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 69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07 字數:3387 閱讀進度:69/118

顏喻林即答應了王慕翎,便真的入宮去求見顏正君。

顏正君低頭看著棋盤,先前他和女皇下了半局,有事散了去,說好回頭要接著下。他正琢磨著,要怎么不著痕跡的讓給女皇一子半步的。聽了他的來意,執著棋子的手在半空中微微一頓,即將棋子扔回罐里,抬起眼來看他。

藍裴衣的艷色名滿國都,他自然是知道一些的。顏喻林無論從那個方面看,也不可能和藍裴衣扯得上關系。不過,顏喻林也二十好幾了,從未聽說過有心儀的女子,想給他議門親事,他也總是執意回絕,若不是他看著這孩子長大,只怕這會兒該懷疑他好男風了。

“你什么時候,同個風塵男子,有了關系?”

顏喻林素來一心鉆研醫術,倒是不知道這些風月上的事情。聞言微微一愣,只覺得叔叔的神情微妙,他卻參不透:“侄兒也是受朋友之托,同這位藍公子并無直接交情?!?/p>

顏正君點了點頭:“這事不成,我正要督促陛下嚴厲追究,不得姑息,怎可自己壞了規矩?”

顏喻林想起王慕翎哭得眼淚汪汪的模樣,欲要再說。

顏正君卻一抬手止住了他:“你不許再插手此事,我意已定?!?/p>

顏喻林原先就知道無望,也不過一試,見事情沒了余地,也不再多說。

便打道回府,只隱隱的有些覺得不好同王慕翎回話。

、

這廂小郡王收了信,見著同王慕翎相關,雖然他并不想救一個跟王慕翎有曖昧關系的男人,但若是救了,王慕翎心中必會感激,指不定就會多了幾分好感,再進一步的話。。。。。。,他想來想去,便立時從路州城寫了封信遣人送入宮內。

信剛送出,還是覺著不妥,馬上又同秋夫人撒賴,只說國都生了這么多事情,覺著新鮮,想要去看看,保證不亂跑,只去皇宮轉一轉,叫她只管派人跟著。

秋夫人見著拘了他在身邊大半年,也沒見生事,便了放了兩分心,又見國都發生了這樣的大事,讓他去看一看,警醒警醒也成,再說,女皇一直忌憚秋家,秋水湛常往宮中走走,倒能調節一二便。這么一想,便派了身邊得力的兩個老仆跟著他,放了他去。

一路上小郡王安安份份,心無旁騖的趕路,倒叫那兩個老仆覺著詫異。

、

王慕翎正巴巴的守在顏喻林家門口,待看到他一回家,就滿腔希望的迎了上去。

顏喻林望著她,微微的搖了搖頭。王慕翎頓時面若死灰,顏喻林看得不忍,微微嘆了口氣。

見她跌跌撞撞的,又怕她出事,叫了車把她一路送回去。

墨硯正在家里著急,王慕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又跑出去了,一見她被送回來,立時挽了她的胳膊:“妻主,在家歇著吧,成嗎?”

蘇顧然一邊看著,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只得上來向顏喻林道謝。

兩人都不是會熱絡氣氛的人,倒也沒話可說。

顏喻林想了一會,道:“王小姐。。。。。。這副樣子可不行。我替她開些養神的藥,熬給她喝了,晚上睡得穩一些?!?/p>

蘇顧然聽了也覺得好,向他拱手道:“多謝顏大夫,有勞了?!?/p>

顏喻林一邊提了筆,寫了兩張方子,又看了伏在墨硯肩上的王慕翎,嘆了口氣走了。

蘇顧然把方子交給小廝去抓藥,就叫墨硯把王慕翎扶到屋中,看著她的模樣,又心疼又無奈,卻也說不出安慰她的話來。只得讓她坐在一邊。往香爐放了些安神檀香,再拿了卷經書坐到她身邊輕聲誦經。

蘇顧然的聲音,清越動聽,讓王慕翎略略回了些神,她也知道這陣自己的失常,是委屈了蘇顧然和墨硯,但無論如何,她也不能看到藍裴衣去死。

這時伏□去,攬著蘇顧然的腰,臉埋在他腰間。

蘇顧然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眼睛卻沒有離開經書,直誦到她入睡,這才輕手輕腳的將她放到床上去。

秋路隱打點的官員全都傳回了無望的消息,王慕翎眼瞅著希望一點一點變小,只能指望著小郡王。

等小郡王緊趕慢趕,終于趕到了國都。

他立時撲進了宮里,撲到女皇陛下膝上:“陛下~”

女皇陛下用指頭揉了揉眉心,微笑著看了看這撒嬌的小子。

“水湛竟然會這么乖來看朕?”

