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3 章 再苦再難也要上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32 字數:3718 閱讀進度:34/118

王慕翎帶著蘇顧然摸回了家里,小郡王和墨硯居然都不在,就連三爹和年伯也不在家。只有打雜的小廝在一邊候著。

王慕翎不及多想,趕緊叫小廝同阿生伯燒了水,她和蘇顧然洗漱了。

她換了衣裳,卻想起蘇顧然和墨硯的身形相差太大,在衣櫥里翻了半天,翻出一套米色的織錦長袍,卻是藍裴衣丟在這里的一套便衫,別看料子不甚華麗,但上身就像第二層皮膚一樣滑軟舒適。藍裴衣天生華麗得似只孔雀,幾乎天天制新衣,穿過就扔在一邊,但這一套衣服他卻穿得最多,常沐浴后穿了斜躺著,憑王慕翎賴在他身上揩油。

她拿在手里,好不容易平復的心里又是一酸,當時同藍裴衣置氣,不歡而散,這會子他已成她人夫,這輩子,他怕是都不可能再穿上這套衣服了。王慕翎想了想,還是把這套衫塞回了衣櫥,另外翻了一套,卻是套藍裴衣的新衣,濃麗的紫緞,他做了,還沒穿過。

把這套衣服給蘇顧然送了去。

蘇顧然平時穿得都素,突然一身華麗的衣服上身,看得極不習慣,就像純白的蘭花,生生的開出了七彩花瓣。

王慕翎勉強笑了笑,蘇顧然自己也是不喜,微微拉了拉領口。

兩人拉著手出去,吃了些東西墊墊肚子,一日一夜下來,餓得都快昏了。

等到吃完飯,墨硯他們才回來,一看到他們,墨硯臉上一喜:“太好了,你回來了?!?/p>

三爹皺了皺眉,難得動了回氣:“你這孩子,把家里鬧得雞飛狗跳的,找了你一天一夜,不小了,該懂事了!”說罷一轉身,上鐵匠鋪去了。

年伯倒是沒說什么,擔憂的看了她兩眼,搖搖頭,往廚房去了。

小郡王打了個呵欠:“王慕翎,這回你可欠了我的,把我折騰得厲害,從昨天起,你家小墨硯跟瘋了似的,又是跑去蘇府鬧騰,又去了孔府和阮府,就連蒲臺家的禮堂都闖了,想到你上不了臺面,總算沒闖皇宮,今天又到城外搜了個遍,你說說你,要不是本郡王面子大,你們王家還不被蒲臺宗敏和蘇柳眉一紙告上衙門???”

王慕翎一怔,看向墨硯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愧疚:“有勞小郡王了?!?/p>

小郡王見她說得誠懇,反倒沒了言語,哼了一聲,沒趣的走了,回房去補眠。

王慕翎把墨硯拉到一邊,柔聲向他道歉:“昨天,是我不對,近來接二連三受到打擊,說話不過腦子,傷了你。。。。。?!?/p>

墨硯笑笑:“妻主不用多說,我都知道的?!?/p>

他若怨王慕翎兩句,她還好嘻皮笑臉化解,偏逆來順受,體貼入微,王慕翎就更愧疚了。

要娶顧然的話,都不知道如何告訴墨硯。

墨硯卻早在進來時看到了他們交握的手,此時笑著替她解圍:“蘇哥哥是個好男人,妻主可不要錯過?!?/p>

王慕翎心神一蕩,上去摟住了墨硯的腰,墨硯同她差不多高,她將下巴擱在墨硯肩上,輕聲道:“墨硯,縱然我有了別人,也不負你?!?/p>

墨硯極乖順的嗯了一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慕翎家的爹娘,是任她做主的,所以只要墨硯沒有太多的抗拒心理,她基本上就可以放心去提親了,但她心里對墨硯還有愧疚感,哎,人只要動了真感情,想要肆無忌憚的坐享齊人之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幾圈,蹭到蘇顧然身邊,賊兮兮的問:“顧然,你家里人會武功么?”

蘇顧然看她一眼,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不會?!?/p>

“哦,”王慕翎吐了口氣,不然她還真擔心自己被揍死,搭著蘇顧然的肩:“你家人要是打我呢,你就別攔著,但若是我有性命危險你可得救我?!?/p>

蘇顧然聽得沒好氣,自己怎么會讓她在眼前挨揍?

王慕翎取了銀子,同蘇顧然上街買了大包的人參鹿茸燕窩玉器,惴惴的上蘇府去。

她可以就著蘇顧然的憐惜,欺他單純未經□,趁著他意志薄弱,迅猛的將他撲倒。

但上蘇家提親這種事,卻不容易,她已經將之想成了她需要翻過的一座巨大的山。但是再苦再難也要上啊。

蘇顧然將她引進了蘇府。王慕翎還是第一次進到蘇府來,蘇家幾代世家,雖然家中人在朝的職位都半高不低,但世代的累積非常有底蘊,園林樓閣經過不斷的增建完善,一派的深幽雅致。

