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 64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02 字數:4233 閱讀進度:64/118

小郡王直直的瞪著眼睛,而秋路隱則要笑不要的。這兩人一齊這么看著秋水明,倒叫她出了一身冷汗,心知這位“朋友”在他們心目中的份量實在不低,這事實在沒得希望。

便死了心,但終究心里有些不甘,便盯著王慕翎左看右看。

王慕翎如今,比以前順眼許多。

身材胖瘦適宜,一頭青絲保養得極好,眼睛雖不大但有神,嘴唇稍厚還有幾分誘人,最妙的是皮膚,白白嫩嫩的,成日里左擁右抱,倒顯得滿面□。

但秋水明還是覺得她這長相離美人還是差了十分之遠,瞅著又沒錢沒勢,實在不知道她如何誘人了。

想著就悻悻的對她道:“王家妹妹,姐姐問你個問題,你是如何,呃,討男人喜歡的?”

屋中幾人沒想到她草包到這種程度,這種問題也是當面詢問出口,一時幾人都不作聲了。

王慕翎倒是覺得她還算直率,看到她一臉悻悻,吃憋的模樣,倒沒那么討厭了。

反正現在有秋路隱和秋水湛做靠山,倒興起了作弄她的意思。

“我這可是有秘訣的,那能這么輕易告訴了你?!?/p>

秋水明上當了:“你要什么?要銀子?”

王慕翎皺著眉苦想了半天:“嗯~~我和路隱水湛都是朋友,同你說銀子就太見外了,有心告訴你,不過我這法子啊,需得聰明人才使得出來,蠢一點的人知道了也沒用?!?/p>

秋水明站了起來:“其實我就挺聰明?!?/p>

王慕翎斜著眼睛睨她一眼:“哦。。。。。。那我就考考你?”

秋水明不知她如何考法,對自己其實沒多少信心,但總歸不愿意放棄。

“好?!?/p>

王慕翎道:“從前有個人開鋪子,有一天,有個人來買一串二十兩的珠鏈,給這老板一張一百兩的銀票,老板找不開,就到隔壁鋪子里用這張銀票換了碎銀回來,找給這人八十兩銀子。等這買珠鏈的人走了以后,隔壁鋪子的人找來了,說這銀票是假的,非找老板換回來。這老板無法,只得換了張一百兩銀票給他,收下這張假票。你說,這老板,一共虧了多少銀子?”

這還是王慕翎念書那會子,同學間出的趣味題。若例個程式容易算,若跟帳目打過交道的也容易算,但是尋常人心里一時迷糊,倒會有許多種答案。

此時秋路隱聽了氣定神閑,神色未變,藍裴衣微微瞇了眼又加深了笑意,墨硯常管著家帳,眨巴眨巴眼睛也清楚了,蘇顧然面無表情看不出來,小郡王想了想:“虧了一百二十兩?嗯,兩百兩?”

秋水明皺著眉頭,尋思了一番,道:“一百兩吧?!?/p>

王慕翎心中一動,這秋水明并不如她面上看來那樣不學無術啊。

秋路隱也是微微挑了挑眉頭,難道大家都看走了眼?

秋路隱不由得同王慕翎對上了視線,王慕翎向他眨了眨眼睛,飛了個眼色過來。秋路隱卻怎么都覺得像是媚眼,微有些失神。

王慕翎就開始給秋水明下套:“好吧,既然你答了出來,我就告訴你吧?!?/p>

說罷一下從椅子上起來,站到屋中間,雙手后負,神態凜然,一字一句緩慢有力:

“男人,不管多大,骨子里,都是個孩子。

你瞅瞅,一天到晚不管自己做沒做白功,打架的是男人,爭勇好勝的是男人,因為他們還是孩子心性。

孩子心性的男人,就依戀強大的女人!

你是不是以為,做女人,只要嬌滴滴的就行了?

錯了,你若是力爭上游,努力拼搏,認真努力的女人最美!

男人就會在你身上看到同類的光彩,覺著找到了能比肩的玩伴,若是他們累了,還可以在你肩上靠一靠。

而嬌滴滴的女人,他們只會初時新鮮,時間久了就會覺得索然無味。你明白了嗎?!

