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38 章 路州城再會裴衣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38 字數:3780 閱讀進度:40/118

秋家的下人服侍得極為周道,將他們安排至一個獨立的清幽小院,一人一間房。抬了熱水進來給各人沐浴完后,立馬又送來了幾樣飯菜。一個個低頭垂目,不亂看,不多說,極有規矩。

王慕翎不由就想起了自己家的下人,每次得了閑,就聚在廚房喝小酒,去應門或是駕車,常常一口酒氣,實在是不能比啊不能比。

領頭那個男仆,年紀約摸二十出頭,極是沉穩。幫王慕翎他們安置好,便上前來問:“不知貴人還有什么吩咐?!?/p>

王慕翎道:“沒有什么需要了,有勞哥哥費心?!?/p>

那男仆連忙躬下身子:“小的不敢,貴人喚我一聲小趙就行,我就在院門口的門房處,有什么吩咐只管找我?!?/p>

王慕翎點頭稱是,小趙便帶著一干下人退了出去。

院子里就只剩了他們三人。王慕翎想了想,摸到了墨硯的房里。三人這一路來都沒什么親熱的機會,今日歇下來,墨硯以為她必會去找蘇顧然,此時見她來,倒吃了一驚。

王慕翎笑嘻嘻的解了衣裳,窩到薄被中,墨硯返身拴上門,便吹了燈,去貼著她躺下。

王慕翎光溜溜的脊背往墨硯胸前一蹭:“好累哦?!?/p>

墨硯聞弦歌知雅意,一雙小手就游走在她身上,幫她輕輕的按摩起來。

不一會兒就天雷勾動地火,云雨一番。王慕翎嘴角含著笑,三分疲倦七分滿足,沉沉一覺睡去。

蘇顧然在家的時候,和墨硯的屋間隔了兩套廂房,在這卻只隔了一面墻,他耳目聰敏,一早聽了個明白。

墨硯比他入門還早,他自然不是容不下墨硯,但這一個多月以來,王慕翎色急的樣子都被他看在了眼里,今夜卻先去找的墨硯,若是他不通□,還沒什么,偏偏被王慕翎教得懂了,聽著隔壁的聲音,一向淡然的心里也糾結起來,默誦了幾遍佛經也不能入睡,生生的熬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早,王慕翎邊喝粥,總覺得蘇顧然瞧她的眼神不對,雖然也是平時那樣面無表情,但看來隱約有絲。。。。。。怨念?

王慕翎放下碗,擦了擦嘴角,把頭探到蘇顧然面前,仔細去看。

蘇顧然手中筷子一動,正打在她額上:“正經吃飯?!?/p>

王慕翎哎喲一聲捂住了額頭,委委屈屈的抱怨:“我是女人,女人你知道么,不能對我動粗的,要愛護我?!?/p>

蘇顧然仿若未聞,王慕翎盯著他看了好幾眼,只見他一本正經吃飯,完全不搭理自己,不由得也沒趣,不知道蘇顧然抽什么風。

吃過飯,小郡王就來了,笑嘻嘻的要帶他們到路州城四處玩玩。

王慕翎扁扁嘴:“唉,我是要來談生意的?!?/p>

小郡王愣了一愣,遲疑一陣,終究還是問王慕翎:“你究竟要做什么生意?”

王慕翎其實一直沒想好要做什么,抄了個造紙術,已經是她的極限,其他的就全然不會了,她倒想把玻璃整出來,無奈實在是一竅不通。當時也是打算這一路走來,邊走邊看,說不定就會想到什么主意,但實在這一路來,什么也沒想到。她本來也不是學商業的,對于經營管理的理念也一竅不通,不然拿些現代的觀點來砸砸人,哄得秋路隱讓她在秋家生意中摻上一腳也好啊。

她凝著臉,一邊用指甲掐著自己的手背,想不出個答案來。

小郡王看了她的樣子,連忙去把她兩只手掰開:“別愁了,你若缺銀子,只管跟我說,別為難自己?!?/p>

蘇顧然坐在一邊,伸了筷子一挑,把小郡王握著王慕翎的手挑開去,微微瞇了眼看小郡王。

小郡王只覺得身上一冷,回頭瞪著蘇顧然,心中不服。但蘇顧然可以一整天保持一個表情,小郡王卻是不行,終于還是敗下陣來。

王慕翎也不理會他們。仍在冥思苦想。

小郡王不再搭理蘇顧然,仍和王慕翎搭話:“嗯,那個,秋路隱這個人,做起生意來是六親不認的,別看他當面答應了我娘,你若沒有好生意,他轉過身照樣不搭理你,還是別去觸他了。我拿了三百萬兩過來,訥,給你,不夠再跟我說?!?/p>

小郡王之前被王慕翎綁了出去,身無分文,昨天回了家,就在自己屋里翻了一陣銀票,這時從袖袋里掏出了一扎銀票,理直氣壯的遞到王慕翎面前。

王慕翎目瞪口呆,打量了小郡王一番。眉飛色舞的樣子,倒不像有病。

她還在想,蘇顧然就冷冷的吐了兩個字:“不用?!?/p>

小郡王哼了一聲:“我是給王慕翎的,不用你管,有本事你拿銀子給她,別讓她一個女人,天天還要操心賺銀子?!?/p>

蘇家湊一湊,三百萬兩估計也能拿出來,但卻不能像小郡王拿顆白菜似的這樣容易,拿得出來蘇家也不能把這銀子給了王慕翎。

蘇顧然第一次被他悶了一下,只拿一雙眼睛盯著王慕翎。

王慕翎覺得冷,她怕自己晚上要跪搓衣板,頓時干笑兩聲,把銀票推了一下:“小郡王。。。。。?!?/p>

“告訴過你,叫我水湛?!?/p>

“呃,水湛。。。。。。我想同秋家合作,并不僅僅是要銀子,我是想,建立起自己的生意,若說銀子,我現在倒是吃穿不愁,還是多謝你了?!?/p>

小郡王倒也知道她的實際情況,想了一陣,把銀子收起來:“那你缺了再和我說,不過今天我來的時候打聽了,秋路隱出門會客,一時半會也不會回來,還是跟我出去走走吧?!?/p>

