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 剽菊花詩贏新釵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05 字數:5499 閱讀進度:7/118

墨硯把頭探到王慕翎身前,甜甜的笑道:“小姐,墨硯還未長成,還不能完全伺候小姐,不過墨硯的口舌之技很不錯哦,要不要試試?”

王慕翎看著他可愛的臉,兩耳被催|情的聲音充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點了頭。

墨硯跪在她身前,俯下|身去,兩眼向瞟著她,光是這一眼,王慕翎就忍不住有些哆嗦,更別提他掀開了她的裙子后,王慕翎更是腦中一片白茫茫的了。

好容易清醒過來,聽到兩邊屏風后阮季云和孔水笙已經完事,正在同各自的小倌說話,便掙扎著抬起手,到懷里掏出自己最寶貝的那錠銀子,塞到墨硯手里。

心理上卻還有些尷尬。

墨硯接過銀子,乖巧可愛的笑著,又跪到她身后幫她按肩。

等到阮季云和孔水笙出來,雖然看到王慕翎臉色有異,但也都沒在意。眾人挑開簾子,看了一回下邊的歌舞表演,便起身離去。

走到大門口王慕翎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墨硯站在二樓的樓梯上靜靜的看著她。

孔水笙一聲招呼,她才不得不出了大門。

夜里她在床上翻來翻去,初識情|欲滋味,那種緊張的戰栗與酥軟的飄忽都刻在了她的心頭,同時刻在心頭的,還有那個可愛乖巧的少年。

等到第二天起來,她穿好衣服,檢查隨身物品時,才發現那錠銀子不見了,恍惚想起自己似乎是充貴婦打賞給墨硯了。不由得頭疼,一夜回到解放前啊。。。。。。上那弄錢呢?現在窮得連小倌館都進不去。

靈光一閃,目光不由得就移到了那六只釵上面。這是孔水笙說她寒酸到不適合跟她出入,撿了自己舊年不用的六只釵給她。

在六只釵中挑選了一只金釵,釵頭上纏繞著金絲掐成的芙蓉,芙蓉的花芯是幾顆米粒小珍珠,黃澄澄的十分貴氣,做工又很精致,她把頭發上半部挽起,下半部份披散在肩頭,插上這根釵,一根足矣,昨天那樣滿頭釵,不用別人說,她也知道惡俗,她不是真的品味差到無藥可救,不過當時恨孔水笙威脅她,故意雷她罷了。

余下的五支,有翡翠的,有大南珠的,有鑲了寶石的,都比頭上這支金釵貴重。拿去跑了好幾家當鋪,把價格一比較,最終當了個比較公道的價,成果令人咋舌,居然當了一千零一百兩銀子回來。

一時間心里千感謝萬感謝孔水笙,雖然把別人送的東西當了不太好,但是孔水笙家財萬千,就當做慈善救濟一下窮人嘛,往后有什么要幫忙的,咱不皺眉頭!

有了錢,她就想買宅子,正好和鐵匠鋪集體住宅比鄰的一所宅子要出售,

這宅子面積也挺大,東邊正中是一間書房,兩側各兩套廂房,北邊正中間是間大廳,兩側也是各兩套廂房,每套廂房包含一間小客廳和里間的寢室,西面廚房柴房浴室雜物間茅房一應俱全。院子中間有個小花園,配著套石桌石凳,花圓中心還有口水井。王慕翎一看就挺滿意,這可做為她家在京城的長久駐點。住這里三爹往后上工也方便,同自己的那些工友下工后還可以串門子,當下就花了一百兩買了下來。

又請人重新修理了一下,添了些家什。這才把房契給李鐵匠看。李鐵匠早出晚歸,竟是全然不知道她干了這些事,不由得嚇了一跳。追問她那來的銀子,王慕只說最近交了個富貴朋友,不忍見爹爹睡地上,借了些銀子買個宅子,搪塞過去了。李鐵匠將信將疑,心里又感動,最終還是搬了過來。

