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 53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51 字數:3472 閱讀進度:53/118

墨硯趕緊叫人備了車,兩人一齊趕到了錦香樓,錦香樓的掌柜唬了一跳,秋路隱沒回來,他甚至都不知道秋路隱去了白嶺,沒得上級向下級交待行蹤的。

不過這掌柜倒是知道白嶺有座秋家的莊子,頓時就叫上了十多個伙計,準備去白嶺看一看。

王慕翎面現焦色,執意也要一起去。墨硯自然不放心她,便也一同去了。

一行人出了南城門,往白嶺去。

先一段路毫無異狀,再往前走,隱隱就看見平地開裂,樹木橫倒。

虧得古代地大人稀,這郊外并沒有多少建筑,倒沒看到想象中的一片斷壁殘垣。

再往前走一段,就進入了白嶺的范圍。

白嶺的風景極為優美,最重要是這里有一片白嶺湖,四周的田地都十分肥沃,不少國都的富人,都會圍湖建個莊子,買上幾十畝良田。

王慕翎一行人走近,就看見不少官兵已經在現場進行挖掘和維護次序的工作,見得王慕翎等人,就把他們攔了下來:“前面發了地震,閑人不得入內!”

錦香樓的掌柜連忙上前:“我們家在前面有座莊子,得去看看里邊人怎么樣了?!彼f上了一袋銀子和秋家的令牌。

秋家勢大,面子還是很好使的,當然銀子也好使。這衛兵就將他們放了進去,還叮囑了一句:“小心點走,別絆著了?!?/p>

掌柜的連忙拱手:“謝謝官爺!”

到了這一片,走上一段,便有倒塌的房屋攔住去路,還真得小心著踮起腳走路。

掌柜的依稀記起了秋家莊子的所在地,但房屋全都震倒了,看不出全貌來,他仔細的看了一圈,指著不遠處翻倒在地的一只石獅道:“就是這兒,這只石獅就是秋家別莊的?!?/p>

一聲令下,伙計們都帶了工具來,忙甩開了膀子把上面的斷梁抽出來,大家具給搬到一邊。

王慕翎做不得重活,就圍著這一片廢墟轉起來,不時的把上面的木板抽出來,扔到一邊。

一邊大聲道:“秋大公子!秋大公子!秋路隱!在嗎?”

這片別莊極大,真要全翻過來,只怕到明天天明都不得完工。天色又漸漸的暗了,王慕翎點起火把,炙熱的火源引得她更為焦躁,再晚了,就怕秋路隱有什么意外。

不由得圍著別莊,一聲一聲的大叫著,嗓子都快啞了。

墨硯上來遞給她水:“妻主,你喝口水歇會,我來幫你叫?!?/p>

兩人一邊繞一邊叫,那邊掌柜那堆伙計,已經挖出了五個人,其中有兩個人都死透了,王慕翎遠遠的看著,越發心涼。

她雖然一直有點懼怕秋路隱,但心里隱隱又有些憐惜他,在知道他在提點自己以后,又把他當了靠山,這時的焦急倒是十足十。

她和墨硯輪換著呼喊,繞到了莊子偏后的主宅一角,王慕翎隱隱聽得有人聲,連忙靜聲,自己趴了過去細聽。正是秋路隱的聲意,細細弱弱的:“。。。。。。這里。。。。?!?/p>

王慕翎大喜,遠遠的沖掌柜一伙人招手:“秋大公子在這里,快過來!”

一伙人過來,七手八腳的把青磚給扒開,又抬開了兩個大柜子,這才看到一橫斷梁下邊有人。這根梁的一端架在另一邊的柜子上,還好沒有完全壓下去。

伙計們一使勁,將梁抬了下去,把火把一湊近,就看到塵地中躺著兩個人,其中一個人背部已經被磚頭砸得血肉模糊,剛才這梁雖然沒全壓下來,但倒下來的一瞬間明顯是砸到了這人的。這人面朝下,身體還護著另一人。

大伙兒將這人身上的磚塊除去,整個兒抬了出來,才發現被他護在身下的是秋路隱。

秋路隱慘是慘了點,蓬頭散發,一身泥土,滿身擦傷,但沒有大礙。

而護著他的大七,就奄奄一息了。

秋路隱神情復雜的看了王慕翎一眼,又看了看大七:“你們在這繼續挖,派一人去城中請幾個大夫來救治傷員,另外看看死了多少人,待明天天亮,一一通知他們的家人?!?/p>

吩咐完他便去看大七,大七背部受傷嚴重,不能翻過來。

王慕翎也不知道怎么做,只是過去先細細的把插在大七身上的石渣木刺先給拔了,這次大伙過來,也想到了會有傷員,備了些藥,王慕翎還特意叫人在錦香樓里拿了幾罐酒。

她看著秋路隱一臉神色木然的盯著大七,就頗為擔心,再看到大七背上那一片血跡,她心里就毛毛的,他雖然完全不會救治,但做得多少是多少。

拿小剪刀把大七背上的衣服剪了開來, 用酒去沖他身上的傷口,沖完了再撒上止血藥粉。

她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雖然還想喂大七喝點水,但到底不敢翻動他。

弄完了以后,就看著秋路隱:“別擔心,他是練武之人,身體強壯,會沒事的。我來幫你清理下傷口?!?/p>

一面就湊過去,把秋路隱手腳上和臉上的擦傷也用酒精洗了一遍。

秋路隱也不動,看著她,半晌才問:“會沒事的?”

