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武眾臺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33 字數:2831 閱讀進度:11/54

成允愣了愣,迷茫地問道:“只有我一個人是雷屬性元氣嗎?”

懷信點頭,說道:“擁有雷屬性元氣的武者十萬中不過一兩人,要知道雷元乃所有元氣中最兇猛霸道之一,我一位叔父曾與我說過,在力獅王朝就有一位引源境的雷元武者,叔父也曾親眼見過那位強者出手,真可謂是招手可引數十里天雷,揮手便能炸平百丈高峰,全力一擊就連天地都為之色變,面對此等恐怖存在,無人不為之惶恐不安!”

懷信看向成允,說道:“淵長老要送你的好處恐怕就是一部高階氣修功法?!?/p>

成允瞳孔縮了縮,“數十里天雷?沒這么夸張吧?”

懷信露出凝重的神色,說道:“這絕不是夸大其詞,雷元之強不僅是恐怖的破壞力,其敏捷更是可與風元相匹敵!”

成允微微皺起眉頭,他不知道雷屬性元氣有多強,也不知道它究竟代表著什么,只是認識懷信一天,第一次見他露出凝重的表情,恐怕雷屬性元氣可能真的很了不起…………

“那湛魂峰的呢?他們好像沒有道理邀請我吧?”

懷信端起果漿喝了口,說道:“鐵木師兄乃是煉丹師,與符紋師相同,煉丹師也是修習煉魂術,以此覺醒靈魂?!?/p>

稍稍停頓,懷信說道:“靈魂覺醒共為五覺,分別為一覺修識、二覺魂識、三覺心識、四覺靈識與五覺空識?!?/p>

“鐵木師兄是二階煉丹師,煉魂術必然是二覺魂識,如此,細微感應靈魂波動應該不在話下,加之你雙眸中的神采,猜出你魂力旺盛必然不難?!?/p>

成允聳肩,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便繼續大快朵頤,說實在,餐桌上的東西真的稱得上是色香味俱全,最重要的是食材的選用,成允敢斷定,這二十張長桌上的肉菜用的絕對都是妖獸的肉。

吃著吃著,覺得無趣,成允又找話題和懷信聊了起來,“你打算進哪座峰?”

“氣元峰?!睉研畔胍矝]想就直接回答。

成允不解,問:“你走完整個星海藍杉,體質肯定比其他人好,有這么大優勢為什么不進體元峰或者態元峰?”

懷信笑著搖頭,說:“哪有什么星海藍杉,不過是一個幻陣罷了?!?/p>

“幻陣?什么幻陣?”成允疑惑。

懷信放下筷子,遠視膳堂外的夜景,“所謂的體質考核戴上手鐲時便已經結束,星海藍杉不過是個速成的幻陣,為的不過是檢驗弟子的恒心與意志,僅此而已?!?/p>

“真的假的?”成允不可思議地看著懷信。

懷信點頭,似笑非笑地說:“方才你于星海藍杉中上下游走確實有助提升步數,但也必須在體質合格的情況下方能完成?!?/p>

“我列個乖乖,那我剛才跟猴一樣上躥下跳豈不是浪費表情?”成允霎時間覺得有一萬匹草泥馬在心之平原奔騰而過,一萬只烏鴉在智商的高地喊著尷尬。

在膳堂吃完飯,張青山就帶著所有人來到武眾臺。

作為六天峰的中心交匯,武眾臺非常寬廣,同時容納十萬人不是問題。

在武眾臺正中央有一座三十多米高的雕像。

那是一位身穿武袍的男人,他單手持戰戟前指,后背六把短戟,左手呈爪,紫藍色晶石雕成的掌心雷仿佛在手心跳動。

雕像雖然沒有臟垢,可百年時間還是讓它出現了不少瑕疵,觀其完整性應該是有人時常修補,可經過百年風吹雨打,再如何修補,它都不復當初的凜凜威風,反而透著些許英雄遲暮的滋味……

成允沒什么藝術細胞,初看只是覺得這個雕像很威風,就好像一個被人供奉起來的英雄。

一旁的懷信見成允在看雕像,便隨口為他解說:“此乃玄天宗開山祖伊,傳聞數百年前他一人硬撼五方人馬,以一己之力滅三方強敵,重創兩方,后建玄天宗,強勢崛起,后人為祭奠他的功績,便將他的雕像立于武眾臺上,受玄天宗弟子往來朝拜?!?/p>

