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4 章 幸得救逃出升天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23 字數:3121 閱讀進度:25/118

王慕翎雙腳拖在地上,被人拽著領口往馬車邊拖去,龔七一把舉起她,窗口里的孟三就伸手出來接。

這時一只手夾著股冷風攔在了他們中間,王慕翎一怔,玉白修長的指尖,大冬天里仍是單薄雪白的袖子,手腕上掛著一串玉佛珠。她幾乎不敢置信,眼淚流得更兇,勉強扭過頭,也看不清來人的臉。

龔七皺了皺眉頭:“這位公子,這件閑事,不是你能管的?!?/p>

蘇顧然手袖一揚,指尖拂在龔七胸前的幾個穴道上,他身上一軟,手上沒了勁,松開了王慕翎的領子,自己跌開了幾步。

蘇顧然伸手把王慕翎接在懷里,伸手扯出王慕翎口中的布巾。王慕翎哭得幾乎喘不過氣來:“蘇。。。。蘇公子。。。。。他們是。。。。。人販子。。。。。。趕緊報官。。。。。。?!?/p>

龔七和楊六互相使了個眼色,一齊夾擊過來。卻眼前一花,蘇顧然已經抱著王慕翎移了開來,他們倆幾乎打到自己。

蘇顧然一甩佛珠,擊中他們的頸后,兩人都昏倒在地。

王慕翎努力的使自己鎮定下來:“車里還有五個姑娘!”

蘇顧然一腳踢開了車廂后的栓子,車廂門打開,里面的五個同樣被綁的姑娘便出現在眾人眼前。眾人嘩然,一下圍住了馬車,車里的孟三無處可逃,被拉下車按住。王慕翎四處尋找,看到姚十在探頭探腦,高叫著:“還有個同伙——在那邊——”

這時眾人的英雄主義已經被調動起來,不用蘇顧然動手,姚十已經被抓。

這四人都被押到衙門里去了。這成為越來鎮年度拐賣婦女第一大案。

這邊王慕翎強撐著隨眾人到衙門里去,作了證供,簽字畫押后,實在撐不住昏了過去。

她一直抓著蘇顧然的手不肯松開,蘇顧然伸手去掰,卻發現她指節緊得發白,若強行用力,只怕會斷骨。待要伸手去佛她肩上的麻軟穴,又看見她昏迷中都極不安的皺著一張臉,遲疑了片刻,只好讓她抓著,把她抱到客棧要了個房間,讓店小二請了個女大夫來給她看傷,自己卻是別過臉去不看。

女大夫給她檢查一遍,一面告訴蘇顧然她的傷勢,她的背部有落地時撞出的淤傷。手腕腳腕上長期綁繩,都是血肉模糊,臉上也被打腫了。但都是些皮外傷,除了身體弱些,倒也不妨事。等大夫給她上完藥出去了。蘇顧然這才轉過臉來看著她,瘦得不成樣子了。給店小二拋了錠碎銀,讓送些食物上來。小二答應一聲去了。

蘇顧然當時正在臨街二樓喝茶,就看見這丫頭滾了出來,幾乎不敢認,瘦得都變形了,但還是下樓來確認看看。

還好下來看了看,蘇顧然想,她那樣眉飛色舞,神彩飛揚的一個人,怎么變成這副模樣?

王慕翎猛然一驚,從惡夢中醒來,一睜眼,就看到蘇顧然在看著她,一雙墨玉似的眼睛,靜靜的,有些冷漠,卻讓人格外安心。

看著他定了定神,眼里又開始泛起淚來。

蘇顧然有些尷尬無措,他一貫對人就是不予理睬,這時也就繃著臉。

王慕翎一邊哭,一邊可憐巴巴的道:“謝謝。。。。。你,嗚嗚嗚。。。。。?!?/p>

蘇顧然略別過頭,半晌擠出一句:“你若不跳了出來,誰也救不到你?!?/p>

王慕翎想到自己這兩個月以來的辛酸,哭得越發厲害。一邊哭,還一邊握住他的手,蹭到自己的臉旁。

蘇顧然的手心被淚水打濕,溫溫熱熱的,他不由得抽了抽手。但王慕翎使勁的拖著,他若想不對王慕翎動手就把手抽出去,是不能的,只好把頭別得更開,不去理睬她。

王慕翎哭了一陣,聞到香味,看見旁邊桌上擺著一鍋白粥和半只燒雞。不由得止住哭聲,口水直流。

蘇顧然這才勉強多說了幾個字:“你把手松開,吃點東西?!?/p>

王慕翎可憐巴巴的:“我怕你走了,我又會被人抓走?!?/p>

蘇顧然頓了頓:“不會?!?/p>

“真的?”

