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意義何在?

小說: 無敵從強化萬物開始 作者: 球球就是個球 更新時間:2020-04-29 19:03:51 字數:2323 閱讀進度:63/104

薛童愣了愣神,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意思?”

薛童看著蘇衛,心中浮現的猜想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蘇衛不耐煩地說道:“你說什么意思,問你這個,當然是打算和你打呀!”

“什么!”

眾弟子嘩然,周缺也目光一凝,看著蘇衛的目光,若有所思。

“這家伙怎么回事,竟然應戰了!”

“搞不懂啊,忽然就勇敢起來了?”

眾弟子意外至極,同時也對蘇衛態度的轉變感到萬分不解。

這時,一陣笑聲從薛童口中發出。

“原來是這樣,呵呵呵……”

薛童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笑意盎然。

“被人罵了半天,終究還是承受不住,打算硬著頭皮拼一把,挽回一些顏面么?”

疑惑中的眾弟子聞此,紛紛恍然大悟。

“這家伙,之前認輸的時候莫非是沒有意識到那是一件多么丟人的事么,所以才放棄的那么干脆?直到被咱們罵了一頓,方才醒悟?”

“哼,如果是真的沒有意識到,最多也就是智商差點,此時及時悔改,我也會敬他是條漢子,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么?那樣顯而易見的事,三歲小孩都知道輕易認輸是多么沒有尊嚴的事吧?!?/p>

“我看啊,這家伙從一開始就心知肚明,只是軟弱的本性作祟,讓他實在提不出勇氣應戰,直到認輸后被咱們罵了一通,才發現被人罵的滋味遠比他想象的難以承受,呵呵,所以現在才想要應戰——因為他終于發現,就算是被薛師兄揍一頓,也比被人當成孬種要好得多?!?/p>

“什么嘛,現在做這種事還有什么意義,他軟弱的本性已經暴露無遺,真以為這會兒硬著頭皮挨一頓打,就能挽回他的形象嗎?”

“就是,就像是明明大家都知道了他是太監,卻又裝作自己真的對女人感興趣的樣子,滑稽至極!”

“真是對他越來越失望了,第一次如果應戰,就算輸也會迎來掌聲,可是他沒有把握住,現在卻又愚蠢的應戰,不知道這樣做的結果,只是讓他白白挨打,根本不會對他的形象有任何挽回的作用么?軟弱,卑鄙,現在又多了一項愚蠢!”

明白了蘇衛此時應戰的“動機”,所有人都對蘇衛嗤之以鼻,并沒有覺得蘇衛應戰有什么英勇可言。

遲強心中也對蘇衛愈發失望,只是,或許因為自己和蘇衛的私人關系較好,此時遲強心里莫名想到一個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第三次……算了,不可能的,大概是我無法接受蘇師弟是這樣一個軟弱之人的事實,才會想到用這種荒唐的可能性吧……”

遲強搖頭自嘲。

薛童緩步走上蘇衛所在的擂臺。

“其實現在想想,以我的身份,竟然要對付你這樣軟弱愚蠢的家伙,實在是有些不自愛,你根本不配讓我在意啊?!?/p>

薛童面帶譏諷地說道。

“飛機把話,修為壓制的承諾呢?趕緊的!”

薛童面色微沉,同時也無法理解,明明在行動上這么軟弱的人,言語間為何敢對自己如此不敬。

“哼!對付你,若是仗著修為優勢,豈不讓人笑話!”

說話間,薛童施展幾道法決,身上的氣息果真降到了練氣五層的水平。

擂臺陣法開啟,按照規則,此時挑戰已經算是正式開始。

所有人都等著看蘇衛稍后被薛師兄擊敗的狼狽模樣,蘇衛身上滿是別人嘲弄玩味的目光。

這時,蘇衛忽然喊道:“還有最后一道流程,咱們走完再打!”

薛童不耐煩道:“還有什么流程?”

“你還沒有正式向我發出挑戰?!?/p>

眾弟子紛紛一怔,仔細想想,好像還真是這樣,薛童之前只是讓蘇衛滾,并沒有直言挑戰蘇衛。

不過,這種流程并沒有什么意義吧,周缺都已經將擂臺陣法開啟,顯然已經默認挑戰正式開始,此時還糾結這種表面的流程,有什么意義?

“這家伙真是越來越讓人覺得拙劣了,和費宇打的時候陣法剛剛開啟就迫不及待地偷襲,和薛師兄打,知道偷襲也沒用,所以想用這種方法拖延開戰的時間么?”

“拖延時間有什么意義可言,還不是遲早被薛師兄打???”

“意義?呵呵,意義就是這家伙用盡了所有的勇氣應戰,但是臨場卻又害怕了,想要晚一會兒挨打吧?!?/p>

眾弟子發出輕笑,連成一片后,便是悶雷一般。

薛童也覺得眾弟子說的沒錯,臉上嘲弄不已:“說這種廢話意義何在?”

“正式一點,我心里放心?!?/p>

蘇衛說了一句讓薛童不太理解的話。

“哼,也罷,我敬師尊的規則——蘇衛,我向你挑戰!”

蘇衛拍手笑道:“好,我接受!”

薛童嘴角微翹,身上氣勢攀升。

“如果你堅持不應戰,雖然顯得軟弱,但是至少還是個聰明人?!?/p>

“可是,你心性不堅,因承受不住謾罵而應戰,如今不但尊嚴全無,還要白白受一番皮肉之苦,真是個十足的蠢貨!”

說話間,薛童手心浮現五枚冰錐,全都是瞬息凝成。

精通法術!

“薛師兄雖然不是靈體,但是卻憑著自身悟性,早已掌握多種精通法術!”

眾弟子對此毫不意外,反而興奮不已地議論道。

“即便是同階,即便蘇衛是靈體,薛師兄也可以輕易碾壓!”

“薛師兄,狠狠地揍他!這種軟弱愚蠢的家伙,讓他好好吃一番苦頭!”

眾弟子咬牙切齒地吶喊著。

薛童淡淡微笑著,嘲弄地看著蘇衛。

“廢物,好好看看吧,就算你覺醒靈體,在我面前,依舊是廢物!我出手,你連認輸的機會都沒……”

轟!

巨響在擂臺上響起。

整個擂臺都被籠罩在濃濃的黑煙中,因為擂臺陣法的存在,黑煙沒有散開,導致人們根本看不到擂臺上的情景,神識探入查看,就會立刻感到一股灼燙,不得不立即收回。

擂臺外,眾弟子面面相覷,神色古怪。

“剛才……發生了什么?”。

“好像是蘇衛趁著薛師兄說話的時候丟出了一個什么東西……”

“我說……我可能看錯了啊,肯定是看錯了,蘇衛丟出的那玩意兒……好像把薛師兄炸飛了?”

捕鱼王注册 彩票开奖大乐透 二分彩是什么来的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新幸运飞艇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江西时时彩合买网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预测 山东11选5是什么样子的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富人的28个理财习惯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下期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