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 84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22 字數:2750 閱讀進度:84/118

到了晚上,蘇顧然終于按捺不住。他不愿意被蘇夫人他們看到。便自自己的角樓上,悄然飄下,潛出了蘇府。自屋脊上飛躍,終于又到了王家院子。

他一路尋到了王慕翎的房間,輕輕的掀開了一片瓦。往下看去。

就見得王慕翎正躺在床上,雙頰通紅,額上敷著帕子,果真是一副害病的模樣。蘇顧然心里就一緊,忍不住心疼。

這時門被推開,墨硯端著藥走了進來。

扶起王慕翎,輕聲喚著:“妻主,起來喝藥了?!?/p>

王慕翎半睜開眼睛,偏過頭:“不喝?!?/p>

墨硯嘆氣:“喝了罷?!?/p>

王慕翎搖頭:“不喝。。。。。。叫顧然來看我,不然我不喝。。。。。?!?/p>

蘇顧然聽了,心里又是惱,又是痛,她又來自殘這招來迫他,偏他還就吃這套,這時就恨不得下去拎了她的耳朵逼著她吃藥。

墨硯真是拿她沒辦法,今天的藥熱了冷,冷了熱,口舌都勸干了:“不喝怎么行?昨夜大雨,都請不到大夫,你燒了一夜。今日還不好好吃藥,不是要死么?”

王慕翎還是緊閉著嘴,干脆不吭聲了。

墨硯把碗在桌上一頓,也是惱得不行。

“我倒是想替你把顧然請回來,但蘇家不讓進門去,能怎么辦?你若不好好吃藥,怎么能好好的撐到顧然回來?”

王慕翎正倔著。突然聽得小廝來報:“二爺,顏神醫請來了?!?/p>

墨硯連忙迎了出去:“顏神醫,正巧您這兩日都不在城,我們請了城東的胡大夫來看了,他開的藥,我妻主又不肯吃,怕是您說的話,她還聽兩句,您快替她看看?!?/p>

顏喻林笑著點了點頭:“王小姐素來身體好極,些許小病,無需太過擔擾?!?/p>

說罷走到床邊,診了診王慕翎的脈,突的臉色一變,捉過她另一只手,又細細的診了一刻。

目光落在床邊柜上放的藥碗上,端過來聞了一聞,直道:“真是胡來。怎的有兩月身孕了,也沒診出來?還開了這種藥?!?/p>

墨硯驚出一身冷汗,忙上前兩步道:“怎么?有孕了?這藥。。。。。。這藥還沒喝?!?/p>

顏喻林點點頭:“王小姐這刻身子不好,胡大夫許是誤診了。這藥幸得沒喝,不然只怕會滑胎?!?/p>

墨硯急道:“那怎么辦?顏大夫您可要想想辦法?!?/p>

顏喻林唔了一聲:“只怕要扎針?!?/p>

王慕翎在床上,聽得這個消息,半掙起了身子:“去。。。。。。去告訴顧然,是他的孩子,他就會回來啦?!碑敃r她動了念頭,想早生早好,又覺得于情于理都該先給顧然生個,于是便算好了受孕期與蘇顧然同房,這次懷孕,十有□是蘇顧然的骨肉。

蘇顧然在屋頂上,也是聽得心中一動,一股喜悅涌起,頓時心里殘留的那些不平之意,都被沖淡了許多。他雖然也愛小景,但是聽得自己骨肉的心情,終非一般可比。眼中光澤閃動,唇邊露出一抹笑意,緊盯著王慕翎。

顏喻林拿出了針包,就要給王慕翎扎針。

王慕翎扭著身子:“不扎,不扎,叫顧然來,叫顧然來?!?/p>

墨硯急得直冒汗:“妻主,拖不得了,裴衣已經去請顧然了,你先扎針?!?/p>

王慕翎人在病中,更加不可理喻:“顧然,顧然,顧然!”

蘇顧然在屋頂上,聽得這一聲一聲的,心都化了。

他輕嘆一聲,合了合眼,在心中對自己道,蘇顧然,你就認命了吧。

頓時從屋頂上躍下,緩步推門進去。

墨硯還以為是藍裴衣回來了,邊回頭邊道:“見著顧然了嗎?”

