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 96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33 字數:3392 閱讀進度:96/118

藍裴衣手肘支在車窗上,指尖輕按著眉心,羽絨一般的眼睫覆下來??v然他一切已經看得淡了,但事關到自己家,還是忍不住有些鬧心。如今家里亂成一團,秋夫人天生習慣了發號施令,絲毫沒有做客人的意識,帶了大批的下人在王家進進出出,把小小的王家院子擠得滿滿的,幾欲喧兵奪主。小景受了驚,哭鬧不休,怎么也哄不好,蘇蘇也憋著嘴一副欲哭不哭的模樣。他日日在家中脫不開身,今日實在是秦琉館到了要查月帳的日子,他才出來這一趟,兩耳邊仿佛還有小景的哭叫聲。

孩子實在是又可愛,又可怕??蓯燮饋矸鄯鄣囊粓F恨不能讓人含進嘴里,可怕起來魔音穿耳,讓人實在想跑開。

正好笑又好氣的嘆了口氣,馬車卻慢慢的停了下來。藍裴衣也不發問,果然,不一會兒,大柱子挑開了車簾向他稟報:“三爺,有人攔住路,給您送了個帖子?!?/p>

說罷一伸手遞了上來。

藍裴衣眼角一瞥,這帖子是朱紅色,邊角包著一層金箔,光這顏色就不是一般人敢用的。

他伸出手去,用修長的兩指夾住帖子,從大柱子手中抽出。拿到面前來打開一看,卻是不動聲色,過了半晌,淡淡的對大柱子吩咐道:“改道去臨魚院?!?/p>

大柱子應了一聲,一甩馬鞭,利落的趕著馬車在大街上調了個頭,往臨漁院去。

臨漁院是間茶館,一半倚著竹林,一半建在水上,湖波蕩漾,里邊喂了一群五顏六色的錦鋰,以此得名,十分清幽。

藍裴衣的馬車剛入了院,就有小二恭敬的上去幫他挑簾,放了個凳子在車后方便他下車。

待他下了車,小二也不多言,低眉垂目道:“藍三爺,您這邊請?!?/p>

藍裴衣微微一笑,自隨他去。

穿過幾道回廊,又到了水中心的一座兩層小樓下,被引著上了樓,就見這閣樓二層被一道竹簾隔成兩半,前面這半只墻上掛著些水墨畫,正中擺著一張矮桌,一個氣質卓然的男子正席地而座。竹簾后傳出細細碎碎的響聲,顯是有人藏在后邊。

藍裴衣端正施禮:“草民藍裴衣,拜見莫貴君?!?/p>

莫貴君自拎著茶壺倒了一杯茶,生生的受了藍裴衣全禮,這才不緊不慢的開口:“免禮,坐這來吧?!?/p>

他也是變了許多,兩年前,他還是神情張揚高傲,如今卻有些漫不經心。

藍裴衣如何不明白他的轉變。他本是最受寵的皇夫,一向跋扈,從不懂得低調做人。偏偏在蒲臺家事發時,被人拿了把柄,削掉了權勢??v然女皇寵他,但平日看他不慣的人少不了落井下石,風霜刀劍相逼嚴啊。。。。。。再有棱角,也該磨平了些。

藍裴衣走到桌邊,施然坐下,只是靜默。

待莫貴君喝了一杯茶后,他才斜挑起眼角看向藍裴衣,微微笑道:“藍三爺,這兩年,過得可好?”

藍裴衣也是微笑:“托貴君的福?!?/p>

莫貴君搖搖頭:“怎是托了我的福?這可說錯了?!?/p>

這本只是一句客套話,卻沒想被莫貴君揪住要做文章。

藍裴衣笑容不變,看他要說什么。

莫貴君嘆:“藍三爺如今,嫁得如意妻主,生了個寶貝女兒,自是和美幸福。只可憐我那苦命的哥哥和嫂子。。。。。。今日正是他們的忌日,我想藍三爺。。。。。。怕是不記得了吧?”

藍裴衣斂了笑容:“莫貴君,請恕草民冒犯,拿死者作文章,未免不敬?!?/p>

莫貴君輕輕的扣了扣桌子:“對。。。。。。對,你說得對。我不過提醒你,你能有今天,倒多虧他們的成全,應該感恩才是?!?/p>

藍裴衣一直有股慵懶妖媚的氣質,一雙眼總像未全睜開似的微瞇著,此刻斂了笑,靜靜的看著他,倒也顯得有點陰森。

“莫貴君不妨直說,若有藍某辦得到的,自不會推辭?!?/p>

莫貴君是學得圓滑了,也多了幾道花花腸子,偏藍裴衣看得多了,知道他必有所請。莫貴君一時營造的氣勢全失,半晌輕咳了一聲,道:“當年我。。。。。。費了些功夫,保下了他們的四個孩子?!?/p>

藍裴衣的目光就移到了竹簾上,心中一動。

莫貴君繼續道:“這四個孩子,我不能養在宮中晃陛下的眼睛,放在國都也怕有心人拿來作文章。偏蒲臺家的人都死絕了,就是有點親戚關系的,也斷不敢擔著?!闭f到這里咬牙冷笑了一聲:“就是我莫家人,也不愿意收留這四個孩子?!?/p>

“這兩年來,我一直使人將他們養在鄉下。。。。。。但是,我哥哥的孩子,怎可以整日與鄉野村夫的孩子一道滾在泥里?他們總要長大,要有個堂堂正正的身份行走于這世道上,要有人庇護!”