小郡王跟她嘰哩呱啦說了一大堆,女皇卻只微笑,這小子必然有事相求。

果不其然,一會兒他就耐不住性子:“陛下,我想求陛下放一個人?!?/p>

女皇心中一動,因著這樁與剽國通商的案子,這陣子,已經有好幾撥人來求情。

倒不知道這小子,和誰扯上了關系。

小郡王道:“水湛求陛下開恩,放過藍裴衣?!?/p>

女皇不動聲色,卻想起這段時間以來,有過好些官員來向自己求情釋放藍裴衣。

藍裴衣身世并不清白,即是風塵中人,又是蒲臺宗敏的二爺,按說大家都不會愿意在明面上和他扯上關系,免得惹了一身腥。他的身份注定他絕無免罪的可能。怎的有人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來為他求情?就連一向命清流的蘇門顧氏也隱晦的提過兩句。水湛又從那里和他扯上關系的?

若是平時,饒過一兩個死罪之人,自然無礙。但眼下,事情鬧得太大。多少雙眼睛在盯著?開了個缺口,便難以打止。尤其是莫貴君,為了能釋放他哥哥,不知道鬧過多少場。顏正君又死壓著這事,倒教她夾在中間,一個頭兩個大。

女人就是這樣,若同誰有了親密關系,感情上便難以決斷。

這時她若是給小郡王開了這個例,只怕場面更難收拾。

她摸了摸小郡王的頭:“這件事,朕不能答應你?!?/p>

小郡王豈肯罷休,跟牛皮糖一樣賴在她身上,把自家爹爹都搬出來了:“就看我爹爹面上,答應水湛這件事吧?”

女皇把面色一沉:“住口,這種話也是你能放在嘴上說的?”

秋水湛一愣,從未看見過女皇這副模樣。

女皇見他被嚇住,又放軟了聲音:“水湛,你也不小了,該知道,世上沒有隨心所欲的事情。就算是朕,坐在這個位置上,也有不得已的時候?!?/p>

小郡王自宮里出來,惴惴的想去王家小院,但又有點怯。巴巴的去找了秋路隱。

又不肯直說,只同他說:“你去不去看王慕翎?!?/p>

秋路隱手下噼哩啪啦的打著算盤,也不看他:“我上午才去過?!?/p>

小郡王道:“我要去回她個信?!?/p>

秋路隱手頓了頓,心里想著她不知道會如何失望。。。。。。他真想買通天牢,換個死囚替了藍裴衣,偏偏卻打聽到藍裴衣是跟蒲臺宗敏關在一起,蒲臺宗敏自然不會看著這事不吭聲。

想到這里他心中嘆息:“唔?!?/p>

小郡王見他不上鉤,也沒辦法。只得自己去找王慕翎。

到了王家小院,門人一通報,就見王慕翎急切的迎了出來,一雙眼睛只盯著他,晶亮晶亮的。

小郡王越發不敢說,王慕翎也不敢催。跟他一齊走到屋里,下人奉上茶來。

小郡王捧著杯,眼睛盯著桌面。

王慕翎眼里的光亮就一點一點黯了下去。

“不行是不是?”

小郡王聽著王慕翎的聲音,從來沒有這么輕,沒有這么平白過,心里一驚,抬眼看她。

就想要去捉住她放在桌上的手。

蘇顧然正在一邊,冷眼看見,順便就拿了手上的一卷書,來架住他下落的手。

小郡王訕訕的收回了手。有些悶然道:“對不起。。。。。。。陛下不肯答應,不過她給了我一面令牌,說是可以去天牢探視?!敝芭氏铝肆?,任何人不許探視,王慕翎就算千想萬想,也沒能見著藍裴衣。

這時聽得可以探視,眼里騰的一下就亮了起來,起身一把抓住小郡王的手:“走!這就去!”

蘇顧然一伸手攔住了她:“別急?!?/p>

王慕翎想了想:“對,他挺愛吃阿生伯做的菜,要給他做些好吃的帶去!”說罷又轉身跑去廚房吩咐阿生伯。

小郡王立在原地,被她握過的那只手,滾燙滾燙的。

又看了一眼蘇顧然,只見他也正看著他的那只手,便連忙把手縮了回去,倒像怕被他拉著去砍了似的。

王慕翎吩咐阿生伯足足做了八個大菜,提了兩大食籃。就迫不及待的要小郡王帶路去天牢。

蘇顧然怕她有什么不妥,便也一齊跟著。

國都的天牢建在地底十米深,墻面都是用半米厚的石塊砌成的,一進去就有種陰冷幽暗的感覺,每一間牢房,都是用精鐵欄桿隔開,一路走過去,并沒有人哭喊,每一個人,都縮在角落里,神色是死灰的。比之王慕翎曾經關過的兩次監牢完全不同。

王慕翎隨著獄卒越走進,就越感覺到死氣沉沉。

待到了最里邊,蒲臺宗敏一家都關在一間牢房。

王慕翎第一眼就發現了藍裴衣。

他躺在稻草上,一身白色的囚衣,側著頭,長發覆蓋住看不到臉,只露出一截纖長的脖子。

作者有話要說:現在上網不是很方便,緊趕慢趕才趕出這一章來,別說二更了哦,做不到的。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