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 6 章 小倌館里滿春色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03 字數:4043 閱讀進度:6/118

十二皇子不同于錦衣玉食堆里長大的普通皇子,他自皇宮養到十五歲,就隱去身份姓名投軍,一直做到二十歲,當上少參軍,這才回京。

孔水笙所說,她和十二皇子有過一段青梅竹馬的情誼,王慕翎表示理解,表兄妹嘛,只是現在想變成情兄妹了。

王慕翎和孔水笙坐在福茗樓二樓上,這里據說是十二皇子最喜歡來的茶樓。兩人在這里守株待兔,因為王慕翎堅持要知己知彼,非要看看十二皇子是什么樣的人,才好出謀劃策。

孔水笙全無怨言,恭順的奉陪。

于是王慕翎穿著新買的桃紅色綢裙,脖子上掛了個金項圈,頭上閃閃發光插著六只釵,一手拎著條帕子撐著腮,一手翹著蘭花指端著杯茶,坐在二樓臨街的位置半慵懶半憂郁。盡管福茗樓的茶點是如此昂貴,但有個冤大頭買單,王慕翎就恨不得十二皇子天天不要出現,讓她每天都能享受這樣的小資生活。唉,你說穿越這事吧,怎么就沒穿越到孔水笙身上?有錢,有權,還有貌。

孔水笙沒有管王慕翎幽怨的眼神。一下緊張起來,壓低了嗓門:“來了來了,你看你看,樓下那個穿紫衣服的,最帥的那個就是他!”

王慕翎一眼掃過去??匆姌窍聛砹藗€二十歲出頭的青年,一身紫衣。

就見他緩緩的踏進了福茗樓??姿暇o張的臉紅了起來:“怎么辦怎么辦?”

等到十二皇子上了樓,孔水笙都快伏在桌上了,動也不敢動。

王慕翎可不是寬厚人,被孔水笙脅迫,定是要回報回報的。

當下揚聲叫了句:“藍公子,這邊請?!笔首用种杏袀€藍字,聽到聲音,抬起頭向這邊看來??姿系念^就砰的一聲砸到了桌上。

十二皇子不置可否,人卻是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在桌邊坐下。

王慕翎伸手替他倒了杯茶,一抬眼,看見他饒有興趣的目光正盯著伏在桌上,脖子紅了一截的孔水笙。

“藍公子不記得我了吧,原先小時候見過的?!?/p>

王慕翎就伸手,看似輕柔,實則用勁的拍了拍孔水笙的頭:“這是我姐姐,準是昨晚熬了夜,居然也能睡得著?!迸牡每姿系念^砰砰作響。

十二皇子略皺了皺眉,又舒展開來:“哦?”

王慕翎捂著嘴笑:“公子您是不知道,我姐姐多年來暗戀一個人,”說到這里看了看孔水笙放在桌面的手一下握緊了:“但是吧,這個人因為前程遠行數年,我姐姐就癡心不改,雖然家里逼迫,仍是只取了幾個側夫侍,把正夫的位置虛位以待?!?/p>

十二皇子淡淡的嗯了聲。

“最近還是撐不下去了,家里拿了一堆名門俊杰的畫相來給她挑選,馬上就得選出個正夫不可,唉,她這心里愁啊,還要熬夜看畫相。連同我出來,都這樣昏昏沉沉的了?!?/p>

十二皇子眸光閃動,和王慕翎對上了視線。眼神銳利,上過戰場沾過血的人,氣勢完全不一樣。王慕翎暗暗頂住。

十二皇子盯著她瞧了一會,道:“我還約了人,失陪了?!?/p>

說罷起了身,狀似無意的往孔水笙身上一瞥:“困了,就回家歇著罷?!?/p>

孔水笙的耳朵都激得一抖。

十二皇子轉身朝另一側的雅間走去。

等他走得沒影,孔水笙坐直了,額上磕得紅了一片,隔著桌子一伸手,糾住了王慕翎的領口:“你是不是想讓蘇家請你去做客?”

“唉,你說我現在大聲叫喚藍公子,他會不會聽得見?”

