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無妄神

小說: 十里雪浪谷中雨 作者: 洛陽無錦 更新時間:2020-05-08 17:46:30 字數:2198 閱讀進度:55/78

“你的母親,是寒時族大族之后。

“你對時間不太精準的掌控能力,全部源自你的母親。

“玟閑本不想殺你們。是你父親司躍,無腦又魯莽,把一切都葬送在了自己手上。

“清繆一直都知道九天之上藏著一個寒時族的人,但他一直不能確定是誰。臨死前他封玟閑為下任神帝,是因為他知道九江優柔寡斷難成大業,卻又知曉自己諸多秘密。而九江甚至知道這個寒時族人是誰,他一直拿此事來威脅清繆。他想殺的,是九江。

“玟閑自覺對九江有所虧欠,懇請父帝不要對九江狠下殺手。于是清繆提出條件,只要他殺了那個寒時族的人并順藤摸瓜找到寒時族,他就對九江網開一面,否則他在神界暗中布置的人手會毫不留情要了九江的性命。

“你覺得如果被玟閑發現,你母親就是寒時族的人,會帶來怎樣嚴重的后果?

“你不是問我為什么明明不愿做神將還要做那些迫不得已的事嗎?這便是你要的全部答案?!?/p>

風溪云說得極緩,一字字、一句句,像是燒紅的鐵烙在司重心上,留下一個個難以磨滅的,流血的痕跡。

他總覺風溪云口是心非——做了神將說要保護天下,到頭來卻殺了與那一場劫難毫無瓜葛的母親。所以他把恨意全部加注在風溪云身上,包括對自己無能的悔恨、對父親的埋怨,和對這個世界的絕望。

他要風溪云一個人全部承受。

直到現在,就算他得知了全部真相,他依舊覺得,這都是風溪云的錯。

她錯在沒有完全處理好他母親的身份,她錯在不安排好她母親藏身的住處偏要讓她在九天來去,她錯在自己不能一力抵擋下玟閑的質疑,她錯在……

這些真的是她的錯嗎?

太多年的養尊處優讓他完全已經開始很自然地總覺得一切都是別人的錯,什么事情都是別人未盡力。

可有的事情,并不是盡力了都有結果的。

他沒資格去埋怨別人。

可他沒經歷過那些絕望,他只知道是風溪云在他面前一劍刺死了自己的母親,那種比天崩地裂還要瘋狂的情感,早就蒙蔽了他的內心。

司重眼角滾下一滴淚。

他笑起來,嗓音沙啞而瘋狂:“可是這些答案,與我有什么關系呢?!?/p>

風溪云皺眉,警惕起來:“你要做什么?”

司重不答話,只是笑。笑著笑著,又有更多的眼淚滾下來。

為他,為母親,也為那個以一己之力顛覆了所有人命運的父親。

是啊,這些答案與他有什么關系呢。

他已經走到這個地步,已經墮落如斯,除了接著往前走,他沒有退路了。

司重閉眼。

突然之間,安靜的廣場上剎那從地底鉆出無數黝黑的瘋狂的藤蔓,纏著一圈圈亮色的符文,一點一點緩慢卻無法擺脫地攀上在場每個仙神的肩頭,然后收緊,一抬——

瞬息間,所有的神仙皆被藤蔓舉至半空,徒留風溪云三人站在地面,安然無恙!

風溪云在原地站定,眉頭越發緊皺,“你要干什么?!”

司重伸手,手腕一轉手指并攏一抬,上萬數的仙神甚至來不及發出一個音節,就被橫貫而出的藤蔓戳穿了喉管,一擊斃命!

可是那些人并非全部死去,而是從藤蔓上掉下來,沒有血、沒有尸體,一個個落地后站得筆直,喉管處的傷口漸漸愈合,瞳仁消失不見,雙眸里只余一片慘白。

分明是活死人的模樣。

風溪云眼中難得出現一絲悚然,她蹙眉,道:“這等邪術你從何學來?”

“若你說歪門邪道,我向來不屑于做那種事,自然不會?!彼局剞D了轉手腕,那些個活死人排成一排齊刷刷面朝風溪云站著,他道:“可這本就是我的世界,我想干什么,便干什么?!?/p>

江滿樓一手按著頸項的淤痕,一手撐著地面連咳帶喘地道:“你覺得你把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煉成活死人對付我們,不算是歪門邪道?你沒有心嗎?”

司重不耐地瞟他一眼,道:“這些個,不過是我用時間凝結成的怪物。對于我們來說,他們根本算不得人?!?/p>

那些活死人像是為了應和司重的話,紛紛從嗓眼里發出奇怪的咕噥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

顏澤不開口,江滿樓憤然出聲,“可他們在這個世界,就是屬于這個世界的人?!?/p>

江滿樓抬眼看了看不說話的風溪云,咬著牙說了一句:“公道自在人心?!?/p>

“這世間最不缺的,便是愚民。他們眼里的公道,只是他們芝麻大小的利益?!憋L溪云卻突然截過話頭,不屑道:“他們看不見過去,看不見未來。他們看見的只有利益。你覺得你說出公道自在人心這種話,合適嗎?”

這句話無異于在江滿樓心中丟下一個炸雷,他不敢置信地望向風溪云,“小云云……”

那種語氣,分明是幾經波折被逼入絕路后僥幸生還的人才有的絕望。

他聽說過瀟湘洞庭那瘋狂的一役,只是彼時他與顏澤皆被神帝派去了一個幻境,并未能親眼瞧見血瀑如練、傾山倒岳尸林骨海的慘景。他只知道,當他回來看見風溪云時,她就如同一個破爛布條縫制的娃娃,內里空落落的,眼神破碎而猙獰。

風溪云卻不知道他作何想法。她只是笑了笑,然后撫上我道的劍鞘。

“我并不是在為司重開脫,我只是覺得,有些東西并不值得你對他好,僅此而已?!憋L溪云抬眼看向司重,神色淡淡:“所以,你現在要做什么呢?”

司重伸手用指腹擦去眼淚,復而展顏,輕聲道:“我想要你死?!?/p>

“嘖?!憋L溪云冷笑,“別的我都可以答應,但這件事不行。我還要活著出去,楚鋮與阿霰還在外邊等著我。更何況,”她頓了頓,看向江滿樓,神色難得柔和,忽而卻更加冰冷,“我還要帶阿樓和顏澤一道出去?!?/p>

“你未必能活著出去?!彼局氐男θ轁u漸詭異。顏澤心中一動,對著風溪云大喊:“快離開原地!”

捕鱼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