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1 章 藍裴衣王家聚餐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09 字數:4694 閱讀進度:12/118

自從墨硯來了,王家人的伙食就大大有了改善,他對廚藝極有天分,開始是給王大娘打下手,后來升級為主廚,到后來王慕翎不忍心看親娘和墨硯操勞,另請了廚師,但墨硯每日里少不了熬一道老火湯,把整個王家人都滋潤得神清氣爽。

王慕翎更是被滋潤到皮膚水潤光滑,面泛桃花。整個人看起來都光彩了幾分。這同墨硯夜夜耕耘密不可分。

京都臨近的幾個城,逐步的接觸到了洛玉紙,一時訂單像雪片一樣往王家作坊飛了過來。

王慕翎有些頭疼,現在作坊的生產力顯然是不夠的。她又不想搬遷。

她便多花了一倍的銀子,把自己宅子另一側相連的兩所宅院買了下來,待人家搬走后,她便打通了三所宅院,用圍墻把三所宅院整個的圈在一起,一下地方就大了三倍。

多招了些工人,把那兩所新宅院的花園也都給鏟平了,便有了三個場地可以同時進行制紙。最左邊那所宅子的房間,就給那些需要包住的工人住。自己一家還是住在原來的宅子里。

如今多招了許多人,她就不讓自己的家人再動手,只讓他們負責管理工作。

趙大爹爹專門帶人從事造紙原料的采購和初步的浸泡軟化處理,錢二爹負責帶人進行搗碎制漿成紙的過程。

四爹就管了賬房,每天根據定金下配貨單。

四哥王李四就帶人負責專門的打包,按照配貨單逐一包好相應數目的紙,待商家的人到四爹那里交足銀子,拿了領貨單到他這里領貨。

一水的流水作業,進行得有條不紊,看起來是一片欣欣向榮。

但王慕翎知道,這種紙,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全國,乃至于他國。她這點生產力遠不夠看的。而且其中產生的利潤,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紅,只怕她根本不能保住秘密進行壟斷。她以前從沒做過生意,這次也不過沾了前世科普的光,以極大的技術懸殊才輕松的占領了市場,但她看了那么多電視小說,也知道商場的可怕,其中不擇手段的人,恐怕不在少數,到底該怎么防呢?

她坐在書房里,把腿架在了桌上,嘴里叼著支筆,毫無女兒相。

正在冥思苦想,墨硯端了湯進來。

王慕翎怪叫一聲:“我不要喝啦,你看我的臉上這么多肉,擠到眼睛都看不見了,再滋補下去,真的是個大丑八怪了,墨硯你看了也會不舒心吧?”

墨硯好笑的看著她。走過來把湯放在桌上,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喝吧,我熬了兩個時辰呢?!?/p>

王慕翎受不住,只得敷衍:“我停會再喝,現在想事啊?!币幻娌蛔栽诘呐擦伺沧貌皇娣钠ü?。

墨硯乖順的抱起她,自己坐在椅上,把她抱在懷里,讓她躺在人肉椅子上。

王慕翎咭咭的笑起來:“墨硯,你要是多吃點,長些肉,坐起來才舒服?!?/p>

墨硯點點頭:“好?!?/p>

王慕翎被他一打岔,就沒能專心想事,干脆用手在他身上亂摸,同他廝磨了一陣。

這才起身:“我們出去遛達一下吧。之前欠了水墨齋的貨,順道送去了?!?/p>

墨硯點點頭,同她一道出門。

王慕翎突然發跡,家里已經買了輛輕便結實的馬車。她拉著墨硯出門,突然想著,若是現代,豈不是等同于坐小車去兜風?NND,我終于也算是有車一族了吧?

自己想著,又是一笑。

墨硯已經習慣了她的猥瑣,不以為意。吩咐車夫駕車,攬著她在窗口看著外面。

尊國十分繁榮,大約可以比同大唐盛世,街上來來往往的男多女少,衣著以鮮艷為主,往往一個女子穿得妖妖嬈嬈走出來,便可接受四處的眼光膜拜,男人骨子里好色的天性,不管到了那個時空也是一樣。不過女人也大抵如此吧,看看這個世界里,被解開了束縛的女人,也是一樣的風流無匹。

王慕翎回頭看了墨硯一眼:“回頭我們買幾匹布,給你和爹娘他們裁幾件衣服,你這些衣服太不方便了?!?/p>

墨硯之前的衣服,大多以美觀為主,例如說袖子如同水袖一樣,衣擺直接迤地,日常穿起來并不方便。他又喜歡鉆廚房,好幾件衣服都被燒著了袖子。

墨硯笑彎了眼,點頭。

到了水墨齋,兩人抬著貨送了進去。被水墨齋的老板好一通抱怨,王慕翎好歹還算知道做生意誠信為主,之前實在是不得已,馬上賠了不是,又再三說明現在擴大了生產,往后不會再這么慢。這才得以離去。

兩人又跑去京都最大的天祥布行。

天祥布行的布非常齊全,一間諾大的鋪面,各色的布卷由淺入深密密的排著。王慕翎一見就十分喜歡,拉著墨硯的手四處挑選。

小二熱情的招呼著:“客倌,我們天祥布行的布最全,又漂亮質量又好,不知兩位那一位要做衣裳?”

