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風溪云

小說: 十里雪浪谷中雨 作者: 洛陽無錦 更新時間:2020-04-26 03:08:14 字數:2125 閱讀進度:53/78

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九天玄女風景有兩女,長女風溪云,字寒枝,幼女風沉雨,單字初。

凡世誕生分六界,神、仙、人、妖、魔、冥。仙神居于上天,人、妖、魔于中,冥處地底。

六界誕生之初,育有生靈無數,第一批誕生的神祗為遠古真神,法力遠居于神界之上,其中第一只鳳凰名顏澤,與其一道誕生的還有兩只白澤,一名蘇妄生,字霰,一名君澈,字楚鋮。而后白銀劫世,一眾真神應劫而逝,留下者,唯留顏澤君澈蘇妄生三人耳。

六界有四大兇獸,混沌、饕餮、梼杌、窮奇,亦有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白虎與雪狼后代為三尾北極狼,如今最小一輩能力最強者,名司重。南海龍王與青龍育有一子,神魂魄力遠超于尋常龍族,其名江滿樓。

風溪云幼時為蘇妄生與君澈所救,故而與二者關系極近。為助其登九天玄女之位,君澈曾為她親手鍛造了兩把劍,附有朱雀與玄武的神息和神脈,一柄玄火,一柄異水,一柄為我道,一柄名無道。

自此,風溪云以兩把朱雀玄武之劍聞名于六界,以女上神身份躋身天界四神將位列其一,為四神將之首,主死位。

司重的母族為隱世寒時族,蘇妄生與君澈乃寒時族的守護之神。先神帝清繆覬覦寒時族能把控時間的能力,幾度試圖屠盡寒時一族,皆因蘇妄生君澈二人未能得手。后其二人受清繆暗算,風溪云為了保護寒時族與蘇妄生君澈二人,不得已繼任了九天玄女一職,并成為了神將之首。

神界共四將,由戰神月搖率領,每將手下有隸屬自己的十一名小將。神將之首風溪云主死位,武器為朱雀玄武雙劍,武靈乃一朵業火紅蓮。神將之一江滿樓主生位,武器為四海陰劍之首——裂洋,顏澤主過去,舞一手鳳凰明火,持鳳翎羽劍,星瀑折扇;司重主未來,以乾坤道劍問心為器。

司重父親司躍所承一脈歷來維護神界太子九江,但司重并無站隊,只聽命于月搖與風溪云。后來,魔族大亂,清繆帶二殿下玟閑、戰神月搖、神將風溪云、顏澤與江滿樓眾者親征魔界,留司重一人留守九天。殊不知四殿下和鑾早已墮神,勾結白梨花主子期,與南海龍王江忱三女江千帆一道叛入魔族。清繆走后,和鑾打開九天與魔族相連之門,引魔族上九天。

九江與司躍司重一道奮力抵抗,最終肅清九天,和鑾子期伏誅,江千帆自殺。期間從魔界傳來清繆薨世的消息,與魔族一戰后,為盡快整頓神界,九江繼任神帝,封玟閑為大君主。卻在登基當天,玟閑歸來,帶來清繆口諭“九江心思深沉,不忠,命玟閑為新天帝,九江及其叛黨,即刻絞殺?!?/p>

即刻,絞殺。

九江不信,與玟閑于登基大典各執一詞,爭執不休,最終演變成一場神界內部最瘋狂的戰爭。那場戰爭,傾山倒岳,血流成河,日月同出,尸林骨海。

這場戰爭,被后人稱之為“諸神死役”。

司重畢竟是與風溪云共事過的同僚,在此一戰中,風溪云盡力護著司重,卻拗不過司躍作死的勁兒,奮勇殺敵在九江身邊第一線。玟閑震怒,原本只想流放九江一人,而后發展成清繆的口諭處處落實——“九江及其叛黨,即刻絞殺?!?/p>

臨死時司躍終于覺查出不對勁,想要司重及其母親寒影愁逃走,卻為時已晚,最終被逼至斬露池邊。司躍死不足惜,寒影愁并不在“九江叛黨”范圍之內,風溪云有意放她一條生路,無奈何司重身為司躍獨子,只能被絞殺。臨死前,寒影愁請求風溪云以自己一命換司重一條生路,風溪云不忍,遂應聲。

于是活下來的只有司重,其母寒影愁以自己一命,換了他一命。

這便是他于斬露池邊同“江溪云”初見時說過的,斬露池,十一將,業火蓮,生死位。

這場諸神死役過后,神界恢復了近千年的生息。

蘇妄生與君澈陷入新一輪沉睡,司重還是神界的四神將之一。千年后,所有人都以為從前那一場諸神死役給神界眾者帶來的心理陰影已然淡去,卻不曾想司重蟄伏千年,突然將風溪云拖入時間裂縫,幾乎要奪去風溪云的性命。

他將一切罪責歸咎于風溪云——她為四神將之首,負責清剿司躍一族,在斬露池邊親手取了其母寒影愁的性命。加上幾乎是每個人尋常心理的——對女上神女神將敵視且不屑的心態,他更覺自己落得如此下場都是風溪云的錯于是他要殺了風溪云。

司重母族為寒時族,他自然繼承了寒時族對時間操控及感應的能力。雖不強,卻足以致命——他那般做了,將風溪云拖入時間裂縫,致使風溪云幾近喪命。

誰知風溪云神力太過強大,導致他只能重創其神魂,自己的三魂七魄也幾乎要消散于時間裂縫之中。迫不得已之下,司重利用時間凝成一枚水晶球,借助燼浮生的力量將風溪云的魂魄困入球內,自己受創的神魂也入內修養生息。只是他沒料到的是,顏澤與江滿樓同樣跟了進來,致使他的計劃被打亂,于是司重只能退而求其次,最大限度壓制了他二人的能力,并設下禁障,要他們永遠不能對風溪云說出真話。

這一藏,就藏了千余年。

風溪云早該發現的。

從一開始她與江滿樓初遇時,江滿樓便說,這名字并非他本人的。想來進入這水晶球時,因著江滿樓與風溪云二人的情感交互過于強烈,導致秩序發生錯亂,兩人的姓氏做了交換。

她先入了水晶球,正值獵鳳之征,司重令她下手殺了還不是顏澤的顏澤。彼時她還殘留著作為風溪云的記憶,所以睜眼瞬間瞧到了顏澤血污斑駁神色絕望的臉,她下意識錯開了手——下一秒,她就被里世界的顏澤奪去了性命。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