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2 章 爭風吃醋摔玉鐲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21 字數:3817 閱讀進度:23/118

王大娘拉了拉王慕翎:“翎寶,你看這些孩子多可愛,你現在條件好,也沒什么事,不如生一個?”

墨硯在邊上,眼睛沒看過來,耳朵卻刷的豎起來了。

王慕翎看了她娘一眼,頭疼:“還早著呢,我自有安排?!?/p>

古人十五六歲生孩子的,極多。但這個年紀生孩子,其實太早了,極易難產或有死胎,王慕翎多少也是知道一點的,最佳生育年齡應該是24歲左右,但顯然王家各人都不會答應,她就算勉強20歲生吧,只怕也有諸多催促。

王慕翎一轉頭,就看見墨硯垂了頭,像一只搭拉著腦袋的小狗,不由得把他拉在一邊,跟他咬耳朵:“好墨硯,現在還沒到時候,過幾年我一定幫你生個像你一樣漂亮的寶寶?!?/p>

墨硯這才高興起來,眉眼彎彎的笑看著她。

他得了這個承諾,便用心去看鄰居家的小孩,蹭過去抱一抱,拿塊糖哄一哄,像是要學些經驗似的,王慕翎看得好笑,在旁人的眼中,不就是個大孩子逗個小孩子么?

在家呆過了正月,王慕翎心里邊掛念藍裴衣到了極致。就想看他瞇著那對嫵媚的眼睛笑。

她瞅著外邊雪停了,就催著回京。

這次她四爹只說墨硯已經能管賬了,還是鄉下過得舒心,再不肯隨她一起去。

便只有三爹李鐵匠隨著墨硯和慕翎一起上京。

揮別了家人和鄉親,這次王慕翎一行人不像回時帶了大包年貨,輕裝上陣,只帶些干糧衣物。

天氣仍是陰冷刺骨,雖然停了雪,但沿途的樹葉上都掛了冰,人穿過去碰到樹枝,非得掉一身冰渣不可。王慕翎裹了好幾層,最外邊披了塊防水油布,整個人蜷縮在驢背上。等到路上小歇一會兒,才把油布上的冰給抖落。吃起干糧來又干又硬,冰風還往嘴里灌。

王慕翎淚流滿面,再過年,一定得把藍裴衣也帶回來,呆到春暖花開才回去。

地上有些冰,路就打滑,這一程足走了二十天才到京城。

一回了家,廚師,車夫,和打雜小廝都已經來上工了,王慕翎先叫燒了水泡個熱水澡,吃了熱湯熱飯。

這才把三人叫到面前來,給了新年的開門紅包。家里沒請多少人,雖然事不多,但每人都要兼著做點別的事。王慕翎就索性大方點,每人多給了一兩銀子,把這三人都笑得瞇起了眼睛。

王慕翎和墨硯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家里一個多月沒住人,整個屋子都冷清清的,四處點起了炭爐子,燒得通透,過了一夜,這才暖了起來。

第二天王慕翎換上了一件水紅色纏枝蓮花圖案的棉襖,下身是件撒金八寶裙。頭發上半部也盤了起來,插一只百靈銜翠簪,下半部的頭發就披散在肩頭。

臨出門再披了件滾著水貂毛的皮裘。

這便出門去,雖然拜年已經太晚,總歸是新年第一次拜訪。她備了些禮物,去了孔水笙和阮季云家,然后又去了素娘家里。各處聊了一陣,孔水笙家還留了午飯,磨磨蹭蹭就到了晚上。

最后一站才是秦琉館,她存心給藍裴衣一個驚喜,便先把別人都見了,最后再去同他廝磨一晚上。悄悄的摸了進去。秦琉館已經來了些客人,老鴇看到她,知道是館主的相好,全部圍住她要新年紅包。讓她偷偷潛入的計劃失敗,只好掏了銀子,將館里的老鴇管事都打賞一遍。