王慕翎笑,挑了一圈,覺得爹娘他們的年紀,不太適合鮮艷的布了,就指著一匹暗青色起福字花紋緞子和一匹棗紅色水流緞道:“這個和這個來一匹?!?/p>

小二忙點頭紀錄著。

王慕翎一轉眼,看到邊上有一匹布,天青色,像是可以泛起漣漪的水面一樣光澤糼滑感,她不自禁的就走了過去,輕輕摸了一下,卻發現這布料隨著指尖的撥動,隱隱產生了七彩的光澤變幻。

她回頭對墨硯道:“這匹布的顏色好,又很舒服,做了衣裳,你穿著一定好看?!?/p>

墨硯還沒反應,小二就忙道:“兩位客倌,這布叫七彩天青緞,需兩百兩銀子一匹,小店一般都沒有囤貨,只有訂貨才有。這一匹便是秦琉館的藍老板訂了,今天要來取走的??唾南矚g,不妨下訂,一個月后便可來取貨?!?/p>

“啊。。。。。?!蓖跄紧崧杂行┻z憾,不過又偷偷看了墨硯一眼,不厚道的覺得這料子真穿在藍裴衣身上,才是最好看的,不過墨硯穿了也不差吧。想是這樣想,還是覺得愛不釋手。

就對小二道:“那么就訂一匹吧?!?/p>

墨硯還未及阻止。就聽得藍裴衣低沉慵懶的聲音響起:“不用訂了,我裁半匹給你?!?/p>

王慕翎和墨硯一回頭,就看見藍裴衣站在他們身后。

今日藍裴衣又穿了件飾著白毛滾邊的白色錦袍,王慕翎發現每次見到他,衣服都不同,他每一次,都打扮得極為華麗,也只有他能這么折騰,若是別人,定色是要被笑作怪。

藍裴衣每月都要從天祥布行買無數的布匹,是布行的大貴賓,小二巴巴的迎上來:“藍老板來啦?!?/p>

藍裴衣點點頭:“去把布裁一半,給他們包起來吧?!?/p>

小二雖然間接的就丟了一匹訂單的生意,但孰輕孰重還是分得清,忙點頭,抱著布匹要走。

王慕翎連忙攔?。骸八{老板,這怎么行?!?/p>

墨硯也道:“墨硯怎會穿和您一樣的布料擾了您的雅興,方才您不來,我也不會讓妻主下訂的?!睕]錯,藍裴衣最大的愛好就是衣服,他喜歡華美的衣服,而且不喜歡有人同他穿一樣的衣服,他要這布料,顯然就是看著它名貴不易和人撞衫,秦琉館上下都知道他這點愛好。

藍裴衣搖了搖頭:“不要緊,我們又不會有機會在同一場合穿著它。而且,我裁件衣服,只要一半的料子,余下一半也是浪費了?!?/p>

王慕翎想了想:“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現在正午時了,離寒宅不遠,不如請藍老板一同去用頓便飯吧?”

藍裴衣眼光流轉,略抿了抿嘴角,道了聲:“好?!?/p>

王慕翎的家里,幾乎沒有一條好路,花園都被刨了,四處都是泥地。正午時分,煮飯的老頭子煮了幾大鍋菜架在院里,那些工人都團團圍住,蹲著吃。

當藍裴衣華麗的雪毛衣邊拖到地上的泥土時,王慕翎尷尬得不忍去看。她恨自己多嘴,當時不過是一句客套話。她與藍裴衣的交情很淺,怎么料到他就答應了呢?

四周的工人都被藍裴衣的美貌驚住,一個個抬了頭來看他。王慕翎怒,一個個把他們瞪得低下了頭,抹了抹額上的汗,偷偷看了藍裴衣一眼,還好,他似乎沒注意到,仍是掛著一抹淡笑,緩步前行。

等到把藍裴衣迎入了大廳,她才舒了口氣。

墨硯道:“我去廚房加兩個菜?!?/p>

王慕翎點頭。墨硯便去了。

只余下王慕翎一人面對著藍裴衣,他坐在椅上,似在漫不經心的打量著屋子。

王慕翎給他倒了杯水:“嗯。。。。。。我一時忘記了家里亂糟糟的,實在對不住。。。。。?!?/p>

藍裴衣眼神飄了過來,真要命,每一個眼神都像是在魅惑一樣。

他的聲音也是低沉吸引:“無妨,我白天正好無事?!?/p>

王慕翎想起對方正是夜生活工作者,不由得有些好奇:“那么,白天不要睡么?”

