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玄天宗下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31 字數:3034 閱讀進度:1/54

瑤壇西洲

離長,位于力獅、云軒、黔南三大王朝的交界,這是一處不屬于任何一國領土的地方,它占地約有三府之大,與個別諸侯國的領土已是相差無幾,西洲第一大宗門玄天宗便是坐落于此處。

離長不僅有玄天宗,也有許多小門小派,但他們大多都是玄天宗的附屬,僅有個別不成氣候或與玄天宗道義相悖的門派仍獨善其身。

離長也有城池,共有四座,乃是玄天宗大部分直轄產業的所在地。這四座城池雖然是以國家治理理念進行建設,但它們并不以一府五郡之式來劃分,而是直接以中心為點,東西南北各為一城,玄天宗坐落在四城中心交界的六天峰之上。

時隔兩年,六天峰下再一次被堵的人滿為患,不為其他,便是為了宗門選拔中獲得進入玄天宗門下修煉的機會,或者說,機遇。

玄天宗被奉為西洲第一宗門,開宗立派百載不止,為宗門延續與傳承,第一代開山祖師便定下規矩,每隔兩年便會大開宗門,廣招十六歲以下且天賦上佳的弟子。

因此每到玄天宗招收弟子之時,便有無數青年才俊蜂擁而至,而一些商販嗅到商機亦是席卷而來。

玄天宗下有一片足以容納十數萬人的平原,而此時早已是人山人海,喧鬧非常。馬路上人頭攢動,仆人很多,馬車很華麗,鮮亮的衣服到處都是,無數富家子弟與平民百姓都在等待著選拔的鐘聲。

一處較為人少的角落,一輛普通馬車緩緩在路邊停了下來,馬車前室中的成允抬頭仰望著六座深入云霄的山峰,臉上露出喜悅,“總算是趕到了,這一路走來可真不容易啊?!?/p>

成允放下韁繩,身體后靠在車廂上,然后從車廂里拉出一個灰布包裹,掏出一個饅頭后就隨手丟了回去,“也不知道玄天宗的選拔怎么樣,希望一切順利吧?!?/p>

成允一邊啃著手里的饅頭,一邊想著下午的選拔,卻不知有一個鬼頭鬼腦的人已經走到了他身邊。

“兄臺討擾了,在下劉萬金?!?/p>

成允轉頭,有些疑惑地看著眼前這個賊眉鼠眼的男子,問:“有什么事嗎?”

只見那劉萬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牙,說道:“倒也無事,在下見兄臺器宇不凡,想必也是前來玄天宗應那弟子選拔,現在離選拔考核開始還有些時間,這閑來無事不如與兄臺聊聊選拔之事,兄臺意下如何?”

成允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打扮,雖然整潔干凈,但粗布衣衫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器宇不凡,至于自己的樣貌確實是出眾了些,但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會被一兩句話給迷惑,不過閑來無事有個人說說話也好,索性成允就這么靠在車廂上,啃著饅頭說道:“兄臺謬贊了,我就一個粗人,這個弟子選拔我也是第一次來,還不清楚是什么樣的?!?/p>

“兄臺是第一次來?”劉萬金眼珠子轉了轉,臉上的笑容更勝了,“兩年前在下倒是來過一次,對選拔事宜有幾分了解,那不如就由在下給兄臺講講選拔之事吧?!?/p>

一聽有消息,成允就坐直身體,把最后一口饅頭吞下去,使勁錘了錘胸口后說道:“劉兄來過?”

“慚愧慚愧,兩年前我曾隨兄長來過,只可惜最后因準備不足無奈落榜,唉?!眲⑷f金裝腔作勢地嘆了口氣,臉上滿是惋惜之色。

“準備不足?什么準備不足?”成允好似被勾起了興趣,后背挺得更直了。

“咳咳!”劉萬金沒說話,輕咳兩聲后眼神瞟向馬車前室。

成允眼睛轉了幾下,屁股往旁邊挪了挪,右手做出請的手勢,“請劉兄上車詳談?!?/p>

劉萬金應了一聲就坐到了成允旁邊,心里暗道成允識趣。

“劉兄,你剛才說的準備不足是………?”

劉萬金四處張望了幾下后,對成允低聲說:“不瞞兄臺,兩年前我與兄長一同前來玄天宗………………………………………………………………………………………………………”

聽著劉萬金“有聲有色”的講述他“參加”選拔時的經歷,成允覺得有些膩歪,雖然是編的,但故事是好故事,可你別摻那么多虛無縹緲的東西進去好不好?聽著聽著就覺得變味了。

終于,在成允的耐心到達臨界點時,劉萬金講到了重點,只見他一臉懊惱地說道:“當時過那星海藍杉,我已經走到了四百八十步臺階,可任我如何用力,雙腳卻是如何都抬不起來了,距離合格僅差二十步啊,唉………”

“你這編得太離奇了吧?你怎么不說只差一步呢?”成允心里忍不住暗暗吐槽一句,眼睛卻是一亮,“星海藍杉?”