孔水笙立馬撒了手:“好妹妹,你說要怎么樣嘛?!?/p>

王慕翎朝她豎起一根指頭,輕輕的搖了搖,痞氣的道:“姐姐以后不得再拿蘇家的事來威脅我哦,還要全面幫我解決來自蘇家的麻煩?!?/p>

孔水笙點頭如搗蒜。

“那么我告訴姐姐一個好消息,你們倆,或許有戲哦?!?/p>

“真的真的?”

“嗯~你看我這樣,顯眼不顯眼?”

孔水笙仔細打量王慕翎,衣服的顏色夠顯眼,頭飾也夠顯眼,還有和一身裝扮不匹配的圓肉臉,長瞇眼,這么個人,任誰走過,都會多看兩眼,除了美會吸引人,丑也會吸引人。

當下咳了一聲,難得委婉的說道:“挺特別,挺顯眼的?!?/p>

“就是啊,他來了以后,對我這么個特別的人不多加打量,一雙眼睛只盯著你,證明你比較能吸引他的目光?!?/p>

“真的真的?”孔水笙喜不自禁,握住了王慕翎的手。

“當然了,這事急不得,你得慢慢來,一天天給他加點料,最后他就跑不出你的手心了。放心,我會幫你?!睌[明了那個悶騷的小子對你也有意思,我不趁機宰一頓怎么成?

“嗯嗯!”

孔水笙拉了她站起來,豪氣干云:“好!今天你幫了我,我決定帶你去好好玩玩?!?/p>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慕翎早該想到,這世界又沒有游樂場,所謂的玩,大約就是小倌館了。

入了夜,四處寂黑,最熱鬧的地方就是這種煙花之地。

孔水笙拉著王慕翎去了京都最出名的一家小倌館,秦琉館。

遠遠的,王慕翎就被它的金碧輝煌給嚇到。四層樓高,飛檐流金,雕梁畫棟,每一層都掛著無數個燈籠,照得亮如白晝,如果不是門口無數個男人正在迎來送往,她大概會以為到了皇宮了。

在這世界,從事皮肉生意的只有男人,由于女子太少,因此有很大一部份男人都好龍陽之風喜歡光顧小倌館,女子喜歡光顧小倌館的,大約是所謂的夫不如侍,侍不如倌,倌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這小倌館竟是男女通吃,生意想不到的火爆。

孔水笙帶著王慕翎坐車走近,到了門口一停車,就有個小廝上來利落的扶她們下馬,孔水笙扔了錠銀子打賞。王慕翎盯著那小廝把銀子收起,很想說我自己下車不要你扶可不可以把銀子掰我一半?

這邊幾個老鴇就迎了上來:“喲,孔小姐~您都好長時間沒來啦~玉竹和松琴都想得緊吶~”

王慕翎就一陣反胃,看著幾個大叔,穿著艷色的衣服,女里女氣的甩帕子,真挑戰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當下拉了孔水笙:“姐姐,你不是帶我來受罪的吧?”

“你知道什么,快來吧?!?/p>

孔水笙拉著不情不愿的王慕翎朝里走去,沖老鴇道:“要個二樓雅間,就叫玉竹來陪我,另外叫些俊俏的來給我妹妹挑挑?!?/p>

老鴇連聲答應下來,派了個小廝給她們引路。

這樓,從一樓到四樓的正中間,是中空的,一樓是大廳,四處擺著散桌,正中間搭著個高高的表演臺。往上的三樓繞著四周一圈都是雅間,臨著中空的這一面垂著布簾,放下可以行其好事,挽到一邊就可以看樓下的表演。

小廝正帶著孔水笙和王慕翎往樓上走,突然一個女子驚喜的叫道:“孔妹妹?!?/p>

孔水笙一看:“阮姐姐。你也來玩?”

那位姓阮的女子身材高挑,鵝蛋臉上也是幾分驕氣,八成也是世家小姐,同孔水笙是酒肉姐妹。這時她微妙的一笑:“不如一起?”

