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席間交談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33 字數:2977 閱讀進度:10/54

張青山輕點完手鐲后蓋上大木箱,笑著對眾人說道:“恭喜諸位通過了體質考核,現在請有意入氣元峰的師弟師妹上前?!?/p>

張青山話音剛落,人群開始有人走出來,三個,十個,十八個,二十二個,三十九個………………

越來越多人站出來,張青山一干人臉上的笑容越發茂盛,有的竟然都嘿出了聲,不過倒是不影響其他人。

片刻,除去有堅定去向的人,其他人全部站了出來,共八十九人,而通過體質考核的人總共也才二百四十五個,幾乎一小半的人都選擇加入氣元峰,成允也在其中。

“好,我張青山代氣元峰歡迎各位師弟師妹?!睆埱嗌较残︻侀_,這次弟子選拔能為氣元峰召入近九十名新弟子,招收任務的獎勵足以抵他做兩個月的任務了,稍稍壓下內心的喜悅,說道:“稍后我帶領諸位前往武眾臺考核魂力,由湛魂峰接手主持,凡入氣元峰的弟子不必再考,現在諸位都隨我前去膳堂吃飯?!闭f完帶頭就走。

“我靠,怎么草率?!背稍视行┿铝?,六天峰下十幾萬人的陣仗,又是爬山門又是抓內賊的,原以為想入玄天宗會如何如何困難,卻沒料到才第二項考核結束就匆匆決定了去向,這有些不合道理啊。

哪怕足以決定入哪座天峰,難道不是應該看個人的元氣屬性適合修煉什么,然后分配入哪座天峰的嗎?

就算是修煉隨心所欲,那最起碼的盤問或者填寫資料呢?這些都不做怎么保證不會混入內奸?

“成允兄在想什么?”

成允嘆息一聲,搖搖頭,說道:“沒什么,就是有點累了?!?/p>

“呵呵,以成允兄于星海藍杉上下游走的干勁,說累就言過其實了?!睉研判α诵?,滿含深意地說道。

成允翻了翻白眼,沒搭理他。

懷信又說道:“成允兄覺得這夜色如何?”

“夜色?”

成允愣了愣,下意識抬起頭。

然而,抬頭的瞬間成允就被震撼到了。

絢麗的銀河,如灑落在黑色綢緞上的塊塊寶石。

晶瑩的星星不大不小,都閃爍著燦爛而又柔和的光芒。

無邊無盡的黑暗和隨處可見的星光,構成了無垠蒼穹的主旋律。

站在大地上,成允竟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這就是星空,熟悉而又陌生的星空。

凝視著星空,成允有種孤獨挺立在蒼茫大地上的感慨,不知不覺中停下了腳步。

“其實我小時候喜歡看星星?!?/p>

良久,成允嘴角微微翹起,就好似回憶起開心的往事,“小時候天氣熱,家里窮買不起風扇,一家人就坐在院子里的葡萄藤下乘涼,吃過晚飯,父親就會給我們講牛郎織女的故事,還會告訴我們牛郎織女星在哪里……………”

懷信停下來,在一旁安靜地傾聽。

“后來父母都不在了,我也長大了,也就沒有時間看天上的星星了?!?/p>

許久過后,成允扭頭看著懷信問:“懷信,你小時候喜歡看什么?”

“柳樹?!?/p>

“柳樹?”成允有些詫異。

“嗯?!睉研劈c頭,見成允還想問什么便指了指已經走遠的眾人,說道:“我們快些跟上吧?!闭f完抬腳便走。

成允忽然感覺這懷信有點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可一時間就是想不起來。

“成允,快些走,師兄他們走遠了?!?/p>

懷信在前面叫了聲,成允晃了晃腦袋沒再想,快步跟了上去,“來了?!?/p>

主峰,交易市場,膳堂

成允夾起一塊肉放進嘴里咀嚼,看著來往端菜的雜役弟子心里暗自慶幸,如果剛才他沒有通過體質考核,那么以后端菜的人肯定有他一個。

“打擾了師弟?!?/p>

成允抬頭咽下嘴里的肉,站起身,“師兄?!?/p>

“不必起來,我與師弟說幾句話就走?!辫F木拍了拍成允的肩膀,笑著說道:“我剛才聽人說起師弟在山門下斬殺紫霄門余孽的事跡,心生敬佩,特來與師弟祝賀?!?/p>

“師兄謬贊,那只是個意外,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背稍室姥宰?,但沒有繼續吃東西。

