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8 章 小郡王見義勇為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27 字數:3726 閱讀進度:29/118

年伯家里住著四口人,張嘴就要吃。他以打獵為生,只在屋側種了些地瓜,五谷卻是一顆也沒種的。不過幾頓下來,就將他換回來的大米吃得干干凈凈。

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多出來的三個人把他吃窮了,樂陶陶的拿起獵弓和箭,要上山去打獵。

王慕翎瞧得有趣,也非要跟去看一看。

小郡王以前在家,每年也有一兩次騎馬圍獵,一聽說打獵就動了心思,走到年伯面前,微抬下巴:“還有弓嗎?”那態度,好像要向年伯要弓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一樣。

王慕翎看得翻了個白眼,年伯卻不介意,又進屋去找了張以前的舊弓出來。小郡王不屑的拎在手里掂了掂,終于還是沒吭聲。

蘇顧然見他們要去殺生,便不肯去。王慕翎可憐兮兮的看著他:“我們遠遠的看著,跟在后面挖些野菜好不好?你若不去,我總不安心,說不定在山上就絆著摔著了?!?/p>

蘇顧然微微別過頭去,最后還是一起去了。

前面年伯帶路,小郡王也持著弓有模有樣的跟在后邊。

王慕翎離他們七八米遠,左邊拎著只大竹籃子,右邊并肩走著蘇顧然。

山里邊樹木太密,陰冷不見日光,下過一場春雨以后,到處都是平菇,竹筍,蕨菜等野菜。

王慕翎不時的蹲下身來挖了放在菜籃子里,蘇顧然就在一邊側著頭瞧著,他倒是不認識哪些是可以入口的。

籃子越來越滿,王慕翎正覺得手沉,蘇顧然就一聲不吭的接了過去。

年伯和小郡王已經開始打獵,年伯是多年的老獵人,這番上來也不是要獵什么珍稀的動物,不過想獵些山雞野兔,所以便十分容易。抬起臂來引弓,不復先前一副溫和的老好人模樣,凝著臉,眼神銳利,一箭一個準。小郡看了,倒覺得年伯這時的模樣,和他府上的那些個武師相似。

花了小半上午的時間,年伯手里就拎了五只山雞,三只野兔,看著也夠了,這天氣獵太多了不易保存,他便打算下山,一回頭,看見小郡王臉上風暴凝聚,原來他不過是個花架子,到處放空箭,一只獵物也沒射中。

年伯不善言辭,在一邊站著看他四處亂放箭發氣。

王慕翎瞧見了,湊了過來:“喂,你是不是沒射中獵物心里不舒坦?那也不要拿箭撒氣,年伯做一只箭也不容易,你給我把它撿回來!”

小郡王回過頭來,眼睛朝她一瞪。王慕翎欺負他現在勢弱,滿不在乎的瞪回去:“我說你這個人,太不受教了?!?/p>

一把從小郡王手中奪過弓,笑瞇瞇的對著年伯道:“年伯,你教我怎么射箭好不好?”

年伯把手中的獵物放下,走過來教她怎么樣持弓,兩手怎么樣穩住,眼睛怎么樣瞄準。涉及到他的專業領域,他倒是毫不含糊。

這是張輕弓,王慕翎仍然拉得很費力,年伯便半幫她把著弓,幫她調整了方向,就見那邊草叢中一動,年伯道一聲射,便和王慕翎一齊松了弦,一箭射往草叢中去。

草叢中嘩啦響了一聲便沒了動靜,王慕翎樂滋滋的跑過去,扒開一看,卻是灰免,當即就樂瘋了,拎起來朝小郡王顯擺。

其實她這一箭,有很多幸運的成份在,幸運以外的成份,也是年伯的功勞。

小郡王在射箭這種男人該擅長的事上,被女人給嘲笑了,氣得臉色發青,站在原地,拳頭緊了又松,松了又緊。

蘇顧然本來遠遠的站著,這時瞧見了,便走近有意無意的擋在王慕翎身前。

但小郡王憋了半晌,卻是硬梆梆的朝年伯道:“教我?!?/p>

年伯愣了一下,忙手把手的教他,小郡王以前性子浮,騎在馬上快意人生,隨便亂射箭,就算沒射中,也有仆人將插了箭頭的小鹿狍子送上來,他從沒真眼去看過。

這次受了挫,倒是認真聽了年伯的解說,順著他的指點去引弓,他本來也有些底子,此時凝神靜氣。

一箭出,竟叫他射中樹上一只麻雀。

他一笑,滿面囂張的看向王慕翎,射中麻雀的難度自然是高于灰兔的。

王慕翎嘻嘻一笑,竟不與他攀比,只表揚他:“這就對了嘛,你比我厲害多啦?!?/p>

小郡王平時聽多了奉承夸獎,此時贊揚的話從與他不對盤的王慕翎嘴里說出來,倒讓他呆了一呆,哼了一聲轉過身去撿麻雀。

王慕翎壞心眼的非繞到他前邊看一眼,拍著手大笑:“喲,你臉紅了?我真看不出你是個會害羞的人~”

小郡王惱羞成怒:“一邊去?!蓖跄紧崛圆灰啦焕@,湊到他面前去笑。

蘇顧然一把拉開了她。王慕翎疑惑的回頭看他。

蘇顧然淡淡的道:“小心蛇?!?/p>

王慕翎低頭一看,自己繞來繞去,差點走到密草叢里去了,搞不好里邊還真有蛇,忙規規矩矩的走開了幾步。

四人下了山,肚子餓得咕咕叫,那兩公子都是沒做過廚房事的人。年伯忙著清洗宰殺獵物,王慕翎就只好接手掌廚。先蒸上幾個地瓜,再炒了兩個素菜。

炒肉菜她卻不會,還是等年伯來動的手。

菜上了桌,王慕翎埋著頭悶吃,緩過了餓勁才抬頭看他人。

蘇顧然吃飯不緊不慢,小郡王也是多年養成的貴氣。倒是年伯,也并不粗魯。

王慕翎看來看去,覺得他比月塘村普通的村夫,看上去舉止還是稍講究幾分。

想著想著,就不覺問出了口:“年伯怎的一個人住在這里?”

