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3 章 遇中秋冰皮月餅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43 字數:3532 閱讀進度:45/118

秋路隱靠在椅背上,長長的指尖在桌面上輕叩著,斜斜的瞟了王慕翎一眼:“不便前往,不必等候?”

王慕翎那敢得罪這個金主,一路趕過來,小喘還沒平息,陪著笑臉:“我不知道是秋大公子你嘛?!?/p>

秋路隱要笑不笑的:“我還以為你的決心有多大,原來不過是滿腦子的風花雪月?!?/p>

王慕翎自知理虧,這錦香樓是秋家名下的產業,放在現代來說,大約就是五星級的酒店,秋路隱在錦香樓一層辟了一間鋪面做西點鋪,不但臨街售賣,還直接給錦香樓供糕點。錦香樓原本就是國都許多達官貴人愛來飲茶用餐的地方,直接將西點從他們推廣開來,已是個很高的起點。

王慕翎回鄉下一趟來,就看到錦香樓下的西點店已是人流不息。

她前幾個月來努力過度,一交托之后就完全甩手了,后續的事情竟然連個插手的樣子都沒做,也完全沒有想到秋路隱會過來國都,這下被抓個正著。

秋路隱也是吃軟不吃硬,王慕翎毫不抵抗,倒讓他涂毒不下去??戳丝此€披著半濕的頭發,面上嫣紅,仿佛還彌著水汽似的,只瞇了瞇眼:“國都的鋪子,你要多上點心?!?/p>

王慕翎連忙應了,見秋路隱不再刁難,心里想問小郡王的事,終究不好開口。便下了樓,到西點鋪中轉了一圈。

國都的西點鋪大師傅,還是王慕翎在路州城時親自教授后派來的。這種手藝人,也不看你年紀大小,只敬重你的本事。

王慕翎這種西點他別說沒吃過,連聽也沒聽說過,待學了這門手藝,心里對王慕翎便十分佩服。這時看見王慕翎來了,連忙恭恭敬敬的上來陪在一邊。王慕翎看了一遍里邊的制作間,又挑了幾樣糕點嘗了嘗味道,都還正宗沒走樣,略同這糕點師點了幾句,也便回去了。

心里只覺得秋路隱實在喜怒不定,屁大點事非要折騰她一番,但總歸日后還要他提點,十二萬分的小意見也只得埋在肚里。

一回了家,就看見蘇顧然同墨硯正在清點,離家很長一段時間,倒是該清點一下。

蘇顧然話也不多,對內宅瑣事也不盡了解,大多是墨硯拿著冊子叫了下人來問話。

但蘇顧然越是不說話,就越叫那些下人心里直打鼓,以為他還有什么后招在等著,倒是一個個多招了幾句。其中很有幾個手腳不干凈的被人供了出來。這也是難免的,三個主人一離家就小半年,家中也沒個主事人看著,下人們難免動點小心思。倒是蘇家陪嫁過來的幾個還嚴守著規矩。

王慕翎閑閑的在一邊看著,越發覺得暴發戶和世家,差距還是太遠。

墨硯同蘇顧然商議了一下,直接指了蘇家陪嫁過來的一個中年漢子當了管家。

王慕翎看塵埃落定,打了個呵欠,不去找蘇顧然,也不找墨硯,直接回了自己房睡下了。

正迷糊著要入睡了,感覺床上躺下來一個人,一伸手攬在了自己的腰間。她勉強的睜了眼看,卻是蘇顧然。

他靜靜的看著王慕翎,神情清冷認真。王慕翎心里一疑惑,倒醒了大半。

“怎么了?”

蘇顧然靜了片刻,淡聲道:“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好?”

王慕翎一驚,全醒了神,驚訝的看著他:“怎么這么想?”

蘇顧然露出一個思索的表情:“嗯,我不會管家,不會賺錢,還不讓你多娶?!?/p>

王慕翎聞言倒笑了,反手也摟住了他的腰:“你都做得很好了,方才不是把那些下人給嚇得全招了么?一個家里,總有人□臉,有人唱白臉。再說了,誰說你不會賺錢了?糕點不是做得很好么?我都不如你。我原也沒想過要娶小郡王,以前我總是想著,要多多益善,但自從有了墨硯和你,就覺得只怕對你們都愛不過來,那里還能多娶了?”

蘇顧然微微移開了眼神,悶聲道:“那么,你怎么不來我房里?”

他們這一路,從路州城回到國都,再往返鄉下,幾乎都在路上,也是很久沒有纏綿了,蘇顧然倒心里奇怪王慕翎怎會回了家,還一個人摸著睡了。他雖然冷冰冰的,卻沒有那么多彎彎道道,有了疑問便來找她問個清楚。

王慕翎看著蘇顧然,雖然他是面無表情,她卻愣是認為他有點羞澀了。

湊上頭去親了一口:“我累啊,趕了這么久的路,又不像你有武功在身,只想著先睡一覺養回神了?!?/p>

蘇顧然嗯了一聲,把她往懷里摟進了幾分:“那睡吧?!?/p>

王慕翎貼著他的胸幾乎快要睡著了,又聽得蘇顧然冒了一句:“但上次我們從國都剛到路州城,你晚上卻去找了墨硯?!彼囊馑际?,一樣的趕路,車馬勞累,你怎的那時就能讓我聽了一夜的活春宮了?

