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 在家麻煩找上門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03 字數:3018 閱讀進度:5/118

王慕翎的前世,家境平平,上面兩個哥哥一個姐姐,身為幺女,父母也并不嚴厲苛求的對待她,她長到二十歲,正是一朵花的年紀,跟同學之間,會拼比誰的男友帥,她剛巧被閨蜜新交的帥男友打擊到一塌糊涂。沒想到一場意外來了這個世界,被疼著寵著再長了十五年,加起來有三十多歲了吧?但是心理真是一點也不蒼老啊不蒼老,還留了個殘念,一定要找個帥得驚天動地的男人做夫侍。

兩輩子加起來也沒受過什么苦,脾氣有些任性妄為,但還有明確的是非觀,這次整了這么個大烏龍,心里就頗受打擊,又愧又羞。

躲在屋里就不想出門。

李鐵匠看出她情緒不好,問了幾遍也沒個結果,不由得憂心忡忡。

這天打鐵的時候,李鐵匠閃了神,半天不下錘。剛好小棠哥在給他打下手拉風箱,提醒他道:“李伯,再不錘鐵要冷了?!?/p>

他這才回過神來,應了一聲,趕緊動手。

但這一整天的打出的物件都只勉強合格。小棠哥見他這樣,隨口問了句:“李伯怎么心神不寧?”

李鐵匠很犯愁:“我閨女也不知怎的,這幾天人都悶悶的,也不出門,平時不是這樣。。。。。?!?/p>

小棠哥也只是聽聽,他同王慕翎兩面之緣,還遠沒達到關心的地步。

等到晚上收工回了集體住宅。他也不跟其他師傅爭,等著他們先洗澡。

等到大家都折騰完了,月亮已經升了起來,他這才把毛巾搭在肩上,一手拎著木桶,去院中水井打水。

就瞧見王慕翎坐在井邊,伸著頭往井里看。

他想起李鐵匠說王慕翎這幾天不對勁,心里就有點往她要投井這方面想。

忙快走了幾步,把手搭在她肩上往后拉:“王小娘子,可別想不開?!?/p>

他這時挺緊張的,她若跳了,這井水還怎么敢喝?

王慕翎回頭看他一眼,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他是誰。有氣無力的答了聲:“放心,我不會污了井水?!?/p>

小棠哥被她一擊即中,倒是一時說不出話來。

王慕翎這時也想找個人說說話。

“你說吧,這水里的月亮,不用手去摸的話,誰也不知道是假的是吧?錯認也不奇怪是吧?”

小棠哥見她并不是要尋死,拎起井邊的桶,扔進井里去,再牽著繩子一晃,就打了水,慢慢拉著繩子往上收。

一邊隨口應付她:“仔細看看,就不會錯認了?!?/p>

王慕翎垂下了頭,是呀,若不是自己一心求著快意折騰,不說出去打聽打聽,就是問問素娘,也是可以知道真相的,不會犯這樣的錯了。

小棠哥把水倒在自己桶里,拎著就往浴室走,終究還是有點放不下心。

頓了頓腳步,回頭看向她:“我說,別想太多了,真的假的都不要緊,趕緊睡去吧?!?/p>

王慕翎嗯了一聲,繼續看水中月亮,發現仔細看還真能看出區別來,水面的反光,和微動的波紋,完全都不一樣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蘇家這幾天一片愁云慘霧,王慕翎的計策成功了,蘇家上上下下都對韓魏郎沒個好臉。但人已娶進門,說什么都晚了,蘇家還是個相當和睦溫馨的大家庭,不興關柴房,也不興跪宗祠。

蘇柳眉受完母親和爹爹們的訓斥,默然回房。

坐到韓魏郎身邊,軟軟的倒在他身上。韓魏郎忙摟住她,溫聲道:“受委屈了?對不起,都是我害的?!?/p>

蘇柳眉平時一副端莊大方的模樣,這時卻有些小女兒氣的皺了皺鼻子:“沒有,怎么能怪你,都是無中生有的事?!?/p>

韓魏郎沉吟片刻:“終究,我還是負了素娘的?!?/p>

蘇柳眉捂住他的嘴:“不許再提,大家都別再提,慢慢的,都會忘記的?!?/p>

韓魏郎笑著點了點頭。

蘇柳眉又想起件事:“很快咱們的事,就會淡了。我大哥快回來了。先前我婚禮,派人給他送信沒送到,這會子,他修業終于結束了,捎了信回來,說是一個月以后就能到家了?!?/p>

