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29 章 忒煞情多誘僧路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28 字數:3544 閱讀進度:30/118

王慕翎思來想去大半夜,自己這三人說走就走了,經過白天這一鬧,年伯留在這里卻是后患無窮。不如把他一起帶回京城,家里不過添口筷子,爹娘也都是憨厚人,不會有意見。

打定了主意,這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天還沒亮,年伯就起身給他們準備路上的口糧,所有的地瓜都烤熟了包起來。肉食都做成很大塊的,放了許多鹽,易于保存。

王慕翎打著呵欠站在廚房門口,聞到陣陣肉香,開始勸說工作:“年伯和我們一起上京吧?!?/p>

年伯張大嘴,吃驚的扭頭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去:“我在這里住慣了,不走了?!?/p>

王慕翎笑:“這里有什么好的,少吃少喝,不時有人來鬧事,年伯跟我上京,保你衣食無憂,我家里爹爹和你年紀相近,正好做個伴,年伯要是閑不住,就幫我管管家。豈不正好?”

年伯不吭聲,手上的鍋鏟翻動。

王慕翎催促:“好不好呀?年伯說話呀?!?/p>

年伯被逼不過,吭了一句:“我是個不詳之人,還是自己一個人呆著好?!?/p>

王慕翎呸了一聲:“年伯,你是運氣不好,遇上了這些事,但什么不詳之人,掃把星之類都是胡說八道。而且我王慕翎天生運氣好,遇難呈祥,跟在我身邊,保你順順當當的,你就放心跟我上京吧?!?/p>

年伯卻固執的不同意。

王慕翎就去和蘇顧然小郡王商量,蘇顧然眼中顯出幾分暖色,點了點頭:“一起上京自然好?!?/p>

小郡王對年伯十分有好感,眼珠轉了轉:“讓他跟我回府,比你家強多了,哼?!?/p>

王慕翎白他一眼:“你家里雖然有錢有勢,下人們只怕會狗眼看人低,能陪年伯說話的人可就沒有,那有去我家好?!?/p>

三人一說,也不顧年伯的些許抗拒,直接把年伯的家當全打包走了。

他家徒四壁,仔細打包下來,也就幾身補丁衣服,一套舊獵弓,王慕翎想了想,把廚房那口小鍋和一些調料也給包了起來。

王慕翎直接把鍋用塊舊布包著掛在了小郡王的背上,小郡王覺得背上一重,強扭過頭看了看,背上像個龜殼一樣拱起一塊,臉一沉就要發作。

王慕翎叉著腰:“我是一個女人,你要我做體力活么?年伯是長輩,你沒學過敬老?至于顧然,你若能讓他替你背,我自然管不著?!?/p>

小郡王看了蘇顧然一眼。

蘇顧然清冷的目光掃過來,小郡王眼一瞥,看到了他寬袖下修長的指頭,扁了扁嘴,認了。

年伯直到被拉著走了一里路,才算回過了神來,王慕翎一路嘰嘰喳喳的拉著他說話,讓他以往的孤寂一掃而空。年伯笑了笑,就這樣吧,就當陪這幾個娃娃出去轉一圈,等把他們送到了地方,自己再回來也成。

四人沿著小道一直走,從大清早出發,直走到了中午時分,周圍還是不見人煙,一眼望去全是密密的樹林。餓到不行了,每人拿了個地瓜墊墊肚子。一起圍坐著歇息。

年伯憨厚,蘇顧然冷清,小郡王別扭,整個就只聽見王慕翎的聲音在說話。

蘇顧然從腰間解了水囊下來遞給王慕翎:“渴了么?”

王慕翎啊了一聲,還真渴了,灌了幾口下去,再看蘇顧然,總覺得他的眼神,不像以前那樣冰了,心里不由得就蠢蠢欲動,但總歸邊上有兩個大燈炮,她便不好有所動作。

到了夜里,四人就生起一堆火,把鍋架上煮起一鍋肉湯,圍坐在四周。

王慕翎左看右看,年伯和小郡王都靠著樹桿睡了,她便往蘇顧然身邊坐了坐,緊緊的挨著他,把頭靠在他肩上。

蘇顧然一僵,伸手欲推,王慕翎忙嬌滴滴的說了句:“我冷嘛~”

蘇顧然僵了半天,終是沒有推她。王慕翎暗笑,她對蘇顧然算是一見傾心,不過是后來有了藍裴衣,又和蘇家有怨,感覺和蘇顧然之間的鴻溝太大,這才沒了想法。那里知道這一趟因禍得福,能和蘇顧然走在一道,看見了他清冷之下單純可愛的性子,已經喜歡到不得了,決計不可能放手了,但他這樣清冷的人,只怕一下太過會嚇跑他,便來個溫水煮青蛙,一點一點貼近,慢慢收網,管叫他逃不掉。

她這邊正在胡思亂想,蘇顧然卻輕聲說了一句:“王小姐。。。。。。我只等過了這個劫,便是要出家的?!碧K顧然以往面對的環境單純,所以性子也單純,但并不代表他蠢。相反他還十分敏銳聰明,王慕翎不斷的拉手,投懷送抱,他已有所覺,也并不厭惡,但受恩師教誨多年,早已經篤定自己的向佛之路,此刻心中突然覺得不忍,擔心王慕翎將來失望,便出言提醒。

王慕翎一呆,抬起頭來看著他:“出家?什么劫?”

