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 48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46 字數:3533 閱讀進度:48/118

王慕翎一驚,她一早就叮囑過西點鋪的師傅,制作的時候要特別講究衛生,怎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這次的月餅在節前三天才開始售賣,并且還用冰塊鎮著的,按說不會出現問題??!

正在鋪中買月餅的人紛紛都停了手,圍觀起來,有些付了銀子的,也要退銀子,鬧將起來。

王慕翎還真不知道要怎么處理這樣混亂的狀況。

秋路隱在二樓,聽得嘈雜聲,派了身邊兩個人下來。

其中一個中年男人看了狀況,連忙喝了一聲:“大家靜一靜,這人是不是吃了我們鋪子的月餅出的事,還兩說,我們秋家的月餅,若吃出了問題,大家買的月餅不但可以退銀子,秋家還給每個買了月餅的人賠二十兩的壓驚銀子。說得出做得到,現在還請大家靜一靜,好讓我們查明原因?!?/p>

這次的冰皮月餅,因為特別新奇,西點鋪定了個高價,要五兩銀子一盒,這時秋家有人出來放話說有問題就賠二十兩,場中各人就靜了下來看好戲。

那個中年男人王慕翎也見過幾回,是秋路隱身邊得力的,常跟著他,好像還賜了秋姓,叫做秋言。

這時王慕翎見他一出來,態度誠懇,語氣肯定,又膽大作得了主,一下鎮住了場,不由得感嘆秋路隱果然不是凡人,隨便身邊一個人,都比她要高出幾條街去,她也不過有幾個新奇主意,經了些事自以為有點手段了,一比之下就見高低,還妄想在生意場上覆雨翻云,實在是太天真了。

這么感嘆一回,就見那秋言蹲在了那來鬧事的人身邊,開始問話,吐字清楚,讓周圍所有人都聽得清楚。

“這位客人,您若疼得厲害,我便幫您墊了銀子先看了大夫再說。若事后查明不是我們月餅的問題,您再把銀子還給我,成嗎?”

他這一句話說下來,倒叫周圍的人覺得秋家人十分大氣。

地上那漢子白著臉,一面捂著肚子,一面大叫:“怎的不是你們月餅的問題?!我早上起來瞧著新鮮,多吃了兩個,再沒吃別的東西!”

他說著又在地上打起滾來:“這還不認賬了!沒天良??!”

秋言不急不躁的:“大七,去請大夫來!”

一邊的大七聽了,趕緊上前來應了。

這時邊上有個人緩緩的接了一句:“我來看就好了?!?/p>

人群分開一條線,顏喻林走了進來。

王慕翎倒是許久沒有見過顏喻林了,和他對上視線,兩人俱是一笑。

顏喻林的醫術,傳自當年的醫仙,不說是尊國,就是其他五十四個國家中也是有名的,他為人和氣,在附近開了個醫館給人看病,不分貴賤,收的費用極低,只是他一月之中,倒有一大半時間呆在山上采藥,極難遇到他在家中的時候。王慕翎倒是和他有緣,一次遇到他回家,一次派人把他請回了府。

周圍人群也有許多認識顏喻林的,紛紛說道:“顏神醫一出手,立見分明!”

秋言看到顏喻林,忙站起來恭敬的作了個揖:“原來是顏神醫,真真有勞了?!?/p>

顏喻林溫和笑道:“無妨?!?/p>

說罷便伸手去握地上那人的手腕。那人閃縮了一下,繼續在地上打滾。

秋言眼中神色一閃,淡然道:“大七,這位客人疼得不行,你去抱住他給顏神醫看診,可別誤了病情?!?/p>

大七本身就是秋路隱身邊的保鏢,長得牛高馬大,憨憨的應了一聲,蹲下身一手從后面圈住了地上那人,一手扣住他的手腕遞到顏喻林面前。那人竟是動彈不得。

顏喻林兩指搭在脈上,微微一忖,便笑道:“這位小哥,定是昨夜睡覺貪涼,沒蓋被子,倒不是吃了什么東西,是肚子著涼了?!?/p>

顏喻林一言下了定論,誰也不能質疑他。

圍觀的人都紛紛放了心,道:“我說怎么可能有這種事嘛?!?/p>

“秋家還有什么信不過的?”

“啐,賣五兩銀子一盒,再出問題就不像話了!”

秋言朝四面作揖:“我們秋家的糕點,請大家放心食用,食材從不用隔夜的,師傅都用布巾把頭發包起來,并且帶著口罩,以防頭發和口氣染了食物,制作前都會凈兩次手。保證干凈。并且這次的月餅不易保存,我們鋪里在節前三天才開始售賣,盒面上也有寫明不能超過中秋節后食用,盒里還用冰塊鎮著,實在是萬無一失。若有了問題,秋家全面負責,并且四倍賠償?!?/p>

地上那人見他沒注意,便爬起來偷溜,秋言使了個眼色,叫大七跟在后邊。

秋言安撫完眾人,又轉過頭來對顏喻林道:“今日真是有勞顏神醫?!?/p>

顏喻林略點了點頭:“不必客氣,我不過是來買月餅,正好遇上了,舉手之勞?!?/p>

秋言馬上對鋪里的小二道:“快去給顏神醫包上十盒月餅?!?/p>

顏喻林忙阻攔:“我不過要一盒嘗新,一盒送人,那里要得了這么多?何況我自該付銀子?!?/p>

秋言笑道:“顏神醫送禮也不止一處,再說這月餅確實好吃,您不妨多留些自用。今日顏神醫幫了大忙,再推辭倒叫小的不好向上面交差了?!?/p>

顏喻林推辭不過,秋言又叫了小二幫他把月餅送回去,他只好道了聲多謝。待到要走,又看了王慕翎一眼,看到她身邊的蘇顧然,倒也不上來說話,只互相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秋言看到王慕翎,便道:“王小姐可是要去見掌事?”

