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 85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23 字數:2762 閱讀進度:85/118

由于王慕翎懷了身孕,一行人行得極慢,過了一個半月,王慕翎在家人的重重保護下,終于一路順利的到了路州城。

他們仍舊是將自家的小院子打掃出來安置住下。又趕忙買了幾個仆人,這才派人去秋家送拜帖。

秋夫人正忙得焦頭爛額,聽得下人來報王慕翎送了帖子來,頓時火起。

“她倒敢來!”

水正夫忙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郁芝,不妨好好接待,看看她要做什么。路隱已經弄成這副模樣,你總不想水湛也要死要活的罷?”

秋夫人一聽提到秋路隱,就氣焰弱了幾分。沖著下人不耐的擺了擺手:“就說我等著她?!?/p>

下人連忙去答復了王家派來的下人。

王慕翎得了準信,先好好的睡了個午覺,起身后又補吃了一餐。她這第二胎,倒比第一胎還能吃能睡。

最后梳洗打扮一番,準備去秋家。

藍裴衣頗能緩氣氛,自然要跟去應付場面。蘇顧然也不放心,一齊跟上。就留著墨硯在家中帶著小景兒。

等到了秋家。門人將幾人引入了西側園的小花廳,奉上了幾杯清茶,便叫他們等著。

王慕翎耐著性子左等右等,秋夫人卻遲遲不來。

還好王慕翎來之前,便有了心理準備,知道秋夫人必會刁難,所以倒也沒有太沉不住氣,不過總有些緊張。這一路走來,越近路州城,就越掛念秋路隱,這時同處一所宅子卻不得相見,就更加掂記他的傷勢。

水正夫聽了下人回稟,便去尋了秋夫人:“郁芝,怎的不去見客?”

秋夫人皺起了眉頭,微有些不耐:“事情太多?!?/p>

水正夫便笑:“總有辦不完的事,她這一樁卻要緊,你總得為路隱想想?!?/p>

秋夫人把手中的筆一擲:“凌澈!你總不通世故。路隱如今這副模樣,還能指望她?她如今來,必是存了貪念,想求娶水湛。若不是路隱之前一力要保她,如今我真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

水正夫道:“我看未必,若她真是這樣的人,我自是贊同你把她趕了出去。如今她已到了門上,你總得去見她一見,就當全了路隱的心愿?!?/p>

秋夫人自從秋路隱癡呆之后,重掌生意,便一日日掂記起秋路隱的好來。掂記起他任勞任怨的把事處理得妥妥當當,從不讓人費心。

于是她就每日自虐一樣,要去看看秋路隱才能安睡,越看,就越想起他小時候那些事情。

他從小就不招人疼,太倔,太好強,少了幾分孩子氣。

但秋夫人現在想來,許是心存愧疚,想起他也有一半她的血,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如今變成這個模樣,過往那些他不招人疼的地方,一樁樁都招人疼起來。

此時見水正夫說到秋路隱的心愿,她嘆了一口氣,只得放下手中的事情,去見上一見王慕翎。

水正夫惟恐她將事情鬧得太僵,便也陪著她一齊去見客。

王慕翎見著冷若冰霜的秋夫人,和笑容和煦的水正夫。連忙自椅子上起來,恭敬的行禮。

直到這兩位都坐上了首座,她這才直起身來。

心里卻不知道這兩位截然不同的神情,是個什么預示。

秋夫人冷傲的掃了她一眼,慢條斯理道:“有什么事,說吧?!?/p>

王慕翎也就開門見山:“晚輩,想求娶令郎,秋路隱?!?/p>

秋夫人一愣,與水正夫對視一眼。又看向王慕翎:“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以為自會有人給你送個消息,看來你還不知道路隱現在是什么情況?!?/p>