王慕翎想了一下,上次來路州城中途被打斷,現在呆在屋中無事,出去轉轉也好。轉頭看了看蘇顧然也沒反對的意思,便帶著墨硯蘇顧然,和小郡王一起出了門。

一行人出了門,也沒用馬車,連個下人也沒帶,就在城中四處逛逛。

路州城號稱第二國都,其繁華不在話下。除了涌泉外,路州城還有出名的千櫻林和萬象石洞,城西一條路榮街是路州城最繁華的地方,往來游人都少不了去逛上一逛,那邊有秋家的一間萬寶齋,五十四國的奇物都有販賣。秋家的萬寶齋開得并不多,只在每國的國都開有一間,在尊國國都有一間,又因路州城是秋家本宗所在地,才多開了一間。

古代的交通并不發達,許多人終其一生也不過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生活,并沒有跨出一步,要出尊國,更是不易。這五十四個國家中,還有許多是需要漂洋過海才能到達的,秋家的這些商品,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見過,因此萬寶齋日日人流涌動,許多人就算不買,也是要去看看的。許多人也是沖著這萬寶齋,才往路州一游。

小郡王平時對家族生意全不搭理,但路過萬寶齋,還是為王慕翎介紹了一二。

王慕翎在京的時候,倒沒去過萬寶齋,這還是第一次看見,但看了一看里邊人太多,倒也不想擠進去。也就罷了。

正在這時,街上突然來了一只迎親隊,前前后后不少人腰系紅綢吹吹打打,中間并行著兩頭高頭大馬,紅色長裙的新娘和紅色長袍的新郎正并騎于上,兩人還互相手牽著手。

路人紛紛駐足,打量新娘新郎的樣貌,街上一下就擠得水泄不通。

王慕翎一下就被人流沖得和蘇顧然他們失散了,還好只有兩步遠,王慕翎正想叫他們,突然眼角一瞥,看到邊上擠過的一輛馬車。

馬車的窗簾被人掀起了一個角,王慕翎中看到了車中那人露出一只眼睛。

頓時心如被重錘錘了一下,發不出聲音。

這人的眼睛,她怎會認錯,狹長的,眼曈有如會汪出水來,睫毛就像扇子一樣慵懶的半遮住眼,藍裴衣,藍裴衣!

她明明和藍裴衣說過兩人再無關系,這時卻魔怔了似的跟著馬車走。

人流太多,馬車走得也不快。

她小跑兩步,就掀開了車廂的后簾,藍裴衣正坐在車里,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一身白色錦袍,袖口和袍角卻以三色彩絲繡著怒放的花朵,長發隨意一挽,一只白玉簪斜插著,雌雄莫辯,妖艷無比。

王慕翎不自禁的向他伸出了手。

藍裴衣挑了挑長眉,輕笑一聲,伸出手來握住王慕翎的手,身子微傾,另一只手將她攔腰一抱,就帶上了馬車,車簾放下。

蘇顧然低著頭正在看兩只鐲子,都不錯,總該叫慕翎將手上那只換下來才是。他想著,一回頭,卻不見了王慕翎的人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慕翎偎在藍裴衣懷中,聞著那股熟悉的香味,激動得全身只打顫。她全然沒有想到,再見到藍裴衣,自己會有這樣強烈的反應。

藍裴衣貼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翎翎,又見了,怎的還對我這樣親密?不是說再無關系?”

鼻息噴在王慕翎耳朵上,她臉上立時滾燙起來,揪住藍裴衣的襟口,語不成句:

“我。。。。。我。。。。。?!?/p>

要說什么?問他為何會在路州城?那時決絕的分開,以為自己可以不再在乎,沒想到再見一次面,似乎所有被壓抑的感情突然來了一個反彈,反倒比以前濃烈。

她過了半晌才稍稍平靜,這幾個月來,想了許多,總覺得藍裴衣對自己并不是全無感情,試探著問:“你為什么非要嫁給她?就一點也不喜歡我么?會不會,會不會是為了保護我?”

藍裴衣微微睜大了眼睛,再哧笑出聲,兩只眼好看的彎起。

“我當然有點喜歡你,你問的問題,真真可愛。不過怎會有這樣的內情?我嫁她,不過是我與她的緣份到了?!?/p>

說罷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了王慕翎一番,又貼在了她耳邊:“翎翎對我這般放不下,倒叫我心疼。有沒有聽說過,夫不如侍,侍不如偷。翎翎,可還要嘗嘗我的味道?”

王慕翎聞言傻了眼,呼吸急促起來。

藍裴衣笑吟吟的,一只手撫上了她的胸。她身上有如電流竄過,半是驚嚇的要叫出聲,藍裴衣吻了上去,把她的聲音堵在唇內。

還是一樣,薄薄的唇,淡淡的香,靈活的舌,無比纏綿的一吻。王慕翎感受到唇內的溫潤,一時連今昔是何日都忘了,依稀還是那時,剛同藍裴衣好上,沒日沒夜的找著機會糾纏。

一吻罷,藍裴衣也有些氣息不穩,貼著她輕聲道:“小傻瓜,不要出聲,要害我回去后受家法處罰么?”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