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收顏喻林之 續二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43 字數:3291 閱讀進度:106/118

皇正君眼角一瞥,就見王慕翎指頭捏緊了膝頭的紗裙,便知她正驚疑不定。

便笑道:“安陽侯不必多心,本宮別無他意。不過是關心侄兒,從他口中問不出話,把主意打到他朋友身上罷了?!?/p>

王慕翎抬眼看去,皇正君的目光坦蕩,真真沒看出陰謀來,便把心略放了放,也笑道:“顏大夫能得正君殿下如此關切,實是幸事?!?/p>

皇正君挑了挑眉梢:“他這孩子,若是早嫁了人,也不必本宮時時牽掛?!?/p>

王慕翎連忙點頭:“正是,正是,微臣這幾日,還總想著給他做媒,就是沒有想到合適的人選?!?/p>

又見皇正君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嚇了一跳,知道自己說得過了:“殿下切勿多心,微臣絕無他意,縱然。。。。。。微臣名頭不大好,但得了五位合意的夫侍,早已心滿意足。對顏大夫,只是出于對摯友的關切。。。。。?!?/p>

皇正君目光一閃,不動聲色道:“這孩子,他父母當年因情至深處而私奔,母親生下他以后體弱而死,父親也因情思過重而亡。他自小孤單,認定情是誤人之物。因此拒不嫁人,要一生沉浸醫道。。。。。?!?/p>

王慕翎自此才知道顏喻林為什么不嫁人,又覺得不對,皇正君為什么要把這樣的隱私說給她聽?要知道秘密,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想到這里,她便把頭更低了一分,希望這個代價不要太大。

皇正君道:“這孩子也是個沒心的人,本宮將他自糼養大,也等于他半個父親了,他竟讓本宮如此操心。。。。。。。?!?/p>

說罷一笑:“本宮也是年紀大了,喜歡找個人閑聊聊。。。。。。喻林啊,日后還得安陽侯多多親近照應才是。。。。。。?!?/p>

王慕翎連聲應下:“這是當然?!?/p>

皇正君微偏了偏頭,多的話也不再說,只道:“來人,送安陽侯出宮?!?/p>

王慕翎如在云里霧里,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好隨了宮人出宮。

她剛出。太女便走了進來,一面偏頭看了眼王慕翎出去的方向,一面喚了一聲:“父君,原來是見她,和她能有什么事?”

皇正君微微一笑:“你不喜歡她?”

太女微蹙眉,思忖一陣才道:“此人并不教人生厭,只是,現在不做實事卻身居高位享受厚祿的人太多。。。。。。國之蛀蟲太多。。。。。?!?/p>

太女心有謀略,有變革之意久矣,只是女皇卻是喜歡歌舞升平之人。若等太女上位,她必將一展抱負。

皇正君微微搖頭:“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太女事事都讓本宮欣慰,唯獨太過苛求,這點讓本宮放不下心。。。。。?!?/p>

太女便微微垂下頭,最服這個父君,欲聽他教誨。

皇正君卻不欲多說:“太女心境未變,本宮再說也是無用,日后再論罷?!?/p>

、

王慕翎敲了敲門:“顏大夫?”

立時有小廝上來開門,看見她便道:“主子?!?/p>

王慕翎搖頭:“你的主子現在是顏大夫,看著機靈,怎的這樣不懂規矩?”

顏喻林在院里接話:“快進來吧?!?/p>

王慕翎笑瞇瞇的走了進去,就見顏喻林正在往身上背藥蔞。

“顏大夫,你病剛好,不能歇著點?”

顏喻林笑:“已經不礙事了,出去走走?!?/p>

王慕翎道:“也是,出門散散濁氣自是好,只是還得讓個小廝陪著才是?!?/p>

顏喻林搖頭:“我一向走走停停漫無目的,顏青跟著去過一次便再不肯去了,時日久了,也習慣了一個人。隨興所至,三五天都使得?!?/p>

王慕翎看他病才好,再在外邊一熬幾天,只怕不成。一想:“我同你去吧,現在春暖花開,我成日悶在城中,到郊外走走,踏青散心也好?!?/p>

顏喻林正要拒絕,一抬眼看到王慕翎笑瞇瞇的,二十七歲的人了,還透著股賴皮天真勁兒,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收了回來,想著也就這一次罷了。

便點了點頭。

王慕翎便使了人回家報信。

顏喻林平時一出門,便不知道要去幾天,有王慕翎跟著,就打算早去早回了。

牽了兩頭毛驢來,兩人各騎一頭,悠悠閑閑的往郊外去了。

王慕翎是個多話的人,折了根細竹桿在手中,碰上不認識的花花草草便指過去:“這是什么?”

