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亂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31 字數:2873 閱讀進度:4/54

廣場后方的高臺上方,一身藏藍色銀邊武袍的淵庭筠從天而降,穩穩落在主位上。

坐下后,淵庭筠掃視一眼人群,說道:“諸位且放寬心,玄天宗絕不會無的放矢,本座來跟諸位言明此舉用意?!?/p>

“諸位應當聽聞些許風聲,四月前,我宗揪出一名內賊,經審問,此賊乃紫霄門潛入本宗偷竊功法武技的內賊,因此賊行事低調狡詐,平日里也不曾生事,所以自他入我玄天宗潛伏四年也未曾露出馬腳,直至四月前!”

淵庭筠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此賊受紫霄門之命往我宗天池投毒,妄想用蠱毒之術滅我玄天宗滿門,此等狼子之心令人震怒!”

淵庭筠從主位站起,緩步走到高臺邊緣,“所幸看守天池執事發現及時,否則玄天宗上下必將雞犬不留?!?/p>

“當得知乃紫霄門所為,我玄天宗傾巢而出,火速前去圍剿紫霄門,也正因如此,我宗才將招收選拔后延四月?!?/p>

淵庭筠雙手后背,呼出一口氣,“事后紫霄門雖有殘部僥幸逃脫,可其根基近斷已不成氣候,但!”

淵庭筠眼神一凜,“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為防止紫霄門余孽混入我宗伺機而動,經本宗眾長老商議,決定于本次招收選拔前,每一位參加選拔之人必須接受檢驗?!?/p>

“嘭!”

淵庭筠食指一彈納戒,一道金光閃過,眾人便感覺地面微微震顫。

高臺之下,一扇不知什么材質做成的金色大門憑空出現在人群前。

這扇大門通體金黃,高有六米,寬有四米,門頂呈三圓形狀,門框上圍繞著一圈圈隱晦難懂的符紋。

“此物名為‘蠱寂門’,乃我宗湛魂峰峰主集眾多高階材料鍛造而成,作用唯有一個,便是搜尋踏過之人身上的蠱蟲并將蠱蟲滅殺?!?/p>

淵庭筠一揮手,方才還如死物一般的蠱寂門忽然金光大做,篆刻在門框上的符紋脫離原本的地方,與其他符紋快速排列組合。

“嘎!“

蠱寂門緊閉的大門緩緩向兩旁打開,一個金色的元氣漩渦在門內瞬間生成。

“未免紫霄門余孽混入我宗,凡是前來參加選拔之人都必須踏過此門,拒絕踏過者當紫霄門余孽論處?!皽Y庭筠說完,轉身回了主位坐下,擺擺手,說道:“踏過蠱寂門無恙者便到左側登記姓名以作考核之用,現在開始吧?!?/p>

隨著淵庭筠一聲令下,人群稍稍猶豫,便有三三兩兩的人踏進蠱寂門,有這位名震西洲的大人物鎮場,沒有人敢說話,更沒有人敢提出異議,人群就這么井然有序地踏進蠱寂門。

隨著時間推移,已經有不少人安然無恙的通過了蠱寂門,就當人們懷疑蠱寂門是否有用之時,一個一只腳剛剛踏入蠱寂門的少年突然發出一陣撕心裂肺地慘叫!

只見那個少年癱倒在地,雙手捂住腹部不知何時破出的血洞,十幾只指甲蓋大小的黑色蟲子從指縫中鉆了出來,看得眾人心驚肉跳。

幾個呼吸后,倒地的少年便沒了氣息,那些黑色小蟲子也是僵在血泊里沒了動靜。

有人認得這黑色蟲子,紛紛后退避讓,這黑色蟲子雖然死了,但它尸體上的蠱毒卻不會減少半分。

很快,兩名玄天宗弟子走了出來,其中一人拿出一塊畫滿符紋藍色的手帕蓋到黑色蟲子上,手指用力,連帶摳出一塊青石,而后用手帕包住收了起來。

另一人則滿臉嫌棄的抓起少年的腳,硬生生地將他拖到一旁。

站在人群左側邊緣的成允好奇,踮起腳努力向前張望,終于讓他在縫隙中看到了死去少年的面貌。

可看清之后成允頓時感到一陣惡寒涌上心頭。

這個死去的少年成允認得,正是上來前他攔住問路的哪個人!

