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王顏寶的悲慘童年一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47 字數:3909 閱讀進度:109/118

王顏寶今年四歲,乖巧可愛,這么小的孩子,粉嫩粉嫩的一團,還不太能從長相上分出性別。但是全國都都知道,王顏寶,性別:男,是安陽侯的心頭寶。

這一刻,他穿著福紋錦緞的紅衣衫,頭戴著可愛的老虎帽,屁顛屁顛的在花園里小跑,鞋子上的金鈴鐺鈴鈴作響,

他一邊跑,還一邊奶聲奶氣的喊著:“姐~,姐~”

蘇蘇在前邊不緊不慢的走著,她今年已經有十三歲了,梳著兩團小丫髻,髻上繞著兩圈白貂毛裝飾,胸前掛著一個銀色項圈,鑲了幾顆金剛石,一身白色的衣裙,王慕翎嫌她小小年紀太過素靜,倒非讓她穿了雙淡粉的繡花鞋。她遺傳了她爹爹的清冷,生得眉目如畫,小小年紀已現傾城之色。照王慕翎的說法,她是五個閨女中間最不惹事的一個,萬事高高掛起。但誰也不敢惹她,她一身武藝高強,偏又比她爹多幾分凌厲,真惹出脾氣來,倒下得狠手去。

王顏寶在五個姐姐中,最喜歡她。偏蘇蘇面上不說,卻著實不喜歡帶小屁孩,因此對王顏寶的呼聲充耳不聞。

王顏寶在后邊喚得幾聲,已經略感委屈,聲音里便開始帶著哭腔了。

突然旁邊的花叢里就橫伸出了一條腿,把小跑著的顏寶絆了一下。

顏寶眼睛瞪得大大的,驚叫出聲,眼看就要摔實了。

蘇蘇一閃身飄了過來,把他從地上掠起,抱在懷里站在一邊,然后再冷眼看向一邊的花叢。

花叢中一陣晃動,沙沙作響,爬出來一個小女孩。她生得頗帶了些英氣,頭發喚人給高高的盤起,扎了一圈紅珊瑚串珠裝飾,一身穿著利落的藍色短打衫,一雙眼睛閃閃發亮,咋一看還以為是誰家的小子。

蘇蘇看了是她,不由得眉頭輕皺:“秋鹿,好好的,你要招惹他?”

秋鹿是五個女孩中最小的,今年也才九歲,心智還不成熟,最愛和王顏寶過不去。

她哼了一聲:“他滿嘴姐啊姐啊的叫,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叫我,就招呼他一下羅?!?/p>

說話間一臉驕橫的神色,還好兩顆可愛的小虎牙讓她一點也不惹人生厭。

蘇蘇懶得理她狡辯,只道:“怎么就學不乖,讓他哭了,仔細你的皮?!?/p>

秋鹿眉頭一皺:“愛哭鬼!”說著向王顏寶瞪了一眼,轉身又竄進了花叢。

王顏寶也不理她,自從被蘇蘇抱在懷里,他就心神大定,摟著她的脖子,安靜的撲閃著眼睛看著她,滿臉崇拜的神色。

蘇蘇見秋鹿走了,就要把顏寶放下來,顏寶勾緊了她的脖子,戀戀不舍的喚了一聲:“姐~”

蘇蘇無法,看他一眼:“幾個朋友給我下了帖子,約我去喝茶,研究繡花樣式,這可不是男孩能做的事情?!?/p>

顏寶左右為難,皺著眉想了半天:“不繡花好不好?”

蘇蘇道:“女子都要學的?!鳖亴毜溃骸澳锊粚W?!?/p>

王慕翎一手針線拿不出手,其實富貴人家的夫人,也少有勞神繡花的,多是請了些貧家子養在府中做繡活,繡花雖是女人繡得好,但也會有些男人迫于生計學了來。

無論多富貴,身上穿的衣裳鞋子可以不理,這些夫人總要親手給夫郎繡塊手帕。但王家六個夫侍身上,掏出去一律是凈色絹帕。這也是她為人詬病的一個地方。別人對她又羨又妒的時候就常說:“呸,什么女人啊,連繡個花也不成?!?/p>