王慕翎現在住的院子,就算三個打通了,也不過是個大雜院。和人家比起來,就像魚目和夜明珠比。

蘇顧然看著王慕翎提心吊膽的,不由得捏了捏她的手。

王慕翎抬頭看了看他清亮的眼睛露出撫慰之意,便笑著點了點頭。

蘇顧然把王慕翎領到蘇家的客廳,便去請蘇夫人和各位爹爹。

蘇顧然是家中老大,下邊一個妹妹,幾個比他小的弟弟卻是早已經出嫁了。

他爹爹正是蘇夫人的正夫顧正君,蘇夫人另外還有五個側夫。

蘇顧然一去請,正好今天是朝廷的公休日,一家人全都聚在一起玩骨牌,連不怎么受待見的韓魏郎也伴在蘇柳眉一處。

一看見蘇顧然進了屋子,蘇夫人就眉開眼笑,許是這個兒子天生俊美無匹,人又信佛,她每次看到他都覺得心里又安寧又高興。

頓時招手讓他過來:“顧然啊,昨日怎的聽說有個小子上門來鬧,你就出去了一天一夜?出什么事了?要不是知道你有武功傍身,我都要著人去尋了?!?/p>

蘇顧然規規矩矩冷冷清清走到蘇夫人跟前站好。

蘇夫人有些遺憾,她這個兒子,就像塊捂不熱的冷玉,唉,難道真如國師所說,天生有佛緣?想到兒子將來會一輩子長伴青燈,她覺得眼睛就酸起來了,還沒取了帕子去抹眼睛,就聽得蘇顧然蹦了一句:“孩兒帶了中意的姑娘來提親,現在西園客廳?!?/p>

蘇夫人一輩子,極愛看戲,以至于言行舉止都有三分夸張,但此時她真不是裝的,手停在半空,嘴張得大大的:“???”

蘇家后院一陣雞飛狗跳,蘇家各位夫侍全都換上了最新的錦袍,蘇夫人一頭插了八只簪,蘇二小姐蘇柳眉也對鏡上了胭脂。一家人榮光閃閃,浩浩蕩蕩的往西園客廳去。他們要去好好答謝把蘇顧然從佛門拉出來的好姑娘。

一群人進了客廳,蘇柳眉上前幾步,左看右看:“人呢?”一眼看到王慕翎:“你來做什么?!”

王慕翎站起身,恭恭敬敬的低頭彎腰:“小女子姓王,名慕翎,家在鹿縣月塘村。今日特地前來拜見伯母伯父,求蘇伯母蘇伯父同意將蘇家大公子嫁給慕翎?!?/p>

其實王慕同一年前的形象有挺大差別,五官長開了些,又瘦了,今日特意打扮,穿著一身月白的中裙,外邊罩的是藍色紗裙,整個人也是清清秀秀。再加上一番話說得也是聲音清脆,語句伶俐,倒叫蘇家其他人對她沒有惡感。

但蘇柳眉卻是見過她多次,怎么也不會忘記。

當下就告了惡狀:“娘!這人不行,一年前就是她造的謠,害韓郎和我們家現在都有些抬不起頭,她還是孔水笙生辰宴上那個出名的春宮畫無賴,若大哥嫁給她,我們家豈不要淪為笑柄么?”

蘇夫人掩住唇,夸張的啊了一聲。

顧正君卻是皺了皺眉,他在朝為官,極重顏面,心里當時就投了反對票。

王慕翎忙道:“先前的事,是慕翎的錯,彼時未查清真相,只想為弱女子出氣,不想蘇小姐同韓公子是真心喜歡。后面春宮畫一事,也是慕翎所為,但當時只是同閨中密友的玩笑,出了差錯,露到眾人面前來了。還望伯母伯父能海涵,如今慕翎真心喜歡蘇大公子,誠心求娶,日后必會好好待他?!?/p>

一番話說得磊落誠懇。

但蘇府愛惜名聲,一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愿答應。

顧正夫看了眼站在一邊的蘇顧然,突然一怔,盯住了他的眉頭。

男人若在處,眉頭的眉毛會向后緊貼伏順,若不在處,便會松散開來。蘇顧然的眉頭眉毛極淡,他看不真切,但仍是心頭一緊。

向蘇顧然點了點頭,自向屏風后走去。

蘇顧然接了眼神,也跟著他向后去。

在屏風后,顧正君一手抓向他的領口,蘇顧然縱然能躲,但自家爹爹,他也沒有躲。任顧正君拉開了他的領口。

顧正君一眼看到蘇顧然胸口上的守宮砂印,已經消退得只余一個淺淺紅印。不由得身形一晃,正經男兒家的名節,最是要緊,他抬手扇了蘇顧然一個耳光。

蘇顧然仍是沒有躲,靜靜的受了這一掌。安靜的用一雙清亮的眼睛看向顧正君。

顧正君不由得氣結,蘇顧然這樣子,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處,無比坦然安逸。。。。。。這孩子,從小不在自己和夫人身邊長大,怕是沒人跟他耳提面命這些規矩吧?想到這里,顧正君不由得心頭一軟。

出了屏風后,恨恨的瞪了王慕翎一眼,叫了家里一眾人,到后堂商議去了。

王慕翎等人一走,忙跑到屏風后邊去看蘇顧然,方才那一掌聲音清脆,她在外邊都聽到了。

此時一看蘇顧然靜立在屏風后,臉上紅紅的一個掌印。不由得心疼了。

上去摟著他,掂起腳,輕輕的去吻他頰上的紅印,一邊低喃:“都是我不好。。。。。?!?/p>

蘇顧然瞧著王慕翎的眼中幾乎要掉下淚來,動了動唇,吐出兩個字:“不疼?!?/p>

他并不會安慰人,只得僵硬的反抱住王慕翎,遲疑的在她背上拍了兩下。

蘇柳眉在里邊已經知道了蘇顧然失身的事氣,一下就沖了進來,左右找了沒人,竄到屏風后看到兩人正在相擁,更加氣不打一處來,一揚手:“來人,把她給我抓起來!”

立時有府里的小廝們應了,上來縛王慕翎。

王慕翎今天是一心求和求娶,打定了主意逆來順手,也不反抗。

蘇顧然卻是一伸手攔在了她前面,冷冷的說了聲:“住手?!?/p>

又看向蘇柳眉:“二妹,不許對嫂子無禮?!?/p>

把蘇柳眉憋得臉上通紅。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