王慕翎把頭埋在他懷里悶笑,她家顧然的醋勁真大,一碗醋吃了好幾個月。要不要告訴他,是因為自己累得沒有力氣去壓他呢?就怕他知道以后再不肯在下,但她真的很喜歡騎在他身上,俯看他隱忍動情的樣子。嗯,就讓他繼續憋悶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點本身,就有極大的優勢。在現代也有許多人愛吃,在古代憑借其新奇,和秋家強大的商業運作,想不成功都難。

王慕翎的第一步,站穩了腳,成功的和秋家搭上了線。

接下來,她便想好好研究下蒲臺家的生意,她相信,就算自己不是頂聰明的人,但在現代耳濡目染,有比古代超前數千年的眼光和意識,一定能從中找不足和可以改進的地方,把這些提供給秋路隱,相信他會十分樂意扳倒生意上最大的對手。

拿定了主意,她便開始留意蒲臺家的各項生意。

蒲臺家幾乎各行各業都有涉及,絲綢,瓷器,錢莊,酒樓客棧是他的主營項目,其中絲綢和瓷器是他的強項,年年都直接供貨給大內。

酒樓客棧這一項,卻和秋家拼得最兇。

王慕翎四處看了看兩家的幾處酒樓,裝修的豪華程度不相上下,酒菜口味也各有千秋。

她撓著頭,努力的回憶現代的酒店經過千年演變出的先進酒店管理,想要總結出來交給秋路隱。無奈她讀得不是工商管理,就算想起來,也不過是些表層的東西,酒店管理真正的內容,她還是不得其門而入。

蘇顧然對于她和藍裴衣的事情并不完全了解,墨硯卻是從頭看到尾。自然知道她這樣拼命是因為心中的那個結打得有多深。

他從來不會反對王慕翎想做的事情,只會溫柔乖巧的支持,常默默的熬了湯來,又站在王慕翎身后,幫她揉著太陽穴。

王慕翎自是感覺到了墨硯的脈脈溫情,想不到法子的焦躁心情,也舒緩了幾分。

便也決定讓自己放松幾分。

扔了手中糊涂亂畫的紙,想起要到西點店去轉上一圈,免得再遭秋路隱埋汰。

墨硯正在廚房同廚師商擬中秋的菜式單子,蘇家的幾個正老仆拉著蘇顧然,蘇老夫人生辰也近了,幾個老仆恨不得讓蘇顧然將王家所有的財產當作賀禮送上去,一個一個的在蘇顧然耳邊拿著禮單輪番嘮叨。

王慕翎瞧著蘇顧然面無表情的坐在中間,不發問不回應,只低頭雕著手中的印章,就覺得好笑,同他們打了聲招呼,就自出門去。

到了西點店,一切正常,王慕翎照例同大師傅問了幾句話。便拔腿準備走。

大師傅突然想起了同她說:“王小姐,昨兒個,秋掌事還讓我問你,中秋節可否想個法子做個應景的糕點出來?!?/p>

王慕翎啊了一聲,她倒沒想到,秋路隱那么大個掌事,還能顧到這么小的事情。

大師傅看出她的驚訝,微笑道:“秋掌事其實極愛吃甜點,只要他在樓里,我便會讓人每日給他送上一份點心上去。昨兒個正好我得空親自去了,他也就順口問了一句?!?/p>

王慕翎想了想,這邊的月餅,多是酥皮五仁的,她最不愛吃這種味道。

西點鋪有現成的牛奶和奶油,錦香樓各式的材料也齊全,錦香樓下還有個儲藏食物的大冰窖,倒是可以嘗試做一做冰皮月餅,保管新奇好吃。

她想起來就挽了袖子,叫大師傅打下手,做起冰皮月餅來,這也不難做。

糯米粉,粘米粉,小麥粉按一定比例調合就是冰皮粉了,摻上牛奶和糖,油一起蒸熟。

餡呢她倒是亂配了一下,還摻了果醬和奶油。另一種餡卻調合了黃油和雞蛋。

把餡包在冰皮里搓圓了再壓在模子里成型。最后送到底下的冰窖里冰了一刻鐘,拿出來和大師傅一人切了一小塊嘗味道。大師傅連呼好吃。

王慕翎也十分得意,大師傅砸了砸嘴道:“這個月餅定會受歡迎的,王小姐不如送個給秋掌事嘗嘗?!贝髱煾凳莻€實在人,直讓王慕翎去邀功。

王慕翎倒沒想到秋路隱現在也在錦香樓。想了想巴結下他也好,頓時端了盤子往上去了。

迎面碰上錦香樓的小二,倒是認識她了,看了她端著盤子,便道:“秋掌事在墨菊閣呢?!?/p>

秋家的酒樓,雅間全以菊命名。秋家在國都也有府邸,但秋路隱只要在國都,常常便窩在墨菊閣中。

王慕翎也來過兩次了,認得路,一路走了過去。

待近到門邊,就聽得秋路隱在里邊說道:“裴衣,你放心,我決沒有讓她吃虧?!?/p>

王慕翎心里就像被錘了一錘子,惟恐自己聽岔了,忙輕手輕腳的貼得更近。

果然里邊傳來藍裴衣低沉悅耳的聲音:“你說話,自是算數。我不過想你多提點提點她?!?/p>

秋路隱冷笑了一聲:“你又是何苦?!?/p>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