一般人家都是由母親傳授女兒女紅,偏王慕翎手藝太差,王家姐妹只好姐妹朋友間互相琢磨學習,還好幾個姑嬸倒會常來指點一二。

蘇蘇自然不會編排母親的不是,只道:“原不該母親費神?!?/p>

顏寶瞧著她神色并不松動,便只好扁扁嘴,松開摟著她脖子的手。

眼看著他最喜歡的二姐走了,便一個人站著發愣。

遠遠跟著他的保父這時趕緊跑上前來,把他抱起道:“小祖宗,餓了沒?今日夫人上咱們六爺屋里來,廚房做了黃金糕和玉蟬餃,回房去吃可好?”

顏寶軟軟的應了一聲,隨他抱了回去。

不想迎面碰上了結伴而來的墨星和藍馨。

墨星今年十二,頭發上半部份梳了個偏髻,上面綴著一大串水晶,下半部份就垂散著,身上穿著一身桔色衣裙,一臉燦爛,時刻笑瞇瞇的。

藍馨今年十歲,滿頭都用細珍珠米編著小辮,一身綠盈盈的綢裙,嘴角含著淡笑,一臉的精靈古怪。

兩人正看見顏寶,保父心中暗道不好,卻不敢別開了走,只好眼見著兩人走到跟前。

墨星嘻嘻一笑,拽了拽保父的袖子:“放他下來,我們要和小弟弟說話?!?/p>

保父眼看著顏寶一臉可憐兮兮的神情,心中不忍,把牙一咬,硬頂著道:“三小姐,四小姐,夫人今日正在六爺房中,讓奴來找小少爺回去問話呢,怕是等了一會了?!?/p>

藍馨嗤了一聲:“母親知道我們陪弟弟玩耍,只怕歡喜還來不及呢,你怕什么?放他下來,都這么大了還抱來抱去的,我們王家沒有這樣的規矩?!彼{馨一張小利嘴,五歲的時候就曾經把王慕翎噎到說不出話來,小小一個保父豈是她的對手。

保父也是無法,只好把顏寶放到地上。

顏寶就兩只小手互相糾著,低垂著頭不說話。

墨星上前去摘了他的帽子,用手在他頭頂揉了幾下。顏寶的頭發本就短少,扎了個小髻在頭頂,被墨星幾下就揉散了。他眨眨眼,敢怒不敢言,眼圈瞬間就紅了。

藍馨也伸了手,看似愛憐的捏了捏顏寶的小臉蛋,只是手上用了些勁,她笑道:“顏寶,你怎么跟母親說再也不要和姐姐們頑了?姐姐們聽了,多傷心啊?!?/p>

待她放開手,顏寶粉嫩的小臉蛋上已經現了紅印。他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卻硬是忍著不流出來。

藍馨不由得又伸手捏了他另一邊的臉蛋,顏寶吃疼,臉漲得通紅。

藍馨奇怪:“愛哭鬼,怎么不掉珍珠豆了?”

王慕翎自打得了這個兒子,就百般疼愛,心肝肉一樣,重男輕女得厲害。幾個小姑娘難免有些吃味,秋景是長女,近年來代表王家的門面,被教養得大方持重,一些個幼稚的小心思還能往心里壓。蘇蘇生性清冷,是不屑爭風的。但墨星藍馨和秋鹿,少不得要欺負欺負顏寶。

小顏寶初時被碰一下就哭個昏天黑地的,王慕翎追查原因,少不得要給這三個小姑娘一頓排頭吃。那想到這三個小姑娘都有些叛逆心理,越發喜歡欺負顏寶。

長期鬧下來,王慕翎一知道顏寶哭鬧,就持著藤條好好教育教育這三小姑娘。弄得她們又回去向各自爹爹哭訴。幾個男人雖是不去計較孩子之間的事情,長期下來,卻難免對王慕翎的行為有些腹誹,連帶著暗暗遷怒顏喻林。

王慕翎此時正在顏喻林房中。她躺在榻上,羅衫半解,顏喻林坐在她邊上,拿著一罐膏油給她涂抹。這罐膏油是顏喻林特意為她調制出來養膚的,頗有奇效,王慕翎至今一身皮子又細滑又緊致。

