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 86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24 字數:2775 閱讀進度:86/118

秋路隱雖然不是嫡子,如今也是廢人一個,但秋郁芝又怎么肯落了面子。

就算秋路隱只是嫁過去做小,秋夫人也要求王慕翎舉辦隆重的婚禮,雙方父母均要到堂。王慕翎為了讓秋夫人安心,也一一答應著。

但她現在已經有了將近四月的身孕,實在不能再奔波了,便要大七飛鴿傳書到國都,使人到鄉下請了娘和爹爹過來。這一往一返,估摸著最快也要一個半月。

他們便趁了這時間,另買了所大宅子,里里外外的木頭上漆上紅漆,又添置了些紅木家俱??瓷先ㄈ灰恍?喜氣洋洋。

小郡王得知秋路隱要嫁給王慕翎,心中不由得左思右想。

一時想著憑什么他一直喜歡得這樣辛苦,倒讓秋路隱占了先。

一時又想秋路隱嫁了也好,娘總不會再對王慕翎下手,他日后也多了機會接近王慕翎。

這時也沒有人告訴他王慕翎同秋夫人的談話內容,便由得他自己在一邊胡思亂想。

最后他終于是按捺住去攪了婚禮的沖動,只盼著能由秋路隱打開缺口,自己也能有這么一天。

過了一個半月后,王慕翎的娘親王大娘同大爹爹趙大伯來了,其余人卻留守在老家沒有過來。他們均認為娶小不必這樣隆重,到時候帶著回鄉斟個茶也就是了。就王大娘同趙大伯過來,還是王慕翎在信中反復要求的結果。

但秋夫人也算滿意,畢竟是王慕翎的娘親同嫡父到堂,也說得過去了。

到了婚禮那日,吹吹打打好生熱鬧,整個路州城有頭有臉的人都來赴宴,離得遠了的,但凡與秋家有點交情,也有賀禮送到。

王慕翎收了個盆滿缽滿。秋夫人對秋路隱心存愧疚,大筆一揮,嫁妝單子足有一米高。

幾個下人引導著秋路隱與王慕翎拜完堂,便正式禮成。秋路隱從此身為王家人。

待到婚宴開始,小郡王幾杯下去,已經喝到滿面通紅。

水正夫怕他鬧事,連忙使了人把他架回房去,又命人看守著他。

王慕翎不能喝酒,秋路隱呆著不知喝酒為何物。蘇顧然不沾這等事物。只有藍裴衣跟墨硯,倒陪著賓客敬了許多杯。雖然有些令人掃興,但總算他二人生得好,尤其是藍裴衣,叫人一看之下,忘了多說,直接就把酒飲下了。

最后王慕翎同秋路隱滴酒未沾的被送入了洞房。

王慕翎看得下人將秋路隱引到喜床邊坐下,他還是一副癡癡呆呆,神色茫然的模樣。就不由得嘆了口氣。

吩咐道:“都下去吧?!?/p>

諸人應了一聲,便退出掩了門。

王慕翎這時肚子已經有些大了,站得時間長,就有些腰酸,便一手捶了腰,慢步走到秋路隱身邊坐下,柔聲道:“路隱,今天大家都忙過了頭,也不知道你餓沒餓了,要不要吃點東西?”

說罷自己又是一笑:“問你做什么,你又不會回答,定是餓了的?!?/p>

便又起身,到旁邊桌上拿了一碟鴛鴦糕回來。掂了一塊送到秋路隱嘴邊:“嘗嘗?!?/p>

這些日子以來,秋夫人也沒讓她和秋路隱單獨相處過。是以她也不知道秋路隱平時餓了渴了是個什么表現,只以為把吃的送到他嘴邊,他還會有求食的本能,會去張嘴吃下。

這會子卻見秋路隱呆呆的,一動不動,也不張嘴。

王慕翎也呆了:“這怎么辦?這樣都不吃,那要怎么樣才吃?”