“我靠,不用那么倒霉吧?這都能被我碰上了!“成允一想到剛才還和一個身體里滿是蟲子的人有過身體接觸,就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哪哪都變扭。

主位上閉目養神的淵庭筠嘴角不留痕跡地一翹,輕輕敲打一下扶手,說道:“繼續?!?/p>

淵庭筠發話,雖是惡心少年留下來的一灘血,可為證明清白,眾人只得捏著鼻子踏進蠱寂門。

可剛持續不久,人群中突然有五個少年爆起,瘋狂地往人群左側的出口狂奔!

淵庭筠睜開眼,嘴角微微翹起。

不用吩咐,那些將人群包圍起來的玄天宗弟子快速在人群中穿梭,朝著那五個人直追而去。

“散開!“

逃跑五人中的一人突然大吼,只見他一拍手中納戒,三枚葡萄大小的琉璃球出現在手中,那人往三枚琉璃球里輸進一道元氣然后猛地朝四周甩去!

“是符紋球!“

“不好!快讓開!!!“

“讓開讓開!!!“

“啊啊啊啊啊啊!“

“瘋了瘋了!”

“別擠我!有一顆往著邊飛了!“

“........................“

“.......................................“

人群炸成一鍋粥,無論是富家子弟,還是平民百姓,統統都往四周慌忙逃散,瞬間給追擊的玄天宗弟子增添了不少阻力。

另外四人見狀紛紛效仿,皆是拿出符紋球,揮手朝四周丟去。

其中有一個最為毒辣,見前方人太多,竟然徑直甩了一枚過去,但效果也非常明顯,符紋球只是剛脫手,一條直通山門下的道路就被清空出來。

隨著人群逃散的成允臉色非常難看,因為已經有不下三枚符文球是朝著他飛來的,這明顯是想要他的命!

成允很憤怒,但他沒有傻的直接沖上去,而是雙眼凝神,開啟了視界!

坐在高臺主位上的淵庭筠眉頭微微皺起,輕哼一聲“困獸之斗?!北闾鹗终?,廣場中四射的符紋球霎時間懸停下來,并隨著他手指的律動飛速聚集在一起。

淵庭筠五指合攏,那些符紋球就好似收到萬斤碾壓的玻璃,瞬間被捏成了粉末。

淵庭筠收手,語氣輕緩地說道:“抓活的帶回去審問,看能否問出紫霄門余孽藏身之所?!?/p>

“是!”

所有負責追擊的弟子紛紛應聲,腳下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在人群進入廣場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安排好了,百名弟子不多也不少,剛好將人群圍起來的同時,又能非常合理的留出一個防守比較薄弱的缺口。

這個缺口看似防守薄弱,實則左右馳援迅速,只需有人從這里突圍,便可頃刻間將他圍的水泄不通。

事實證明了一切。

人群的阻礙只是拖延的少許時間,不過片刻,五個爆起的少年便已經被合攏過來的弟子抓住四個,其中一個當場斃命,其他三個也是重傷,再無行動能力,唯獨一個借助符紋球開路少年如今仍在奔逃。

那人看著近在咫尺的出口,眼中露出狂喜,他發誓他這輩子都會慶幸在來參加選拔前修煉了一門不錯的身法,如今才讓他有了逃過一劫的機會!

可他沒能笑出聲,眼中的狂喜還沒熄滅,一切就已經結束了…………………

成允冷冷地看著貼地滑行,滾了幾圈就沒了氣息的少年,自言自語地說:“那天之后我發過誓,誰都要為他做的付出代價!”

成允站直身子,將匕首緩緩收回衣袖里。

見成允如此干凈利落的一刀便結果了紫霄門余孽,幾個追來的弟子紛紛停下,駐足觀望這讓人眼前一亮的少年,人群也恰時地傳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成允內心一驚,暗道:“糟了!”

果不其然,無論是方才腹部爬出蟲子,還是符紋球亂飛都未能讓她平靜的臉頰出現一絲波瀾的女孩,如今一雙水波大眼正死死地盯著成允,水眸中那凜冽的殺氣好似寒冬中的白霜,受者無不感到刺骨冰涼!

成允有些僵硬地轉過身,心里絕望地哀嘆:“完了…這下,全完了……”



捕鱼王注册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 七星彩近200期历史开奖号 重庆快乐十分分析软件 行情好的时候没有本金做股票配资好吗 吉林快三怎么分析大小 澳门五分彩是正规的吗 2012上证指数预测 分分彩真的有公式吗 深圳股票配资骗局 幸运28规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