顏喻林便回頭看一眼給她報個名。他在植物上,簡直像百科全書一樣。

王慕翎性子里的小女兒之態又有萌發。她自從有了幾個女兒,自己要管人,少不得成熟了起來。實則她是個沒心沒肺愛樂呵的人,被拘了許久,這一出籠可真不得了。

顏喻林端的好脾氣,一一回應著她。

到了郊外,顏喻林將藥蔞子背上,拿著藥鋤就地挖藥,王慕翎斜坐在毛驢上,又幫牽著他那頭驢,亦步亦趨的跟在顏喻林身后。

四下一片靜好,王慕翎微瞇了眼養神。卻沒注意一只大黃蜂嗡嗡飛近。

王慕翎只覺著眼前影子一晃,嚇了一跳,定神一看,第一反就是怕被蟄到,趕緊伸手去趕。

沒想到一個失衡從毛驢上翻了下來,那毛驢亂踏幾步,一蹄踩在王慕翎小手臂上。

她不由得痛叫一聲。

顏喻林趕忙過來,一把把她從毛驢邊上拖開,扶起她,讓她半坐在地上,上身靠著自己的肩,握著她的手臂看了起來。

王慕翎這樣被他摟在懷里,便頗為尷尬,又不好出聲。

顏喻林看了一陣道:“還好,皮外傷,沒有傷到骨頭?!?/p>

一邊利落的挑了幾味草藥嚼碎了幫她敷到傷處,再撕下中衣下角幫她綁好。

全處理好了,才發現自己抱著她了,臉上不由得一紅,猛然松手。

王慕翎陡然失去了憑靠,砰的一聲又摔在了地上,正碰到傷口,又痛得哎喲一聲直掉眼淚。

顏喻林忙又將她扶起,又不敢抱著,只好雙手扶著她雙臂,近不近遠不遠的。

尷尬道:“實在對不住?!?/p>

王慕翎也訥訥的道:“無妨。。。。。。。我自己沒留神?!?/p>

顏喻林把王慕翎扶著站了起來,讓她騎上了毛驢,四下瞅了沒人,猶豫一陣,終是將自己的外衫脫了下來,披到王慕翎頭上:“郊外蜂多,你即害怕,就遮著吧?!?/p>

王慕翎低低的嗯了一聲。

顏喻林又問:“受得住嗎?”

王慕翎其實疼得厲害,要是她家幾個男人在這里,她早就哭天搶地了,當著顏喻林卻不好意思,只低聲道:“還成。。。。。。?!?/p>

顏喻林聽著她怏怏的聲音,心里就有些發緊。

過了一陣便道:“咱們回吧?!?/p>

王慕翎從衣裳縫里露出一只眼睛來:“別啊,才多久啊?!?/p>

顏喻林笑:“回吧,這次出來主要是為了尋地衣草,已經尋著的,別的都不要緊?!?/p>

說罷就去牽毛驢,改方向。

王慕翎也疼得厲害,便也不強撐,由著顏喻林引著回城。

他們出來得并不遠,回城也就小半個時辰的功夫。

顏喻林道:“先上我家去,換個藥,你再回家?!?/p>

王慕翎點了點頭。

到了顏喻林家門口,卻見一個年青的女子在石階上抱膝而坐。

眼見顏喻林回來,一仰臉,露出欣喜之色,奔了過來,一手揪住顏喻林的袖子:“顏神醫,您好一陣沒去醫倌坐診,我實在是沒了法子才尋了過來,求您救救我家爹爹吧!”

王慕翎心里不爽,皺起眉頭:“什么話不能好好說?把手放開?!?/p>

說完又驚覺自己怎么跟當年的顏青一樣了,頓時住嘴。

那女人自知失禮,放開了手。

顏喻林卻忍不住莫明的嘴角勾起一絲笑。

王慕翎心里怪異,勿勿的讓顏喻林幫她換了藥,又拿了一包藥材,趕緊回家。

一進家門,迎面碰上墨硯。

墨硯聞得一股藥味,臉色一變:“怎么了?”

王慕翎道:“被驢給踢了,沒傷著骨頭。。。。。?!?/p>

墨硯仔細看她臉色,過了一陣才放了心。

把她扶到屋里坐下,吩咐人打了水給王慕翎洗臉,又倒了茶給她喝。

等王慕翎收拾好了,墨硯才道:“怎么今兒個想著陪顏大夫一道出門?”

王慕翎不甚在意:“他大病初愈,下人勸不了他,我便盯著點了,多年的朋友了?!?/p>

墨硯哦了一聲,悶了半晌丟了一句:“你可別想投河自盡啊?!?/p>

說罷便甩了簾子進了里屋。

王慕翎一愣,想了半天才想起當年她確實說過,如果再娶,不如投湖自盡來得痛快。

她自覺對顏喻林沒有二心,只覺得墨硯好笑,看來時光不光會把女人由珍珠變成魚眼,就連墨硯這樣柔順的男人,也隱隱有點悍夫的傾向。

作者有話要說:要達成收小顏的任務,必出賤招俗招狗血招,你們現在回頭還摸得到岸。掩面,我好怕挨揍啊。。。。。。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