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2 章 恨離別小郡王怒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42 字數:4322 閱讀進度:44/118

王慕翎直到跟秋路隱簽了契約,鋪子交接給秋家人,整個人才松了弦。

她天性里其實有些惰性,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給自己上了發條。但她也只能想到這種借力躲懶的法子,要叫她一直繃著弦凡事親力親為,估計她很快就漰了。

秋路隱要笑不笑的看著她吐了一口氣,冷哼了一聲:“這樣就滿足了?”

王慕翎對他的身世有一定了解以后,對他的陰陽怪氣也就不往心里去了,點點頭,認真的說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現階段我滿意了,后面再努力想別的法子嘛?!?/p>

秋路隱質疑的挑了挑長眉,終究沒有出聲。

王慕翎拿了契約,連同之前的制紙契約,一起包在油紙里疊成了小方塊,交給蘇顧然收著。

三人就開始培訓秋家派來的幾個糕點師。待到前期的工作完成,秋路隱決定同一時間先開二十家分鋪,尊國較為繁榮的大城郡都有顧到,路州城的已經做起來了,另一個重中之重,還是國都的分鋪。

王慕翎從初夏到達路州城,現在已經到了夏末,也想回國都看一看,心里頗有些掛念王大娘等人。便接了國都分鋪的監督工作。到時國都鋪面的打理工作自有秋家名下小掌柜實行操作,她不過負責進行糕點制作方面的指導。

墨硯自糼在國都長大,蘇顧然平時雖然親情淡泊,但總歸國都有他的家,就連車夫大柱子,都掂記著家里的幾個老伙計。一時間幾人都歸心似箭,一齊整理起行裝來。等到第二天便已經備好了行裝和食物,準備出發。

墨硯仔細的將院子門鎖好,爬上了馬車。大柱子在前邊一揚鞭,馬車便開始緩緩啟動。

待到馬車出了路州城的城門,王慕翎才后知后覺的覺得馬車里空蕩了許多,想起了來的時候煩著小郡王在中間非插一腿。但自從那日之后,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見過小郡王了,她倒不是對小郡王動了心,但一個人處久了,突然不見,心里總有幾分空落。

她面上也不露什么,轉過頭看了蘇顧然一眼。馬車雖然有點顛動,但蘇顧然巍然不動,靜靜的雕刻著手中一枚印章。

王慕翎不去打擾他,反過身撲在墨硯懷里,墨硯乖巧的笑著摟住她,方才王慕翎臉上的神情只露了一絲,但他卻沒錯眼,大約也猜到了她的心思,但他自是不會去提起這個話頭,只是一只手輕輕的幫她捏著肩。

車里一時寧靜。

突然車后揚起了一陣馬蹄聲,這路州往國都的官道,原就是車馬繁多,王慕翎等人也沒有在意,直到遠遠的小郡王喊了一聲:“王慕翎,停車!”

王慕翎一怔,從墨硯懷中直起身來,大柱子也是認得小郡王的,不用吩咐趕緊停了車。

蘇顧然將手放在膝上,微微偏過頭看了王慕翎一眼。

王慕翎忙狗腿道:“朋友一場,沒得不見的?!?/p>

說完見蘇顧然也沒有反對,掀起一邊的窗簾,探出頭去。

小郡王正騎著馬急奔至馬車旁,一個急勒停了馬,翻身下來,和王慕翎對望。他的身后還跟了二十來個騎馬的男人,個個都是勁裝短袍,看起來就都是練家子。

小郡王也不去管他們,緊抿著唇,面上不見一絲笑容。

王慕翎看得他頭側發絲有些凌亂,知道他跑得急,心里不由得一嘆。

小郡王直直的望著她,半晌頗有些埋怨的說了一句:“我就這么可怕,你連道別,也不愿意了?”

王慕翎啊了一聲道:“不是,去過秋家兩次,秋大公子都說你不在家,我以為你不愿再見我,也就罷了。。。。。?!?/p>

小郡王聽得臉一黑,對秋路隱恨得咬牙切齒:“又是他!”

這時身后一個男人從馬上下來,湊近小郡王身邊,微彎了腰,低聲道:“小郡王,該回了?!?/p>

小郡王回頭怒瞪他:“本郡王要多說兩句話,你也不許?!”