“師弟不必謙虛?!?/p>

鐵木又笑了笑,說道:“不知師弟覺得符紋師與煉丹師如何?“

成允抿了抿嘴,坦誠地說道:“符紋師和煉丹師都是身份尊貴的人,他們鍛造的符紋器和煉制的丹藥對修為和戰力都有莫大的好處,世上人人都想成為煉丹師和符紋師只是苦于缺少天賦和引路的導師而已?!?/p>

“師弟的觀點非常透徹啊,想成為符紋師與煉丹師不僅需要天賦,引路的導師更為重要?!?/p>

鐵木好似有著莫大的榮譽感,挺起胸膛,說道:“師弟不如入我湛魂峰如何,我湛魂峰不僅有高階煉丹師,西洲第一符師更是我峰峰主,若有機會拜入門下,成就頂級符紋師也不是絕無可能?!?/p>

“師……”

“鐵木師弟可能要失望了,成允師弟早已被淵長老收入氣元峰,還是請鐵木師弟另尋良擇吧?!?/p>

正當成允要回答,張青山突然出現,打斷了二人談話。

鐵木輕笑,說道:“那又如何,按規矩,只要師弟的天賦上佳,入我湛魂峰也無可厚非?!?/p>

“呵呵,笑話,我氣元峰的弟子豈能容你湛魂峰染指?!?/p>

張青山走到成允旁邊,說道:“成允師弟不必懼他,他鐵木不過是個二階煉丹師罷了,先吃飯,稍后師兄便帶你們回氣元峰?!?/p>

“咳!”成允被張青山這句輕飄飄地話嗆得咳嗽,想不到鐵木這個看起來不過十八九歲的模樣,竟然已經是二階的煉丹大師,玄天宗真不愧為西周第一大宗門,弟子真不是一般的弟子。

“張青山,你這可就越界了,入哪座峰由師弟意愿決定?!辫F木輕哼一聲,不屑的看著張青山,說道:“你還沒有資格做主?!?/p>

“嗯,說得有理?!睆埱嗌较衲O駱拥攸c頭,嘴上也語重心長地說:“其實入哪座峰都是無可厚非,畢竟同為玄天宗門下,又哪里來那么多分界,只是…”

張青山話峰突然一轉,嘴角露出意味深長地笑,“師弟在山門下斬殺紫霄門余孽,淵長老曾許諾天大好處,若師弟不入氣元峰,實在是可惜了這份好處啊,我只是好心提醒罷了,若師弟心有所屬,我便不在多言?!?/p>

鐵木被這句“天大的好處”給噎住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兩位師兄,那什么,我天賦只是一般哈,你們這樣我感覺有點受寵若驚啊,不如我讓先考慮考慮,再給你們答復怎么樣?!?/p>

成允算是看出來了,這兩位肯定是有什么恩怨,自己也是倒了霉讓他們找到機會互相挑釁,索性自己給個雙方都不得罪的答案,免得夾在中間最后搞的里外不是人。

鐵木與張青山相視一眼,皆是點頭。鐵木率先離開,張青山則是拍了拍成允的肩膀,隨后也轉身離開。

成允呼出一口氣,畢竟這兩人看起來至少都是七十四代的師兄,甚至可能更高,要是能不得罪最好就不得罪,況且他們看起來是都很和氣克制,可誰敢說他們一定是善茬?

“各天峰炙手可熱的人物坐于旁,在下身感榮幸?!弊慌詰研糯蛉さ卣f道。

“你可拉到吧?!背稍史朔籽?,拿起筷子繼續吃肉,邊吃邊說:“他們倆絕對有仇,我不過是他們較勁的把手而已?!?/p>

懷信側頭看了眼成允的臉,搖搖頭,“以你的天賦若只當得較力的把手,那天下俊杰也不過如此?!?/p>

“吼,沒那么夸張吧?”成允咽下嘴里的肉,從果盤里不顧形象地抓起一串珍珠提,“我前面的考核都是勉強過關,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比我強上不少?!?/p>

“呵呵呵,看來成允兄錯過不少細節啊?!睉研艎A起一片魚片擺在盤中,再放上一些小菜用筷子慢慢卷起來。

成允看了翻了翻白眼,說道:“你還是叫我名字吧,成允后邊加個‘胸’,我還真有點不習慣?!?/p>

懷信點點頭,夾起魚片放入口中細嚼,“不知道你可曾注意通過考核的弟子中,僅有你一人是雷屬性元氣?!?/p>



捕鱼王注册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广西快乐十分十分视频 江西11选5玩法及中奖规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双色球开奖结果 好彩1生肖对应的数字 什么是理财 深圳风采2011024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 四川贵合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