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寫標題也好累啊不寫了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45 字數:3057 閱讀進度:47/118

王慕翎伏在蘇顧然懷中,伸手摟住他的腰,低低的笑了聲:“不必擔心,我沒有事,方才只是一時情急?!?/p>

蘇顧然心里微微的疼起來,他記得,那次看到王慕翎在河邊的暗影里躺著,不肯回話的時候,心里也疼。她似乎幾次讓他心疼,都是為了另一個男人。

蘇顧然第一次看不清自己的心。他一直活得很直白,不想應付的不去應付,不喜歡的不理會,厭惡的拒絕,多年青燈古佛相伴,也讓他并沒有太強的情緒波動,但此時,他厭惡讓王慕翎傷心的藍裴衣,卻隱約明白王慕翎只有得到藍裴衣才會快樂。厭惡小郡王的糾纏不休,卻也看得到王慕翎對小郡王有幾分憐惜。糾結的他,面無表情的環著王慕翎,兩人一起發呆。

直到蘇夫人步了出來,輕咳了一聲。

兩人一驚,連忙分開。

王慕翎勉強笑了笑:“娘?!?/p>

蘇夫人微微一笑:“翎兒,就要開宴了,我總覺著身上這套首飾不合襯,這些男人那里會看,眉兒向來和我眼光不同,還是你來幫我看看換一套?!?/p>

王慕翎連忙應是,隨著蘇夫人繞過花廊,進了內院廂房。

說起來王慕翎雖然身為蘇家長媳,但她一向不受待見,蘇家內院她還真沒進來過。

這里比之外院,又有不同,家具都用的有些年頭了,多了幾份溫馨。

蘇夫人坐在梳妝臺前,攤開了幾套首飾。

也無怪她為難,這個世界的女子,最不濟也能娶幾個農夫,衣食不愁,沒得出來做丫環的,所以近身服侍的清一色全是男仆。男子自然不夠細膩,要從中挑一兩個會搭配服裝,梳頭配飾的男仆,更是不易。

王慕翎暫時放開了心情,一眼看過去。

蘇家雖然不是頂貴之家,蘇夫人這幾套頭面倒也不差,一套水頭十足的翡翠首飾,一套白玉的,一套纏金掐絲嵌著紅寶的,一套祖母綠的。

王慕翎比了比蘇夫人身上的衣服,只道:“這套纏金掐絲嵌紅寶的,我看極合適,又喜氣,又貴氣,今兒剛好?!?/p>

蘇夫人把身上那套嵌金剛石的首飾取了下來,斜斜的簪了只紅寶釵上去,釵頭的百靈嘴里含著小拇指大的紅寶石,金燦色和艷紅色交相輝映,倒真的顯得人容光煥發,她點點頭,一面戴上耳環、項圈、手鐲和指環,一面若無其事的道:“蒲臺宗敏你惹不起,秋郁芝你也惹不起,所以小郡王和藍裴衣,你最好不要再想?!?/p>

王慕翎一愣,看了看鏡子里蘇夫人笑得極清淡的臉,蘇顧然和她果然還是有兩分相似。

點點頭,應了一聲:“翎兒知道?!?/p>

蘇夫人清淡不到一刻,就破了功,笑得跟朵大菊花似的,仿佛剛才那樣清淡的人不曾出現過:“我并不是要你只守著顧然一人,大家同是女人,我自身也是三夫四侍。不過,想要齊人之福,也得有命在是吧?”

她一面說,一面朝王慕翎送了個你我明白明白的眼神,站起身來,抓著王慕翎的手興沖沖的往外走。

王慕翎錯愕不知如何反應。

顧正君正在門外,對著王慕翎點點頭:“你娘這個人,成日里跟唱戲似的,一會一個樣,你不必放在心上,時間久了你自會知道。但方才她說的話,你還是要記住了?!?/p>

王慕翎連忙應下。

她隨著蘇夫人到了宴廳,陪侍在她身邊,一波接一波的恭賀迎面而來。

王慕翎只覺著煩不勝煩,蘇夫人卻樂在其中,同每個人都能說上兩句,一面把王慕翎介紹給對方。

眾人心中皆有些怪異。蘇顧然婚前失身這事,雖然很隱秘,但蘇家也有幾個老仆知道點影子,國都有權有勢的人家,也撲了點風。到了后來舉行婚禮,蘇家人恨不得把這事藏起來的態度,和對王慕翎的不待見,也有目共睹。怎么這時候,蘇夫人倒待王慕翎格外親熱了?

