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小說: 你是蜂蜜口味的 作者: 幼兒園小紅花 更新時間:2020-04-17 08:28:31 字數:2415 閱讀進度:230/440

暖黃色的燈光在夜色里顯得格外的溫馨,酒店內,清新的花香撲鼻,在略有些昏暗的樓道里,腳踩著藏藍色刺繡花紋的磚紅色地毯,隨著腳步一步一步的逼近,謝瑾言最終止步在了一間客房的門口。

站在客房門口的謝瑾言猶豫了一下,想著盛琦的脾氣那么大,估計是不會怎么理會自己,也更加不會接受自己的好意,謝瑾言也只好硬著頭皮按響了他左手邊的門鈴。

讓謝瑾言沒想到的是,他才按了一下,這間客房的門就被快速的打開了。

打開門的盛琦原本以為按門鈴的人會是陸星晴,當她看著門口站的人是謝瑾言,她原本一臉的笑意直接就垮了下來。

“我不是說了,我不想再見到你嗎?你聽不懂人話嗎?”盛琦把話一說完,她就快速的想要把房門給關上。

謝瑾言也快速的拉住了門把手,以盛琦的力氣,自然是拉扯不過謝瑾言。

“就算你不想和我結婚,可是我們也是朋友吧,我以朋友的身份來看望一下你,難道不行嗎?”

盛琦自知這道門是關不上了,她也就松開了被她拉住的門把手,然后她不屑的看了一眼謝瑾言,“呵,我們兩個是朋友嗎?我怎么不知道?!?/p>

被盛琦突然的把門把手一松開,謝瑾言因為受力的原因便拉著空門往后倒退了兩步。

謝瑾言盡力的讓自己快速的站穩了,他緊接著又不慌不忙的繼續說道:“不是朋友也是老同學吧,我知道因為我的原因,導致了你與盛叔叔出現了分歧……”

盛琦一聽就抬起了手對著謝瑾言做出了一個閉嘴的動作,“打住,我朋友馬上就要來了,我勸你趕緊走?!?/p>

謝瑾言不甘心的冷笑了一下,“是段子昂要來了嗎?”

盛琦想著她也沒有必要去跟謝瑾言解釋,于是她也就選擇了默不作聲。

酒店長廊的拐角處,正當陸星晴拖著賀霖走出了電梯走進了這條走廊,賀霖便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謝瑾言。

陸星晴剛一看到謝瑾言,她就花癡的捏住了賀霖的胳膊小聲嘀咕著:“賀霖,這個男的長的好帥啊,這丹鳳眼,我去,跟我們家準基歐巴好像?!?/p>

賀霖用非常瞧不起陸星晴的眼神瞟了她一眼,而后他便一邊走向了謝瑾言一邊冷著一張臉對謝瑾言開了口:“小謝總,這么巧啊?!?/p>

聽到賀霖的聲音,謝瑾言第一時間就側過了身看向了賀霖。

聽到賀霖喊眼前的人小謝總,陸星晴一下子就知道了眼前的人就是謝瑾言。

謝瑾言看了一眼賀霖又看了一眼陸星晴,在他看到賀霖手上戴著婚戒而眼前這個姑娘的手指上卻什么都沒有,于是他輕笑著指了一下賀霖手上的婚戒調侃道:“賀總,看來傳聞真的只是傳聞,你把婚戒戴著出來和小姑娘偷情,還真是優秀啊?!?/p>

陸星晴白了一眼謝瑾言,她在賀霖還沒有開口之前就對著謝瑾言不動聲色的說道:“只有自己思想齷齪,才會把別人想的都跟你一樣,謝謝你夸我是小姑娘,不過我還是想把我和我們家賀霖的結婚證給拍到你的臉上去?!?/p>

聽到陸星晴說的話,站在門口的盛琦忍不住的大笑了幾聲。

謝瑾言繼續是一副笑著的模樣,“你把結婚證拍到我的臉上又有什么用,賀家在江城名聲這么大,人家賀總和你結婚都沒有昭告天下,像你這種小姑娘,我勸你還是多花點心思學習一下該如何讓賀家去接受你?!?/p>

賀霖隨即看了一眼陸星晴,他摟住陸星晴的肩對著謝瑾言冷漠的說道:“你可能有所誤會,我和我太太結婚是我爸媽親自去求的她爸媽,也是我求的她?!?/p>

聽到賀霖說的話,陸星晴不自覺的就微微的笑了一下。

眼看著謝瑾言在這里實在是礙事,盛琦也毫不客氣的對著謝瑾言吐槽道:“謝瑾言,人家夫妻之間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你管得著嗎?你管天管地管空氣嗎?”

“賀家的事我當然是管不了,但是你的事我不能不管?!敝x瑾言說著他就再次看向了盛琦。

陸星晴見狀連忙的就甩開了賀霖摟住她的手,她邁著小碎步快步的走到了盛琦的身旁挽住了盛琦的胳膊,“不好意思啊,我們家盛琦的事情也輪不到你來管,作為她未來的嫂子,盛琦,目前歸我管?!?/p>

謝瑾言不屑的搖了搖頭,“你就這么篤定盛琦以后會喊你嫂子嗎?”

陸星晴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知道這個時候她只能發揮出她的實力了:“你叫謝瑾言是吧?誰給你取的名字?難道給你取名字的人沒有告訴過你,謹言是什么意思嗎?謹言的意思就是要你少說話,你別在這里比比叨叨了行嗎?知不知道有一種愛叫做放手,成全別人也是放過自己,你懂嗎?”

賀霖聽到陸星晴對謝瑾言的吐槽他已經是毫無波瀾了,畢竟賀霖深知陸星晴的實力。

盛琦再次忍不住爆笑道:“哈哈哈……星晴,你可真是絕了?!?/p>

陸星晴一副一般一般的模樣隨口說道:“那你是沒有見過橙子和白凱懟人,他們倆更絕?!?/p>

謝瑾言知道自己現在是是斗不過賀家夫婦的,他也就輕點了一下頭看著盛琦說道:“行,我走?!?/p>

看著謝瑾言已經走了兩步,陸星晴開心的看著謝瑾言的背影做出了一個拜拜的手勢,“拜拜了您嘞?!?/p>

就在謝瑾言快要經過賀霖身邊的時候,他們二人的眼神再次交鋒互看了一眼。

知道謝瑾言已經走了,賀霖對著陸星晴溫和的說道:“星晴,有話快說,我就在門外等你?!?/p>

陸星晴側過頭對著賀霖笑著說道:“我怎么好意思把你丟在門外呢,反正我和盛琦說的話你又不是不能聽,我就在這里說吧,說完我們倆就回家?!?/p>

看著賀霖在,盛琦故意的對著陸星晴開起了玩笑:“星晴,我好想你今天就留下來陪我?!?/p>

賀霖不動聲色的建議道:“要不,我打電話把子昂給喊過來?他應該挺樂意的?!?/p>

盛琦連忙慌張的拒絕了賀霖:“別!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我不會把你老婆給留住的,你就放心吧!”

陸星晴看著盛琦慌張的模樣就忍不住笑了笑,她低下頭從包里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放到了盛琦的手上,“這張卡給你,我今天的任務就算完成了?!?/p>

盛琦毫不做作的收下了陸星晴給她的銀行卡,她笑著對陸星晴說道:“等我的黑卡解凍了過后,到時候我還給你?!?/p>

“不用了,我會在段子昂那里加倍討回來的?!标懶乔缯f著她就給了盛琦一個“你懂的”的眼神。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