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賜予她生命

小說: 離羅閣 作者: 鎏柯 更新時間:2020-04-29 19:20:26 字數:2259 閱讀進度:77/123

五年后。

黎錦山中,一座茅草屋下,楊譽琛坐在藤椅上寵溺地看著眼前那女孩。

只見她一半的頭發扎成了丸子,另一半披散在身后,櫻桃小嘴紅潤美好,雖未涂有脂粉卻血色淺淺,氣色尚好。一雙小手摸著那花色的小貓,輕柔友愛。

“離兒,餓了嗎?”

她的小腦袋轉向楊譽琛,面帶著孩童該有的甜美笑容,“師傅,餓了,我要吃西紅柿炒雞蛋!”

“好!”楊譽琛語氣柔的像是被子的溫度讓人沉迷其中。

二人用了飯之后,楊譽琛便帶著離兒去采了果子。

“離兒,這個可不能吃喔,有毒的?!?/p>

“???可是它的顏色是紅色的啊,不是說只要是紅色的就是成熟的嗎?”

楊譽琛的肩頭微微一僵,手中的果子落入地上,散向四處。

“離兒,這是誰給你說的?”

“一個大哥哥呀!”

楊譽琛忽地半跪在離兒的面前,“告訴師傅,你是在哪里簡單那個大哥哥的?”

“就在那個小木屋??!”

楊譽琛的眸子忽地亮了起來,一雙大手緩緩地摩擦著離兒的小手,“離兒乖,帶師傅去好不好?”

“嗯?!?/p>

原來那小木屋就在那茅草屋大約四五里處。

這里的環境清雅,幾束淡菊點綴在院子里,再沒有多余的景物。房門上積滿了塵灰,看樣子是很久都沒有人來居住了。

楊譽琛的心里莫名的驚慌,他只是粗略地觀察了幾下之后就抱著離兒離開了這里。

回到茅草屋,楊譽琛將門死死地關上,那顆心跳動得厲害,他喘著粗氣,待平靜下來之后,他語重心長地又帶走了幾分命令式地口吻說道:“離兒,以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知道嗎?尤其是那些什么大哥哥之類的!”

他摸著離兒的頭,眼神直直地盯著她,“也不要隨意離開這個家好不好?”

他說到最后,幾乎是用乞求的語氣對離兒說的。

日子過得平靜,一切又像是回到了正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一日,離兒在院子里玩,忽然,她大叫,“師傅!”

楊譽琛立馬丟掉手中的白菜,瞬移到院子里,哪里還見到離兒的身影?那院中只剩下一個還在搖晃的木馬。

“離兒!”他喊著,幾乎是扯著嗓子,像是要將自己生平最勇猛的力氣都通過自己的聲道傳播出去。

“楊譽琛,看看你現在這窩囊的樣子,真讓人汗顏!”

楊譽琛不斷地環視著四周,謹慎憤怒,悔痛又沉哀,“峙影!你究竟想怎么樣?把她還給我!”

“哈哈!”峙影像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楊譽??!啊不,應該說是南赫大人!你沒有必要去欺騙自己!如果她記起了以前的一切,她根本就不會想叫你!”

“你胡說,她是我的,她只能是我的!”

峙影幻化出人形,抱著手臂,一雙眼睛睥睨著楊譽琛,“她永遠都不會忘記你帶給她的傷害!”

楊譽琛用手不斷地去打掉眼前的峙影,但是一個影子破了,峙影又會在別處出現,還是一如既往地大笑,“我要你永遠都找不到她!”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他又忽地站直了身子,冷漠說道:“你為了救活她,不惜損耗自己千年的法力,只為給她修復那破碎的靈魂,可是這樣遠遠不夠復活她,于是,你又講自己的心頭肉練就成精銳的真氣注入到她的靈魂當中,這才將她救活,可是就算將她救活了,她也不會對你動情,因為你在復活她的過程當中,抽掉了她的情絲,封印了她的心!”

楊譽琛像是一灘水忽地軟在地上,沒有半點精氣支撐,他拼命地想要聚集起自己手中的力量,可是那些法力根本不受他的支配。

“峙影,你就是她嘴里的那個大哥哥?”

“沒錯!”峙影嗤笑。

“峙影,你欺人太甚!”

“我怎么會欺負你呢?你對我的折磨和懲罰還少嗎?如今你好不容易有了弱點,我當然要好好地利用!”

楊譽琛的身子忽地向他靠來,語氣變得妥協,“峙影,我求求你,別傷害她,你有什么沖著我來就好了!她是無辜的!”

“這可由不得你!”峙影二話不說就將楊譽琛擊飛。

如今楊譽琛只剩下一成的功力,在峙影的眼中根本不足為患。

峙影將楊譽琛關在了水牢里,日日夜夜受著那符水的侵蝕折磨。

這符水是峙影專門為楊譽琛而設計的,這里面有九九八十一道符咒煉化而成,活人只要在里面,他的全身經脈都會受到腐蝕直至寸斷。

離兒被峙影安頓在一座別墅里,此刻的她,陷入昏迷,因為楊譽琛沒有給她輸入真氣,她的每月都會像是活死人一般沉睡。

如今,楊譽琛沒有了法力,而這一切就寄托在了峙影的身上。

他坐在床邊,望著離兒稚嫩的臉龐,他忽地笑了,眼里又夾雜著淚,“你放心,我會讓你活過來的,讓你每月不會再受沉睡之苦!”

話落,他取出自己的一根肋骨,輸入真氣并煉化,再注入到離兒的身子里。

峙影前不久得到了靈武果的下落,這一千多年來,他隨著楊譽琛殺人無數,見過許多的奇珍異寶,但是那些珍物卻遠遠不及那靈武果。

楊譽琛自從將玉離的真身殺死之后,就日夜沉迷于要將玉離復活,可是他高估了自己。他以為憑借自己千年的功力就能夠將玉離的靈魂修復,雖然他將玉離救活了,但玉離每月都會面臨永遠醒不過來的威脅。

與此同時,峙影找到了靈武果,并將它化為己有。

三個月之后,玉離醒了,她的身子也變成了成人的樣子,但卻不懂情,宛若一個孩童。

“師傅!”她明媚地笑著,像是天邊燦爛的陽光引人矚目。

峙影也回笑著面對她,“離兒!”

這是他熟悉的那個玉離,他心中獨一無二的玉離。

玉離走到他的面前,見他留著眼淚,她用手將那淚水拭去,又看到他脖子后面的傷痕,她將唇輕輕地覆在上面。

峙影渾身都像是被電擊一般,“離兒,你這是做什么?”

“師傅,你受傷了,我給你潤潤!”

捕鱼王注册 株洲股票配资公司招聘 吉林11选5任五怎么选号 老北京赛车官网 期货配资平台是什么意思 必胜时时彩软件 快乐12必中5码的方法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 山东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188百家乐玩的人多吗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