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 102 章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39 字數:3496 閱讀進度:102/118

女皇在軍機處召軍中大臣緊急議事,手持蘇顧然的奏折,含著笑遞給莫貴君道:“虞笙,你看一看?!?/p>

莫貴君接過,不一會兒就面現詫異之色:“好計,好計!。。。。。。此次對元熙國,這圍魏救趙之計,怕就能用得上!” 元熙國當今女帝,其生父便是當年白翼國皇子。兩國多年來結成同盟,其中一國遭受戰困,另一國必然援救。元熙國精兵強將,是軍事強國。白翼國卻不然,國內重文輕武,一直仰仗元熙國,毫無危機意識。

莫貴君越想越興奮:“派一隊軍從盟國騎山國借道,直攻白翼國!元熙國必然回軍,我軍主力再借機追擊,正是好時機!”

女皇也是如此想:“正是如此!”

堂下各武將一想,都覺得好計。

英武侯連忙贊道:“女皇英明!”

女皇擺手道:“這并非朕所出計策,而是蘇卿所呈,說是其妻主獻的策?!?/p>

眾人面面相覷。

女皇為了小郡王日后的聲譽,即便蘇顧然日日上折,她也從未在朝堂上議過此事。但朝中各人都有些門路,早將小郡王服藥的事打聽了個清楚。心中一致認為王慕翎這倒霉鬼怕是討不了好去。卻沒想她還有此招。一時眾人也不知道女皇的心思,到底是要捧王慕翎好,還是踩她好。

莫貴君將王慕翎所獻四計交給眾武將傳閱。

待看完一輪,各人都默不吭聲。只英武侯捋著山羊胡,笑對女皇道:“陛下,此乃大喜!觀此人獻計,怕有經天緯地之能!陛下得此人才,實在是尊國之福,陛下之福??!”

英武侯年事已高,又身居高職,為人倒算磊落,向來不淌朝中污水。是以常常直言。此刻滿朝之中,怕只有他不知道王慕翎是何人了。

女皇也愿意朝中有這么一兩個直誎之臣。但這時聽得英武侯之言,卻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就連莫貴君,與王慕翎接觸過,她那賴皮好色的形象已經深入他心,聽得有人贊她有‘經天緯地’之能,嘴角也直抽搐。

堂下武將一看兩位主子的臉色,那些溜須拍馬之輩馬上就開始接話:“王慕翎此人,微臣也了解一二,斷不是如此有才之人,怕是自別處得此妙計,卻一直不進獻于陛下,此刻才來邀功,其心可誅!”

又有人道:“應當對她施以重刑,迫她吐出余計,且這樣的人,斷不可留,貪生怕死,好色無賴,保不準那天會為了榮華,將此內容賣與敵國!”

總有一些這樣的人,踩人不留余力。其他人心中暗忖荒謬,但不知女皇心意,也不敢開口。

只莫貴君斥道:“一派胡言!”

“獻上有用之策,反被猜忌,長此以往,何人再敢向陛下獻策?!就算此計她是得自別處,只要最后能為陛下所用,便是好計!有功無過!”

女皇最近又重新寵上了莫貴君,堂下各人自不敢別他的苗頭。

女皇聽著,心中也是這個主意。近來水正夫也一再向她陳情,她也知道之前對王慕翎過于武斷,只是心中偏愛小郡王,是以有心折辱王慕翎,卻并沒有置她于死地的意思。

王慕翎確實有功,自然當放,只不知道她還有多少內容。且此中內容,須得牢牢掌握在手中才是!

、

前線告急,牢頭又在牢中提了一批人出去。

待他路過,王慕翎隔壁的女人連忙叫住他:“官爺,我。。。。求去當隨軍大夫,不知許了沒許?”

牢頭上下看了看她這副病殼模樣,撇嘴冷笑:“你要參軍?死了不算,萬一有病傳染他人,豈不延誤軍情?我看你還是斷了這念想!”

這女人頓時如喪考妣,王慕翎一邊聽著,忍不住暗笑,偏嘴角的笑意被這女人瞧見,她立時撲了過來,兇悍的搖著欄桿:“你笑什么?!你笑什么?!”

王慕翎自打她對自家的四個心頭肉動了心思,就一直給她臉色看。這時也撇了嘴:“笑你該死!”

一場嘴仗正一觸即發,突的牢頭又回來了??焓执蜷_了王慕翎的牢門,語氣中竟是有些恭敬:“王家少奶奶,您快隨我來,梳洗換衫,莫貴君傳了話下來,要請您去說話?!?/p>

王慕翎心知只怕是獻計之事有了反應,連忙將這幾日陸續整理默寫的《三十六計》給卷起來收在袖里,隨了牢頭出去。

牢里余人,皆是議論紛紛,這些人最會看眼色,看牢頭的神情,就知道王慕翎再不會回來,紛紛后悔之前沒有巴結王慕翎,不然也能沾一沾光,留得一絲希望。

等到王慕翎隨馬車到了臨漁閣,小廝給她引路,直上了水中央的小閣樓二層,推門進去。居然看到王家的四個男人都坐在屋中,見她進來,皆是一臉喜意。

王慕翎也是眼眶一潤,連撲過去,這個抱一抱,那個摟一摟,親都親不夠。

直到背后傳來一聲清咳。

王慕翎扭頭一看,正是莫貴君,連忙站正了,正欲施禮。

莫貴君卻道:“都不必多禮?!?/p>

一面施然走到桌旁坐下,含笑看向藍裴衣:“聽說孩子們都很好?!?/p>

藍裴衣點頭:“是都不錯?!?/p>

莫貴君也不慣道謝,只指尖微微彈了彈桌面,就當謝過。

再看向王慕翎,才入正題:“你這計策,從何而來?”