王慕翎住了新宅子,飲水思源,決定去探望孔水笙。

孔府在京都非常有名,幾乎不費功夫就打聽到了,兜轉了大半個城才找到。一看,呵,孔水笙還真不是白橫的,確實有資本橫,整條街下來全是她家的圍墻,她遠遠望見,沿著圍墻走了半刻鐘,才走到她家大門,門口一對大石獅,高大的朱木大門開著,兩個門房小廝正在一邊站著。她從門口往里望了眼,大約紅樓夢中的大觀園就這模樣吧。

當下去跟小廝說了要找孔水笙,還以為會有點麻煩,沒想到孔水笙一早就掂記她過來,小廝得了命令:王慕翎來了直接帶進去。

小廝領了人一路走過去,王慕翎不錯眼的欣賞著曲徑回廊,叢花翠柳,流水假山的景致。直走到里邊,上了一棟精致的兩層小樓,才見到孔水笙。

孔水笙一把拉住她的手:“來得正好,今兒阮姐姐辦了個詩會,十二皇子也會去,你說我穿什么好?”話一出口,又想到了王慕翎惡俗的品味,皺了皺眉。

王慕翎只當沒看見:“我說,今天去的姑娘呢,大概都會打扮得很耀眼華麗,不如你反其道而行之,打扮得清麗脫俗些?!?/p>

孔水笙一聽又有些興趣,兩人折騰一番,最后孔水笙穿了條淡藍色的裙子,鬢角簪了朵芙蓉,另外配了幾小朵珠花,整個人俏生生的,很是清麗。

孔水笙自己看了也是驚奇,她一向喜歡穿重繡綴珠的衣服,這條藍裙子除了料子特別滑手,卻沒有別的裝飾,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添置的,壓在箱角,今天一穿竟是挺合適。

王慕翎則嘆,孔水笙臉又小下巴又尖,大眼睛小嘴巴,底子好。想刁蠻就刁蠻,想楚楚動人就楚楚動人。她想著不由得用目光剜了孔水笙好幾眼。

孔水笙推她:“你也收拾收拾,陪我一起去,反正阮姐姐你也算認識了?!?/p>

王慕翎就想到了墨硯,偷偷紅了會臉,就著她的桂花頭油,又把頭發給整了一下。嘆口氣:“我看你平時對著誰,都挺大膽,偏看到十二皇子,整個人就恨不得藏起來,這樣下去,他怕是連你的臉都記不住?!?/p>

孔水笙又是一副小女兒態:“我也不知道,看見他就慌。。。。。?!?/p>

只要話題圍著十二皇子打轉,孔水笙就特別老實好欺負。

兩人坐馬車里一路聊,孔水笙就被王慕翎把老底都給倒出來了。

原來十二皇子小時候,常來孔府小住,小時候兩人倒是打打鬧鬧沒個顧忌,后來他去參了軍,再回來就讓人不敢直視,不敢去同他說話了。

王慕翎暗忖,不就是見人家長得帥了,春心萌動了么。

車夫停了車,坐車外的家丁利落的跳下馬車,打起了簾子:“小姐,到了?!?/p>

一面從旁邊拿了個錦凳放一邊,孔水笙同王慕翎踩著凳子下了馬車。

阮府的下人忙迎了上來:“孔小姐,我家小姐正等得著急呢?!?/p>

王慕翎隨著孔水笙一路進去。阮家雖然比不上孔家,但也是非常不錯,園子看得出費了些心思。下人把她們一路引到了后花園。園中四處擺著桌案和椅子,大部份人都已經到齊了,或站著或坐著,三五成群的說笑。

孔水笙的到來小小的掀起了一片喧鬧,各人都打了個招呼。王慕翎縮在一角,也不作聲,只細細觀察著。

十二皇子坐在一側,手里拿個杯子,瞇了眼打量著孔水笙??姿辖袢?,確是出色的,在一群金玉環珮中,有如一朵出水芙蓉。

王慕翎呲著牙奸笑,小子,你就裝吧,我看你也跑不出孔水笙手心,當然,你需得慢慢跑進去,好讓我多賺點顧問費。

再一掃眼,卻是看到了蘇柳眉,王慕翎一僵,整個人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越發縮到角落。

