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3 章 苦難的拐賣歷程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22 字數:3443 閱讀進度:24/118

王慕翎被裝在麻袋里,扛人肩上。

她轉醒的時候,嘴里塞了布,發不出聲音??杆侨伺艿蔑w快,王慕翎頭朝下,肚子又正好頂在那人肩上,一顛一顛的,整個人翻江倒海的。

也不知受了多久的折磨,那人似走進了一間屋子,氣溫一下溫暖了些。她被人從肩頭放下,像扔袋破麻布一樣丟在地上。

王慕翎的背先著地,一下震得胸腔里都像在嗡嗡的響。

屋里幾個男人說起話來,帶著點江北的口音。

一人道:“老四,你這次可抓對人了?上次你可就失了次手?!?/p>

那老四道:“她家就她一個女人,錯不了?!?/p>

開始說話那人又道:“能讓蒲臺家的夫人動怒,八成是個美人?!?/p>

另一個始終沒出聲的男人喝了一聲,聲音嚴厲:“老三,不長記性,雇主的名字怎么能掛在嘴邊?!?/p>

這人似乎頗有威信,那老三忙自打了嘴巴:“看我這嘴巴?!?/p>

嚴厲的男人嗯了一聲:“一會雇主便要上門來驗貨,都給我小心點?!?/p>

另兩人都齊聲應了聲是。

王慕翎在麻帶里又急又氣,在袋里不停的掙扎,惹得一人上去踢了她一腳:“老實點!”

一腳正踢在她的肋骨上,一股鉆心痛讓王慕翎眼前一黑,她還沒受過這罪,當下也知道掙扎沒有用處,老實安靜了。

過了兩盞茶的功夫,聽得外面一陣腳步聲,屋里的幾個男人迎了出去:“夫人?!?/p>

王慕翎知道蒲臺宗敏來了。

果然對方進了屋,就說了聲:“打開袋子看看?!笔瞧雅_宗敏的聲音。

就有一人上來打開了麻袋口,把王慕翎的腦袋露了出來。

王慕翎死死的盯著蒲臺宗敏,苦于嘴巴被堵說不出話。

蒲臺宗敏看著她,笑了笑,朝那幾個男人點點頭。她身后一個小廝便給了那為首的男人一大袋銀子。

男人松開袋口看了一眼:“蒲臺夫人爽快?!?/p>

蒲臺宗敏不再理他,蓮步輕移,走到王慕翎身邊,蹲下了身子,輕笑一聲:“你一定想問我為什么?不過,我不想給你說話的機會,你能言善道,勸不服我也會罵我一頓,我可不想讓自己耳朵遭罪?!?/p>

“嗯。。。。。其實我挺佩服你的,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也敢和我蒲臺宗敏搶男人,于是,我決定讓你搶個夠。知道么,這世上,有不少男人都嫁不到妻主,例如,那些瞎眼跛腿身患惡疾的,或是家里太窮的,這些人被周圍的人看不起,往往都躲到一起群居起來,所以啊,女人么,是個受歡迎的好東西。明天,他們就會把你交給人販子,把你販到那個偏遠的地方,幾十個男人等著你去當他們的妻主,他們會好好看住你,再不讓你回京來。。。。。。你說,這是不是很如你的意?”

王慕翎聽得肝膽俱裂,紅了眼睛,拼命的扭動,蒲臺宗敏哈哈一笑,站起身來,朝那幾人點點頭:“就交給你們了,辦得干凈點?!?/p>

為首那個男人應了:“蒲臺夫人放心,京里再不會見著這個人?!?/p>

蒲臺宗敏嗯了一起,轉身往外走,臨到了門口,回身往王慕翎看了一眼,微微一笑。

那老三等人走了,走過去把王慕翎的袋子扎起,嘟了一句:“最毒婦人心啊。。。。。?!?/p>

為首的那男人,也難得的沒有責備他。

王慕翎恐慌,她從來沒經過什么大事,前世也是普普通通,死的時候無知無覺一下就掛了,現在不但又冷又餓,心里還又慌又絕望,手腳綁得牢牢的,三個孔武有力的男人看著,無處可逃,難道只能迎接恐怖的命運?

她現在相信,即有穿越的存在,就有神佛的存在,在麻袋里念了一晚的佛,還是沒人來救她,最終又累又餓的昏睡了過去。

等第二天清醒的時候,已經被人給賣了。

人已經被從麻袋里放了出來,反綁著雙手,下邊的腿也綁著,嘴里還塞著布。被人扛著塞入了馬車。她一看,車里還坐了六個和她一樣被捆著的女人,年紀從十四歲到二十歲的樣子不等。車廂兩邊各有一排長凳,她和這些女孩就被安置坐在這兩側的長凳上。車廂里的窗子被一根木條橫釘著,像個日字形,并沒有全部封死是為了透氣,但不管是上邊的間隙還是下邊的間隙都鉆不出個人去,另外再拉上了簾子。等到他們交接整理完畢,車廂里坐進來一個拿鞭子的中年男人,一張方正臉,極為嚴肅,他一坐進來車門就被人從外關上,傳來落栓的聲音。馬車一晃,便開始啟動了。