顏喻林一邊涂抹,一眼看到王慕翎肩頭咬痕,看痕跡并不太久,昨夜王慕翎是歇在秋水湛房中,該是他咬的。

他不由得指尖在咬痕上輕輕掠過。王慕翎察覺,抬頭看了一眼,笑道:“水湛就跟狗似的?!?/p>

顏喻林也不說話,手放到王慕翎腰間,一把抽開她的腰帶,掀開她的衣裳,露出她上半身,果見她身上四處青青紫紫的,微微紅腫,不由心中暗疼。順手又到床頭換了罐藥膏。

王慕翎看他神情,湊上去在他唇上輕吻一下:“不要緊,看著厲害,其實不疼?!?/p>

顏喻林聽她這樣一說,便把手滑到她的纖腰上一按,王慕翎果然一陣酸疼,忍不住吡牙吸氣。

昨夜秋水湛發了狂,花樣百出,一夜索求無度,把王慕翎折騰得沒了脾氣,她已經不是年少初嘗新鮮時的好精神,卻硬頂著不告饒。

王慕翎心中存著不能明說的小心思,她總覺得她一人占了這樣美好的幾個男人,一周只能陪每人一天,已經是太委屈他們,因此床弟之事,總是盡力迎合。

顏喻林瞧著她的可憐模樣,便一伸手將她摟入懷中:“今夜我們分床睡,你好好歇歇?!?/p>

王慕翎微微一笑,摸了摸他的臉:“喻林。。。。。。我不要緊的?!?/p>

王慕翎暗道,其實在床弟之事上,男人是主動辛苦的一方,她前世的古代,帝王不是后宮三千佳麗么,人夜御數女都能挺著上早朝,她躺著享受服務的,還頂不住六個男人了?

顏喻林不知道她這點小心思,只手上帶了藥膏,抹向她的傷處。王慕翎的皮膚太嫩,若不好好護養,只怕也會留下痕跡。

他的指頭像羽毛一樣輕輕的拂過王慕翎身上,她不由得閉上眼倚在他懷中享受這微微的酥|癢。感受到他的手指從她胸前輕抹,滑過脊背,又解開她的下裙,探了下去。

不由得被勾起了興致,睜開眼,微紅著臉,勾著顏喻林的脖子,嗲聲道:“唔。。。。。喻林,來吧。。。。。?!?/p>

顏喻林差點把持不住,輕咳一聲別過頭:“不知死活?!?/p>

王慕翎嘻嘻一笑,就把手伸到他衫內,欲行勾引。

卻聽到窗外有人匆忙跑近,聽聲音卻是王顏寶的保父,他急聲道:“摩哥兒,勞煩稟報夫人和六爺,小少爺在花園中哭鬧得厲害!”

王慕翎素來知道幾個女兒混賬得很,一向偏疼這個兒子,此時聞言,不由得撈起一邊的衣裳欲穿上。

顏喻林卻一把按住了她:“我去看看就好,你歇著吧?!?/p>

王慕翎一瞪眼:“不成,那幾個丫頭不打不知道厲害?!?/p>

顏喻林手下將她按得更緊:“慕翎。。。。。。聽我的罷?!?/p>

這時摩哥兒已經走到簾外低稟:“夫人,六爺,小少爺。。。。。?!?/p>

顏喻林應了一聲:“知道了,在外邊候著吧?!?/p>

王慕翎意欲掙扎,顏喻林低嘆一聲,附到她耳邊輕聲道:“慕翎,顏寶幾個姐姐是有些貪頑,不過下手也有輕重,不會教顏寶受傷,何必太過緊張?你這樣偏疼,豈不傷了孩子們的心?”

王慕翎一愣,在她心中,顏寶最小,母親大多疼幺兒,況且她女兒都有五個,顏寶卻是她唯一的兒子,再說顏寶又乖巧又可愛,比起他頑劣的姐姐們,她當然偏疼他。卻從未想過幾個女兒傷心不傷心的問題。她當然認為姐姐們也要疼弟弟的。

但方才顏喻林的神情,卻著實是有些無奈。王慕翎愣神中,顏喻林已經整好衣裳往花園中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再寫一點番外,好久不寫,不知道還在不在狀態。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