王慕翎關在牢中,早想了一套說辭:“仙人入夢所授,共三十六計,確實不是草民自己所能想出來的?!?/p>

莫貴君冷笑:“竟敢拿話哄本宮!”

王慕翎道:“貴君看草民,實是胸無大志,斷不能擬出此計。能擬出此計之人,也斷不會到如今還默默無聞,只怕早就聞達于朝堂。當真是仙人入夢?!?/p>

莫貴君仍是不信,但他卻也無法解釋計從何來。且王慕翎計中故事所涉及的國家,在這世間也從未聽聞過。只是他雖不信神佛,陛下卻信,這番話只怕向陛下交差,也是夠了,陛下再求國師算上一卦,便可確信。國師正是蘇顧然的師尊,想來穿梆不了。

莫貴君倒是干脆之人,頓時向王慕翎一伸手:“剩下的呢?”

王慕翎忙將余下的遞了過去。莫貴君一面翻看,心中連連驚嘆,這實在不像凡人所作。

忍不住一氣看下去。王慕翎等人也不催他,陪在一邊等著。

莫貴君全部看完,再小心翼翼的折好收起,心中轉了千個念頭,只怕此書,再不能流傳于朝臣之間傳閱,需得小心保管起來,成為尊國之密。

待拿定了主意,再笑對王慕翎道:“無論如何,你此番有功,陛下不但放了你,還要有賞?!?/p>

王慕翎推辭:“實不敢當?!?/p>

莫貴君道:“你可知小郡王已然醒來?他一醒來就帶病入宮,向陛下為你求情,委實一片深情。陛下決定將小郡王許給你,與蘇卿同為平夫?!?/p>

王慕翎臉色一變,小郡王如今這副模樣,不嫁她,也沒有其他人家敢要。但若她要了他,又實在對不住家中的幾位男人。

莫貴君看她臉色,又一眼掃過蘇顧然四人,淡然道:“陛下這是抬舉你,本宮勸你順著陛下的意思來,若有違逆,陛下又怎能放心放任你這樣有‘大才’的人?”

王慕翎一臉愕然,在其中聽出了危險的意味。

還未等她開口,蘇顧然已經接話:“煩請貴君代微臣一家,謝過陛下好意,微臣一家,自會定下日子,迎娶小郡王?!?/p>

王慕翎目瞪口呆,莫貴君卻是滿意一笑,又閑話兩句,便拂袖而去。

王慕翎望向蘇顧然。

只見他神情淡然:“這便是孽緣。一輩子還這樣長,他卻總是這樣糾纏不休,不知道還要生出多少事來,我總不忍讓你再面危險,這樣揪心。。。。。。一次便夠了,你只要平平安安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意了?!?/p>

墨硯對小郡王倒沒有惡感,也點點頭:“他也是個可憐人?!?/p>

藍裴衣更是通達,微微一笑并不言語。秋路隱長舒一口氣,總算放下心頭大石。

王慕翎熱淚盈眶,這一刻,他們都同意了,她卻替他們覺得委屈。

“對不起。。。。。?!?/p>

、

顏喻林入宮請見皇正夫。

皇正夫已是許久沒見到他,連忙派人宣他進來。

心知侄兒必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果然顏喻林進宮是特地向他求一枚絕育丸。

皇正夫最近聽得多了,心中便疑神疑鬼:“你要這做什么?該不會是要學秋家那傻小子罷?”

顏喻林一笑:“哪能啊。侄兒不過要一丸研究藥性,以便幫小郡王解藥,試著讓他能恢復生育?!币驗槌隽撕t的亂子,以至于現在太醫都不能隨意拿到絕育丸,只能向女皇或皇正夫請藥。顏喻林若直說是為小郡王醫治,自然拿得到,偏他也沒有十分把握,是以不想鬧得人盡皆知。

皇正夫這才稍稍松了口氣,突的又瞇了眼:“本宮記得,上次你入宮,也是為了王慕翎,這次救小郡王這樣盡心盡力,少不了和她還沾點關系,你莫不是對她。。。。。?!?/p>

顏喻林馬上正色:“侄兒與她只是朋友,絕無二心。且侄兒這一世,只愿沉浸醫術,終身不會嫁人!”

皇正夫一愣,他是不愿意顏喻林同王慕翎有瓜葛,但沒想到逼出侄兒終身不嫁的絕言,忙喝了他一聲:“胡說八道!”

顏喻林卻是一臉堅毅:“世間最無用的,便是情!”

皇正夫苦勸半日,也是白費口水,心中頹然,這時方覺得那怕顏喻林就是嫁了王慕翎也好,也算做了一回真男人,不算白來世間一遭。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