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蘇顧然番外(二)

小說: 米蟲的春天 作者: 某茶 更新時間:2015-03-15 17:39:52 字數:3341 閱讀進度:114/118

城外不同于國都內的井然有序,四處人聲鼎沸,幾個施粥點更是擠成一團。

王慕翎東穿西插,好不容易到了蘇顧然的施粥點,只見他這處還算好,王家的幾個下人正在維持次序,蘇顧然冷著一張臉也無形中給周圍降了溫,竟是相對有序。

王慕翎快步走了過去,站到蘇顧然邊上,拉了拉他的袖子:“顧然?!?/p>

蘇顧然淡淡的看她一眼:“唔?!?/p>

王慕翎解釋:“昨夜我是真不知情,被灌了酒,就倒了?!?/p>

蘇顧然點點頭:“我知道?!?/p>

還是有話直說的好,兩人不必玩“你聽我說聽我說”和“我不聽我不聽”的游戲。

王慕翎舒了一口氣,笑道:“那就好了,這些年,我可是規規矩矩的,你可別因著誤會,氣著了自己?!?/p>

蘇顧然的眼神有些奇怪,半晌才道:“我知道,你回吧?!?/p>

王慕翎挽起袖子:“我來幫手?!?/p>

旁邊的空地處,蘇顧然使人搬了幾塊大石頭來做成了簡易的灶爐,上面正在不停的煮粥,王慕翎跑了過去,拿了一把柴要往爐下塞,卻被人一把搶過:“別亂塞?!?/p>

王慕翎一愣,抬頭看過去。

說這話的,是一位年紀約摸二十歲出頭的女子,細長的柳葉眉,一雙眼似秋水,秀氣的瓜子臉,纖細的腰身,整個人柔柔弱弱的模樣,身上穿的衣服雖然破了好幾處,但都看得出面料原是極好的。

她沖王慕翎笑了笑:“火還不夠大,添多了柴壓實了,反倒生不起來?!?/p>

王慕翎哦了一聲,不知道從那里來了這么個女人。

這女人又道:“你家是那個縣的?這兩天才來的罷?之前都沒見過你?!?/p>

王慕翎一愣,看來她把自己當成災民了。也懶得同她解釋,只道:“你是什么人?”

那女人一手拿了根樹枝,彎下腰去把灶里的火撥弄了一番,一邊道:“姬宣芝,喚我宣芝便好,我原是襄南郡蓬蕎縣的,遭災逃到此處,想著成日里等著人來救施,倒真不如幫手助人。你也是去求了蘇先生才來的?他真真是個好人。你放心,若有不會做的,我便教你?!?/p>

她見王慕翎一身穿得華貴,便料想她跟自己一樣,原先家中也是富裕,遭了災不得不落泊了。

這時蘇顧然向這邊走來。

姬宣芝立即放棄和王慕翎交談,轉身去倒了一杯水,迎著蘇顧然送了過去:“蘇先生,渴了吧?!?/p>

蘇顧然接過水,喝了一口,看向王慕翎:“你插不上手,還是回吧?!?/p>

姬宣芝就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看王慕翎,又看看蘇顧然,大約是猜不到這兩人的關系。

王慕翎笑:“不要緊,我不會耽誤你做事?!?/p>

蘇顧然只得由她去,走到灶邊看了看,對姬宣芝道:“再多放些米,粥綢一些好?!?/p>

姬宣芝連忙應了。蘇顧然便走開去了。

王慕翎就在一邊站著,跟姬宣芝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姬宣芝的性情非常好,溫柔大方,善良體貼,柔弱美麗。連王慕翎都覺得這樣的女人才是男人的終極幻想。

王慕翎幫著她將鍋中的粥倒入旁邊備好的桶內,重新加上水和米再熬上一鍋。

姬宣芝掠了掠額角的碎發,想問王慕翎和蘇先生是什么關系,卻始終沒有問出口。

王慕翎留在這里,蘇顧然終究不能無視她,稍晚一些,便把事情托給了姬宣芝跟王家幾個下人,同王慕翎去尋了顏喻林,三人一道先回家去。

一路上,顏喻林累到手都抬不起來了,無心說話。蘇顧然卻對王慕翎的搭腔也不太理睬,車廂里便彌漫著一種奇怪的氣氛。

待回了家一齊用過膳,王慕翎洗漱過后便直接去了蘇顧然房里,也不管蘇顧然愿意不愿意,硬是抽掉了他手里的書,纏著他上了床。

王慕翎幾番挑|逗,蘇顧然卻沒有興致,只是摟著她的肩,輕聲道:“睡吧?!?/p>

王慕翎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閉了眼睛,培養睡意。

等她睡著了,蘇顧然轉過頭來看她,窗外的月光照在她的臉上,一晃之間,就嫁給她這么多年。

很多人問過他為什么要嫁她,她那時,確實是一無所有。他當時說不清楚,今日再問自己,仍是說不清楚。

嫁給她,看著她娶了一個又一個,漸漸的習慣。

但那天看到她又和一個陌生男人在親呢,一股怒氣便驟然翻起。盡管立刻就知道是場誤會,但心里的氣怎么也平不下來。原來自己一直都在意。

正如爹爹曾經說過的,縱使舉案齊眉,終究意難平。

第二日王慕翎醒來的時候,蘇顧然已經出去了,王慕翎總是不期然想到姬宣芝,心里不安。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姬宣芝看蘇顧然的目光,不僅僅是感謝這么簡單。