藍裴衣長眉一挑,猜到了他的意思。

果然莫貴君道:“你!不管怎么說,也曾是蒲臺的二爺,這幾個孩子,也曾叫你幾天二爹爹。你的今天也是憑著我哥哥和嫂子的成全!若是有半分感念,也該好好養著這幾個孩子!”

藍裴衣的目光只盯著竹簾。當年,最大的孩子也才七歲,如今該是九歲了,他記得,是個男孩,長得像莫虞君。初次見到自己時,已經會流露出敵意了。

莫家現在算是與這四個孩子唯一有血緣關系的了,偏偏莫家越勢大,越涼薄,直系親屬都顧不來,又怎肯管著幾個外姓的帶著麻煩的孩子。

只有莫貴君,自小與哥哥兄弟情深,自是舍不下的,可是,他要是想要再博女皇寵愛,咸魚大翻身,也是不能留下這個污點的。

藍裴衣笑笑,還當真只有自己,與這幾個孩子說有關系又沒關系,說沒關系又有關系。而且王家一向與朝廷搭不上邊,就算是蘇顧然,也跟政治斗爭搭不上關系,算是一個好選擇。

莫貴君盯著藍裴衣看,生怕他拒絕。又開口許諾:“若藍三爺能收養這四個孩子,日后若有機會,本宮定然有所回報?!彼蒙稀氨緦m”自稱,已是十分正式的在許諾。

藍裴衣看向他:“我只是藍‘三’爺。。。。。。此事,我還得問過妻主與正夫?!?/p>

莫貴君心下一松,藍裴衣并未正面回絕,那就有希望,接下來他盡可以再請王慕翎和蘇顧然過來,多許些好處。。。。。。

藍裴衣天擦黑才回了王家小院,進屋就看見王慕翎正苦著臉,哄著哭叫不休的小景。

連忙過去接過,低聲輕哄。他的聲音低沉迷人,王慕翎覺得這種音色用來唱搖籃曲最好不過,強逼著他學了,如今他唱起來已經是十分順口。小景也是十分喜歡,每每聽到,還能稍稍安靜一些。

藍裴衣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哄好小景,見她睡了,將她放在搖床上,又看一邊的蘇蘇正含著指頭靜靜的看人,不由得伸指在她臉上一戳:“你倒安靜。真是個乖孩子?!?/p>

轉過身對王慕翎道:“怎么就你一個人?他們呢?”

王慕翎撇嘴:“都忙著呢。路隱被他娘拉去陪著小郡王,墨硯在廚房里,這么一大堆人,吃飯他一路安排下來都手忙腳亂。顧然積的公務還沒辦完?!?/p>

蘇顧然告了長假陪著她去了路州城,一回來,偏巧多了許多珍貴的書冊要他抄錄翻譯,他又不是個沒責任心的人,自覺失職,自回來起就一直趕到現在。

藍裴衣望向西廂,現在那邊的一排房子,都撥給了秋家人使。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郡王面色是有所好轉,但一直不醒,大夫又次次都說他不便移動。王慕翎和小郡王退一萬步說,也是朋友,斷沒得趕人的道理,只得由著秋夫人

藍裴衣瞧著左右無人,正好可以同王慕翎商量,一把摟過她抱著:“我今日,見了莫貴君?!?/p>

王慕翎的腦子里,早忘了這號人物,回想了半天,才啊了一聲:“嗯?他怎么了?”

藍裴衣笑:“他想讓我養著蒲臺家的四個孩子?!?/p>

王慕翎哦了一聲。心下尋思。

她并不覺得自己欠蒲臺宗敏的,她是自作孽,不可活??伤偹闶丘埩怂{裴衣一命,光憑這一點,養她家四個孩子,也不虧。

王慕翎細細的打量藍裴衣,他正似笑非笑,妖孽無比,她忍不住就勾著他的脖子親了一口。

嘻笑道:“那就養著吧,反正我們家也不缺這幾口飯。只是怕孩子已經記事了,將來不清不楚的怨了咱們,白白養出個仇人來了。嗯。。。。。。得好好洗洗腦,多教教真善美。派兩個得力的下人觀察著?!?/p>

藍裴衣心里如釋重負,道理他全明白,心里始終有個結。這次如果能養這四個孩子,他心里的結才算是打開了。雖然他對王慕翎的個性也有把握,但親耳聽到,心里更是欣喜,忍不住的湊到她耳邊,輕輕的啃咬著她的耳垂,十分愛呢。

王慕翎嘻嘻笑道:“去去去,晚上洗洗給姑奶奶躺好嘍~!”

藍裴衣笑著飛了個媚眼,他一向媚氣混然天成,從不刻意,這時故意逗王慕翎,倒叫她心砰的一跳,酥了半邊。忍不住捏了他的下巴:“好看,好看,迷死我了?!?/p>

正遇上墨硯進來,王慕翎又撲了上去:“寶貝,你也學一個給我看看?!?/p>

墨硯不知道她說的是什么,只看她高興就連忙扶穩了她,幾人笑成一團。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