我初時就是從一個鄉下來的孩子,做到現在手頭也有些產業,我就是成功的例子。你瞧瞧我家中這幾位,嘖嘖嘖,我這是還努力得不夠,還有好幾位比他們更勝一籌的大美男與我失之交臂了?!?/p>

王慕翎唱作俱佳,一臉痛色。

秋水明震驚,更勝一籌的大美男?她無法想象還要怎樣更勝一籌。頓時血就沸騰了:“在那里,在那里?”

王慕翎巴著她的肩:“要我介紹給你嗎?”

秋水明點頭點頭點頭。

王慕翎鄙夷的上下看她一眼:“就你這模樣,成天不事生產,長這么大沒自己賺過一兩銀子,介紹給你,他們也會甩袖而去的?!?/p>

秋水明呆住,開始思考王慕翎的話有多真,貌似她家后院的小爺們出去打獵,拔得頭籌的那個,總是興高彩烈得意洋洋,確實同五六歲的小娃娃也沒什么差別。想著想著便有了一分相信。

蘇顧然本來心里不痛快,見王慕翎又在這瞎掰倒忍不住好笑,墨硯只覺得這比她平時正兒八經講段子好笑多了,不由得微微偏過了頭藏住笑意。

藍裴衣倒是忍功一流,只是拿袖掩住半張臉,輕咳了一聲。

小郡王開始倒沒懷疑,一時想,王慕翎你不賺錢,我也喜歡你,一時又想,好像自己真是看她一路很努力的模樣怪可愛的,一時又想,那我長這么大,也沒賺過一兩銀子,她是因為這不喜歡我嗎?后來聽到說有好幾位更勝一籌的大美男,才知道她在胡扯。頓時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秋路隱則極為上道,忍住笑意,對王慕翎道:“慕翎不要胡說,別糊弄我二妹?!钡鹊角锼骺聪蛩麜r,他又急急的掩起一絲防備和驚疑。

倒把秋水明唬住了:難道他是怕我發奮圖強爭了他的權?嗯,很有可能,王慕翎說的,倒有可能是真的了。

王慕翎看一看秋水明沉思的模樣,暗笑到肚子疼,差點想頒個小金人給秋路隱。

過了好半天,秋水明慎重的對王慕翎道:“那再等一段時間,你再帶我去找他們?!?/p>

王慕翎點頭點頭點頭。

、

秋水明回家,就去詢問排行十八的小爺:“小辰子,你說男人喜不喜歡強大的女人?”

小辰子一想,她抽了么,怎么問這種問題?不過我現在是靠她養著,總歸她是比我強大的,捧著她就好了。當下就道:“當然喜歡,喜歡極了!”

秋水明不知道他的小心思,點了點頭,笑了起來,小辰子也跟著笑,各自滿意。

、

秋夫人當時手上正在給水凌澈納個鞋底,聽到秋水明的話,差點一針扎到自己的手。

她慢條斯理的放下鞋底,看向秋水明:“你方才是說,叫我給你幾間鋪子管管?”

秋水明道:“正是,孩兒想歷練歷練?!?/p>

秋夫人狐疑的上下打量:“你不是想把這幾間鋪子拐到手,然后賣了錢去哄小倌罷?”

秋水明忙道:“母親大可派個能干的管事跟著,也正好教教我?!?/p>

秋夫人點頭,這倒也是,就派桐管事跟著,諒她也翻不出花樣,但她這舉動,倒真是叫人摸不著頭腦。

一邊的秋路隱垂著眼瞼,慢慢的飲茶,持著杯耳的指節卻捏得發白了,秋水明一看,越發篤定了。

、

秋路隱第二天,就令人抬了兩大筐水果到王家小院。

這時節的水果很稀罕。王慕翎天天魚肉也吃膩了,撲了過來拿起一個就要吃。

墨硯連忙奪了過去:“我去洗洗!”

王慕翎心想,又沒得農藥的,能有多臟。但也由得他去。

只笑看著秋路隱:“怎么著,這是?”

