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 55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8:53 字數:3640 閱讀進度:55/118

王慕翎一覺睜開眼,已是午時,昨夜一場混戰,三人皆盡了興??偹闾K顧然沒故意折騰她,但也少不得疲累。

墨硯出去找小沙彌打了水來服侍她洗漱。

蘇顧然卻是做完了一場課業,端著齋菜過來了。

王慕翎簡直是無肉不歡,看見素菜就不肯吃。

蘇顧然見她早餐已經睡過了,午餐再不吃可不成,難得低聲軟語的勸了幾句,王慕翎這才撒著嬌,讓墨硯喂了。

吃過了飯,蘇顧然便帶著王慕翎和墨硯一齊去參觀云遙寺。

王慕翎本來沒什么興趣,她前世旅游的時候,也曾見過不少佛寺,總覺得都差不多,她也不信佛,但總要尊重蘇顧然的信仰,便一路手持三柱香,里三圈外三圈的轉了一圈,遇佛像就拜。

一路只見寺中僧人皆對蘇顧然頗為恭敬。蘇顧然是國師的俗家弟子,雖未出家,但地位也非常高。王慕翎總算想到要維護他的形象,在眾人面前,便由得蘇顧然離她兩步之遙,不去撩撥他。

拜完佛,蘇顧然領著他們去自己譯經的課室。

這課室十分寬大清幽,整間課室里除了正中一張寬大的黑色桌案外便沒有別的擺設,地上鋪著毯子,連椅子也沒有一張,需坐在地上。陽光透著紙窗照進來,照著案前飛揚的細塵。案頭上厚厚的堆著一卷卷的竹簡,皆是多摩國的經書,據傳這還是當年挲婆大師的親筆手書,極為珍貴。

蘇顧然譯了一半的經文擺在一邊,王慕翎走過去看了一眼,多摩國的文字十分復雜。

王慕翎也聽蘇顧然平日提過兩句,多摩國原是一個小國,佛教就是從中發源,國民愛好和平,崇尚佛教,多僧人。后來多摩國被附近幾個國家聯合侵略瓜分,國民死傷大半,只有少數僧人逃了出來,一路逃,一路傳教,倒在五十年后,讓佛教在這片大陸興盛起來了。教義出乎義意料的同王慕翎前世的佛教相似,大約人對于真善美的定義和對自身的要求,歸根結底都是一樣吧。

如今的多摩國舊址上,早就沒有幾個正統的多摩國民,多摩國的語言又復雜,竟漸漸的在流失,少有人識得。

國師這次所得的這批經書,還從未有人譯過,可以想見,以后這套經書流傳出去,上面的譯者將是蘇顧然三個大字。

王慕翎望著蘇顧然微微一笑:“也許千百年以后,我早已經淹滅在歷史中,而你的名字卻會隨著這套經書,名垂千古?!?/p>

蘇顧然神色一動,握住她的手,默默無語。

王慕翎嘆了口氣:“這并不是我最擔心的事情。我最擔心的事情是,如果我們死后,你們上天庭,而我要入地獄,怎么辦?”

她看蘇顧然竟然真的在認真的想,墨硯更是張開了嘴有些癡愣,就禁不住心里暗笑到腸子打結。

一本正經道:“所以,以后你們要陪著我一起胡鬧,陪著我一起荒唐,這樣才能永遠在一起?!?/p>

蘇顧然這才反應過來,神色松了下來,心里一片柔軟,想說她兩句都提不起氣勢。

墨硯牽住她另一只手:“別說這些,聽得我心里難受?!?/p>

王慕翎看古人對天庭地獄一事十分相信,這么一說他們倒上了心,嘻嘻一笑,一則她覺科普工程太過復雜,二則她是怎么來這個世界的,本身也挺玄的。便把這話題放下不提。

當夜又在云遙寺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趕早回家。

路上的景致看夠了,她便覺著有些無聊,墨硯原先也學會點戲曲,雖然不夠專業,但唱上兩嗓子也還可以,便坐在車里給王慕翎唱起曲來。王慕翎看他認真唱曲的小模樣,倒是越發喜歡了,撲上去好一陣輕薄。

____________________

秋路隱接到屬下的傳信,說是已經發現小郡王的行蹤,便火速騎馬趕了過去,終在國都外截住了他。

小郡王畢竟身份尊貴,沒有秋路隱在場,手下的人都不敢對他動粗,不過將他圍住,擋了他的去路,少不得挨上他幾下。

秋路隱到的時候,就看見小郡王正暴跳如雷,拿著馬鞭抽人。

秋路隱涼涼的來了句:“你們倒甘心被他抽?!?/p>

眾人一見秋路隱到場,有了依仗,一齊動手將小郡王綁成了個棕子。

小郡王看著秋路隱怒道:“秋路隱!快放開我!你這樣對我,我一定會告訴母親的!”

秋路隱笑:“你還有其他辦法么?”

小郡王暴怒,他心里知道,若是小時候,告上一狀,秋路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但現在,他身為秋家掌事,是秋家不可或缺的人,母親也不會做得太過,他還真拿秋路隱沒辦法!

正在尋思,就聽見秋路隱道:“給他嘴里塞上布,送回路州城去,一路上別忘了給他喂水喂食,每日放出來松動片刻,但給我看好了,不許讓他逃了?!?/p>

小郡王一驚!大叫起來:“住手!你怎么敢!”

