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 82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20 字數:2703 閱讀進度:82/118

王慕翎第二天,等蘇顧然下了朝,偷偷摸摸的把他拖到房里,再端進來幾個素菜擺在小桌子上。

蘇顧然看得莫名:“這是怎么了?”

王慕翎笑:“我親手做了幾個素菜,他們反正也不吃素,就我和你今天一起吃吧?!?/p>

蘇顧然一愣,心里一暖:“好?!?/p>

眼角又瞥見王慕翎手上一處暗痕,捉住她的手:“這是怎么了?”

王慕翎本不欲拿這說事,但今日卻是要讓他越心疼越好,頓時撅了嘴:“被濺出來的油給燙了?!?/p>

蘇顧然果然面現害疼的神然,輕輕的低下頭去,吮在那處,再柔聲道:“下次別自己做了?!?/p>

王慕翎撒嬌的依到他懷里:“給你做菜,我總是愿意的?!闭f完自己都覺得肉麻。

偷偷看了蘇顧然一眼,卻見他眼里光澤動人,竟是全當了真。

王慕翎心就一抽,羞愧起來,再不忍哄他。

只陪著他默默的吃完了飯。

蘇顧然見著她前一刻還興高采烈,下一刻又成了悶葫蘆,淡笑著道:“怎么不說話了?”

王慕翎叫了下人進來收拾了碗筷下去,又讓他們關了門。

猛然回頭,望著蘇顧然。

蘇顧然難得在她臉上見著這么嚴肅的神色,不由得也是一凜。

王慕翎想著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便沉了聲:“顧然,你知道,我很愛你?!?/p>

蘇顧然一聽,不由得一笑:“我還以為你要說什么呢?!?/p>

“你生得清冷高潔,心思單純可愛,我常常在想,我這么普通的女人,能得了你,實在是應該知足了,這一輩子,那怕就是與你一人在一起,共度余生,我也是愿意的?!?/p>

蘇顧然漸漸的聽得不對,收了笑意,靜靜的聽王慕翎繼續說。

“可是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能給你個一心一意,實在是我負了你。然而也并不是我有意為之,實在是因緣際會,我陷在其中,有我的不得已。但不管有再多的理由,終究是我負了你,對不住你?!?/p>

蘇顧然垂下眼瞼,淡淡的道:“怎么還說這些?墨硯在我之前,裴衣如今與我也處得甚好?!?/p>

王慕翎搖了搖頭:“我說這些,只是要告訴你,我對不起你??墒?,就算你再不滿,我也不能放開你。我還是要把你捆在身邊,死也要跟我死在一起?!?/p>

蘇顧然一怔,不明白她今日是怎么了,話說得這樣慘烈。

王慕翎苦笑一聲:“你可以生氣,可以不理我,可以懲罰我,但是不許離開。我,想求你,讓我娶秋路隱進門?!?/p>

蘇顧然本來浮現在臉上的那一絲疑惑,一絲感動漸漸的消失,面色愈來愈冷,變成凍成了冰的寒潭深水。

王慕翎垂下頭去:“路隱,之前有次酒醉,失貞與我,被他母親發現,盛怒之下砸到了頭,現在變成了一個呆子。我想著,總是因我而起的,要把他娶進門來照顧著。。。。。。小景,也是他的孩子?!?/p>

蘇顧然眼中毫無波瀾,拂袖起身,就往外走。

王慕翎連忙拉住他的袖子:“去那里?”

蘇顧然一運內功,袖子一震,王慕翎即被彈開。他若是認真起來,又有幾人能攔住他。

眼見著他往外走,王慕翎急急的跟了上去。也沒見他走得多快,偏王慕翎跟不上,急得直冒汗。

蘇顧然一個縱身,就飛上了墻頭,他立在墻上,白色的衣角翻飛,回過頭來,冷冷的瞥著王慕翎:“今日,我與你,恩斷義絕,你若愿意,送封休書到蘇府最好,若不送,我也不會再見你?!闭f罷飄然遠去。

王慕翎腿一軟,被聞聲趕來的藍裴衣趕緊接住。

眼見她急得直落淚:“裴衣,怎么辦?怎么辦?”

