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 74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12 字數:3218 閱讀進度:74/118

等王慕翎和三位夫侍回了國都,已經是五月份,酷暑已現端倪,國都街頭的女子以著紗衫居多,男子衣衫的領口也開得愈大,滿眼皆是一片清涼景致。

王慕翎熱到不行,可著勁用冰塊,又最喜歡同蘇顧然呆在一塊,仿佛瞧著他就清涼了幾分。

這會子她正在院子中搭的葡萄架下,睡在涼榻上,把頭枕在蘇顧然的膝頭,聽著他輕聲誦經,便有些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間聽到下人的聲音:“三爺回來啦?!?/p>

王慕翎睜開眼睛一看,藍裴衣剛剛入了院門,面色被陽光曬得有些微紅,臉側發絲被風吹起,微瞇著眼漫步而來,別有一番風情。

她笑撐起半邊身子,從一邊放著冰塊的水盆里撈出一塊帕子:“擦把臉罷,秦琉館怎么樣了?”

藍裴衣也坐到了涼榻上,擦了把臉,笑道:“還成,那幾個老鴇都是能干的,倒不怎么要我費心?!?/p>

藍裴衣之前嫁給蒲臺宗敏,便被要求把秦琉館盤出去,但到底是多少年的生意,也有了感情,便執意沒有丟手,不過也疏于打理,后面又是奔波逃命,又是牢獄之災,再跟著王慕翎回家轉了一兩個月,竟是任秦琉館自生自滅。

如今他跟了王慕翎,倒是一家四口自得其樂,成日里四人打打馬吊,或者出去游玩。更沒有心思搭理秦琉館,今日好不容易提起了性子去看了一眼,跟他時間最久的幾個老鴇也頗為得力,竟是維持著秦琉館狀況如前。

藍裴衣自從秦琉館帳上提了一筆銀子回來,交到一邊的墨硯手中充到家中帳上。

王慕翎嘆了一口氣:“太熱啦,再過一陣更沒法過了,咱們不如住到郊外的別莊上去?”

蘇顧然陪嫁來的別莊倒應該清涼許多,只是沒有住在城中方便。

藍裴衣點了點頭:“也好?!?/p>

蘇顧然同墨硯都沒有意見,墨硯即時起身,吩咐下人整理行裝。

正在收拾著,突然門房來報:“夫人,各位爺,宮里邊來了公公,說是有旨意?!?/p>

這便把王慕翎一干人嚇了一跳,藍裴衣這事,按說應該是完結了,再同宮中扯不上半點關系,怎的又生反復?

但也只好起身去接旨,王慕翎穿得清涼,露出了大半的膀子,蘇顧然便順手扯了件外衫給她披了上去。一行人這才去接旨。

結果卻是一件好事,原來東萊人十分信奉佛教,連國君也是佛教信徒,自蘇顧然去年譯了佛經贈與東萊國僧人,轉呈到東萊國君面前,他閱過大喜,直稱尊國人才濟濟,令人心悅誠服。竟然向尊國派出了使節,這兩日才到了尊國國都,表達了愿意臣服之意。

東萊國本是尊國和白溪國兩個大國夾在中間的一個小國家,一直以來兩邊搖擺不定,在夾縫中求生存,這會子向尊國臣服,雖然其中必有更多政治經濟上的考慮,但始終是蘇顧然的佛經成了緣頭。

女皇大喜,特地召了國師詢問,國師又一向寵愛蘇顧然,便將他薦了上去。

女皇便下了旨,任命他為集英閣大學士,官封四品,派人來傳他入宮受封。

王慕翎聽了,喜得眼都笑沒了,連忙賞了宣旨的公公兩封銀子,又推了蘇顧然趕緊隨他入宮。

蘇顧然對于這些身外事,并不甚在意,但見王慕翎十分高興,便也露了兩分笑意,捏了捏她的手:“等我?!?/p>

王慕翎點頭:“好哇,早去早回?!?/p>

蘇顧然這便隨著宣旨公公入了宮。

才入了宮,便見到了國師,連忙過去行禮:“師尊?!?/p>

國師捋了一把長須,笑道:“顧然近日可好?”

“顧然很好,多謝師尊舉薦?!?/p>

國師搖搖頭:“為師不過是在女皇詢問的時候說了實情,來,隨為師一起去面見女皇?!?/p>

蘇顧然應諾,隨著國師一道前行。

上了金鑾殿,殿中兩側站著朝官,其中便有蘇顧然的爹爹顧正夫同妹夫韓魏郎,殿上高高的階梯上,有五個寶座,正中便是女皇,兩側坐著四大皇夫。

國師有特赦無需行禮,蘇顧然自跪拜在地:“草民蘇顧然,叩見女皇陛下,顏正君,莫貴君,單賢君,燕德君?!?/p>

女皇見他身姿翩然,聲音清越,已經有了三分好感,便道:“平身?!?/p>

蘇顧然道:“謝陛下?!边@便站起身來,只還微垂著頭。

女皇又道:“抬起頭來,讓朕看看?!?/p>

蘇顧然緩緩抬起頭來,殿中便有人忍不住輕聲抽氣。

女皇看著他清冷的眉眼,心里也是一嘆:真是奪天地之色。

心中便十分愛惜,聲音都輕了幾分:“蘇顧然,你為國立下功勞,今日,朕特加封你為四品集英閣大學士,你意下如何?”

