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流言風語樓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38 字數:3001 閱讀進度:30/54

依照四個小乞丐所指,成允抱著朵朵跑到了南街街尾的那條小巷。

與絕大多數巷子一樣,幽暗的角落里只有點點月光充當照明,站在巷口就有一股撲面而來的霉味,角落里還時不時會鉆出一只出來覓食的老鼠…………

“爺爺就在這里,爺爺,爺爺,我是朵朵?!?/p>

看到熟悉的竹席,朵朵掙扎著想下來,成允見狀便把小丫頭放到地上。

下到地面,朵朵撒丫子往巷子里跑,一邊跑還一邊喊著爺爺。

成允怕小丫頭摔倒,提著燈籠快步跟了上去。

跑到角落,朵朵拉開破爛不堪的竹席,露出她與爺爺遮風擋雨的角落………

一張發黑發臭的被褥鋪在地上,幾件破爛的衣服堆在角落,一個臟兮兮的破碗里裝著兩個已經涼透發硬的饅頭,同時也空無一人…………

成允眉頭皺成川字,這就是朵朵生活的地方嗎………………

“爺爺,朵朵在這里,爺爺,爺爺你在哪………”

角落里的東西不僅都在,就連碗里也多了兩個饅頭,可就是不見爺爺,朵朵小手費力的拉開被褥上衣服,可是翻找了好幾遍還是沒找到爺爺,小丫頭便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成允蹲下來,把小丫頭抱進懷里,一邊輕聲安慰,手掌有節奏地拍打著小丫頭嬌小的后背,心疼無比。

朵朵哭得很傷心,相依為命的爺爺不見了,就是因為她不聽爺爺的話跑了出去,幼小的心靈怎么承受的了這種彷徨失措…………

哭了很久,也許是哭累了,朵朵就在成允溫暖的懷抱里睡著了,只是兩只小手卻緊緊抓著成允的衣服,好似害怕夢里成允也不見了。

成允抱著朵朵站起來,用披風把小丫頭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不讓她受一點風寒。

隨后騰出一只手提起燈籠,成允便走出巷子,他抬頭看了看黑云遮月的天空,深吸一口氣,四周看了看,認準方向后跨著大步走去。

走在路上,成允嘆了口氣,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們然找到了朵朵平時棲身的地方,但朵朵爺爺不在,這種情況就非常地糟糕。

因為這個世界的信息傳遞大多數依賴于信件,發生類似朵朵這種走丟事件,沒有足夠的線索制成尋人啟事或者提供情報的人力網,想要找到一個人的難度,非常很大!

要清楚,知道朵朵樣貌與各種信息的朵朵爺爺有能力制作尋人啟事,可他卻沒有經濟條件聘請畫師畫畫像。

有經濟條件的成允卻不認識朵朵爺爺,他的樣貌,年齡,穿著等等等等,成允都一無所知,唯一知情的小丫頭年齡太小,根本無法描述朵朵爺爺的樣貌與情況,她甚至對年齡都還沒有任何概念,所以,成允也無法制作尋人啟事。

如果是漫無目的地尋找,那只會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因為雙方都在尋找,或許你要找的人在A點,而在B點的你去到A點時,你要找的人或許已經移到了C點,甚至D點,你無法讓對方得知你的消息與位置,你也不知曉對方在什么地方,下一步會走向哪里,如此循環很有可能會讓雙方越走越遠,想要相遇就只能依靠運氣。

還有一個可行的方法,那就是成允四處張貼朵朵的畫像,以此來告知朵朵爺爺,小丫頭在成允這里,讓他來找。

然而這么做的條件必須是朵朵爺爺還在北市集,如果不在,那就需要更大規模的張貼小丫頭的畫像,這樣才有可能給朵朵爺爺傳遞小丫頭在成允家里的信息。

這里有一個很嚴重的漏洞,如果朵朵爺爺不識字呢?那畫像上的信息他又是否可以接收到?

