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0 章 忐忑不安近鄉怯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29 字數:3357 閱讀進度:31/118

王慕翎聽到藍裴衣要嫁人的消息,出乎意料的冷靜。當時并不發問,招呼眾人上了馬車,往京里去。眼一瞥,看見墨硯正睜著大眼睛看著她,微微笑了笑:“別急。他若要嫁,早幾年干什么去了?是因為我對不對?”

墨硯想了想:“妻主剛失蹤那會兒,藍老板天天在我們家,急得不得了,但后來,蒲臺夫人來了,拿了妻主的一些首飾給他看,說是你在她手上,若是藍老板肯嫁給她,便放了你。我。。。。。?!?/p>

墨硯看了王慕翎一眼,有些怯,怕她生氣:“我。。。。。。很擔心你,所以也沒有勸他。他們便定了日子準備成親。但我前些日子接到你的信,就知道糟了,想去找藍老板,他卻搬到了蒲臺夫人的別莊待嫁,我怎么也見不到他。。。。。?!?/p>

王慕翎扶著自己的下巴,自信滿滿的一笑:“別擔心,不是你的錯,我這不是回來了么,我會想辦法見到他,不會讓他們成親的?!?/p>

墨硯當時,看著蒲臺夫人拿著那只貴妃鐲逼迫藍裴衣,他一半擔心害怕,也有幾分私心,連一句勸阻的話也沒有說,后來一直有些悔意,收到王慕翎的信之后,更是后悔到了極致,此刻心才略略放下了,再三的看了王慕翎的神情確認她沒有怒意,這才靠在她身邊,把她的手握緊了。

藍裴衣出嫁就在近日,王慕翎叫大柱子日夜不停歇的趕車回京。

路過個小鎮,沒了干糧,一行人便下車來客棧吃飯,順便打包一堆鹵牛肉大包子。

王慕翎匆匆的吃完,坐在一邊盯著各人瞧,別人撐不住她的目光,只好也風卷殘云草草吃了了事。

她又帶頭一馬當先的往外走。

蘇顧然跟著她走了出去,把她拉到一邊:“馬還沒喂好呢,等一會?!?/p>

王慕翎微笑:“我到車上去等?!?/p>

蘇顧然看了看她,遲疑了一下:“別急,我幫你?!?/p>

王慕翎聽到這句話,才算回過一點神來。她先前那些鎮定,那些自信,仿佛是另一個王慕翎在控制著身體表現,真實的自己,好像神飛天外,心急如焚。

蘇顧然的感覺,十分之敏銳,早看出她的神情不自然,一派強裝。不知道怎的,有些不愿看她這種模樣。

王慕翎本來應該眼巴巴可憐兮兮的扯著蘇顧然的袖子說:好啊好啊顧然顧然你一定要幫我喲~

但不知怎的說不出口,只站在原地,微微笑著:“不要緊,我沒事?!?/p>

蘇顧然只覺得心抽了一下,平素他就話少,此時更不知道該如何說了。

只等大柱子喂好了馬,套好馬車,便引著一派微笑的王慕翎上了馬車,一行人繼續趕路。

車里氣氛低得可怕,連小郡王,也瞧了王慕翎好幾眼,撇了撇嘴,心道:嘖,這女人笑得真難看,算了,不去惹她。

日趕夜趕,終于在藍裴衣婚前一天趕到了國都,此時天還沒大亮。

急急的奔進了城去,城里只有幾個小商販挑著擔子出來準備擺攤,大街上冷冷清清的,馬車一路奔到了蒲臺家的別院。

王慕翎下了馬車,望了望兩米高的院墻,卷起袖子搓了搓手,就準備要翻墻。

蘇顧然走近,低低的說了一聲:“我帶你進去?!?/p>

王慕翎看他一眼,點點頭。

蘇顧然便挾起她的腰,飛身一縱入了院墻。

蒲臺家的別院,也極盡奢華,亭臺樓閣錯綜復雜,王慕翎看來看去,不知道上那去找藍裴衣,一間一間找?只怕再耽誤下去天大亮了,極易被人發現,到時候再想來,可就麻煩了。

正著急,蘇顧然突然站在她面前,把她擋在了后邊。

前面的樹蔭里走出來一個老者。

蘇顧然手掌并直了,準備一掌將他削昏,他的道德底線越來越低,見人居然就想動手了,自己還混然不覺。

但那老者并不靠近,只遠遠的站著,以示并無惡意,并恭敬的躬下了身子,沉聲道:“我家莫正君,有請王小姐?!?/p>

王慕翎怔怔的想了一回,莫正君是誰,一會兒才想起蒲臺宗敏的正夫,正是姓莫,她也曾見過一次,現在印象已經淡了,大略記得是個穩重淡然的男子。

她盯著老者看了幾眼。

那老者不慌不忙:“我家正君并無惡意,不然方才我已出聲叫人了?!?/p>

王慕翎想想,也是,這次有蘇顧然在身邊,并不擔心被綁,就看看他有什么花樣。

便朝蘇顧然點了點頭,再向那老者比了個手勢,讓他帶路。

走了幾步,她的手一緊,卻是被蘇顧然牽住了。蘇顧然并不看她,直視前方:“別怕?!?/p>

王慕翎輕輕的嗯了一聲。

兩人跟隨著老者左轉右繞,到了一所小樓前面。老者將兩人引入,穿過了幾間屋子,停在房門前,門前站著一個小廝,老者問道:“明蕭,正君可起身了?他要見的人到了?!?/p>