王慕翎本來沒準備去見秋路隱,但這時對他生出了敬仰之情,想向他討教,便道:“也好?!?/p>

蘇顧然卻道:“你隨他去吧,我想去鋪子廚房看看?!蓖跄紧嶙龅拿恳环N糕點,他現在都會了,又冒出來個冰皮月餅,他倒想去看看,再說他對秋家兄弟兩個都沒有好感,懶得去立在一邊當柱子。

王慕翎點了點頭,隨秋言一齊上樓。

秋言見蘇顧然走開了,倒松了口氣,和王慕翎走了幾步,秋言猶豫一下,低聲道:“還請王小姐幫個忙。呆會見了掌事,就說小郡王托您向他賀壽?!?/p>

王慕翎一愣,啊了一聲。

秋言苦笑:“王小姐倒也不是沒見過,秋老夫人和小郡王。。。。。。但掌事今日一直都在等著路州城來的信,怕是又要空等了?!?/p>

王慕翎忙點了點頭:“我明白了?!?/p>

一路隨著秋言到了墨菊閣外,秋言在門外道:“掌事,王小姐來了?!?/p>

秋路隱嗯了一聲:“進來吧?!?/p>

秋言推開門,王慕翎走了進去,他又把門帶上。

王慕翎瞧著秋路隱坐在八仙桌旁,桌上一壺小酒,擺了三兩樣點心和一盤冰皮月餅,面前還放了本賬薄和一把算盤。

秋路隱長長的指尖正點在算珠上,卻并沒有撥動。

他微微側頭,斜睨了王慕翎一眼:“什么事?”

王慕翎拿出自己以往的厚臉皮:“嗯,我是受了小郡王的委托,特地來向秋大公子賀壽的?!?/p>

秋路隱涼涼一笑:“你是如何知道的?他現在身邊,怕是沒人能給你送信罷?”

王慕翎睜眼瞎掰:“他是給我送不了信,但他能給孔水笙送信,昨日我就在蘇家見了孔水笙,今兒就特地來啦?!?/p>

秋路隱沒有出聲。

王慕翎又繼續說:“小郡王也真是,只說讓我同你說上一聲,連禮物也沒有打算送。我倒是感激秋大公子一直以來對我的提點,少不得要送份禮的?!?/p>

說罷從腰帶里掏出一塊漢白玉佩來,這本來是她今天來的時候在路邊鋪子里買的,準備中秋節附在送蘇家的禮單里。這時先拿來應急了。

秋路隱接過玉佩,指尖在玉面上摩挲著。臉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半晌微微合了下眼睛,淡淡的道:“多謝?!?/p>

王慕翎又笑道:“秋大公子準備在國都呆多久?”

秋路隱不動聲色:“怎么?”

“我看秋大公子的家人都不在這邊,所以,請秋大公子中秋到我家一聚。還請賞臉?!?/p>

秋路隱低下頭去看手中的玉佩,似漫不經心,不說好,也不說不好。

半晌說了一句:“過來坐?!?/p>

王慕翎心里好奇,但也沒有反對,走過去坐在八仙桌旁。秋路隱也不出聲,倒專心看起賬本來了。

過了半柱香的功夫,秋言又在外面回稟:“掌事,大七回來了?!?/p>

秋路隱嗯了一聲,秋言便同大七走了進來。

秋言先將下邊有人鬧事的過程稟報一番。說完便向大七點頭示意。

大七接道:“掌事,方才那人我跟著去看了,他原是附近張家的奴仆,按說吃不起冰皮月餅,不過是張家小公子吃了一盒,瓷盒子扔給他了,他見著咱們鋪子生意好,正好肚子不舒服,臨時起意來訛錢了。是個沒什么眼力的小人,倒沒發現背后有什么人?!?/p>

秋路隱這才抬起了頭,將手中賬冊扔給秋言:“你上東連郡一趟,挑幾個掌柜人選報上來,東連郡現在的大掌柜,我看是不想做了。這本賬有三處對不上,你替我問問他,是不是頭昏了,要不要送進衙門里醒醒腦?!?/p>

秋言應了一聲,帶著大七退了出去。

秋路隱這才看向王慕翎:“你若想做生意,有些新花招,當然好。但最根本的,還是要眼明心細,處事周全。不然只顧著往前沖,處處是漏洞。蒲臺宗敏腦子同你一樣不夠用,莫虞君可不是吃素的?!?/p>

王慕翎很想說什么叫腦子不夠用?但終歸迫于秋路隱的淫威不好開口。只拿一雙眼睛從下往上瞪著秋路隱。

秋路隱并不理睬,自顧自的說:“明日起,你若得空,便到我身邊來看著。學得幾分,是幾分?!?/p>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