“嗯?!?/p>

王慕翎這才松開了他,肚子已經是餓得前胸貼后背,抄起碗就添了碗粥,幾口喝完。她這兩個月來都是吃的干糧,這會子喝一碗粥只覺得粥便是人間最美好的食物。又喝了兩碗才停下。

等到身上恢復了點力氣,才有腦子想事。低頭一看自己身上,一身衣裳穿了兩個月,早已經是臭不可聞,這會子天氣已經有些暖和起來了,她還是一套棉衣,跳下車時又刮破了些,簡直像個難民營出來的,一雙手也是烏黑,腕上還綁著繃帶,方才自己居然用這樣的手抓著蘇顧然的手貼臉,心里也有些尷尬,偷偷瞄了蘇顧然的手,果然他手心里沾了些烏色。

便向蘇顧然借了銀子,央小二去買了兩套成衣來。打了水在房里洗了頭,避開傷口擦了身子,換上衣裳,自己照了鏡子,這才勉強又有了一兩分人的樣子。

突然想起自己這一番洗漱,蘇顧然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他只怕避之不及,趁此機會走了?心里就有些慌亂,她現在只能依靠他,急急的推開房門要去向小二打聽,一下驚在原地。蘇顧然竟就靜立在門邊。

王慕翎看他一會,心中一松,笑了起來,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蘇顧然神然不變的走進屋來坐下,王慕翎叫小二來把水給收了出去,掩了門,坐到蘇顧然身邊,可憐巴巴的睜大眼睛:“蘇公子,你可還有要去的地方?”

她被拐出來已經有兩個月了,日夜不停的趕車,橫穿了大半個尊國,再往前走一點,就是尊國北邊界了。卻不知蘇顧然上這里來是干什么,難不成還真是穿越定律,專來搭救她的。

蘇顧然不知她心里所想,只淡淡的道:“待你養好了傷,我帶你一起回京?!北阍俨豢险f話。

王慕翎心里一喜,她這邊被救,蒲臺宗敏只怕遲早會得了消息,蘇顧然武功深藏不露,和他一起上路會安全得多,家里人,也不知道現在擔心成什么樣子了。

說來王慕翎也是命苦,她十六歲的生辰,在被綁架的路上已經過了,過年回家一來一回,加上這一趟的折磨,臉蛋徹底由肉蛋臉消瘦成瓜子臉了。以前臉頰上的肉嘟起,擠得一雙眼睛像條縫,現在眼睛大了些,仔看,還是一雙頗靈動的丹鳳眼,丹鳳眼在別人臉上是幾分古典韻味,在她臉上倒有幾分俏皮。此刻這雙眼睛里升起了億萬的小星星,感激涕零的望著蘇顧然。

蘇顧然被這樣一雙眼睛一望,眼神一閃,略微偏過了頭。

到了晚上,蘇顧然對她道:“你的房間在隔壁,歇吧?!?/p>

王慕翎一愣:“我們一個房間吧?!?/p>

蘇顧然的眼神一下凌厲起來:“出去?!?/p>

王慕翎眼淚一汪撲上去要抱蘇顧然的大腿,

蘇顧然微有些著惱,手上用了些勁,將她推出老遠,啪的一下關上門。

王慕翎趴在門上,大嚎:

“蘇公子!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啊~”

“你若不救我,我就是死路一條啊~”

“我被壞人再次擄走,蘇公子于心何忍啊~”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蘇公子信佛之人,怎可狠心至斯~”

“□,蘇公子何必拘泥,不要把我當女人看就好了啊~”

嚎得整個客棧都聽得見,掌柜和小二紛紛過來看,見她那副拼命三娘的架勢,想攔不敢攔,只好隔著門委婉的提醒蘇公子管一管:“公子,夜深人靜,還請公子約束一下。。。。。?!?/p>

啪的一聲門打開了,王慕翎防不及,跌了進去。

就看見蘇顧然冷冷的站在一邊。

她自是知道自己無理的,蘇大公子是世家弟子,國師高徒,一身清譽,未婚與女子同房自是為難了他,但自己小命要緊啊。

當即狗腿的貼上去,可憐巴巴的道:“我實在是怕,我睡地上還不成嗎?”

蘇顧然冷哼了一聲,上了床去,向里側臥著。

王慕翎小心的不發出聲響,打開旁邊的柜子,里邊果然有客棧的備用被。她把被子鋪在地上,老實的蜷成一團,睡了。

自此日日纏著要同蘇顧然一個房間。因為心虛,她就十分狗腿的打點一切衣食住行,蘇顧然正好不愛理事,就由得她去。

王慕翎身上的傷倒不嚴重,大多是皮外傷,擦了兩天藥便結了痂。

她掛念家里的親人,還有墨硯和藍裴衣,就不等痊愈,催著上路。

蘇顧然也無事,便任由她雇了馬車,一路返回京都。

捕鱼王注册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l今天 河北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北京赛车官网下载 配资网上上盈官网 江苏快3一定牛推荐号码 浙江11选5奖励 内蒙古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 开奖时间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组 北京快乐彩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