蘇顧然淡淡的:“恩師說我今年有個情劫,若過了,便可入佛門?!?/p>

“若不過呢?”

“那便墮入紅塵?!?/p>

王慕翎放心了,好小子,你的情劫就是我,我看你過不過得了。出家?出了家,我王慕翎身為現代人士,早已經在大屏幕上學習過《誘僧》。不過了為避免麻煩,還是得加快腳步了。

第二天四人走了大半上午,總算看到官道了,小郡王若跟王慕翎他們一道,便可上京,若沿著官道往反向走,便可返回路州城。

王慕翎笑嘻嘻的勸他:“我們過去都有錯,但現在,怎么說也是一笑泯恩仇了吧?我請你去我家作客,好不好?你不會還怨我,回頭就叫兵來抓我吧?”

年伯一邊聽見,忙道:“俊娃子,你們好得跟一個人似的,有啥怨的?”

小郡王看了看年伯,瞪了王慕翎一眼,心里想也可以上京去見見皇姨,就一起去好了。

四人定好了,便沿著官道一起走。

官道上時有送信的差人經過,瞧見這四人跟難民似的,馬不停蹄的從四人身邊鞭馬而過。

偶爾有路過的馬車,車里也都有人,容不下他們四個,拒絕順載。

四人只好苦命的繼續走。

王慕翎走到一半,突然鞋底破了,蹭到了腳底板,痛得吡牙咧嘴的。

這時年伯身上背著糧食,小郡王身上背了口鍋,蘇顧然看她一眼,略有些無奈,便蹲下身來:“我背你?!?/p>

王慕翎喜不自禁的撲在他的背上,摟住他的脖子。

蘇顧然一背起她,就后悔了,后背貼上的柔軟,脖彎里傳來暖暖的鼻息,他走了幾步,身上就涌起異樣的感覺。但也不能這時就把王慕翎丟下,只好繃著臉繼續走。

王慕翎歪著臉,眼睛都不轉的打量著蘇顧然的側臉,她已經越來越能從他的冷清臉上看到潛藏的表情,似乎是。。。。。。羞澀?

王慕翎一時情動,自己也沒反應過來,伸出舌頭在他白晳的脖子上舔了一下。

蘇顧然混身一僵,把王慕翎一甩。王慕翎大叫一聲摔倒在地。

小郡王莫名的在一邊看著,年伯趕緊上來扶她:“咋啦?咋啦?”

王慕翎一手扶著屁股,疼得眼淚都要出來了,一手指著蘇顧然:“你,你摔我。。。。。?!?/p>

蘇顧然“你舔我”這三個字怎么也是說不出口的。只得立在一邊不作聲。

王慕翎不管年伯怎么扶,就是不起來,自己一個人在地上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淚珠跟不要錢似的往下掉。

小郡王看了一陣,受不了了,走到她面前:“你這個女人怎么這么嬌氣?行了行了,讓蘇顧然背著東西,我來背你,成了吧?”

王慕翎搖頭:“不,我就要蘇顧然背?!?/p>

小郡王的臉一下鐵青,咬牙切齒:“不識抬舉,可不要來求我!”

蘇顧然一邊聽著,臉上神色倒緩和了一下,露出一絲喜意,馬上又收住了。

四人又不能不往前走了,蘇顧然只得認命:“你不許再。。。。。再那樣了,我就背你?!?/p>

王慕翎收了眼淚,點點頭。

蘇顧然這才蹲下,把她背上。

小郡王氣鼓鼓的往前走了,年伯真搞不清年輕人的事,搖搖頭,也走了。

王慕翎和蘇顧然走在后邊,她笑嘻嘻的側著頭,打量著蘇顧然的側臉,真好看,長長的眼睫只想讓人去吹一吹,白玉一般的皮膚,讓人想親一口,但她為了自己的屁股著想,一時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沿著官道走了三天,王慕翎其實有點奇怪,為什么小郡王丟了,他家的追兵效率這么差,就在官道上,都沒人來追。

但真實的原因卻是劉伯造成的,他駕了馬車偷跑,自古民就怕官,他也沒想過去舉報什么的,只想著自己偷了這些銀子,又多了一匹馬,十分值當,趕緊回老家窩著。

他走的方向正好和王慕翎他們相反,又有人發現了他的馬車,向官府上報,官府以為人還在馬車上呢,這便引得所有人都去追他了。以至于王慕翎他們這邊,倒沒有人追。

于是王慕翎他們四人,只好艱苦的走在官道上,王慕翎是十分樂意的,因為她現在不時的用唇裝作不經意的蹭一蹭蘇顧然的脖子,然后看他強忍的表情,十分之愜意,恨不得這條路沒有盡頭。

走到第七天,迎面來了一輛馬車,王慕翎一心忙著調戲蘇顧然,也就沒有注意。

但馬車卻在他們身邊停下,車里跳下來一個人,大叫了一聲:“妻主!”

這四人里邊,就王慕翎一人是女的,她聽著聲音很熟,便側過頭去看了。

眼前一亮,欣喜的從蘇顧然背上下來:“墨硯!你來了?”

墨硯見她,小臉上也是十分欣喜,卻在王慕翎要去抱他的時候閃開了,臉上神情一變:“妻主,藍老板他,他要嫁人了!”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