就算接收到,那么中間所耗費的時間有可能會發生意外。

比如因為某種原因朵朵爺爺無法前來,再比如某種原因朵朵爺爺沒來…………等等等等。

這些情況都會讓成允所做的一切付之一炬,而小丫頭也無法見到自己的爺爺……………

話題扯遠了,可這些都是成允擔憂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為了避免發生綜上所述的事,成允打算找外援…………

“到了……”

成允看著遠處一座與普通樓房無二的木樓。

只見木樓高兩層,裝飾普通,大門坐著一個醉醺醺的老漢,上面掛著兩個紅燈籠,看起來與其他樓房沒有太大區別,門匾上寫著“流言風語樓”。

成允走進一側的巷子里,環顧四周感覺無人后,一抹腰帶寶石,從儲物空間里拿出一副黑紗斗笠戴在頭上,然后從儲物空間里堆得半米高的納戒堆里隨便取出一枚戴在手上,做好了準備,他便轉身出了巷子。

走到流言風語樓前,成允稍稍停了一下,然后才抬腳往里走,走到門檻前,那個醉醺醺的老漢有意似無意的抬起一只腳搭在門檻上,嘴里喃呢著:“路費一塊玄靈晶石………”

成允平靜地拿出一塊玄靈晶石丟給老漢,二話不說抬腳便跨過門檻,剛想動下一步,可后腳卻怎么也抬不起來。

成允看向老漢,低沉著聲音說道:“我給了路費,你拿到了路費?!?/p>

老漢滿是醉意地一笑,說道:“不是還有一個沒給嘛………”

成允皺眉,但他不想惹事,又從納戒里取出一塊玄靈晶石丟給老漢。

接住玄靈晶石,老漢這才收起腳,成允也順利的走進樓里。

繞過屏風,成允進到里面,只是空曠的一樓只有一個柜臺,柜臺后是一個身穿紫羅蘭收腰裙,樣貌嬌好的女子,看起來二十八九,那微微上翹的紅唇,頗有一股子少婦的韻味。

見成允進來,女子嫣然一笑,打趣般地說道:“秋夜漫長,不知小弟弟可是來找姐姐的?”

走到柜臺前,成允無視女子拋來的眉眼,說道:“我要買一則信息,往哪里走?”

“姐姐閨房在后頭呢?!?/p>

女子答非所問,白凈的右手撐著下巴,歪著頭看成允,嬌笑道:“不如姐姐與你閨房飲酒如何?姐姐的美酒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到的喔~”

黑紗下,成允眉頭微微皺起,一聲不吭的站在原地。

見成允不搭茬,女子便坐直了嬌軀,白凈的左手朝樓梯一指,無趣道:“唉~小弟弟好是不解風情,姐姐都這般了你還如此無動于衷,真是好生無趣,罷了罷了,左邊樓梯上去就是了?!?/p>

“謝謝?!?/p>

成允道了聲謝,轉身朝樓梯走去。

順著樓梯往上走,成允來到了二樓。

一個十四五歲的侍女站在樓梯口等待,好似已經知道成允的到來。

走上前,成允說道:“我要買一則消息?!?/p>

侍女對成允微微福禮,抬手說道:“公子請隨我來?!闭f完,侍女轉身在前領路,成允便跟在后頭。

走到一處門前,侍女抬手輕敲兩下,低著頭說道:“姐姐,有位公子來尋風?!?/p>

稍許,門內傳出一道輕柔地聲音,“進來吧?!?/p>

侍女推開門,側身做出請的手勢。

成允往里看了一眼,對侍女點點頭,便走了進去。

走進房間,成允便聞見了一陣淡淡的香氣,好似桂花,卻更加香淳,成允猜測應該是某種靈花制作成的胭脂。

房間并沒有太多擺設,只有中央有一張矮桌,矮桌后跪坐著一位女子。

那女子約莫二十六七歲,容貌秀麗,一雙眼睛靈活之極。

一襲淡藍色雨花裙,鬢發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妖妖艷艷,勾人魂魄,好在隔著黑紗,成允看不清,否則他這母胎單身狗,恐怕是把持不住了…………

成允走近,女子淺淺一笑,左手撫袖右手輕抬,說道:“公子請坐?!?/p>

成允依言坐下,但不是跪坐,而是盤膝而坐。

朵朵爺爺現在不知身在何處,成允不想繞彎子,便直接開門見山,說道:“我想知道南街街尾第二條巷子里兩個乞丐里老的那個在哪里?!?/p>

女子微微一笑,說道:“公子須知道我流言風語樓的規矩,想要情報,先交錢?!?/p>

“多少錢?!背稍蕟?。

“一百塊玄靈晶石?!迸虞p笑,看著成允的眼神不無不屑,問道:“公子可還要買?”

“為什么不買?”



捕鱼王注册 双色球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山西11选五技巧 股票指数期货是为适应人们管理股市风险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 山西十一选五 河北11选五基本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什么是股票指数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