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登記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32 字數:2767 閱讀進度:5/54

“你叫什么名字?!?/p>

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成允大驚,本能地抽出匕首向后刺了過去。

“不用驚慌,本座并無敵意?!?/p>

成允只感覺一股勁氣拂過,出鞘的匕首便刺了個空,他抬頭一看,看清是淵庭筠連忙收回匕首行禮,說道:“弟子成允,見過………”說著成允就愣住了,他還不知道淵庭筠的姓名和地位,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冒昧請教前輩尊姓大名?!?/p>

“能在本座出聲的瞬間反應,這等敏捷不經年累月恐怕很難擁有,不錯不錯?!睖Y庭筠微微一笑,說道:“本座淵庭筠,乃玄鐵宗長老,排第二?!?/p>

“原來是淵長老?!背稍使曉俅涡卸Y。

淵庭筠眼皮微抬,好奇地問道:“本座方才遠望,注意到你出刀的姿勢生疏無巧,若按常理,那一刀命中要害的幾率微乎其微,你是如何做到這般精準的調整?”

“這個很簡單,只要我開啟視界,我眼中看到的世界就會非常慢,雖然我沒有經驗,但我可以慢慢調整?!边@是成允心里所想,嘴上卻是另一番說辭,“弟子只是碰巧,憑感覺隨便捅的?!?/p>

“嗯,原來如此?!睖Y庭筠點點頭,雙手后背往回走,“玄天宗向來賞罰分明,你若過了選拔入我氣元峰,本座就送你一禮,也算是賞你鋤奸有功?!?/p>

“多謝淵長老?!背稍首饕竟?。

回到高臺之上,淵庭筠坐回主位上,一招手,那扇蠱寂門便化作流光飛回納戒。

在眾人疑惑地目光中,淵庭筠輕聲說道:“開始吧?!闭f完,便又閉目養神。

“臥槽!”

“這這這這?。。?!”

“詐尸了!”

在人群一片片驚呼中,先前那個腹部破開大洞的少年竟突然站了起來,只見他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在胸口輕輕一拍,原本那血肉模糊的血洞變得模糊起來,下一瞬間,那少年竟換了一身藍白色銀紋弟子服!

“我的天哪,這這這,那人是假死!”

“這是某件高階符紋器嗎?好神奇??!”

“那人是假死,蠱寂門也被肖長老收了起來,這…莫不是……”

“……………………………”

“……………………………………………………”

“諸位請靜一靜?!?/p>

隨著一聲渾厚的聲音響起,原本交頭接耳的人群隨即安靜下來,紛紛將目光投向褪去偽裝張青山。

張青山從懷中拿出一塊手帕,一邊擦拭著手上的鮮血,一邊笑著說道:“歡迎諸位師弟師妹不辭辛勞前來參加我玄天宗的弟子選拔,我是氣元峰第七十三代弟子張青山,諸位師弟可稱呼我張師兄?!?/p>

口頭客氣加自我介紹后,張青山接著說道:“剛才的事只是虛驚一場,諸位師弟師妹不必擔心,玄天宗絕不會讓諸位在我宗山門遭賊人迫害,在諸位來到這里前,我宗內五位長老中的三位已經在這里等候,為的就是諸位師弟師妹的安全,諸位大可放心?!?/p>

“原來如此,僅僅是招生選拔竟出動了三位長老,玄天宗真可謂是用心良苦啊,不愧為西洲第一宗門之稱?!?/p>

“若是果真如此,為何不見其他二位長老?”

“你傻啊,玄天宗每一位長老都是修為高深莫測的強者,怎么可能是我們這些納氣、練氣修為的人能看出的?!?/p>

“那你說這紫霄門余孽怎么就想到潛入玄鐵宗投毒這種下作的手段?!?/p>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紫霄門可是出了名的歹毒,為了達到目的真的是不擇手段??!”

“你聽說四年前力獅王朝那個傳聞沒有?整整十四個郡不到三個月都被屠城了,連條狗都沒活,江湖上傳聞就是紫霄門做的,聽說就為了練一種特別歹毒的蠱蟲!”