藍裴衣在四樓聽到下邊有些鬧聲,便挑起窗簾一看,見到王慕翎,一愣,說不清道不明,心里舒了口氣。瞇眼微微笑起來。

眼見樓下老鴇和管事都領了賞,樓里邊幾個當紅的小倌也靠近了王慕翎,直拋了幾個媚眼。

藍裴衣就有些不悅,還沒明白過來,嘴已經自動發出了聲音:“翎翎,上來?!?/p>

王慕翎一抬頭,與他四目相對,心里邊的躁動一下就像被暖暖的春風拂過,安靜了下來。

她聽話的跑上樓去,直接撲到藍裴衣懷里,抱住。藍裴衣心里一軟,低下頭去,吻碎碎的落在王慕翎的眼角眉梢。

王慕翎嘻嘻一笑,拉著他的手細細看他美得不辨雌雄的臉:“我想你了,你想我沒?”

藍裴衣揉捏住她的耳珠,但笑不語。

王慕翎很能一人唱戲,抱住他的腰,癡纏起來。

“我再也不要離開你這么久,下次一定要跟我一起走,我把你放到荷包里,系在腰上?!?/p>

藍裴衣輕笑出聲,王慕翎的甜言蜜語倒是越來越高明了。

王慕翎看他笑,直接一用力,把他推倒在榻上,去解他的腰帶:“我得好好檢查,我離開這么久,你有沒有和別的女人鬼混?!?/p>

藍裴衣按住她的手:“乖乖的,今晚我還要會客,明天我去找你?!?/p>

王慕翎一聽,心里失望,嘴就撅起來了:“什么客人比我還重要?”一面說著,一面蛇一樣趴在他身上扭來扭去不放開。

藍裴衣伸長了手,從一邊的柜子上拉開抽屜,勾著指頭夾出來一個扁扁的小匣子。

“送你的?!鄙袂橐回灥淖匀?,一點也沒有送情人禮物時,擔心情人是否喜歡的忐忑表現。

王慕翎很是不滿,但手上還是極快的接過,打開匣子一看,是一只寬扁的貴妃翡翠鐲,通體碧翠欲滴,光澤流轉。她套在手上,碧翠的顏色襯著白細的手腕倒是格外漂亮。

像孔水笙和阮季云,閨閣中滿是珠寶匣,出門頭上耳上脖子手腕腰上全都是珠環翠繞。王慕翎終究是半路出家的暴發戶,根本沒有累積到貴族女子那樣多的珠寶,也沒有想起這回事,一向身上冷冷清清,只有孔水笙給她的幾支釵和珠花可以裝飾一下,這時得了個鐲子,喜不自禁,舉著手腕左看右看,笑嘻嘻的:“好不好看?”

藍裴衣被她壓在身下,伸手去玩她垂下來的發絲,慢慢應了一聲:“好看?!?/p>

王慕翎得了鐲子,心里高興,便就不再為難他,只是揪著他的頭發深深纏吻一回,這才起身:“那明天記得送來給我寵幸,我先走了?!?/p>

藍裴衣坐起,好笑的看著好,一邊整理衣襟和頭發:“遵命——路上小心?!?/p>

王慕翎正待往外走,門外就有個小廝敲門:“館主,蒲臺夫人來了?!?/p>

王慕翎的臉一沉,回臉瞪著藍裴衣。

藍裴衣皺了皺眉,蒲臺宗敏來得比約定的時間要早。王慕翎的不悅他瞧在眼里,不由得過去摸摸她的頭:“別孩子氣,只是生意上的事?!?/p>

王慕翎還沒在消氣,蒲臺宗敏已經推門進來了,一面笑,一面嬌聲道:“裴衣——”

話未落音就看到了王慕翎。蒲臺宗敏已有三十歲,平日里保養得當,一點也看不出,這會把臉一沉,眼里的凌厲倒是顯出幾分年紀來。

她一雙滴溜溜的杏眼上下打量了王慕翎一翻,就看到她露出衣袖的半截鐲子。

當下轉了臉,嬌笑一聲:“喲,裴衣,你送禮,也興送一樣的???”