“我怎么不敢?母親也是希望我這樣做的?!?/p>

小郡王想起,他和母親雖然沒挑破那層紗,直講他喜歡王慕翎,但總覺得母親看他的眼神,就是隱約有猜到,不然也不會把他困在家中。他自然知道母親不會同意,王慕翎無權無勢,無才無貌,而且已有正夫,母親手上的世家女子名單厚厚一摞,又怎會同意?

但他就是不甘心,他一定要來再見到王慕翎,讓她也喜歡上他,這樣他便可以豁出去一切的向女皇請求。。。。。。女皇那么疼他,必定會成全他的!

“秋路隱!你知道我來干什么!你不要壞我的事!你知道我喜歡她!大不了以后,我再不對你惡言惡語了!快點放了我!”

秋路隱見他快要將話說開,唯恐慌手下人中有母親的人,讓母親得了秋水湛喜歡王慕翎的確實證據可不妙。

走上前去,從屬下手中拿過布巾,一把塞到他嘴中,就要叫人送他回去,又略為遲疑。終于叫人在路邊找了家小客棧要了間房,把小郡王抬了進去,再命人遠遠的退開戒守周圍。

自己卻走進房內,坐到小郡王身邊。

看著小郡王在床上猶自掙扎,雙目圓瞪,嘴里唔唔的發聲。

他想了一下對小郡王道:“你安靜一點,不要大吵大鬧,我會把布拿開,和你好好說話?!?/p>

小郡王不理他。

秋路隱想,他跟這個弟弟,始終說不到一道上去,也罷,他愿意這樣聽,那就這樣吧。

“你喜歡王慕翎,我自然知道。但你有沒想過后果?”

“她的家世身份都不夠,母親自然不會同意?!?/p>

“你以為母親僅僅只是反對就作罷?還記不記得二姨家的秋閔風?”

小郡王停止掙扎,凝神想了下。他想起來了,那時候他還小,秋閔風對他還不錯,常從外面買了新鮮玩意來逗他。突然有一天,秋閔風不見了,只說是急病過世。過了段時間,才隱約聽下人提起,秋閔風看上了一個低賤的女子,要同她私奔,最后兩人被秋家人逮住,就在沙灘上挖了個坑,給活活埋了。

他記得,說這些碎嘴的下人,第二天就被母親叫人拖出去了。

小郡王身上一個激靈,隱約明白秋路隱要說的是什么了。

“你自以為,從小什么東西,你伸手就能得到,難一些的,也不過哭鬧一場便能得來。但你不知道,在母親她們的眼中,名譽和利益是不能讓步的,你膽敢現了這份心思,母親寶貝你,不會動你,王慕翎呢?讓她消失得無影無蹤,不會是難事吧?只怕你剛去求了女皇陛下,回頭就找不著王慕翎了?!?/p>

小郡王身上一陣發冷,又驚又恐,從未體會過的絕望也隱約浮上心頭。從前他被王慕翎綁架時,也照樣囂張,是因為他知道總會有人救自己的。而現在,他觸到了那面不可跨越的堅壁,這些從未體會的情緒才一齊涌了上來。之前他也隱約有點意識到吧,所以才會一直瞞著母親。

秋路隱看著他面色發白,神色呆滯。伸手抽出塞在他嘴中的布,靜靜的看著他。

小郡王僵硬的轉過了眼珠,看著他:“那我該怎么辦?秋路隱?!?/p>

這些,未嘗不是秋路隱面對的一面堅壁。若王慕翎有了身份和地位,秋水湛還有一線希望,而自己,母親會放人嗎?

秋路隱按下心中的一絲苦澀,平靜道:“我會幫王慕翎,幫她賺錢,幫她買地置鋪,幫她發展產業。不過,你等不等得到她能被母親看入眼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她仍是接受不了你呢?”

小郡王神色漸漸的松散下來,心里又有了一絲希望,秋路隱后邊的兩個問題,他簡直沒有聽入耳,被漸漸涌上來的喜悅慢慢的浸滿了。沉浸在自己的想象當中。半晌都沒有回應。

秋路隱也不催促。靜靜的坐在一邊。

小郡王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眼里閃耀著光彩,忍不住露出笑容,他幾乎從未對秋路隱這么和顏悅色過:“我當然等得到,從現在起,我絕不讓母親知道我對她心思。等到了那一天,我也一定會讓王慕翎喜歡上我?!?/p>

秋路隱不知道他那強大的自信從何而來,微微一笑:“但愿吧?!?/p>

小郡王點頭:“一定會的,不會太久。啊。。。。。?!毙】ね鯘q紅了臉:“多。。。多謝。。。。。。以前,是我不對?!彼故歉纱嗟牡懒饲?。

“不用,我并非全為了你?!?/p>

“???”小郡王愣神:“對,你為什么會愿意幫忙?”

秋路隱瞥了他一眼:“你無需知道,你只要知道,你現在,該乖乖的回路州城,然后在路上,好好想個理由,怎么同母親解釋?!?/p>

小郡王點了點頭:“嗯。。。。。好!”

秋路隱叫了人進來,給他松了繩,既然已經做通了思想工作,倒也不必綁他了。

他同小郡王,除了這個話題,倒也沒什么話好說。兄弟二人揮了揮手,彼此道別。

小郡王的馬車順著官道駛開,秋路隱一拍馬,朝反方向行去。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