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8 章 撒潑打滾迫情郎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17 字數:3515 閱讀進度:19/118

王慕翎貓在樹后邊蹲了半天。透過枝葉,發現藍裴衣神不守舍的朝這邊看了好幾眼。

她想了很久,最終給自己打氣:王慕翎,是女人,就該對自己狠一點!以上一百遍。

最后她站起身,整了整衣裙。

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直接朝那堆人走過去。

她面色平靜,步子從容。

藍裴衣第一個發現她,先是一呆,然后臉色發青。

接著是侍衛發現她,但她太大方,侍衛們不會以為她是刺客。

就連六皇女,心中也疑惑,這位女子看起來很面生,自己有向她下帖子么?

王慕翎漸漸的走到席間。

居高臨下神情肅然的盯著坐在席上的藍裴衣。藍裴衣有點蒙了。

王慕翎猛然出手,快如閃電的擰了藍裴衣的耳朵,似嗔似怒:“你這個死鬼!騙我說要去館里看場子,怎么的跑來這里勾三搭四!還好我跟著來了!”

這驚堂一吼把場中各人震得不能言語。

蒲臺宗敏最先反應過來,臉一沉:“王慕翎,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撒什么野?!”

六皇女眉梢一挑,極為心疼:“快把裴衣放開,那里來的刁婦!”

侍衛們這才回過神,上來兩個人,擰住王慕翎,反手一壓,她就被迫跪在了地上。

藍裴衣一見,連忙半起了身子。

王慕翎干脆撒起潑來:“藍裴衣!你不守夫道,既然嫁給我了,還敢出來同別人鬼混!”

六皇女眼一瞪:“你瘋言瘋語什么?裴衣何曾嫁人?!竟然敢在我面前撒野,把她拖出去斬了!”

藍裴衣急得臉色大變,砰的一聲站起來,帶翻了面前的杯盞。

王慕翎卻是不肯被侍衛拖著走,遍地打滾,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你是什么人,就是你與他通奸?!我管你是誰,他是我家夫侍,任誰也管不著我管教他!他早就嫁給我了,我們在鄉下老家成的親,你看看我們身上穿的這都是一套夫妻裝,不信你問他!”

說得有鼻子有眼的,六皇女一看兩人身上這身衣服,確實是一種料子。不由得狐疑的看向藍裴衣。

這下就把藍裴衣逼到了岔路口上,他要是說沒嫁,王慕翎立馬就得被拖出去砍了。

當下瞇了眼睛,陰森的盯王慕翎一眼,咬牙切齒的道:“草民。。。。。。確實是嫁了。。。。。?!?/p>

蒲臺宗敏面色刷的一下雪白,六皇女的臉也扭曲了。

那兩個侍衛不知如何是好,呆立在原地。

王慕翎就地膝行了幾步,一把抱住藍裴衣的腿:“裴衣,裴衣,我就知道你還心疼我。你是不是被逼的?不管是誰,強搶民夫,我就算是爬的,也要告到女皇陛下那里?!?/p>

藍裴衣伸手扶了她的肩,用力一捏,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你給我差不多一點?!?/p>

六皇女面色陰郁,最近她已經被女皇警告過數次,再鬧出個強搶民夫,實在是吃不消。但是痛失美男讓他心里憋著一團火,她瞇起杏眼,扯了個陰森森的笑容:“你管教夫侍,本殿自然管不著,但你擅闖本殿的別院,驚憂本殿,卻是罪無可??!”

藍裴衣就知道不會消停,連忙求情:“殿下,求您看在草民的份上,饒了她吧?!?/p>

六皇女冷哼了一聲別過頭,心里想,你都不是我這盤菜了,還有什么面子可言。

藍裴衣又去求蒲臺宗敏:“宗敏?!逼雅_宗敏同六皇女很有些利益牽絆,她若愿意,是能說上話的。

但蒲臺宗敏恨不得王慕翎立時去死,竟是狠狠的剜了王慕翎一眼。

藍裴衣無法,看了王慕翎一眼,小祖宗,看你惹的好事,鬧到性命都不保了。

想來想去,面現悲色,就要下個絕決的決定。

角落里卻傳來一個聲音,鎮定的,平淡的:“皇姐,這人我也認識,說來她同我未來的妻主孔水笙是手帕交,不如看在我的面上,饒了她吧?!?/p>

王慕翎抬頭看去,竟然是一向瞧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十二皇子。

十二皇子手握兵權,是說得上話的一位。

六皇女不由得猶豫了。

十二皇子又笑:“而且此女還有一項奇能,想必皇姐也聽說過,她畫的春宮圖,簡直是栩栩如生,無人能出其右?,F在市面上炒到了千金一畫,但除了水笙,竟是無一人得了。如果殿下放了她,她定會畫上十幅八幅的,前來謝罪?!?/p>

一面說一面看向王慕翎,微挑了挑眉。

王慕翎立馬狗腿的道:“民婦一定為殿下畫上二十幅極品的春宮圖,求殿下饒恕民婦沖撞之罪?!?/p>

六皇女也隱約聽過孔水笙生辰上的趣事,本來她就極好這一口,如今十二皇弟的面子不能不給,王慕翎給她送這么個舒心的臺階,自然是要接著了。

當下緩和了神情:“也罷,就饒你一次,早日畫了送來,滾吧?!?/p>

王慕翎朝十二皇子投去感激的一眼,朝六皇女告了聲罪,就拽著藍裴衣往外走。

蒲臺宗敏恨恨的盯著。十二皇子瞧了她一眼:“怎么?蒲臺夫人覺得本殿不值這個面子?”