“我也聽說了………………”

“………………………………………………”

“…………”

“…………………”

“諸位?!睆埱嗌綄⒉镣暄E的手帕丟到一個紫霄門余孽臉上,揮手示意把他們壓下去后,笑著說道:“諸位,事情都解決了,現在招收選拔正是開始,所有人分五十列排隊登記姓名,只要年齡不超過十六歲的皆可參加,經過考核后合格者便可成為玄天宗第七十五代弟子,來,從這邊開始?!睆埱嗌秸f完,與其他五十位弟子安妮納戒中拿出桌椅筆冊,開始登記參加選拔之人姓名年齡。

與其他人的熱情不同,人群中的成允有意無意地向后退,雖然女孩沒有再關注他,但既然已經暴露了,那就必須抓緊離開,否則小命真就不保了。

忽然,成允感覺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臥槽!偷襲!”

一瞬間,成允緊繃的神經猛然斷裂,他瞬間開啟視界,身體同時向前一個翻滾,在起身時快速回身。

“懷信兄?”

當看到懷信驚愕的臉龐時,成允心里的那個恨啊,這種時候拍人肩膀算怎么回事??!

“成允兄這是……”懷信挑了挑眉頭,淡淡地問道。

“沒,沒事,,有點小緊張,有點小緊張,呵呵?!背稍势鹕?,訕笑著拍去身上的塵土。

“懷信兄有什么事情嗎?”

懷信笑了笑,好似不記得成允方才的失態,“在下是來祝賀成允兄怒斬兇徒的?!?/p>

“祝賀?”成允咧咧嘴,看著懷信問:“我剛剛殺的是一個人吧?”

懷信一愣了,問道:“成允兄此話何意?”

成允眼角瞟了一眼女孩的方向,見人家未曾注意自己便松了口氣,淡淡地說道:“祝賀就算了,雖然他們亂丟符紋球是下作了點,不過怎么說都是條鮮活的生命?!?/p>

懷信啞然一笑,說道:“成允兄良善之心,懷信敬佩,可紫霄邪門之輩決計算不得人命,據江湖傳聞,紫霄門為煉制蠱毒曾屠殺十數個郡城,手段之殘忍簡直泯滅人性,成允兄所為乃是為民除害,為世除魔?!?/p>

成允臉色忽然有些怪異,仿佛想起什么便不再言語,只是聳聳肩膀。

見成允不發話,懷信也識趣的站在一旁。

隨著時間不斷推移,五十個登記處已經將數千名參加選拔的人全部登記在冊。

“諸位師弟師妹,選拔共分三項,第一項為天賦考核?!睆埱嗌皆跍y基石旁擺下桌椅筆冊,抬手示意眾人將目光集中到測基石上,“此物為測基石,凡念到名字者,上前將手貼在測基石上,盡可能的將元氣注入其中,元線到達四杠者即為合格,不達者淘汰?!?/p>

正說著,張青山翻開一本名冊,看著第一行第一個,高呼:“陳霆!”

被喊到名字的陳霆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我,我,是我?!?/p>

張青山點點頭,示意他上前開始。

陳霆滿懷信心的走到測基石前,抬起右手啪的一下貼了上去,緊接著一股土黃色的元氣從他身體涌出,并快速涌進測基石里。

不一會,陳霆額頭上起了一層細汗,他松開手退后一些,“什么!這!這……怎么會這樣???”

陳霆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測基石中心那條勉強到了兩杠的元線。

張青山則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在名冊上劃去陳霆的名字,“下一位,歸旭輝?!?/p>

“師兄,師兄,剛,剛才我沒用全力,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就一次,我保證可以的?!标愽荒芙邮茏约簺]有合格,他哀求著張青山再給他一次機會。

“不可,無論你是否用盡全力,機會只有一次?!睆埱嗌绞掌鹦θ?,搖搖頭,生冷地說道:“下一位,歸旭輝!”



捕鱼王注册 七乐彩怎么下载app 北京快3一定牛推荐 手机赌场平台信誉最好 pk10官网计划 12.04大盘上证指数 金冠手机在线娱乐版金字招牌 炒股的app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创业板开通条件10万 上海快3最新开奖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