“睡不著,太冷了?!?/p>

王慕翎心下奇怪,這天氣微微有些秋涼了,但是一床薄被就可以,怎可以說冷?果然美人都是有些特殊講究的吧。

湊近看了藍裴衣一眼:“還是要睡的,你晚上熬夜,白天還不休息,很快會長黑眼圈,人老得很快哦?!?/p>

藍裴衣笑看著她:“那你說我多大年紀?”

王慕翎估了一下“嗯。。。。。。20吧?!?/p>

“我30了?!?/p>

“不會吧,騙人!”

藍裴衣斜著眼角看她,略有絲遺憾:“我倒想老一點,有些成熟感,但總是這張臉?!?/p>

“。。。。。?!蓖跄紧釤o語了,有這樣說話的人么?他故意的吧,他是知道這種態度說這種話最能氣人的吧?還好今天自己是15,要是25就被他給氣敗了。王慕翎真的很想告訴他,你知道么,我看起來15歲,其實我35了。

當下翻了個白眼。

這時王家人陸續入廳,都被藍裴衣嚇了一跳。

王慕翎一一解釋:“這是我的朋友,姓藍,叫藍老板就好?!?/p>

王家人平時都粗聲粗氣的,今天碰到個大美人,都手腳不知道往那里放。

王慕翎無奈:“都坐吧,就快開飯了?!?/p>

這才一一選了個位置坐了,也不敢坐在藍裴衣的邊上。

王慕翎只好孤單的陪坐在藍裴衣一邊。

廚師開始上菜。王家人吃菜,不興細致講究,都是一大碗一大碗的。平時也沒什么,這會子王慕翎看到藍裴衣在,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還好墨硯加做了幾份精致的小菜。又端了個湯煲上來,這是他早晨就一直放在廚房慢火熬的。

待所有人入座。墨硯便先給藍裴衣添了碗湯,又給家里每人都添了碗。

藍裴衣嘗了幾口,稱贊:“沒想到墨硯的手藝這么好?!?/p>

王慕翎面有得色:“可不,那是我喝了他一碗雞湯,才把他的才能給發掘出來了?!?/p>

墨硯被稱贊,略有些不好意思,一低頭,又把王慕翎挑到碟子里的胡蘿卜絲給夾回她碗里:“這個要吃的,不能挑食?!?/p>

王慕翎皺著眉頭吃了下去。

藍裴衣淺笑著,垂下眼睫。

一頓飯吃下來,王家各人都飛似的逃了。

藍裴衣道:“多謝王小姐款待,那么藍某就告辭了?!?/p>

王慕翎連忙讓他等一下。跑到屋里抱了床被子出來。

“我送你回去,這邊巷子里邊不好雇車。嗯。。。。。。這床被子是鄉下的土棉花彈的,其實比你在鋪子里買所謂蠶絲被什么的要暖和,你怕冷,正好蓋著。不值錢的東西,別嫌棄?!?/p>

藍裴衣愣了愣,笑開了,饒是王慕翎不是第一次見都晃花了眼。

半晌他止住笑,點了點頭:“好,那就卻之不恭了?!?/p>

王慕翎抱著被子同他上了車,一路將他送到了秦琉館。想著他這么個大美人抱著被子實在不像話,又一路幫他抱到了四樓,放在他床上。別說,這么個大棉花被真重,把她累得直喘氣。

藍裴衣給她倒了杯水:“多謝王小姐了?!?/p>

王慕翎猛灌了一口水下去,一下嗆到咳了起來。藍裴衣伸手去幫她拍背:“唉,慢點!”不自覺的就有些語帶責備。自己也愣住了,凝了神色。

王慕翎緩過勁來,看到藍裴衣有些陰著臉,注意一看,自己嗆到時好像噴了水在他衣服上,漂亮的錦袍上一塊濕印。不由得吐了吐舌頭,道:“別不高興么,你有那么多漂亮衣服,換過一件吧,反正下擺也沾了泥?!?/p>

藍裴衣順著她的視線看了看自己被噴濕的前襟,搖搖頭:“不妨事?!?/p>

“哦。。。。。。那我回去啦?!?/p>

“好?!?/p>

王慕翎有些沒趣,下了樓坐上馬車。

藍裴衣這樣的美人,光看就是一種享受,同他在一起,心跳始終快著一拍。但是,王慕翎摸摸臉頰,藍裴衣定是愛美到極致的人,他眼里是不會有看到她的一天吧?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