蒲臺宗敏忙陪上笑臉:“十二皇子說的那里話。是民婦讓殿下誤會了,罰酒一杯?!?/p>

王慕翎拽著藍裴衣蹭蹭蹭的沖出的園子,又繞到圍墻一側,大柱子在那等著。

兩人上了馬車。王慕翎朝大柱子道:“趕緊回家?!?/p>

一面又朝藍裴衣道:“裴衣,好懸啊好懸啊?!?/p>

藍裴衣沉著臉,從她手中把袖子抽出去。

王慕翎干脆撲了上去,摟住他的腰,嘻皮笑臉道:“別生氣,我也是迫不得已,看著裴衣你在那兒坐得不開心么,所以就略施小計,把你救出來?!?/p>

藍裴衣氣得笑了:“是么?略施小計到把命都快施掉了?”

王慕翎無恥:“我這人吧,天生命好運氣好,而且我知道你心疼我,我肯定死不了,真的?!辈缓梦疫€能穿越來這世界?

藍裴衣冷笑一聲:“你對別人腦子不夠用,倒是挺能迫我的,我什么時候嫁了你了?我們說好的都是空話?”

“不是~你說的話都是圣旨,我每時每刻都放在心上。你說你沒打算嫁人了,我今天這么一鬧,也省得以后還有些狂蜂浪蝶來打你的主意,不是正好成全你了?”王慕翎一臉的為他著想。

藍裴衣盯她一眼,似笑非笑,靠在車壁上養神,愣是不理她了。

但王慕翎已經大徹大悟了,這人與人么,要是兩方都溫吞吞的,注定進展緩慢,就得一方主動點是吧?而且前世不是說了,烈女怕纏郎么,這是個女尊世界,咱們就換成烈男怕纏女。我就像方才那樣往狠了逼你,你就得服軟。這不,名義上你已經是我的夫侍了。

她得了甜頭,愈發堅定了方針,藍裴衣不理她也沒關系,反正她是又抱又親又話嘮。

到了最后,藍裴衣居然硬不下態度拒絕,還是被她牽著手回了王家。

墨硯迎面看見王慕翎一臉的眼淚鼻涕,一身的泥土,也是嚇了一跳,忙叫了小廝,一起打了水給王慕翎沐浴更衣。

墨硯心知此事必然與藍裴衣有關??粗{裴衣正閑閑的坐在椅上,拿了卷書看。他便搭不上話。只得將滿腔疑問先憋著。

王慕翎泡在熱水里,決定也將滿腔疑問也憋著。

比如藍裴衣為什么會對蒲臺宗敏另眼相看?上次媚藥是蒲臺宗敏下的么?出了那種事,他居然還肯為她去出賣色相?或者,他心里的人就是她?最想知道的是,他心里有沒有王慕翎這個人。

王慕翎直覺這背后有個她所不喜歡的故事。她要將藍裴衣綁著,就不必去撕開這層皮。有的時候,太明白,就無法相處。反正王慕翎要的是藍裴衣這個人,已經決定捆在身邊日久生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蘇府的馬車前來接蘇顧然,六皇女挽留了一陣,見蘇顧然跟個木頭似的毫無表情變化,也就隨他去了。心里暗嘆,藍裴衣那樣煙視媚行的美人,才真有味道,她就好這口。蘇顧然空長了個外殼,白費了自己一番心機將他弄來聚宴??粗寂d不起調戲的心思,就像完美無缺的假人似的。

蘇顧然上了馬車,蘇柳眉在車里等著,她不想下車與六皇女寒暄,心里是十分瞧不起她的為人的。

等到馬車駛出小段距離,六皇女已經聽不見了,才趕緊發問:“哥,六皇女沒有對你怎么樣罷?你別往心里去,他非說你回京后從沒見過,要結識一番,爹爹也實在是推脫不過了。我今兒偏韓郎有些事拖住了,不然就陪你來了。。。。。?!?/p>

蘇顧然淡淡的說了聲:“無事,不過看了場戲?!?/p>

蘇柳眉順口接道:“是聽說六皇女找了些美少年排些荒唐新戲,怎樣?”

蘇顧然垂了眼瞼:“還好?!?/p>

蘇柳眉驚詫了。她這個哥哥,十分淡漠,遇到不喜歡的東西,一個字也不會多說。如今不但說了,還帶了個好字,可見六皇女家的新戲是極合他口胃的了,六皇女也沒有想象中那么荒唐么。。。。。。?

蘇顧然不再理她,只端坐著,手中佛珠轉動。

蘇柳眉十分無奈。那個老和尚,將哥哥拐走十幾年,把他養得清心寡欲,一心向佛。

現在人雖然回來了,但還留了一句話,說蘇顧然還有情關未過,過得了,但可落發出家,過不了,便墮入紅塵了。

就算這老和尚是人人稱頌的國師,蘇家人也不愿意自家兒子同他一樣從此青燈古佛,只盼望他那情關到時將他扣得死死的才好。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