“那是選拔中的體質考核,只可惜還差二十步我便能成為玄天宗外門弟子,真乃莫大的遺憾啊?!?/p>

劉萬金仰望天空感嘆,臉上滿是唏噓,“與玄天宗失之交臂,在下原以為就此沉淪不起,不料天意弄人,竟讓在下遇到一位二階的煉丹大師!”

劉萬金表情一轉,眼神也跟著亮了起來。

成允卻顯得有些乏味了,這種“抬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劇本早已經爛大街了,現在竟然還有人用來唏噓,簡直太糟蹋演技了。

“恐是天意如此,家父竟與這位二階煉丹大師有過同窗之誼,得知二人交情,在下便托家父與煉丹大師求得指點,后用大半積蓄買下了兩株制勝靈藥,便是為了今日能入了玄天宗!”

“那就,預祝劉兄旗開得勝,馬到成功?!?/p>

成允靠回車廂上,劉萬金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語他只是勉強笑了笑,隨口敷衍兩句。

這時輪到劉萬金膩歪了,話都說到這份上,凡是想要進入玄天宗的人一聽到他有兩株制勝的靈藥,現在都應該是詢問他是否愿意割讓一株靈藥,他若拒絕那一定是一番求爺爺告姥姥,這少年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劉萬金心里猶豫了一下,決定再爭取一下眼前這個顧客,便開口說道:“承您吉言,在下感激不盡,倒是兄臺,有幾分把握過那星海藍杉?”

“不知道,應該把握不大?!背稍嗜鐚嵒卮?。

見成允不似說假,劉萬金試探性地問道:“那不如在下與兄臺獻一良策,如何?”

“請指教?!?/p>

“在下與兄臺相遇此地便是緣分,這星海藍杉乃決定成敗關鍵,尤為重要,你我有緣,在下愿將一株靈藥分與兄臺,只需一百枚靈晶幣即可?!?/p>

“一百靈晶幣?”

成允差點笑噴了,他用極其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劉萬金,說道:“看來你我以前是同行啊?!?/p>

“同行?”

“嗯?!背稍枢嵵仄涫碌卣f道:“做的都是打家劫舍的營生?!?/p>

“呵,呵呵,兄臺說笑啦?!眲⑷f金訕笑兩聲,從懷中取出一個錦盒解釋道:“在下的靈藥,價值絕不止一百枚靈晶幣,兄臺請看?!?/p>

錦盒打開,一株藤根似骨,花朵幽藍的草藥安靜的躺在里面,它的表面還散發著一種靈藥特有的香氣,著實有些誘人,“我這骨源花雖只有五年藥齡,但確確實實乃二階靈藥,若入拍賣行拍賣,那價值便需要玄靈晶石來衡量了?!?/p>

成允低頭仔細打量這骨源花,當看到有些異樣的花心,臉上忍不住抽了抽,問道:“你這是骨源花?”

“當然!”劉萬金篤定的說道。

成允深吸一口氣,然后緩緩吐出,一臉誠摯地說道:“其實不瞞劉兄,我是窮人家的孩子,不說一百枚靈晶幣,就連一百枚武晶幣我也沒有,出門的時候爸媽就給了二十枚武晶幣,一路到這里風餐露宿,身上也就剩下兩枚武晶幣和四十幾枚文晶幣了,既然劉兄都說你我有緣,你看要不就便宜賣給我,我出三十枚文晶幣,您看怎么樣?”

劉萬金聽了成允的話,臉色瞬間就像吃了蒼蠅一般難受,憋得臉色鐵青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氣的他直接跳下馬車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劉萬金遠去的背影成允忍不住笑了笑,從包裹里又掏出一塊饅頭,自顧自地說道:“抹了特制藥汁的野花野草也敢拿來當靈藥賣,還是二階的,切,可真夠有意思的?!?/p>

成允換了個舒服的靠姿繼續啃起了饅頭,順便整理一下從劉萬金嘴里得來的消息。

“兄臺討擾了,在下懷信?!?/p>



捕鱼王注册 pc蛋蛋幸运28交流群 体彩排列三预测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结果 期货配资公司合法吗 上海时时乐彩票网站 江苏快3号码分布图 配资网站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群 广东快乐10分预测财经网 股票融资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