正在這時,她清楚的聽到秋路隱肚中餓得咕咕一叫,就更著急了。

低頭尋思著,他只怕是從早上就處于一片混亂中,怕是滴水未進了。

喃喃自語道:“可不能餓著你了?!闭f罷就起身往外走,突的覺得袖管一緊。

詫異的回頭一看。就見著秋路隱一只手正抓著她的袖管。神色依然呆滯,只吐了一個字:“餓?!?/p>

王慕翎啊了一聲:“我知道你餓,這就去想辦法。我出去喚人,看你平時伺候在身邊的小廝在不在外邊,看他是怎么讓你進食的。我不知道怎么喂你?!?/p>

秋路隱道:“用嘴喂?!?/p>

王慕翎一愣,疑惑道:“你的小廝,與你嘴對嘴,喂你?”

她越想越不對勁,使勁的盯著秋路隱看。

就見得他呆滯的眼中慢慢浮現幾絲靈動,最后笑意越涌越多,終于唇邊也浮現出一抹笑容。

王慕翎恍然大悟:“秋路隱!你。。。。。?!痹掃€未說完,就被秋路隱捂住了嘴。

他低聲說道:“別大聲,先陪我裝一裝,出了路州城再說?!?/p>

王慕翎忍不住在他肩上擂了一拳:“叫你裝!”卻被秋路隱含笑握住了她的手。

秋路隱笑盈盈的看著她,直看得她的厚臉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把糕點往他面前一遞:“吃啦,肚子都餓得叫了!”

秋路隱依言吃下幾塊裹腹,又喝了一杯茶。最后同王慕翎吹了燈,相擁著上了床。

他這才附在她耳邊細聲說話。

“慕翎,謝謝你?!?/p>

王慕翎知道他說的什么,卻故意裝傻:“謝什么?”

秋路隱在她頰上輕觸一下,柔聲道:“我以為,你最多不過來看我一眼,卻不敢相信,你會娶我。我今生,算是圓滿了,就算此時死去,也是樂意的?!?/p>

王慕翎嗤之以鼻:“說什么死?好日子,才剛開始呢?!?/p>

秋路隱笑:“你說的對,我知道,你能來娶我,必然費了不少心力,我一輩子,不敢忘。自此,我會好好的護著你,疼你,為你打造第二個秋家?!?/p>

王慕翎心疼他,太渴望愛的人,得到一點,就會想付出全部來回報。

“路隱,不必如此,我們賺點小錢,開開心心過日子就成?!?/p>

黑暗中,秋路隱沒有回話,但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

王慕翎想起來又問:“你即是清醒的,怎么又裝傻?”

秋路隱默了半晌,才低聲道:“一開始,我是真的頭腦一片混亂空白,什么都沒法反應。后來慢慢的恢復了一些,也比常人遲鈍許多。那時候我想了許多。若我清醒過來,一切又會回到從前,母親又會讓我執掌生意,說不定還會對你下手。倒不如我順勢裝得癡傻,她對我方有幾分憐惜,不會再生枝節?!?/p>

他卻是萬萬沒有想到,王慕翎會遠赴路州城來迎娶他。在初一見面的那瞬間,他幾乎就要破了偽裝。還好強忍了下來。不過,他總覺得水正夫已經看穿了一切卻不道破。

正想著,王慕翎卻在他臂上擰了一把:“還說呢,害我擔心死了。顧然,墨硯,裴衣,也是因為你癡傻了,方才這么容易讓你進門。你怎么向他們解釋,你得自己搞定?!?/p>

秋路隱嗯了一聲:“我自會遵從他們的話,好好賠罪。。。。。。不過為了避免再生枝節,還是等出了路州城,再找大夫看診,然后慢慢‘恢復’為好?!?/p>

王慕翎一想也是:“就你人精,都聽你的?!闭f著就打了個呵欠。

她本就懷著孕特別渴睡,今日又是特別勞累了。

秋路隱摸著她挺起來的肚子,也是低聲輕哄:“睡吧,睡吧?!?/p>

王慕翎迷糊間還想起一事:“你本來沒傻了以后,該給我發一封信安心的。害我擔心了這么久,我決定有一件事,現在也不告訴你,要瞞著你?!?/p>

秋路隱聲音中都帶著幸福的笑意:“什么事?我很想知道?!?/p>

王慕翎含含糊糊得意道:“。。。。。不告訴你。。。。。你虧大了,知道不。。。?”

作者有話要說:我更我更我更更更,我捶胸(把捶大點),我太強大了~又雙了~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