阮季云點了點人數到齊,就笑了一聲:“今兒請大家來,是因為我得了件好東西?!?/p>

眾人七嘴八舌的問是什么東西。她也不賣關子,命人抬了出來,原來是兩株極品波玉菊,似透非透的玉色花瓣,層疊綻開。在座都是風雅之人,不由得驚了一聲:“這也被你弄到了,實在難得?!辈ㄓ窬找蚱漕伾毺乇妒芟矏?,但是成活極難,整個尊國也沒有幾株。

阮季云得意道:“今日我就大方一回,詩會以菊為題,若是拔得頭籌,我便奉上波玉菊一盆?!?/p>

一下眾人的積極性就被調了起來。紛紛摩拳擦掌。

孔水笙在角落里揪到了王慕翎:“我定要拿到這波玉菊,十二皇子是極喜歡菊花的,波玉菊更是他的心頭好?!?/p>

王慕翎看她一眼:“他自己作詩贏就好了?!?/p>

“他詩才。。。。。。普通?!?/p>

“你作詩贏給他?!?/p>

“我也不行?!?/p>

王慕翎眼一瞪:“可別指望我?!?/p>

孔水笙涎著笑臉:“我瞧你上次罵韓魏郎那文章,作得挺好的?!?/p>

王慕翎極其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總算明白她說的“不行”,不行到何種程度了。

這邊兩人一陣糾纏,倒把阮季云的目光吸引過來了,她大嗓門的叫了一聲:“呀,王妹妹也來啦,你就同孔妹妹一桌,只管贏了我的菊花去?!?/p>

這下蘇柳眉的目光就過來了,她看了一陣,王慕翎的那對眼睛太好認,再加上孔水笙還恐嚇過她不許找那人麻煩,兩廂聯系,她就明白了王慕翎是誰,當下一雙眼睛就凌厲了起來。

王慕翎和她對上了目光,心里就知道已經完了,但拗不過孔水笙的糾纏,只好同她一起走到中間的桌案旁,把自己暴露在光明之處。

過了半柱香,很多人的詩已經作好。王慕翎仍是一張白紙??姿贤嵬岬脑诩埳蠈懥藥讉€字寫不下去,垂頭喪氣的咬著下唇。

王慕翎咬咬牙,看在她那一千一百兩銀子的份上,附到她耳邊:“我倒是有首詩可以告訴你,不過,有個事先說好,最近我缺錢花,把你送我那幾根簪子死當了,我把詩給了你,往后你不得為這找我麻煩?!?/p>

孔水笙欣喜的點點頭:“送你的,自然任你處置,回去后我再送你幾支?!?/p>

王慕翎不由好笑,附在她耳邊悄聲念了一首詩。

孔水笙眼睛一亮,提筆疾書:

一叢寒菊比瓊華,掩映晴窗動綠紗。

乍覺微香生暖室,真擬奇艷出誰家。

櫻唇滴處酥融雪,粉靨羞時涉泛霞。

莫道婆娑春意減,案頭回盱有名花。

不出所料,孔水笙此詩一出,誰與爭鋒,一經阮季云念了出來,一片叫好聲。

待到阮季云又去看王慕翎的紙,一片空白,王慕翎自己招了:“只識得幾個字,沒半點詩才,欣賞欣賞姐姐們的大作也就罷了?!?/p>

那邊蘇柳眉笑著看了過來,不軟不硬的說了句:“王妹妹頗有些奇才,何必藏著?!?/p>

阮季云咦了一聲:“你們之前也認識么?”

王慕翎尷尬的笑笑:“不認識,不過是姐姐抬舉我?!?/p>

蘇柳眉哼了一聲,阮季云就是再傻大姐也知道不妥,不再接話。

最后孔水笙拔得頭籌,喜滋滋的捧了菊花,吃飯的時候也令小廝專門看著,自己吃兩口飯就轉頭看一眼。

吃過飯天色暗下,眾人告辭,孔水笙就令車夫去追十二皇子的馬車。

追了小半段路追上了。十二皇子下了馬車,孔水笙捧了花下去,暮色中看不清楚對方的神情。

這一路上王慕翎給她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姿弦还勺鳉?,低著頭,把花奉到十二皇子面前:“送給你?!?/p>

十二皇子并不伸手來接,淡淡的問了句:“你自己不是很喜歡么?”