這一伙人,前面的駕車位上坐了兩個男人,一個叫龔七,一個叫姚十,車尾后面支出的窄板上也坐了個男人楊六,加上車廂里看管她們的孟三。前后里外都防得嚴嚴實實,簡直是上天入地求救無門。

孟三開始不理她們,只閉著眼養神。等到車子駛了大半天,出了京都主城,才睜開眼對她們冷笑一聲:“我倒不想你們渴死餓死,便把你們嘴上的布給扯了,喂點水喝,如果你們敢?;雍艟?,那就小心我的鞭子?!闭f罷揚起鞭子甩在車壁上,木壁上都被打出了條淺痕。一眾姑娘嚇得忙不迭的點頭。

孟三這才滿意:“乖一點,才不會受皮肉苦么?!?/p>

說罷一個一個扯出了這七個姑娘嘴里的布巾,這幾個姑娘果然沒有一個敢叫的。

孟三這才從車廂下面的暗格里拿出個水囊,挨個給灌了幾口水。

這四人,極為小心,一路上多挑偏僻的路走,避開城鎮,到了野地里,會抽個時間解開她們手腳上的繩子,但會另用繩子把幾個姑娘腰挨個綁著捆成一串,繩串的兩端各有一人牽著繩子,這才放她們去方便,而且還有個男人毫不忌諱的盯著看。這一群姑娘命都快沒了,羞恥心也放在一邊,總不能憋死。

這樣行了將近半個月,也沒見誰的家人來搭救,幾個姑娘漸漸的失去了希望,眼里神色灰暗起來。

有個十四歲的小姑娘天生體弱,又怕又急,一下病了起來,等再過了半個月,就病得只有一口氣了。押車的四個人就圍著商量:“把她扔了吧,發了瘟傳染了別人就虧了?!?/p>

王慕翎聽得心里一喜,可不可以裝病,讓他們把自己扔了?

正在想,那四人已經作好了決定,姚十上前,扶住那病弱姑娘的脖子一扭,咯一聲響。然后再把她拖到山坡邊,扔了下去。

把王慕翎和余下的五個姑娘都驚得臉色更白了幾分。

王慕翎咬著唇看著,不斷的給自己打氣:“天無絕人之路,天無絕人之路?!?/p>

但人還是一天天灰暗下去,每日里那四人找到野地,只用繩子拴住她們的腰,給她們略微放一放風,除了方便,還會給些吃食,王慕翎也不說話,走不了兩三步就腿軟,靠在車廂外壁上望著天。

姑娘們越來越虛弱,這四人也略微放心一點,不再時刻用布巾堵著她們的嘴。王慕翎卻是時時都豎起耳朵聽著他們的動靜。

這天四人商量,必須要進入下個城鎮補充物資,再下一站,便是要往山區里去了。

孟三提著鞭子朝她們冷笑一聲:“想逃,你們絕了這份心,要是有什么不應當的舉動,先打斷腿,無非是少賣點錢!”

雖然眾姑娘們都失去了掙扎的勇氣,但孟三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又把她們的嘴給堵上了。

馬車慢悠悠的駛入了城鎮,正是大白天,人聲越來越雜,車速漸漸變慢,像是入了一條街道,路上行人太多而趕不快車。

前面的姚十招呼了一聲,跳下車去買些干糧。

王慕翎正坐在長凳的中間部位,身后便是馬車的窗口,她心如擂鼓,咬了咬牙,猛的用背部往使勁的撞向封窗的木條,奇跡般的,牢固的木條竟然飛脫出去了,王慕翎也隨之背部朝外整個人翻出馬車去。

孟三一愣,不敢置信,馬上反應過來,堵在窗口。那些姑娘們都神智恍惚,清醒過來才知道錯過機會。但孟三已經堵在了窗口,沖著前后一喊:“龔七楊六快抓人!”

前后那兩人聽見聲響已經探過頭來看了。

王慕翎手腳被綁,嘴上也塞了布,摔在地上背部也鉆心的疼,卻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生機,便像條蟲一樣在地上打了個滾,努力的跪著,再立了起來,并著雙腳往前跳。

但她這速度像蝸速一樣,很快就被龔七楊六前后夾擊,這兩人看周邊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龔七上前一步抓住王慕翎的領口,一邊朝周圍人說道:“這女人與我家夫人的小侍通奸,好不容易抓了她居然還想逃?!闭f罷揚手打了王慕翎幾個耳光,她無法爭辯,被打得眼前發黑。

周圍的人也不認識王慕翎,不知道事情的真偽,便都只是看看熱鬧。

王慕翎被拖死狗一樣往馬車那邊拖去,她心中一片絕望,那木條,她第一次出來放風就觀察到,是從車外往里釘的,她每次都刻意坐在窗口位置,借著車輛的搖晃和車里的光線暗,始終不斷的用背部不顯眼的撞擊著木條,每天放風時就靠在車壁上,觀察木條上的釘子是否松動了。一天天堅持下來,正好今日到了人多的地方,釘子也松動得差不多,這才被她一撞而飛。這次被抓回去,這個機會再不會有了,有沒有命在還兩說。這是她被抓以來,第一次流淚。之前總是告訴自己,天無絕人之路,這一刻才徹底的絕望。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