說罷抬起手腕,手上一個模一樣的貴妃鐲就露了出來。

藍裴衣一愣:“你――”

王慕翎心里火起,也不讓藍裴衣把話說出來,就沖上前去。這氣勢讓蒲臺宗敏也暗地里提防她動粗,這個女人那潑勁,她可是見識過一回。那想到王慕翎到了她跟前,卻軟聲說道:“好姐姐,讓我看看,是不是真一樣?!?/p>

蒲臺宗敏微微一笑,抬起手腕讓她看。

王慕翎神情有些痛苦,咬著下唇,眼里水光閃動:“真的。。。。。真的一樣。。。。。。?”

這悲音讓蒲臺宗敏有些得意,就連王慕翎從她手上把鐲子捋了下來,她也沒有反對,只輕聲慢氣的道:“這原是一塊玉壁琢成的一對鐲子,當然是一樣的?!?/p>

王慕翎抬眼看她:“蒲臺姐姐家的生意,尊國第一,想必知道物以稀為貴?!?/p>

蒲臺宗敏很疑惑她為何說起這個,但還是順口應道:“不錯?!?/p>

王慕翎又笑起來:“那么,兩只一模一樣的鐲子,當然不如獨一無二來得珍貴,對么?”

蒲臺宗敏覺得不對,沒有回話,剛想伸手接過鐲子,王慕翎一揚手,就將蒲臺宗敏的鐲子甩到墻上,撞了個粉碎,細細沙沙的落在白毛地毯上。

藍裴衣一愕,突然覺得好笑,但也知道這樣的情況下笑了會更激怒蒲臺宗敏,便強行忍住,嘴角不由抽動。

蒲臺宗敏的臉如寒冰,并不發作,只一雙眼睛像毒蛇一樣盯著王慕翎。

王慕翎心里也有點害怕,但仍是死鴨子嘴硬:“這樣多好?我手上的鐲子更值錢了,蒲臺姐姐也不必同我這種升斗小民戴一樣的鐲子?!闭f罷像個斗勝的公雞一樣,推門而去。

蒲臺宗敏冷笑起來,朝她的背影點點頭:“說的是?!?/p>

藍裴衣看向蒲臺宗敏,溫聲道:“蒲臺夫人別和她計較,還是個孩子性格?!?/p>

蒲臺宗敏搖搖頭:“裴衣多心了,我自不會同她計較,我這里有雍州城的地圖,我看新館可以開在城西。。。。。?!?/p>

藍裴衣微微皺了皺眉頭,心里掠過一絲擔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慕翎撒了氣,還占了上風,一出秦琉館就不再想這事。

本來也想呆在秦琉館看著兩人,但藍裴衣中了媚藥也沒選蒲臺宗敏,那應該也不會管不住下身了,還是該相信藍裴衣只談生意的解釋。男人嘛,也不能拘得太緊了。她潛意識里還有些怕蒲臺宗敏那毒蛇一樣的眼睛,當然她是不肯承認的。

只心里掂記著,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拷問藍裴衣,蒲臺宗敏怎會有只一樣的手鐲。。。。。。嗯,要大刑伺候!她心里想著,臉上就露出莫名的笑容,把對面走過的人都引得往她臉上看。

回了家也無事,同三爹和墨硯吃過晚飯,叫小廝去請了個說書的先生來家里說了一回書。就同墨硯玩鬧一陣,這才歇下。

睡到半夜,覺得有些口渴,看旁邊的墨硯睡得正熟,便半坐起身摸了摸桌上的水壺,冰冷冰冷的,實在喝不下去。

只好一邊怕冷,一邊從被子里鉆出來,粗粗的穿了衣服,往廚房去,從小炭爐上掛著的水壺里倒了杯水來兌溫了,喝了兩口。

院子里月光很亮,照進廚房門來,王慕翎喝著水,一低頭,突然有些疑惑,月光照出自己的影子,怎么是重疊的呢?就好像――身后還站了個人――她一驚,沒來得及反應,身后那個影子就揚起手,切在了她的后頸。

捕鱼王注册 2012204体彩排列5预测 东莞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转让 广西快三视频直播 股票配资平台推广 硳江苏十一选五 江西11选5单期在线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有15万存款怎么理财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500w 快乐10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