孔水笙點點頭:“好?!?/p>

三人就一起進了雅間。

雅間里左右兩邊各用屏風擋著一張床。兩張屏風中間,臨著中空這一邊擺著一張矮桌,桌子三邊各擺了一張軟榻,可坐可臥。

小廝一面就端了些酒水小菜上來。

三人各坐在一榻上。

孔水笙互相介紹了一下,只說王慕翎是自己的手帕交,而阮姓女子也是京都阮家的八小姐阮季云,雖然沒把她家幾個爹爹是做什么的說一遍,但王慕翎也明白其家世顯赫。

阮季云也是個外向的性子,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王慕翎聽得不耐,好奇的把布簾挽起一看。

隔了中間空地可遠遠的看得到對面雅間里,有好幾間也是挽起簾子的,王慕翎一眼沒看清,仔細一看鼻血都快出來了,有兩間里邊的人光著身子,毫不害羞的交疊著做運動。趕緊把簾子一放。

阮小姐就嗤笑出聲:“看看,這就是沒見過世面的了,呆會替你挑個雛兒,你悠著點來?!?/p>

王慕翎無言以對。

正這時小廝帶著一群男人進來了。

其中一個長得很清雅,脂粉氣并不很重的青年男子,直接就走過來坐在了孔水笙身邊。

余下的王慕翎一看,都有些娘。阮小姐挑了其中一個妖艷些的叫衡君的,又對小廝說道:

“這位妹妹第一次來,你給她找個年紀小些的,陪陪她說話?!?/p>

小廝答應一聲出去了。

這邊孔水笙就開始和玉竹敍舊。玉竹有些書生氣,很溫和的給孔水笙倒了杯酒:“孔小姐很久沒來了?!笨姿闲πΓ骸班?,這不是來了么?!?/p>

那邊阮季云直接坐到了衡君膝上,親了起來。

王慕翎看那邊都不是,只好低著頭,還好小廝很快領了個少年進來。

王慕翎一看,倒是怔了一下,這少年怕是比她還小一歲,只有十四歲的模樣,天生的粉臉紅唇,不需脂粉,一雙大眼睛極為水靈,身形單薄惹人憐愛,倒是還沒有明顯性別區分的感覺。

連阮季云也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喲了一聲,用舌舔了舔唇瓣:“這么水靈的美少年。。。。。。啊?!边€沒說完,就被衡君捏了捏她的左胸,當下嬌笑著說:“好了好了,我不看別人?!?/p>

孔水笙也朝她擠了擠眼。

王慕翎有些尷尬。

那少年乖巧的走過來坐在王慕翎身邊。

王慕翎干干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墨硯?!?/p>

說完這一句竟是沒話可說了。

王慕翎低著頭。

墨硯看出她的不自在,撲閃著大眼睛:“我幫小姐按按肩吧?!?/p>

王慕翎看他一眼,點點頭。

墨硯就跪到她身后,手扶上她的肩,輕輕的按了起來。王慕翎只覺得也頗為舒服。

這時阮季云呻|吟出聲,王慕翎抬眼看去,只見她羅衫半解,衡君的手伸在了她裙底。

王慕翎趕緊又低下了頭。

過了好一會,孔水笙也開始出聲,王慕翎把頭壓得都快叩到膝上了。隨著聲音越來越大,她的有恥開始丟掉,熱血的無恥慢慢的發芽,并且成長得非常之快,于是她偷偷的抬頭從下往上瞄了瞄,只見阮季云虛軟的坐在榻上,衡君跪在地上,頭伸入她的裙子里。阮季云隔著裙子,一手按住腿間的頭,全身直抖。突然叫了一聲:“衡君。。。。。?!?/p>

衡君鉆了出來,嘴角掛著艷笑,將她打橫抱起,進入了一扇屏風后面。玉竹同時也起身將孔水笙抱入了另一扇屏風后邊。

兩邊不一會兒,便響起了更大的聲響,光是這聲音,就催人情|欲,怪不得這么變態,一間房設兩張床。

墨硯把頭探到王慕翎身前,甜甜的笑道:“小姐,墨硯還未長成,還不能完全伺候小姐,不過墨硯的口舌之技很不錯哦,要不要試試?”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