明蕭忙回了話:“正君方才醒了,還在歪著養神,禇老您等著,我這就去回話?!闭f罷一推門進了里屋,不一會兒出來,神態恭敬:“正君請兩位客人進去?!?/p>

王慕翎和蘇顧然隨著他進去了,一進門就聞到股檀香味,屋角一只縷花仙鶴香爐正冒著淡淡清煙,屋里裝飾得十分清雅,莫正君已穿戴整齊,坐在正位。

見兩人進來,起了身,淡淡笑道:“虞君早料到王小姐會找到這里來,便派人守著動靜,今日果然等到,還望王小姐勿怪虞君唐突?!?/p>

王慕翎此刻也沒有心情同他耍嘴皮子。順著他的請坐的手勢坐了下來。

單刀直入的問道:“不知道莫正君找我何事?”

莫虞君淡然。他生得也是極好的,五官俊秀,氣質高雅,但同藍裴衣和蘇顧然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但他面對著蘇顧然這樣謫仙般的人物,也并沒有多看。只同王慕翎說話:“王小姐問得直接。虞君便也直接說了。我希望王小姐,把藍裴衣帶走?!?/p>

王慕翎瞪大了眼睛:“不是你家夫人,逼迫了裴衣么,雖然我一定是要帶他走的,但你也該去勸勸你家夫人?!?/p>

莫虞君低垂了眼瞼:“不怕王小姐笑話,今日便擺明了講。我當年,嫁給宗敏的時候,便同她約好了,我自帶名下一百八十間商鋪陪嫁,過門后盡心替他打理生意,只一點,她只許娶我一人,自此一心一意。但如今,她執意毀約,而我們,有了女兒兒子,倒不能把她怎么樣了?!?/p>

他輕嘆一聲,想起自己當年,就是先皇,也是想讓自己入宮嫁給當時的太女如今的女皇的,偏自己從小看自己的叔叔,好好一個男兒,被后宮之中的爭斗磨得陰險狡詐,大氣全失。便只心里想著一生一世一雙人,不想嫁給皇室中人整日里操心夫侍之間的爭斗。但憑他的出身,身份差太多的家里也不能許嫁。剛好遇上蒲臺宗敏,自己對她動了心,她也需要娶了他,在家族爭斗中增加籌碼,便作了這個約定嫁了過來,到如今,還是要成一句空談。

王慕翎聽得,不好回話,她曾想過,自己若是穿到男尊時代,怕是也會順應大環境,任自己的夫君三妻四妾,若是強想一生一世一雙人,與旁人不同,怕是要吃許多苦頭,付出代價后也不見得成,何必費那個心。

不管男女,大約都是想享齊人之福的,既然如今穿到女尊的世界,自然也是要借此便利一飽色心,而且,她想到這里,看了看蘇顧然,實在是看中了,沒法放下啊。

她雖然自己做不到,但對專情的人,也還是很尊重,例如素娘,例如眼前的莫虞君。

莫虞君看了看她身邊謫仙似的蘇顧然,微微一笑,自然知道王慕翎和他不是一路人,自己繼續說下去:“我勸不了宗敏,便想起之前聽過的傳聞,王小姐與藍裴衣似乎極為親密,但勸了藍裴衣兩回,他也像鐵了心似的,實在沒了辦法,才求到王小姐頭上?!?/p>

王慕翎哼了一聲:“他當然不能被你勸動,你的好夫人,把我綁去賣了,卻蒙著他要脅他,他怎么能被你勸動!”

莫虞君搖了搖頭:“我家夫人的門路,有什么是我不清楚的?我若要同藍裴衣去交涉,又怎么能沒有依仗?早早的查出了你被賣給了哪一撥人販子,讓藍裴衣派了人跟我的人一同去搭救王小姐,只是”莫虞君頓了頓:“我們的人趕到的時候,王小姐已經被蘇公子救了。他們便飛鴿傳了信回來。按說藍裴衣該放心了,但他居然還是抱定了主意,要嫁?!?/p>

王慕翎驚得站了起來:“你胡說!”

莫虞君嘆口氣:“今日宗敏不在別院,王小姐一去見藍裴衣,便知我是不是在胡說?!?/p>

說罷側過頭:“明蕭,帶王小姐去見藍裴衣?!?/p>

明蕭應了一聲進來了,一彎腰:“王小姐,請?!?/p>

王慕翎心里只怦怦亂跳,也不理睬莫虞君,跟著明蕭就往外走。

穿過兩個回廊,停在了一間廂房前,明蕭上前叩門:“藍公子可曾起身?”

里邊靜了一會,藍裴衣懶懶的聲音傳來:“何事?”

那聲音依然低沉迷人,王慕翎之前就最愛聽他用這樣的聲音叫自己一聲“翎翎”,如今聽著卻有些害怕。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