孔水笙呆了:“啊。。。。。。啊 。。。。。。那是因為。。。。。。我以為你會喜歡?!?/p>

十二皇子似乎笑了一下,伸手接過菊花。道:“多謝?!?/p>

轉身就走,復又停下腳步,對她說了句:“往后煙花之地,笙妹妹還是少去為好?!?/p>

孔水笙呆呆的點頭應下。

神不守舍的上了馬車。

王慕翎在車上沒聽見他們的談話,看她滿臉迷笑,捅了捅她:“怎么樣?”

孔水笙羞答答的:“很,很好?!?/p>

王慕翎摟了她的肩:“那我們去秦琉館慶祝一下?”

孔水笙回過神來,堅毅的看著她:“十二皇子說,不讓我去煙花之地的,我再不去了?!?/p>

“。。。。。?!?/p>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慕翎掂記著小墨硯,心里把十二皇子罵了幾千遍,決定要在他們之間設置障礙。

孔水笙倒是義氣,把自己的馬車借給了王慕翎,王慕翎就坐著車,一個人來了秦琉館。

她在門口徘徊,上次是孔水笙帶她進去,當時眼花繚亂,很多事情沒看清楚,這次一個人,還真有點膽怯,這就跟女生上洗手間都要結伴一樣。

門口的老鴇早看見她了,一甩手帕上來拉住了她:“小姐,您都多久不來了,把公子們想得都心疼了?!盢ND,昨天才來過的好不好。

但也仍由他把自己拉了進去。

老鴇問道:“小姐要那位公子作陪?”

“墨硯?!?/p>

“行,小三你領小姐先上樓上雅間等著,再把墨硯叫去?!?/p>

一個小廝殷勤的領了王慕翎往上走。

今日三四樓都沒了空房,小三直接把王慕翎領到了四樓:“小姐,您到左手第四個房間去,我去叫墨硯,讓他快些過來?!?/p>

王慕翎點點頭,小三就下樓去了。

王慕翎往左手走去,數了第四個房間,直接推門進去。

只見房里同昨日見的那間房大不相同,地上鋪著兩寸厚的白毛毯子,四壁都是暗色的緞子直垂至地,一面屏風也不是普通的木屏風,看著竟是漢白玉雕成。

王慕翎吃了一驚,別是進來沒說明要求,老鴇就會把人往狠里宰,領到最貴的房間來洗劫一番吧。

正想著,就見臨窗那張榻上,有人微微動了動,輕聲問了句:“誰呀?”聲間低沉如大提琴。

房里燈光昏暗,這人剛才又躺在榻背形成的陰影里,王慕翎震驚于房間擺投,竟是沒注意到他。這時他微微撐起了身子,露到燈光里來。

只見一頭黑發如緞子般未束,流泄而下,長眉入鬢,一雙眼睛似醉非醉,長睫漫不經心的掩著眼珠,穿著一身白袍,整個人美艷到了極點,雌雄未辯,若不是看到他的喉結,王慕翎幾乎要以為他是個大美女,但他這種美,卻一點也不顯得脂粉娘氣,只叫人單單被他的美震撼。

王慕翎呆呆的說不出話來。半晌結結巴巴的說了一聲:“這不是左手邊第四間么?”

那人微微一笑,略抬起了眼看王慕翎,眼珠兒跟蒙了層水霧似的:“這是右手邊第四間?!?/p>

王慕翎哦了一聲,只到那個人疑惑的挑了挑眉,她才說了聲抱歉落荒而逃。

等她朝反方向跑到左手邊第四間,墨硯已經在等她了。

上來迎了她,幫她撫了撫后背:“王小姐,怎么了?”

王慕翎吸了口氣:“你說,你們右手第四間,那個大美人,得多少錢一夜?”

墨硯看著她呆了片刻,突然撲哧一笑:“那是我們秦琉館的老板,多少錢也買不了一夜?!?/p>

王慕翎哦了一聲,神不守舍。

墨硯倒是不介意,牽了她的手,引她到榻前坐下,一邊細聲說道:“不知道有多少人為我們老板欲生欲死,但這不成的,他從未把任何女人放在心上?!?/p>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