那男人不卑不亢的:“小郡王答應了夫人,只道個別便回府,夫人還在府中等著,小郡王別讓屬下難做?!?/p>

小郡王一聽更加火起,揚了鞭子對著他沒頭沒臉的抽了下去,啪啪兩聲,這人臉上就腫起了高高的幾道紅痕,偏那人不躲不閃,低眉垂目的受著。

小郡王一邊抽一邊怒喝:“我奈何不了你主子,還奈何不了你了?!”

王慕翎瞧得不忍,忙道:“何必為難下人?快住手!”

小郡王這陣極聽王慕翎的話,倒是住了手,只是口中仍是不平:

“真是什么樣的人,養什么樣的狗!慕翎,你可知秋路隱故意露了絲消息給我母親,弄得我母親疑神疑鬼的成日要我在家中陪她,今日也是好不容易才能來同你道別!”

王慕翎大約也猜到這人是秋路隱的手下,聽得小郡王的說話,似乎發生了些什么事。但她也不好多問。只是勸解:“不必動怒,又不是不見了?!?/p>

小郡王點了點頭:“我現在沒法和你一起走,你等著我,我會想法子去找你的?!?/p>

王慕翎不知如何回答,車內她的一只手腕便被人握住了,微微用力,她一驚,便知道是蘇顧然在警告她。

王慕翎頓時挺直了脊背,想了一想,才正色道:“小郡王,我的意思你也明白了,你母親,總歸是為你好,不必同她別扭?!?/p>

小郡王一愣,氣得持著鞭子指著她:“你!你。。。。薄情寡義!”

蘇顧然懶得再聽他啰嗦,冷冷的對大柱子道:“還不駕車?”

大柱子聽得全身一個激靈,蘇顧然是正經的主子,當下他也不敢遲疑,一揚馬鞭就開始駕車。

小郡王同王慕翎還有點撒氣的成份,但在蘇顧然面前,卻是一點立場也沒有。只得看著馬車緩緩啟動。他身后的侍從也圍了上來,面上被抽得慘不忍睹的那男人又低低的說了一句:“小郡王請回吧?!?/p>

小郡王看他那個樣子,也不能再下手。只得憤憤然的上了馬往回走,卻一連幾次轉過頭來看王慕翎的馬車,直到不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慕翎一路順利的返回了國都,馬不停蹄的又帶著墨硯和蘇顧然去了趟月塘村。

蘇顧然自從入門,還沒到過鄉下老家,這次是正經回家,要到王家的小祠堂里拜見王家列祖列宗。

王大娘得意找了這么個女婿,故意把小小一件事的排場安排大了,但凡跟王姓沾點邊的人全都請了來。這次眾人的驚嘆程度更勝當時墨硯的十倍,聽得眾人稱贊蘇顧然,她的面上十分有光。

王慕翎看著蘇顧然在祠堂中聽訓,墨硯卻只是遠遠的站著,這次蘇顧然一出現,眾人群星拱月,倒沒人理墨硯了。王慕翎看著墨硯臉上一抹強撐的笑容,不由得心疼。

偷偷找了個空,把墨硯拉到一邊,勾住他的脖子送上熱吻,墨硯一愣,忙正兒八經的回吻她。

親了好一會兒,王慕翎輕喘著粗氣,看著同樣面色微紅的墨硯,輕聲道:“你不要介意這些事,墨硯在我心中,很重要很重要,正房偏房這些,我全不放在眼里,你也不要放在眼里?!?/p>

墨硯對于這些,本就沒有過奢求,早有了心理準備,不過是一時失落罷了,此時得到王慕翎的安慰,反倒是意外之喜,頓時甜甜的笑開了。王慕翎細細的看了他一遍,確定他沒有不高興,這才放下心來。

家里兵慌馬亂的走完這些程序,自家人這才聚在一堂用餐。王慕翎總覺得有人在盯著自己,抬了眼看去,就看到她大嫂子孟孫香,正直勾勾的看著她,她不由得納悶的看了大哥王趙一一眼,卻見他并沒看向這邊,只一只手小心的環著孟孫香的腰,眼睛盯著她的腹部。

王慕翎腦中靈光一閃,不由得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好氣,這孟孫香八成為了得她的銀子,還真懷上了大哥的孩子,這會子生怕自己不知道,使勁要引起她注意呢。