蘇顧然淡然道:“草民不過是做了應做之事,陛下太過抬愛?!?/p>

女皇瞧他不卑不亢,更加喜歡,笑:“你如此有才,這實是你應受的?!鳖D了一下,又道:“多大年紀了?可曾許了人家?”

蘇顧然道:“草民今年二十三歲,已嫁給了京西鹿縣月塘村王慕翎為夫?!?/p>

女皇只覺著有點耳熟:“王慕翎?”

一邊站著的近身伺候的馮公公卻是知道,他同蘇家有些往來,蘇顧然出嫁時,他還曾去晚過酒,后來藍裴衣的事情鬧得大,一些小道消息也沒漏出他的耳朵。

這時他連忙貼近了幾步,對著女皇耳語了幾句。

女皇聽著啦著,就皺起了眉頭,再三打量了蘇顧然一番,心里頗有些遺憾,這么個謫仙人兒,意然嫁給那么個荒唐女子。本來還想封他夫人為誥命,這時倒是免了。又抬眼瞥了殿中站著的蘇門顧氏一眼:好好一個兒子,怎的不知愛惜。

蘇家的顧正夫接到這一眼,倒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方才還十分歡喜,怎的轉眼就眼含責備?果然帝心難測。

這便叫蘇顧然聽了封,嘉獎兩句,讓他退下了。

蘇顧然被小公公領到一邊,給他發放了官服換上,領了官印,又認了日后工作的地方,這才放他回家。

蘇顧然一回家,就見屋中滿滿的擺了一大桌好菜,王慕翎正使人把葡萄酒用冰塊鎮著。

蘇顧然微微一笑:“慕翎?!?/p>

王慕翎聽聲回過頭一看,瞪大了眼睛:“真漂亮!”

蘇顧然平日只穿素色的衣服,今日這官服,卻是藏藍的底,衣擺上起了云紋,身上卻是織著麒麟紋,蘇顧然一穿上身,更多了幾分凜然之姿,人也鮮活許多。

王慕翎撲上來抱?。骸昂每?,真好看,嗯~難道說我是制服控嗎?”

蘇顧然見她又說奇怪的話,捏了捏她的臉:“怎么弄了這么多菜?”

王慕翎在他身上摸來摸去:“慶祝你升官啊,你瞅瞅,我們王家十代數來都是白丁,出了你這個大學士,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吧?”

蘇顧然聽她說得高興,也忍不住心里高興,頓時低下頭來在她臉上親了親:“你喜歡就好,我去換衣服?!?/p>

王慕翎連忙勾住他的脖子,細細的吻了回去,又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道:“不要換,我挺喜歡看的,晚上我再幫你脫?!?/p>

一句話把色女本相暴露出來了,蘇顧然臉上微微一紅,但也聽了她的話沒去換衣服。

一抬頭就看到藍裴衣同墨硯也在滿面笑容的看著他,他本來對這個官職并不在意,此時也有些喜歡了。

由著王慕翎牽著手坐到桌前,幾人一齊吃飯慶祝。

蘇顧然三日之后便要正式走馬上任。

集英閣中的官員多是為皇家起草圣旨,編纂文書,收錄文卷。

蘇顧然入閣以后,實際也沒有擔任其它事務,只負責佛經方面的翻譯收錄工作。按說也并未有太多機會涉及朝庭的政治人事糾紛,符合了他的性子,倒也清閑。但他官任四品,每月的俸銀卻也不低,還有谷物發放,雖然王慕翎一家現在并不短缺這些,但如果真論起來,蘇顧然一人便可以養活一家還有富余了。

一家人正在自娛自樂,卻聽得門房來報,說是蘇夫人同顧正夫來了。

王慕翎幾人忙擱了筷子迎了出去。

一見了兩位長輩的面,王慕翎嘴甜的喊了一聲:“娘,爹?!?/p>

蘇夫人笑瞇瞇的應下,眼角卻瞥著站在她身后的藍裴衣。

果然是個絕色,同自家兒子比起來,各有千秋。

這便隨著他們進了屋坐下。

下人們奉上茶來,顧正夫接過,慢飲一口,含笑睇著蘇顧然道:“爹爹做了一輩子的官,顧然倒是一下就趕上了?!?/p>

蘇顧然面上現出一分笑意:“孩兒那里比得上爹爹?!?/p>

顧正夫一愣,雖然蘇顧然從小與家人分離,但他也算得上了解他,如今瞧著他面上帶笑,倒似變了個人似的。

作者有話要說:卡文,卡得厲害,淚啊~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