藍裴衣連忙安撫她:“乖,別急,只要不寫休書,他名份上就是你的正夫,總會有辦法讓他回心轉意。他心里也是有你的,就是一時之氣,嘴硬心軟?!?/p>

王慕翎淚蒙了眼:“真的嗎?”

藍裴衣柔聲道:“當然是真的。會有辦法的?!?/p>

又是連番安慰,才勉強讓王慕翎平靜些許。

藍裴衣得了消息,說是蘇顧然在朝中告了假,都沒有去上朝了。尋思這下真是氣得不輕。

緊接著王慕翎便到蘇家去找蘇顧然。

但蘇家的門人一見是她,就連大門也不讓她進。

王慕翎圍著蘇家的圍墻團團轉,竄上竄下爬了好幾次,又使了銀子買通了蘇家小廝,才勉強弄清了蘇顧然住的方位,就在南邊的一個角樓里。

王慕翎便爬上了南邊的墻頭,一看,底下正有兩個小廝守著,仰著頭對她道:“大少奶奶,您可別翻墻進來,我們都得了令,到時把您捆著扔出去,可不好看?!?/p>

王慕翎騎在墻頭,遠遠的就對著蘇顧然的角樓喊話:

“顧然~~顧然~你快回來~”

“顧然~顧然~我好想你~”

“顧然~顧然~我愛你~”

“顧然~顧然~別生氣啦~”

“顧然~顧然~我以后都聽你的~”

。。。。。。

她深信,女追男,隔層紗么,只要金誠所至,金石為開,便天天鬼哭狼嚎一般到蘇家墻頭去喊。

蘇家的下人也沒得辦法,怎么說她也是蘇家大少奶奶,還真不能拿著掃把將她從墻頭拍下去,真摔壞了又不得了。

由得她在墻頭這么嚎了十來天,簡直成了國都一大奇景。

蘇家的顧正夫每每在朝中,便有同僚拿這說笑:“顧大人,你家大兒媳,真是千古第一癡情?!?/p>

顧正夫便含笑點頭:“小兒女打鬧,見笑了?!?/p>

這日顧正夫下了朝,正在回家的路上,馬車卻停住了。車夫回身挑了簾子道:“顧大人,外邊有人要見您?!?/p>

顧正夫瞇眼從車簾縫里往外一看,就見著藍裴衣,正袖著手,立在路中間,微笑的看著馬車這邊,金黃的余暉披在他身上,更添顏色。

顧正夫先在心里贊了一句:果然是絕色。

然后才慢條斯理的對車夫道:“請他上車罷?!?/p>

車夫應了下去。

藍裴衣上得車來,先是恭敬的對顧正夫作了個揖:“顧大人,失禮了,實是求見無門,才出此下策?!?/p>

顧正夫微微一笑:“這倒無妨,只是藍公子找我也無用?!?/p>

、

顧正夫回了家,正趕上家中預備吃晚餐。

家中幾人滿滿的坐了一堂。蘇柳眉正皺眉堵耳朵,抱怨道:“這還有完沒完了?日日這樣鬼哭狼嚎的?!?/p>

蘇夫人拿著筷子敲了她一下,眼角瞥見蘇顧然正神色淡漠,不為所動。

一家人又照例在王慕翎的嚎聲中用完了晚餐。

待到散了席,顧正夫隨著蘇夫人一路,拉了她的袖子:“曲珍。。。。。。。顧然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p>

蘇夫人嘆氣:“我何嘗不知道。王慕翎雖然說話不算數,不是個東西,但女人那有不三夫四侍的?他也犯不著為了這,就非要鬧到要休離的地步,休離了的男人,那里還有立足之地?但又不敢說他,就怕他覺得鬧心,連家也不呆了,直接去寺里出了家?!?/p>

顧正夫笑:“他這不是沒有出家么?”

蘇夫人一愣,轉臉看向他:“你的意思是?”

顧正夫微微點頭:“我看顧然,心里也未必就真的死了心,不過一時意氣用事?!?/p>

作者有話要說:我雙了,內牛滿面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