一看是蘇顧然,倒愣得沒能回神。

蘇顧然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看著王慕翎,冷冷的說了一句:“扎針?!?/p>

王慕翎立時乖乖的不亂動了,極溫馴的回了一句:“好?!?/p>

一只手卻伸出來,揪住了蘇顧然的衣角。蘇顧然也不理她,只對顏喻林道:“顏大夫,您請?!?/p>

顏喻林點頭一笑,從針包里抽出銀針,手起針落。

這一針下去,只是酥酥麻麻,并不太疼,但王慕翎偏偏裝出吃疼的模樣,聲聲咝氣。

顏喻林瞧得好笑,雖然不知道他們鬧了什么矛盾,但也知道王慕翎在使苦肉計,她吡著牙的模樣倒也十分有趣,顏喻林就沒去揭穿她。

蘇顧然對王慕翎也了解,知道她必然有作戲耍賴的成份,但看她身上被扎了一叢叢牛毛細針,還是心疼了,不自覺間就握住了她的手。

王慕翎極乖極乖的道:“顧然別氣了,以后我再也不會了,這次是真的真的保證?!?/p>

蘇顧然瞧著她縮成只小貓的模樣,就硬不起臉來,僵了半晌,還是唔了一聲。

王慕翎這才算是心里一松。扎著扎著針,竟然睡了過去。

蘇顧然一瞧,這還叫痛?又好氣又好笑,看了看她睡夢中依舊攥緊的手,搖了搖頭,拿她沒有辦法。

顏喻林施完針,又給她換了方子開了幾副退熱的藥,再開了幾副安胎藥。

對王家人叮囑一番:“王小姐身體底子好,退了熱,再吃幾副安胎藥,就沒有事了?!?/p>

蘇顧然和墨硯一一應下,直送了顏喻林出門。

在門口又遇上了回家來的藍裴衣。

他看見蘇顧然,倒不吃驚,只微微一笑:“回來了便好?!?/p>

幾人又連夜照顧王慕翎,半夜熬了藥,把她搖醒了起來喝。

王慕翎見得蘇顧然回家,再苦的藥也不多說一個字,一口全灌了。

蘇顧然直守著她到了天亮,才猛然想起還沒和自己爹娘交待一聲便跑來了。連忙又使了小廝去通知一聲。

蘇夫人正聽得小廝說去請大公子用早餐不見人影,這邊便接到蘇顧然回了王家的消息,不由得一笑:“果然是兒大不中留,使得兩天性子,還不是回去了?”

顧正夫也是一笑,心頭卻暗想,顧然我兒,只怕你以后,縱是舉案齊眉,終究意難平啊。

、

王慕翎歇得幾日,身體也好了起來。便計劃著去路州城。

她如今肚子還不顯,身體底子也好,若是路上多加注意,倒也不是問題。

但王家三個男人都放心不下,都要陪著她去。

便把家中事務都安排一番,重新訂做了寬敞舒適的馬車,下邊鋪了厚厚的墊子減震,一家人抱著小景兒,便又啟程去路州城。

蘇顧然這人,松了口便做得到,再是一句多話也沒有,每日里只盡心照料著王慕翎。

王慕翎對他失而復得,也一意與他膩歪,處處向他撒嬌,那怕是喝口水也要他喂著。

藍裴衣是個明白人,自然沒有多的想法,只笑吟吟的看著。

墨硯也頗為柔順,只要據守著他的小角落就好。

反是蘇顧然,推己及人,不欲她在眾人面前表現得如此偏愛。但大家坐在一個馬車里,怎么也回避不了。

所幸王慕翎也就抽風抽了十來天,十多天后,總算是恢復常態。

不過經此一鬧,她倒是充分的知道了要憐取眼前人,自此對家中三個男人,再不敢掉以輕心,走到外邊,迎面走過來的公子再怎么衣著風流,她也只看地面,務求不惹任何桃花債。

王家三個男人也算知道她的心思,雖然覺得她一下

作者有話要說:嗯,很多同學之前都劇透了,我飆淚,我設定一個情節容易么?全讓你們給猜中了。

是的,我雷了,她孕了。

嗯,我又雙了,你們圓滿了吧?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