秋路隱笑:“感謝你的?!?/p>

王慕翎拍拍他的肩:“慢慢的困住她,你就可以脫身了,怎么可能一輩子不嫁?!?/p>

秋路隱心里暖暖的,這個丫頭沒有大才能,鬼點子倒是不少,更讓人窩心的是她的心意。

他看著她就那樣笑瞇瞇的站在面前,真想抱一抱,卻不能。

王慕翎忽的臉色一變:“我也有一事求你?!?/p>

秋路隱定了定神,明白她的所指的必然是藍裴衣:“嗯,你放心,就把他留在身邊吧,我會想法子拿來休書?!?/p>

王慕翎歡呼一聲,撲過去將他攔腰抱?。骸罢嫣昧?,路隱,愛死你了?!?/p>

剛抱了一下,她就覺得不妥,連忙直起身子,吐了吐舌:“抱歉?!?/p>

秋路隱淡淡的道:“無妨?!眳s恨不得她多抱一會,只沒料到她如今言行上已收斂了許多。

、

王慕翎這廂得了秋路隱的保證,心里就樂得不得了。

藍裴衣雖然回到了她身邊,但她一直不敢真碰。有蘇顧然一邊看著呢,她自己心里也總有些不舒坦。

這兩天被秋水明粘著藍裴衣的目光就刺得心里生了妒,恨不得立時就能同藍裴衣滾在一起抵死纏綿。再得了秋路隱的保證,已經是橫下了一條心。

到了夜里就摸進了藍裴衣的房里。

瞅著他房中已經熄了燈,便輕手輕腳的摸到他床邊,伸出手去。還沒有碰到他,就被藍裴衣扣住了手,一下拉上了床,反身壓住。

王慕翎自是無限配合。

兩人之前就對彼此的身體熟悉,人說小別勝新婚,他們何止小別。這一番熱情高漲,又刻意配合,竟是做到兩人都不能自已。

(河蟹掉,V文字數修改不能比之前少,不然就修改不成功,所以我說些廢話先頂著,回頭有空重寫此段,占了童鞋們的字數對不住,文完結后寫一篇免費的番外來彌補。)

王慕翎睜開眼睛,滿含春情,卻一邊喘息著,帶著戲謔的問:“怎么。。。。。。我比她好么?”

雖然她喜歡藍裴衣,也不介意他的過去,但心底還是對那些讓她又妒又恨的日子有些陰影。

這時全無心防,自然就說出了口。一出口不由得就暗罵自己,怎么能說這種話,簡直不是人,他是為了自己才嫁過去的。何況王慕翎你自己,也是三夫四侍的,憑什么倒對別人這么苛求了。

藍裴衣果然停住了動作。王慕翎摒住呼吸,生怕他抽身走人。

藍裴衣一雙美目在黑暗里也隱約能看到光華流轉,只聽得他聲音里帶著笑意:“翎翎這是在吃醋?我不是同你有過約定么,同你好上以后,在你厭棄我之前,我不會和別的女人上床,你忘了么?還是。。。。。你厭棄我了?”

說罷又動了起來。

王慕翎心中一動,他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他沒有和蒲臺宗敏做過?

這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王慕翎卻無條件相信藍裴衣。只要他說沒有,當然就沒有。

王慕翎知道自己這樣的心態不對,但卻抑制不住喜悅。

禁不住說了一句:“我愛你。。。。。?!彼⒉幌矚g說“愛”這個字,覺得太正式,太肉麻,她喜歡用“喜歡”這個詞。此刻卻覺得自然而然的把“愛”說了出來。

(河蟹掉,V文字數修改不能比之前少,不然就修改不成功,所以我說些廢話先頂著,回頭有空重寫此段,占了童鞋們的字數對不住,文完結后寫一篇免費的番外來彌補。

河蟹掉,V文字數修改不能比之前少,不然就修改不成功,所以我說些廢話先頂著,回頭有空重寫此段,占了童鞋們的字數對不住,文完結后寫一篇免費的番外來彌補。)

作者有話要說:關于男人喜歡強大的女人,這是謬論。

大多數男人還是喜歡嬌滴滴的女人,少數人例外。童鞋們千萬別變強了。

嗯,關于裴衣嫁過去以后,并沒有獻身,番外里再說,表不相信,表給磚。頂鍋蓋跑了。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