王慕翎點點頭。秋路隱閉了閉眼睛:“我也不過是給了他幾兩銀子,他怎會對我這樣好?”

商人多狡詐,并不太信任忠誠一詞。

王慕翎安撫的握住他一只手:“人與人之間,相處久了,便會產生感情。主仆情,朋友情,并不單單只有親情存在?!?/p>

秋路隱一怔,過去二十多年以來,他一直執著于得到母親的親情,其他的,他也并不是完全摒棄了,而是沒有放在心上。這時看看躺在地上的大七,心境好像隱隱約約開闊了一些。

等到從城里請來大夫,已經大半夜了,這一夜城中醫倌個個爆滿,秋家砸下了重金,總算是請來了幾位。

一位大夫接手大七時,道:“還好止了血,不然失血過多,我也無能為力了?!?/p>

秋路隱看向王慕翎的眼神中,隱隱帶著些感激。

一時間所有人都忙碌起來,就連秋路隱也忙著給大夫打下手。

等到第二天午時,總算所有人都挖了出來,別莊總共死了十一口人,傷員倒有五十多個。

王慕翎又饑又渴的陪著秋路隱耗著,到了晚上,死亡的仆人都入了棺,擺在臨時搭起來的簡棚中,等待家人來認領。這樣的天災,死了人倒不是秋家的責任。但秋路隱還是給每人準備重金撫恤,又怕有人來鬧事,安排了人手,叮囑過后,這才帶著包成棕子的大七和王慕翎一行回城。

回了城,王慕翎匆匆同秋路隱道別,和墨硯直奔回家,又餓又累,吃了兩大碗飯菜,洗了個澡便倒頭睡下。

王慕翎睡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晚上才醒過來。墨硯早已經起來,給她熬了粥。

見她起來,叫人端水給她凈臉漱口,再端了碗粥給她。

一面笑道:“秋大公子都來看過你一趟了,看你睡成這樣,差點又叫大夫了?!?/p>

王慕翎還有些迷糊:“他今天正該忙著罷?”

墨硯道:“可不是么,今兒個他走路都帶風的?!?/p>

________

真正等事情完結,已經到了五天后了。

王慕翎跑去錦香樓,看見大七已經吡牙咧嘴趴在床上,努力的扭轉頭要喝水。樣子好像一只烏龜,不由得笑得前伏后仰。

秋路隱微微笑著看她一眼,倒也不阻止。

大七直被笑到頭上青筋直爆。

秋路隱這才輕咳了一聲,王慕翎聞弦歌知雅意,同他一齊走了出去。

到了墨菊閣,王慕翎湊上去仔細的看著秋路隱的臉。秋路隱眼神一動,也任她看著。

看了半天,王墨翎道:“呀,你臉上的傷口結痂了,還好不嚴重,只是些擦傷。你不要吃醬油哦。據說吃了傷口會留下疤跡的?!?/p>

秋路隱笑看她一眼:“怎么,有疤又怎樣?你在意?”

王慕翎眨了眨眼:“我怎會在意,將來你的妻主才會在意,好好一個美男,可不能破了相?!?/p>

秋路隱狀若無意的道:“你知道我不能嫁人的?!?/p>

王慕翎皺眉:“鬼話,總會有辦法的,我一定會幫你的!”

秋路隱定定的看她一眼,轉開了話題:“我聽葉掌柜說,這次多虧了你來問起?!鼻锫冯[行蹤飄忽,他突然不見,國都幾大掌柜,說不定會以為他去了別的城郡,真要發現他出事,還不定什么時候。

王慕翎用力點了點頭:“嗯,嗯,你可得好好報答我!”這個大好機會,怎么能不敲敲他?

秋路隱一句話含在舌尖,終沒吐出來。只道:“當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所以,你的心愿,我來達成,蒲臺家的事,都交給我吧。你有多少銀子?也都交給我,生意我也幫你打點了。你只管。。。。。。只管每天高高興興的就好?!?/p>

作者有話要說:首先,先向大家道歉啊。我沒有料到入了V可以帶點肉肉的,因為我看V文上下都還是有舉報按鈕啊。后來一想,可能會舉報的人就是貪那點獎勵積分,大概也不會花錢來看文吧。

但當時我是沒有想到的,所以整了個3P腦補,后來看大家說都補不出來,要我寫,我寫了半天,發現H功暫時不夠,再給我點時間哈。

當然,以后的文,該帶肉肉的時候,我還是會帶,不會也不會太過份啦。

另有一個是,昨天我在后臺看了看,發現積分系統是按評論字數生成的,貌似是每二十五個是一分。所以我一看下去,送的全是一分,兩分的??蓱z得很。你們要發現積分很少,表打我,真的不是我小氣。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