“哇塞,那么牛逼?”成允咂咂嘴,他最佩服的就是這種英雄人物,覺得他們一生都是傳奇與傳說。曾經幾時他也幻想將來能做個偉大的人,不說站在頂峰,受萬人敬仰就可以,不過可惜,自從出來工作以后,他就再也不敢做這種夢了。

“牛逼?這何意?”懷信有些疑惑,與成允交談不時總會聽他口吐不解之詞。

“就是稱贊人特別厲害的意思?!背稍什恢獮楹?,莫名露出一個邪惡的笑臉,看起來像極了隔壁老王。

此時的武眾臺燈火通明,場上已經遍布人群,雖然他們都是同穿藍白色銀紋弟子服,但是右肩護臂上的標志卻各有不同。

一眼望去,可以大致將他們分為五方人馬,猜想便知他們是氣元峰、體元峰、態元峰、湛魂峰與紅鸞峰的弟子。

他們來這里只為一個原因,那就是搶奪新弟子!

宗門招收弟子有一條不寫入,卻生效的規則。

凡過第二項考核者,除湛魂峰外,皆可直接招納。

據說這個規則最開始是體元峰的特權,后來每次弟子選拔體元峰都將大半新弟子納入門下,天賦最好的弟子大部分也都流入了體元峰,因此其他四峰峰主是怨氣四起,紛紛上言宗主。

最后制衡之下,除湛魂峰外都適用這條規則。

當時湛魂峰峰主不服,卻被以湛魂峰需要靈魂天賦極好才得入門的規定駁回。

湛魂峰峰主便提議將魂力考核前調,也被以“開宗祖伊定下條例,后人不可輕改”的規定駁回。

見弟子資源被幾近搶空,湛魂峰峰主不愿湛魂峰因弟子逐漸稀少導致日漸衰落,便以罷手不干威脅宗主與其他長老。

宗主無奈,不得不做出調整。在經過長達一天零三個時辰不眠不休的會議最終決定,立一條招收弟子的新規則。

其規則內容如下:凡靈魂天賦極佳者,無論該弟子為任何一峰,湛魂峰皆可直接發出邀請,由弟子意愿決定去留。

湛魂峰峰主知進退,不再上言,轉而于每次宗門招收弟子時派遣門下弟子下山裝成商販路人,表面兜售一些假藥情報,實則尋找混雜人群中的天才弟子,并在第三次考核前邀請他們堅持最后的魂力考核,如果順利通過則收入門下,反之讓其他五峰帶走。

得知此事的其他峰主也不甘落后,紛紛派遣門下弟子下山物色弟子。

久而久之此事便成了玄天宗的傳統,各峰峰主不知何時也不再插手,絕大部分招收適宜全都交給了弟子,他們僅是于旁維持秩序與必要時的現身說法。

張青山帶眾人來到祖伊雕像下,便將人交給了等待已久的湛魂峰弟子,只見他笑著說道:“鐵木,天色不早了,今年的新弟子大部分都適合氣元峰,你不如帶師弟師妹們回去歇息,讓我等代勞吧?!?/p>

“哼,笑話?!辫F木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莫說他們大部分都適合氣元峰,就算他們全都適合氣元峰,今日你們氣元峰也別想帶走一個?!?/p>

“呵呵呵,今年可是我氣元峰主持選拔,怎么,你不會是忘了吧?”張青山故作驚訝,眼里卻滿滿都是鄙夷地笑意。

“你別太得意?!辫F木惡狠狠瞪了張青山一眼。

張青山聳聳肩,一副無所畏懼地模樣,“鐵木師弟,新弟子們看著呢,注意一下當師兄的形象?!?/p>

“哼,用你教?”鐵木又是冷哼一聲,與張青山擦肩而過時小聲說:“明日我便將丹藥價格提升,到時看你怎么呈口舌之快?!?/p>

“你且隨意,只要別嫌妖核價格貴便好?!睆埱嗌揭残÷暬貞痪?,然后故作大搖大擺的模樣走入氣元峰的隊伍里,“天色不早,我就先告辭了?!?/p>

鐵木沒搭理他,徑直走向眾新弟子。



捕鱼王注册 网易的新马快乐8 幸运农场中奖说明奖金 上证指数可以交易吗 哪个时时彩平台号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 股票分析怎么写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老十一运夺金开奖视频 内蒙11选5开奖走势图 新浪股票行情大盘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