年伯一愣,訥訥的道:“我妻主早亡,膝下又沒有兒女?!彼蝗嗽谶@里孤單的住了許多年,因此看到這三個闖入者,竟是打心眼里高興。

王慕翎聽著,覺得問到了他的傷心事,心里有些后悔,便不再言語。

吃過了中飯,正閑得無聊,便聽得屋外有幾人邊說話邊走近的聲音,這附近就這么一所房子,王慕翎看向年伯:“年伯,你家客人來了?!?/p>

年伯卻是臉色一變。王慕翎正奇怪。

砰的一聲,堂屋的大門就被人推了開來。

幾個氣勢洶洶的村民沖進屋來,看到王慕翎這幾個生人,倒是愣了一下,轉眼又罵開了:“年桂漢,你這個掃把星!讓你住在這里已經是村長開恩!你怎么還敢往村里去?前兒你才往村里去了一趟,狗蛋家的雞就病死了兩只,今天定要你賠錢!”

年伯人一下就萎縮了,低低聲道:“我這里獵了幾只野雞,就賠給你吧?!?/p>

那叫狗蛋的發怒:“我家那兩只母雞眼看就能下蛋了,你賠兩只死野雞就算了?!”

一邊說著,一邊拳頭就快要往年伯身上去。

王慕翎看不過眼:“你這人怎么回事,你看到年伯下毒了還是怎的?你家雞死了關他什么事?”

狗蛋炸了毛:“他這個掃把星,克死了自己前后兩個妻主,又克死了自己的兒子,每次他到村里去一趟,就會有事發生!還說不關他的事?!”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王慕翎小時候在村頭,專門看那些村婦吵架,深知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當下比狗蛋兇了一倍,蹭蹭幾步竄到他面前,張牙舞爪:“你叫狗蛋干什么?!叫蠢蛋??!村里頭那天沒點事?東家死雞西家丟狗南家打架北家漏雨,平時你們都不放在心上,只要年伯一去你們就格外留心?。?!簡直是用心惡毒,存心敲竹杠!將來生個兒子小心沒□?。。?!”

她一聲比一聲高,說一聲身子就往前傾一步,狗蛋被她沫子噴得倒往后仰去。

年伯這時卻低低的插了一句:“不要說了,是我的錯,我賠給他?!?/p>

狗蛋一聽來勁了,覺得自己被一個女人從氣勢上壓倒有些丟人,伸手便一推王慕翎:“聽到他說的了沒?!”

他實在是和王慕翎挨得近,這一推誰也攔不到,王慕翎向后跌去,蘇顧然身形一閃,沖過去接住。

王慕翎被他半摟在懷里,鼻端聞到一股清爽的氣息,人不由得一怔。

那邊狗蛋和幾個村夫迫近了年伯:“這次少不得要賠一錢銀子!”

年伯從來打了獵,只吃虧換些口糧衣物什么的,那里來的銀子,這時就訥訥的說:“我沒有銀子?!?/p>

狗蛋看他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伸手去捶他。

小郡王就站在邊上,一愣神,不自主的揮手去擋了。狗蛋從前也沒少打過年伯,從來還沒防備過有人動手來攔,反倒被小郡王揮過來的手扇了半巴掌。

他一回過神來,就轟的一聲朝小郡王撲了過去,兩人扭打成一團。

小郡王學了些花架子,被這兇悍的村夫潑皮撲到在地,纏成一團,完全不會這種打法,頓時就落了下風,身上挨了幾下,但他也倔,不肯吭聲。

王慕翎和蘇顧然在一邊四目相對走了神。

年伯大叫了一聲:“俊娃子!”他常聽得王慕翎他們小郡王小郡王的叫,卻不知道是那幾個字,只以為是名字中間有個俊字,情急之下這一聲,把王慕翎驚醒后又雷翻了。

王慕翎從蘇顧然懷里直起了身,蘇顧然看看地上兩個人,上去拎著狗蛋的后領就往墻上一甩。

其余幾個村夫看兩人戰有人幫手,也沒想蘇顧然這一甩不簡單,全撲上來,蘇顧然惱有人對王慕翎動手,手下便用了些勁,結果他們一個一個躺在地上直叫喚。

王慕翎等他們全躺倒,才走了過去,用腳尖踢踢這個,踢踢那個,嘴里嘲笑:“我說你們傻不傻?明明說年伯是掃把星,還敢送上門來倒霉?看吧,看吧,受罪了吧?嘖嘖,趕緊回家看看,說不定雞和豬這會子都死光了?!?/p>

這群村夫在被武力壓倒后又被精神恐嚇,一個一個爬起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呼啦啦全跑了,一邊跑還一邊叫:“年桂漢,你記著!”

年伯聽得一僵,但很快回過神來,去扶小郡王:“俊娃子,你沒事吧?!?/p>

王慕翎這時忍不住撲嗤一笑,只覺得俊娃子這個稱呼,極有創意。

小郡王挨了好幾拳,臉紅了半邊,聽了王慕翎的笑聲,又去瞪她。

王慕翎忙憋住笑,正色道:“小郡王,可叫我刮目相看了,見義勇為方是男兒本色嘛?!?/p>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