蘇家的大公子,是蘇夫人正夫的兒子,正夫姓顧,所以蘇大公子全名蘇顧然。據說蘇顧然生下來,蘇家上空都聚起了祥云。蘇顧然從嬰兒時候,就看得出眉目特別漂亮,并且是正室嫡長子,加上出生時的祥云,使得他十分受寵。但在兩歲的時候,尊國的國師就上門來,說蘇顧然與佛有緣,生就一副非凡之身,不適合留在俗世家中,否則便會體弱夭折,只有給他抱走云游,直到二十二歲,才能躲過此劫。國師是得道高僧,尊國上下都非常信服他,這國師的名頭,還是女皇硬加塞給他的,至今他仍沒有去接過封賞,一直云游在外。這樣的人說的話,蘇府自然相信,雖然舍不得孩子,但最終還是讓他抱了去。自此蘇顧然就常年在外,只有家中有大事,才回來一見。

“母親和爹爹們,都很寵大哥?”

“何止是寵,簡直是疼到骨子里去了,雖然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兒,但我們家,真正受寵的,便是我大哥,不單單爹娘寵他,連我,見了他,也恨不得把所有的好東西都給他-------偏他這人,淡淡的,什么都不要。等他一回來,母親和爹爹們就顧不上我們的事情了,現在我們再忍忍?!?/p>

“嗯。。。。。?!?/p>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蘇府的人,躲著不太敢出門。這邊王慕翎也龜縮著。

但王慕翎終究是好玩好動的心性,自怨期一過,忍不住就想出門。

這天正收拾妥當,準備出門轉轉,就被人找上門來。

孔水笙在院子里大叫:“王慕翎在不在?”

這時鐵匠們都去上工了,也沒人答她,她就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找,找到最后一間,推開門,捏著鼻子朝王慕翎道:“哎呀,一股霉味,快來,咱們外邊說話去?!?/p>

王慕翎看著她頗為驚奇,也就隨著她到了院子里。

孔水笙看著她,有些不高興:“不是說好了來找我的么,怎么這么些天不見人影???”

孔小姐家大勢大,王慕翎不想得罪她,隨便編個借口道 :“我這樣寒酸,被別人看到了,怕連累你臉上無光?!?/p>

孔水笙就繞著她轉了幾個圈,一邊看一邊自言自語:“也是哦。。。。。。每次定點在我家門前的乞丐。。。。。。好像都穿得體面點。。。。。?!蓖跄紧崧牭弥背樽旖?。

孔水笙一拉她的袖子:“走,我帶你去換身行頭?!?/p>

拖著她就跑了出去,拉上了馬車。沒一會兒,到了洛水街最大的成衣店。

孔水笙財大氣粗:“隨便挑,看上的都要了?!?/p>

王慕翎看到成衣店眼花繚亂的各色美裙,不由得迷了心神,那個少女不愛俏,她看到一側掛了套裙子,配著月白色挑花坎肩,坎肩邊上一圈白狐毛,里面是一身水藍的長裙,看上去水靈飄逸,不由得就拾了那裙的一只袖子在手,又軟又輕。

一邊的小二是認識孔水笙的,忙殷勤的說:“小姐不如試試看合不合身?!币贿叞讶棺尤×讼聛矸诺酵跄紧崾掷?。

王慕翎也有些欣喜,進去試了出來。一照鏡子,雖然臉還是這張臉,不過身材算是不錯的,裙極修身,水藍色又襯得皮膚極白,王慕翎想,大約不仔細看,還能像個樣子吧。

孔水笙大筆一揮,直接給她買了十套衣裙,又為她添置了些頭飾。

最后帶她去吃越人樓最出名的片皮鴨。

王慕翎一開始被那十套衣裙給砸暈了,這會子,也就橫下一條心,反正我是個窮人,你也圖不到我什么,隨你折騰。

結果還是大出她意料。

“。。。。。。你說什么?”

“我說,我看上了十二皇子,你鬼點子多,幫我謀劃謀劃?!?/p>

王慕翎筷子里夾的那筷鴨子就掉了下來。

面無表情的拿起一邊的大包小包推給孔水笙:“還你,我回去了?!?/p>

孔水笙把筷子一拍:“你若不幫我,我就告訴蘇府不用顧忌我,只管找你,還免費奉送你的住址給蘇府?!?/p>

“。。。。。。你自己就挺陰險的,還用得著我幫忙?”

捕鱼王注册 幸运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表 北京pk苹果下载安装 股票分析师能炒股吗 彩票平台网址大全 asg游戏豆理财平台 上海11选5遗漏 最新app娱乐平台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安卓版 幸运农场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