都有不少高手參與,還有不少來自幾大皇朝的人,其中大衍皇朝派出的高手最多。

當消息傳回大衍皇朝時,令當今大衍皇陷入一片沉默中。

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得知到圣體曾去過太一圣地的消息。

也正是因為圣體去過之后,太一圣地不止收回了太一誅殺令,更是因此閉關三年不出。

這其中代表著什么。他有些不敢想像。

再加上這次消息的傳來,讓他不由謹慎起來。

甚至讓他不由想起當年的聞人大圣人。

當年,也是各方勢力對聞人太虛發起追殺,但到最后,被聞人太虛的無敵之姿,壓得全都抬不起頭,甚至有幾個勢力差點灰飛煙滅。

ot難道如今的圣體,已經堪比當年的聞人太虛了嗎?這成長的速度也太過于恐怖了!ot

沉思良久,他下令收回了之前的成命,還命令大衍朝上下,不得再有任何針對圣體的行動。

大衍皇朝的態度,讓本來震動的天下,再次震動。

ot圣體真的強大到已經不可惹的地步嗎?連大衍皇朝都避其鋒芒了!ot

ot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有傳聞稱,圣體之前去過太一圣地。不然你們以為太一圣地那么輕易收回誅殺令,還閉關三年。ot

ot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天下還有誰敢帶頭去討伐圣體???ot

ot哼,還想去討伐圣體?現在那么多去討伐圣體的修士全都一去不回,誰還敢再去討伐圣體?ot

ot看來,圣體的時代來臨了!ot

天下修士紛紛議論著。

與此同時,在其它幾大圣地和世家,反應也是非常震驚。

戰家。

這一次戰家派了不下八個高手參與誅殺圣體,但是全都有去無回。

再加上以他們這些世家和圣地,多多少少可以通過一些隱秘的渠道,打聽到一些外界不能所知的消息。

這讓戰家家主,也認識到嚴重性。

也想起了小兒子對自己的忠告。

于是來到了關戰不易的地方。

見父親神色有異,戰不易似乎感受到什么,開口道ot是不是您派去殺圣體的人,全都沒有回?ot

戰家主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有點復雜的看著這個兒子。

這次損失幾名高手事小,他是擔心,會被圣體找上門來。

太一圣地都被圣體逼得封禁三年,他們戰家,可不想步這個后塵。

ot父親,我早說過,圣體只可結交不可得罪!ot

見父親沉默,戰不易嘆了口氣道。

ot不易,你說你跟圣體是朋友,這是真的嗎?ot戰家主沉默良久,不由抬頭問道。

似乎看得出父親眼中的擔心,戰不易說道ot只要父親別再想著與圣體為敵。我相信方兄不會為難我們戰家的!ot

聽到兒子這么說,戰家主這才松了口氣,然后鄭重說道ot從今以后。戰家會全力支持你與圣體結交!ot

不止是戰家擔心,其它參與過誅殺圣體的幾大勢力,也擔心會被圣體事后清算,紛紛不敢再有任何舉動。

一時,討伐圣體的聲音再也沒有出現了。

但同時,圣體也像消失了般。竟再也沒有人能打探到圣體的下落。

風池圣地。

風情子坐在雄偉的大殿之上,如今,風池圣地已經提前讓她接任圣主一位。

這也是風池圣地幾位老祖一致做出的決定。

風情子卻知道,這全都是因為方澤的關系,她才能提前坐上圣主之位。

但她的心情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成為風池圣地的圣主,是她的使命。也是她的宿命,但更像一個桎梏,把她的一生都將牢牢栓在里面。

ot方兄,或許我們再次相見,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快意了!ot

東域中心城池那座茶樓。

茶樓之中,是那些眉飛色舞議論著圣體的修士們。

而在茶樓頂上一間幽室。

師妃姐妹倆,倚窗而立。

ot你說,他真能找到天臨宗的遺址嗎?ot師琴不禁幽幽開口問道。

ot尊主說,當今天下,除了他,沒人能找到天臨宗的遺址,你覺得尊主會有錯嗎?ot師妃緩緩開口道。

師琴沉默了片刻。ot他如今已經越來越強大,如果再讓他得到天臨宗的傳承,尊主能完全掌控他嗎?ot

師妃這時輕輕一笑。ot尊主根本不需要去掌控他,他只需按照自己想走的路去走,就是尊主希望的!ot

然后她抬眼望了望窗外無云的天空。幽然道ot這個天,本來就該捅破!ot

……

方澤在抬頭望向天臨宗牌匾的那一刻,只覺得眼前一花。所有的場景似乎都變了,更確切的說,全都變得真實起來。

依然是下著雨,但雨點落在身上,有了濕意和涼意。

而他已經不是身在那大殿外,而像是在一座后山中。

并且身邊的喻紫月不見了。

ot紫月!ot

他不禁呼喚了幾聲。

ot石方,你好大的膽子,師父出關的鐘聲都響了三次了,你還不去迎接師父出關!在這里大呼小叫什么?ot

也在這時,一道尖銳的聲音傳來。

一名二十多歲穿著青衫道袍的青年,陰沉著一張臉,飛馳而來。

方澤一愣,石方?

這是在喊他嗎?

同時,他發現,自己身上穿著跟那青年一樣的一件道袍,袖口上繡著天臨宗三個字。

ot還愣著干嘛,如此大逆不道,我奉大師兄之命,特意前來抓你去受門規責罰!ot

那青年冷笑著要去抓方澤。

但也在這時,方澤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也就這一眼,讓那青年只覺得心神轟鳴,全身有一種要凝固的感覺。

雖然這一眼談不上什么可怕,但是卻讓他產生了一絲恐懼。

跟他平時所見的懦弱無能的小師弟,一點都不一樣。

他退后了兩步,指著方澤有些說不出話來,ot石方,你……ot

ot帶路!ot方澤只是淡淡說道。

那青年愣了一下后,也沒敢再說什么,在前方帶著路,眼里卻閃著怨毒,等見到大師兄,自必會讓這小子好看。

方澤跟在他身后,也是一言不發。

現在的情況非常奇特,但可以完全肯定,就這是以前的天臨宗。

他也透著幾分好奇,自己怎么會變成天臨宗的一名弟子。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