想到這里,她便坐不住了,偷偷的跑到城外去看蘇顧然。

因為怕被蘇顧然發現,便把身上弄得臟兮兮的蹲在一群災民中間,雙手抱著膝蓋,遠遠的盯著蘇顧然和姬宣芝的一舉一動。

果不其然,姬宣芝總是面帶著笑容,圍繞在蘇顧然旁邊。明明是別有用心,但蘇顧然卻是一副一無所覺的樣子,接受著她的殷勤。王慕翎大恨,手指捉到地面的雜草,便用力的拔起,不一會兒,她面前的一塊地便被她拔得寸草不生。

她正恨恨的想著,突然有一只臟兮兮的小手送了一個饅頭到她面前。

王慕翎抬頭看去,是個七八歲大的小男孩,滿臉臟得看不出皮膚顏色,只一雙眼睛非常有神。

他把饅頭遞給王慕翎道:“我把饅頭給你吃吧,不要吃草了?!?/p>

王慕翎嘴角扯了扯,分明看到這孩子看饅頭的目光流露出不舍,他居然能忍得住把饅頭讓出來。

便笑著搖搖頭:“我不是餓,你吃吧?!?/p>

那孩子在她旁邊蹲下:“那你拔草做什么?”

王慕翎想了想:“我有一個寶貝,別人想搶,所以心里不痛快,拔草出氣?!?/p>

那孩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如果別人真的很需要,你就讓給他嘛?!?/p>

王慕翎氣:“又不是饅頭!”

那孩子眨巴眨巴眼睛,老實巴交的點了點頭,蹲在她旁邊,不做聲了。

王慕翎又去看蘇顧然,不禁茫然起來。

姬萱芝幫蘇顧然搬了把凳子:“蘇先生,您歇歇?!?/p>

蘇顧然左右看看:“今日人少了許多?!?/p>

姬宣芝道:“不錯,有人傳了消息來,說洪水已經退了,許多人思鄉心切,已經往回趕了?!?/p>

蘇顧然點點頭:“甚好?!?/p>

姬宣芝又道:“不如明日多派些饅頭大餅,讓他們好放在包袱里帶在路上吃?”

蘇顧然一想也好,便露笑意:“宣芝想得周道,不知宣芝什么時候返鄉?”

姬宣芝愣住,復又笑開了:“宣芝的家鄉有座很高的山,叫希山。希山上有座千年古寺,若是蘇先生有空,倒可以隨宣芝順道去游覽一番?!边@些日子的相處,她也知道蘇顧然是禮佛之人,便投其所好。

蘇顧然果然神往,但想了想,王慕翎怕是不會同意,便搖了搖頭:“我妻主粘人得很,怕是不得空?!?/p>

姬宣芝頓了頓,笑:“蘇先生的妻主,是什么樣的人?”

蘇顧然道:“你見過的?!?/p>

姬宣芝這才確定那天見過的那個女人,就是蘇顧然的妻主,但是他們。。。。。。好像并不親密。

蘇顧然不是個愛說話的人,此時卻同姬宣芝有說有笑。王慕翎看得氣結,只盡力按捺。

蘇顧然的性子,她不是不知道,簡單直白,喜歡或是不喜歡的,都會直說。她知道他不希望她再娶,卻一次又一次的傷他。如今雖然過去多年,但他這樣的人,怕是始終也無法做到完全不介意吧。

當年他才墮入塵世,便被她抓住,中間這些年又時刻在一起,若到了現在,有機會碰到另一個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女人,愿意全心全意對待他的話,他會怎么樣?現代社全的一夫一妻尚有七年之癢,這個世界的一妻多夫,是不是會讓他萌生他意?

想到這里,王慕翎便覺得心絞痛起來。

旁邊那小孩又問:“嬸子,你怎么了?”

王慕翎揮了揮手:“小孩,一邊去,找你爹娘去?!?/p>

那小孩眼神一黯:“都沒有了。。。。。。我跟著爺爺逃出來的,爺爺也沒有了。。。。。?!?/p>

“那你可有地方去?”

小孩搖了搖頭。

王慕翎捂住疼痛的胸口,站起來,強給自己找點事情做:“那你跟我回家吧,我家有五個女兒,你挑一個做她的

作者有話要說:寫死我了。之前寫米蟲順手,向編編夸下???,說再更個兩萬都不是問題。

但現在還真是問題。想囤文寫完這篇番外一齊發上來的,但我還真是沒那個命,就得寫點發點,擠牙膏。

我的新文《專治不服》其實不是NP文,但很多從米蟲過去的親們都以為是NP,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出來說。

看大家這么喜歡米蟲,那么,等《專治不服》結束后,寫米蟲的第二部,敬請期待。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