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小說: 離羅閣 作者: 鎏柯 更新時間:2020-05-01 16:36:43 字數:2377 閱讀進度:79/123

那男孩一現出人形,便向院子里奔去,眼里的黑色不斷旋轉和湮滅,又不斷交融。

才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那男孩的身子便出現千萬個孔,碎成萬片。

而楊譽琛也因此受了很大的傷,吐出了鮮血。

“諶言,這個方法行不通,你找個信得過的屬下給她送飯!”

“是,大人?!?/p>

說來也怪,自從楊譽琛受傷之后,他的身體便越來越差,幾乎連說上幾句話,那身體里的五臟六腑都跟著痛。

“大人,您這是怎么了?”

“諶言,我沒事,她怎么樣?”

“大人,您都這個樣子了還關心她做什么?”

諶言將楊譽琛緊緊地拂著,“大人,您要保重身體,您為了她使用了太多的禁術,身體里的靈力損耗太多!”

“無事,只要她沒事便好!”

楊譽琛眉目如畫,澄澈如清,唇角的暖笑一淺而過,仿若那玉離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搖晃,一股腦地全部擠進他的腦中,在腦子里不斷膨脹運轉,似乎要生了根發了呀。

房間里刺眼的紅光驟現,呈亮了整個屋子,那墻上驚現一頭狼的身影。

“大人!”諶言喊著叫著,可是無論他怎么呼喚,那楊譽琛卻再也沒有恢復過來。

他來到玉離的房間里,用著長矛對著她,“都是你,都是因為你,他才會變成狼的!”

“那又如何?他欺我辱我,我還不能傷害他嗎?”玉離冷眼射向諶言,“是,我已經把全部的事情都想起來了,他不是對我心懷愧疚嗎?既然殺不死他,那么就讓他做一輩子的畜生!”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要殺了你!”諶言紅著眼,手中凝聚成一把利刃就向玉離刺來。

而玉離則是以最快的速度靈敏地躲過,她變幻著身子,“我惡毒?我玉離做事從不傷天害理,但要是有人傷我一分,我便逆了這天理,讓他沒有一點活路!”

諶言大驚,這玉離步子穩健,身段輕盈,哪里是什么手無縛雞之力之人!

“你……”

“我怎么會武功的?”玉離將長發用手圈快速地綁起,“你是不是要問這個?”

“這還是得多謝,你們大人??!要不是他給我靈武果之力,我怎么會這么快蘇醒又這么快恢復記憶呢?”

“原來這些日子你都是裝出來的!對大人不理,其實就是讓大人對你放下戒備,對你的愧疚加深,你好在背后實施你的計劃!”

“看來你不傻嘛!不過你很快就要去見閻王了!”

諶言冷哼一聲,一臉的輕屑,“我是大人的魅影,你是殺不死我的!”

“哦?”玉離皺起眉頭,拿出一張用黃紙畫的符咒,那諶言便大驚失色,“你,怎么會有這黃符?”

“當然是你們大人給我的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對我死心塌地,心甘情愿,連他自己的命都愿意交給我,又怎么會在意你這個區區魅影呢?”

“啊……”

諶言在那黃符的作用下,身子像是被火燒一般,出現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隨后化作了一團云煙散在了各處。

原來早在峙影給她注入靈武果之力的時候,她就恢復了自己。峙影與楊譽琛兩人都是害死她前世肉身的兇手,她無論如何都要報了這個仇。于是她假裝昏迷,偽造自己如果沒有真氣注入就永遠沉睡過去的假象。又散布只有靈武果之力才能救她的消息。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那峙影竟然真的為她去取了那靈武果。

她離開了別墅,而在不遠處一匹狼正望著她,只不過不是那看待獵物的眼神,反而是多了幾許幽深的意味。

這諶言畢竟是楊譽琛的魅影,有他將近五成的功力,這諶言雖死,但也損耗了她的內息。

因而,她便昏了過去,再醒來時,是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

這房間的木架上擺滿了藥瓶,又有很濃的藥草味,這應該就是醫館了吧,玉離心想。

“你醒了?”

來人是一個穿著白衣,白發蒼蒼的老人,他的臉上洋溢著笑容,“你真是我救的一個最為奇怪的人,明明沒有了脈象,卻又在幾日內,又活了過來!”

“多謝先生救命之恩!”玉離朝那老先生躬身。

“不用,要不是你的病特殊,我也不會留下你!”

忽然,一頭狼沖了進來,老先生雖有害怕,但臉上顯得冷靜,“女娃娃,這狼和你有什么淵源?”

玉離看向常用的信息可以在這里保存,玉離看向它,“先生,這不過就是只畜生,我和它沒有關系!”

忽地,那狼露出森森白牙,就要向玉離沖來,就在這時,老先生擋在了她的面前,將她護在了他的結界里面。那狼鋒利的牙齒狠狠地深入那老人的脖子里。

“先生!”

“女娃娃……這是我命里該有的一劫!記住,你的病需要七色淚才能治好……”

“先生……”

隨著老人的死去,那結界也很快散去。玉離便朝窗戶飛快地逃離,速度很快,那狼也沒有再追來。

后來,不知道翻了多少座山,穿過多少人群,她最終來到了離羅閣。

此前她建立的離羅閣已經不復存在,但是,她打算再建立起這離羅閣。

不過數月,她便整頓了離羅閣上下,這里不再是風花雪月之地,而是一個幫人還愿的地方。

“閣主,一個半鬼闖了進來!”

“哦?我這店才剛剛開張,便有生意上門?”

不過一會,那女人穿著破爛,不過也不是乞丐,倒像是被人撕爛的,而且那身子各處都有紅腫青淤。

“聽說你這里可以回到過去,改掉自己的生活軌道?”

玉離微笑,“不錯!不過這是有代價的,你必須要留下你的一滴仇怨的眼淚作為交易之物!”

“仇怨的眼淚?”

“沒錯!”玉離向那女人走去,粗略地看了她幾眼,“你遭人拋棄,還被負心人奪取了你多年打拼而來的錢財,你不恨嗎?你不想報仇嗎?”

那女人的眼睛忽地變得狠毒起來,眸光也變得堅決,“是,我是恨他,我恨不得殺了他!他貧窮時,我一心一意地陪著他,什么苦都受著,而他也算爭氣,五年的時間我們便白手起家創立了一家公司,他也當上了名副其實的董事長!但他整個心都變了,開始招惹那些年輕貌美的姑娘!還將我打了個半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來到了你這里!”

“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我便可以幫你!”

“好!”

()

捕鱼王注册 山东齐鲁风采福利彩票 炒股赚钱吗? 河南快三今天专家预测 重庆时时彩娱乐平台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软件 全民彩票唯一官方网站 云南11选5直选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三开奖软件 安徽省十一选五乐五 安徽快三在线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