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 99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36 字數:3354 閱讀進度:99/118

秋路隱強讓小郡王吐了些東西出來,但這藥,他始終服下了大半。

過得片刻,大夫還沒來,小郡王臉色漸青,渾身開始僵直,往后一倒,昏了過去。

胡太醫一趕了過來,見這場面,嚇得手腳冰涼,渾身直哆嗦。

小郡王要是給別人服了,這事鬧不大。但他自己服了,想不鬧大都不行。胡太醫自覺小命不保,連忙施針下藥,但均不見起色。

藍裴衣聽得喧鬧,也被驚動了,趕忙過來,一把抱住王慕翎安撫。見著嚇得面無人色的胡太醫,對一邊的小廝道:“去請顏大夫?!?/p>

小廝飛快的跑去了。

本來小郡王初病的時候,就要請顏喻林,正巧又碰上他出了城,便請了位城西的大夫。秋夫人來了以后,覺著自是太醫醫術較好,便將這位有舊的胡太醫請了來。

此時也只有藍裴衣還稍算冷靜,記得顏喻林神醫的名頭。

王慕翎一邊看著胡太醫慌亂的施救,一邊等著顏喻林到來,只覺得全身都繃得發酸,每一秒鐘都在遭受凌遲。都是因為她胡說八道才會變成這樣,小郡王若有個萬一,別說秋夫人,就是她自己也不能原諒自己,該怎么辦才好?!

藍裴衣輕聲安慰:“別急,別急,他不會有事的。。。。。?!?/p>

一屋人焦急的等來了顏喻林。

他一進屋,就看到王慕翎一臉又驚又痛的神色,知道事情必然不小,也不多廢話,趕著上前幾步去替小郡王把脈。

王慕翎在一邊插嘴:“是絕育丸,服了很多!”

顏喻林眉頭皺起,也不多說,先用銀勺撬開小郡王的嘴,喂他服下幾丸解毒藥,再出手如電的在小郡王身上施針。

王慕翎滿懷翼的緊盯著他。

顏喻林一刻不停的施針,漸漸額上沁出了一層薄汗。過了好一陣,小郡王臉上的青白之色才稍稍消退幾分。顏喻林這才住了手,抬手擦了擦額頭。

王慕翎明明見他一臉疲色,還是忍不住要發問:“他怎么樣?”

顏喻林嘆口氣:“不會有性命之憂,但一時也醒不過來,得每日灌藥施針化去毒性。我也沒有把握能將毒性全部清除,就算他醒了,只怕也無法再生育?!?/p>

王慕翎身形一晃,藍裴衣連忙扶住。

王慕翎慌亂無措的對他道:“裴衣,都是因為我,他才會做傻事!”

藍裴衣還未及答話,顏喻林已經皺起眉頭:這無非又是因為一個“情”字,當真害人不淺。

、

秋夫人正在左衛城,以雷霆手段欲擠垮小秋夫人家的各路生意。突然收到秋林的飛鴿傳書,看了一遍竟然沒有看懂,再看了一遍,頓時就暈了過去。

水正夫一驚之下伸手扶住她。秋夫人與他成親多年,向來就是個風風火火的剛烈性子,不服輸不服軟,也受得住打擊,還從未見她這副模樣。他當即心中一沉,這么多年,與她縱然沒有愛情,也有恩情和親情。

水正夫將秋夫人放在椅子上后,見她手中的紙片飄落在了地上,便彎腰去撿起紙片一看。

紙片上的字字句句便有如柄柄尖刀扎在他的心上,他一身的風華全部斂去,有如蒼老了五歲,眼中盡是凄厲:水湛!你竟如此不孝!

待到秋夫人跟水正夫日夜兼程的趕到了國都。

秋夫人一頭沖進了小郡王的房間,看見他安靜的睡在床上,那么乖巧,忍不住就熱淚滾落。

她最疼這個孩子,甚至勝過他的兩個姐姐。自小呵護,卻沒想他落到如此地步。

她走近幾步到了床邊,呆呆的看了他一陣。一轉頭看到王慕翎立在一邊,頓時火起,反手就扇了她一個耳光:“你該死!我要你死??!”

王慕翎向后一倒,正被秋路隱扶住。他將她護在身后,對秋夫人道:“娘,都是我的錯。我看著水湛年歲也不小了,成日里這樣念著慕翎不是回事,便要慕翎同他說清楚。。。。。?!?/p>

秋夫人撲上去抬起手就是一頓亂扇,指尖在秋路隱臉上刮出了血痕:“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敢來害你弟弟!我真是白養了你!”