王慕翎道:“晚輩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才上門來求娶?!?/p>

秋夫人也不多說,一招手:“把大公子帶過來?!?/p>

自有下人答應了去。

一會兒就有兩個下人一邊一個扶著秋路隱,把他帶了過來。

秋路隱還是穿著一身藍袍,他的衣櫥里就只有這個色。腰間一側照舊系著金算盤吊飾,另一邊系著王慕翎送的玉佩。

只是人已經消瘦得厲害。之前合體的衣服在他身上大了一圈,整個人風吹吹就倒似的。兩眼茫然無神,額角正有個三角形狀的疤痕。

秋夫人微微朝秋路隱抬起了下巴:“你看看,他如今這副模樣,什么也做不了,更別說幫你賺錢養家。天底下,只有父母親才能一輩子養著他。我怎能相信你會善待他?!?/p>

王慕翎快走兩步到了秋路隱身邊,牽住他的手,心中一酸,仔細的看了他一番,朝著秋夫人澀然一笑:“路隱若還有神智,知道秋夫人說出這番話,這樣為他設想,必然十分開心。您看,他這腰上,始終還掛著您送的金算盤,先前還十分得意的對晚輩說,秋夫人面冷心熱,實是十分疼他的?!?/p>

這話說得秋夫人自己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她對秋路隱一向苛刻,但凡對秋家有上兩分了解的人都知道。如今被王慕翎一捧,她就氣勢軟了三分。

王慕翎又道:“可是,請秋老夫人相信我,一定會善待令郎。我明白他對我的心意,也準備好好的回應他。秋老夫人盡管放心,若以后我有對不住他的地方,您只管拿我是問?!?/p>

藍裴衣也笑瞇瞇的補上一句:“路隱即心中有慕翎,想必同慕翎在一起,對他的病情也有幫助,于情于理,秋夫人都該成全?!?/p>

秋夫人狐疑的看了他們半晌,突然冷笑一聲:“我知道你們的心思。你們是想求娶了路隱,王慕翎成了我秋家的媳婦,以為我就不會再對她怎么樣,她便可借機勾引水湛,是不是?!”

水正夫搖了搖頭:“郁芝,怎能這般胡說?你說我不夠世故,我卻說你疑心太重。我看王小姐,確是十分真誠?!?/p>

王慕翎也是一笑:“晚輩家中已有三房夫侍,在晚輩眼中個個皆是無以倫比之人?!彼f到此處,又回頭望著藍裴衣和蘇顧然一笑,拍了個馬屁。藍裴衣同蘇顧然都拿她沒辦法,只得受著。

“晚輩本已十分知足。但無奈同路隱有緣,實在放不下,這才來求娶,得了路隱之后,晚輩再沒有心思另娶夫侍。秋老夫人只管放心,晚輩可以在此立誓?!?/p>

秋夫人半信半疑的打量著她。

正在這時,秋路隱卻微微偏了偏頭,狀似無意的發出兩個音節:“慕翎。。。。。?!?/p>

王慕翎一喜:“路隱!你恢復了?!”

秋夫人心里也是一喜,快步走上前來,也扶住了秋路隱的手臂:“路隱,你認得人了?”

但秋路隱卻又恢復了癡呆的神色,像是不曾開口說過話。

水正夫對秋夫人道:“你看,路隱心中必是掂記著王小姐,若日日同她在一起,說不定還有康復的希望,郁芝,你也別固執了,就成全了路隱罷?!?/p>

秋路隱如今在秋家,完全是廢人,且他本身也不是嫡子,出身不高。王慕翎現在也算小富之家,家中又有人在朝為官,把秋路隱嫁給王慕翎也算使得。

秋夫人思忖半日,終是下了決心:“也罷,我便將路隱許給你。若他日你待他不好,又或是借著他接近水湛,休怪我無情!”

王慕翎大喜,喜笑顏開:“這個自然!多謝秋夫人!”

又面向水正夫行禮道:“晚輩多謝水正夫!”

水正夫也含笑點頭,他向來對秋夫人十分寬容,是因為對她并無情愛。他沒能嫁給所愛之人,幸得自身品性高潔,倒極喜歡成人之美。每每看到秋夫人做得過火的事情,他便會從中緩和,以至于秋家上下,都十分尊敬愛戴這位水正夫。這卻不是他的本意,倒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