王慕翎嘆了口氣,她現在這些許銀子,倒也不缺,為了大哥,也舍得的。

等吃過了飯,她笑瞇瞇的把孟孫香叫到一邊。

臉上沒有擺出半分嘲笑,只十分誠懇:“大嫂子懷了哥哥的孩子,作妹子的實在高興?!?/p>

一面就包了一大包銀子遞過去:“我這次回來,也沒料到這事,沒帶多少銀子,嫂子先拿著,買點補品吃著,等孩子生下來,我少不得要再回來看的?!?/p>

孟孫香接過銀子一掂,怕是有一百多兩,心里一喜,這王慕翎當真賺了大錢,出手大方,這孩子只要生下來,今后這銀子還怕少么?她腹中這個還沒生下來,心里就在計劃要不要再生一個。

王慕翎微微一笑,慢條斯理的拉著她的手:“嫂子,你知道,我哥是個老實人,這樣的人,沒有什么花花腸子,不招人疼?!?/p>

孟孫香一下回過神,倒不知道她下邊還要說什么。

王慕翎只當沒看見她臉上的驚疑,又繼續說道:“但這種人啊,適合過日子,你吃苦,他能陪著你吃苦,富貴了,他也不同你生分。有些人啊,嘴甜新鮮,招是招人疼,但最經不得事,拿銀子誘上一誘,或者著人打上一頓,想讓他怎么著他就怎么著了,嫂子說是不是?”

孟孫香聽出她威脅的意思,便有些不高興,好歹她輩份上排在王慕翎上面,正待要回嘴,就看到王慕翎從腰間的荷包里掏出一個金錁子。

孟孫香被金子迷了眼,便一時沒有說話。

只看到王慕翎把金錁子遞給一邊的蘇顧然:“顧然,幫我捏個金花吧,回頭給我二哥的兒子玩?!?/p>

蘇顧然拿了金錁子在手里,跟捏泥巴似的輕輕幾捏,就成了一朵金燦燦的小花,把一邊孟孫香的眼睛都給看突了。

孟孫香無事時聽村頭的人喝了酒說書,其中也有些人高來高去,力大如山,殺人跟捏死只螞蟻似的。正在這時,王慕翎的目光輕輕的落在了她的喉頭上。

孟孫香一個激靈,覺得她的喉頭實在不比這錠金子硬。

當下強笑了兩聲道:“妹子說的是,就趙一這樣的人,才是應該疼的?!?/p>

王慕翎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她懷孕在身,也不好再嚇她,放她走了。

一旁的王大娘見她連利誘帶恐嚇,做得一氣呵成,頓時有些驚訝。

從前王慕翎也有些鬼點子,但處事沒有如今這樣圓妥,蘇顧然等人天天和她在一起沒感覺,王大娘卻是一段時間沒有見王慕翎了,只覺得她變了許多,許是娶了兩房夫君,人也開始想事了。

王慕翎在鄉下呆了幾天,便領著蘇顧然和墨硯回了城。

剛入了家門,門房便趕緊來報:“少夫人,有位秋公子派人來了幾次,說是讓您一回來便去興錦街的錦香樓?!?/p>

王慕翎一時疑惑,難道小郡王這么快就跑過來了?難道是不想看見蘇顧然才約在外邊見面?她看著一邊的蘇顧然面色更冰,不想傷他的心,便對門房道:“你跑一趟錦香樓,就說我不便前往,請他不必等候?!?/p>

門房應了一聲就去了。

王慕翎等人就各自卸下行裝,清洗沐浴。

王慕翎自從跟蘇顧然成婚的時候添了幾個下人,蘇顧然又帶過來幾個,現在家里倒是人手眾多,一時間都被人七手八腳的伺候著。

王慕翎沐浴完畢,換上一身常服,披著濕發,墨硯在一邊拿著布巾幫她擦頭發。

門人慢悠悠的來回復了:“少夫人,秋公子說‘告訴王慕翎,看看契約第四十八條’?!?/p>

蘇顧然掏出契約來翻看,第四十八條儼然注明了玩忽職守不予配合的,要酌情扣除部份紅利。

王慕翎這才想起,不管是不是裝個樣子,自己回國都,也還有糕點生意的任務在身。她這往鄉下一來一去,倒耽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她啊了一聲,難道并不是小郡王,而是秋大公子么?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