這時跟她是有理也說不清的,況且出了這樣的事,誰也不忍再去刺激她,便由著她撒潑。

秋路隱一聲不吭的默默承受著。

自進屋起就沉默的水正夫,走到小郡王床邊坐下,握住他一只手,默然的看著他。

等到秋夫人打得累了,啞了嗓子,水正夫才道:“我去求陛下,將太醫院的太醫都請來,總得將他治好?!?/p>

秋夫人一聽,心中一動:“對!以我秋家的財勢,全天下的名醫都能請來,一定能治得好湛兒!”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先將秋路隱和王慕翎撂在一邊。秋夫人連忙又出去,召集國都的秋家人馬,要收集各處名醫的消息,再派人去請。

水正夫則是換了身衣衫,入宮面圣。

等他將前因后果跟女皇講了個明白,女皇臉色一凝,握住了他的手:“凌澈,你放心,水湛這孩子,朕看著他長大,不會讓他有事的。朕把所有的太醫都派去,大內的藥材也都盡著他用,一定能治好?!?/p>

水正夫想到秋夫人暈倒時,單薄可憐的模樣,便有些不自然的抽出了手,勉強笑了笑:“多謝陛下?!?/p>

女皇低下頭,看到自己空著的掌心,心情無端的壞了起來。語氣變得有些森冷:“胡太醫第一個該死,還有王慕翎。。。。。。無才無貌,定只憑著油嘴滑舌,興風作浪,竟害到水湛身上,定不能饒了她去!”

水正夫一愣,這件事情,要說不怪罪王慕翎,終究是因她而起。若怪罪王慕翎,說起來又是秋水湛一廂情愿。只是鬧到女皇這兒,怪罪下來便不是小事,王慕翎也是秋路隱的妻主,還是不要把事情做絕,女皇這里暫且勸住為好。

想到這里他便道:“也不能全怪她。。。。。?!?/p>

話未說完便被女皇抬手止?。骸澳憔褪切能?,朕對她也有所了解,心中有數,不必多言?!?/p>

又轉頭對一邊的宮人道:“傳朕的旨意,召集太醫隨水正夫去給秋水湛醫治?!?/p>

水正夫心中擔憂秋水湛,本也坐不住,也不知道女皇要怎么處置王慕翎,焦躁中也沒有再問,領了一群太醫出了宮。

眾位太醫齊聚王家,輪流為小郡王診脈,最后你看我,我看你。由太醫院院事來向秋夫人和水正夫稟報:“秋夫人,水正夫。。。。。。恕我等無能,小郡王中毒極深,先前為他看治的大夫已經做得極好,我等自問無法勝過他去?!?/p>

秋夫人先前并不知道是那位大夫在為小郡王看診,此時才想起來一問,秋林連忙道:“是大少奶奶請來的顏神醫?!?/p>

秋夫人久居路州城,族中事務近年來許多都交給秋路隱打理,是以也不太了解顏神醫的名頭。但太醫院一眾太醫聽了,都道:“原來是顏神醫,難怪可以起死回生。秋夫人只管信他,我等先告辭了?!本故且灰还笆指孓o離去。

秋夫人急催秋林再去請顏喻林過來。但顏喻林只定了每日傍晚來為小郡王醫治一次,其余時候并不得空。

秋夫人心中焦急:“只管把他請來!讓他把其他病人都暫且一放,要多少銀子都使得!”

秋林聽了使喚,又跑去勸說顏喻林。

顏喻林心中自有分寸。小郡王如今的狀況,只能慢慢清除毒性,每日定時施治便可,并不是時刻守在身邊便有用的。何況他也有許多其他病人。便任秋林說破了嘴皮也不為所動,顏喻林并不畏懼權勢,也不稀罕金銀,竟是軟硬不吃。

秋夫人又如何能理解顏喻林的想法,在她心中,就要有最好的大夫時刻看護著秋水湛,她才能略有一分安心,見秋林勸不來顏喻林,心中焦躁,一拍桌子站起來:“給我多帶些人,綁也要把他綁來!”

王慕翎本來在秋夫人面前已經縮成了一團,這時聽到她這樣說話,又忍不住要開口。

秋路隱一抬手制止了她,他不想王慕翎再挨母親的責罵,寧可自己來開這個口:“娘,顏神醫自有把握,何況他是當今皇正夫的侄兒,不可勉強?!?/p>

果然秋夫人一聽他說話,就火冒三丈,厲聲道:“我就知道!你巴不得水湛好不了??!”

正吵鬧不休。突然來了幾個宮人踢開院門進來,身后還跟著一隊士兵。

秋夫人挑起眉頭看過去。只見他們越走越近,到了房門口,領頭的宮人喝了一聲:“誰是王慕翎?!”

王慕翎心中疑惑,站出一步道:“我是?!?/p>

那宮人冷笑一聲:“王慕翎,你油嘴滑舌,生性|淫|亂,專事蠱惑!誘害小郡王,罪無可??!今奉陛下旨意,將你拿下!打入天牢!”

王慕翎一呆,若說這事,秋夫人發飚還情有可原,怎的輪到了女皇陛下?

她那里知道女皇陛下對她印象極差,從藍裴衣與她的傷風敗俗事件,到見到蘇顧天仙般的人屈就了她,再到小郡王因她受罪。這幾番下來已經對她下了定論,正湊上情緒不佳,豈有輕饒?

作者有話要說:嗯。。。。。根據我的統計,最后會收了。我不是后媽,真的。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