王慕翎在國都也小有名氣了,若古代有網絡,她定然是同春宮,蘇顧然,藍裴衣三個關鍵字綁定了。

場中各人心里自發自動的想出了許多趣事,但一個個都老油條,面上仍是不露半分,親熱不過的同王慕翎寒暄兩句。

王慕翎平日里愛笑,但此時卻笑到臉上快僵了,好不容易蘇夫人落座開宴,她才得已揉了揉面頰。

王慕翎食不知味的吃完飯。又留著陪蘇家人送了客,這才和蘇顧然坐馬車回家。

王慕翎一上馬車就撲上了蘇顧然的膝頭,摟著他的瘦腰。

蘇顧然低垂著眼睫,輕輕的撫了撫她的頭發。

心中縱然有些不快,但看到她跟只貓似的蜷在自己膝頭,暫時也就把一切拋到一邊。

面上泛起兩分柔色,今日娘親和爹爹,該是對她親近了兩分吧?

________________

兩人回了家,從馬車上下來,家中前后屋檐上已經點上了燈籠。

王慕翎一進屋,便去尋墨硯,見他正在書房的燈下對著冊賬,蒲臺家已經把這一期的紅利送了過來。

王慕翎過去,擠著他在一張椅子上坐下,勾著他的肩:“吃飯了沒?帶回來的壽桃足可以吃三天?!?/p>

墨硯抿嘴一笑:“吃過了?!?/p>

王慕翎心中憐惜,便蹭了蹭他:“別看了,傷眼,明天白天再看,去洗漱一下,我們歇吧?!?/p>

墨硯順從的合上了賬冊:“好?!?/p>

王慕翎待兩人洗漱完,便縮到床里。

墨硯把床頭的蚊帳放下,細細的掖好。這才躺下。這時雖然已經是秋天,但秋老虎的余熱還在,屋子里放了兩盆冰塊,墨硯還拿了一柄蒲扇輕輕為王慕翎搖著扇。

王慕翎想起今天白天,自己陪蘇顧然回夫家,墨硯一人呆在家里,也不知道是怎番心思。他一直太柔順,從未聽他有過任何意見,自己倒是疏忽他了。

想著便問:“墨硯的娘和爹爹呢?還記得么?若還記得,我也陪你回去看看,好教他們放心?!?/p>

墨硯搖扇的手停了停,低聲說道:“那年家鄉發了洪水,流亂的途中,娘和親爹早已不在了,到了國都,五爹爹就把我賣給了秦琉館,現在過去多年,只怕見了面,也不認識了?!?/p>

王慕翎暗罵自己傻,白白提這么個傷人心的問題,一時擁緊了墨硯。

墨硯卻拍了拍她:“不要緊,我現在很好,我很喜歡妻主,只要在你身邊就好?!?/p>

王慕翎心中一酸,吻了上去,含含糊糊道:“當然會一直在一起?!?/p>

第二日,王慕翎起身,收拾了心情,把那些糾結放在心中一角。

過兩日便是中秋,墨硯要著人打掃內宅,王慕翎便自告奮勇的接了采買一事,同蘇顧然帶上兩個小廝,一起出門。

其實也沒什么太多要買的,蘇顧然陪嫁來的農莊,早早的就送了些自種的瓜果,一整頭羊和十只老母雞過來。

王慕翎不過和蘇顧然閑逛逛,看補充點什么。

走到國都的老字號福鼎糕點鋪,這家糕點鋪是蒲臺家的產業,王慕翎拉了蘇顧然進去看看,也當考察一下敵情。

福鼎鋪掛的招牌都是第三代女皇題的字,鋪里高高的屋頂極有氣勢,小二一色的紅色褂子墨綠色寬綢褲,圍著堂中一圈四方的貨臺,擺著一樣一樣的點心。他家今年的月餅,都用四方的雕花木盒子裝著,一盒八個,分了四種口味,做得中規中矩,精美細致。

王慕翎瞧著來光顧的客人,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多,心中微微一動,圍著鋪子轉了一圈,便去了錦香樓,果然,錦香樓下的西點鋪,生意極好,只聽得不停的有人在叫小二:“來兩盒冰皮月餅!”

王慕翎嘴邊浮起一個笑容,蘇顧然一看,也知道這又是她搗騰出來的,眼中也流出幾分笑意,兩人一齊走進鋪子。

王慕翎細一看,這次西點鋪是定制了圓形瓷盒,米黃的顏色,上面描著嫦娥在桂花樹下起舞的圖案,整個就像個月餅。打開盒子一看,里邊放著冰塊,冰皮月餅用錫紙包著置于冰塊中間。

光這個包裝就極有趣,怨不得有這么多人嘗新。

王慕翎見西點鋪生意好,心里也極喜歡,她看著人多事忙,也不去打擾鋪中人做事,轉身便欲走。

正在這時,一個男人卻突然急奔而來,撲倒在鋪子前面。

一面臉色發青一面大呼:“不得了啦,這家的月餅吃得我肚痛,要死人啦~!”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