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腦殼疼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4-29 11:09:41 字數:2973 閱讀進度:45/54

現在已經過了飯點,善堂里人不多,只有一些雜役弟子在忙碌。

見到成允進來,一名眼尖的雜役弟子快步走了過來,笑著對成允說道:“師兄是要吃飯嗎?”

成允點點頭,說道:“還有什么吃的?”

“都有都有,工廚和其他師弟都在備菜,來,師兄請坐?!?/p>

那雜役弟子領著成允到一張四人方桌,放下菜譜說道:“師兄看看想吃些什么?!?/p>

“謝謝?!?/p>

成允道了聲謝,翻開菜譜觀看。

還真別說,菜譜里的菜式還真不少,成允做酒樓小二時聽過的一些名菜里面都有。

翻了幾頁,成允就直接翻到了妖獸肉的那部分,府敖是三階妖獸,野獸肉想它肯定是沒興趣的,得到一塊雷髓晶成允高興,所以也不打算吝嗇,請它吃一頓好的也沒問題。

看了幾樣,成允便指著菜譜說道:“給我來一只水鄉熊掌、一份清蒸鹿肉和一塊羅香豬排,這三個要最大份的,不用切開,你幫我用一個碗分一點出來就好,其他的就這樣端上來,然后再炒一碟茼蒿,小份就行,再來一蠱冬瓜湯和三碗米飯,小碗的?!?/p>

成允將菜譜推向雜役弟子,說道:“盡快上,我中午沒吃飯,現在特別餓?!?/p>

雜役弟子有些癡愣,“師,師兄是要水鄉熊掌,清蒸鹿肉和,和羅香豬排?”

“有什么問題嗎?還是沒有了?”成允問道。

雜役弟子快速搖了搖頭,說道:“這三道菜分量都,都非常大,師兄確定要吃得完嗎?”

成允解下藍玉牌,笑著說道:“我外面還有個伙計呢,它胃口大,不怕吃不完,你照我說的,用小碗分出來一點就行了,其他的照上就對了?!?/p>

“外面還有位師兄啊,為何不進來?”雜役弟子回頭看了看門外,只是門檻太高沒看見府敖,但既然成允說有‘人’吃得完,他也就沒多說什么,取下自己的藍玉牌說道:“師兄,總共十六點靈點?!?/p>

成允眉尖跳了跳,有些肉疼地付了靈點,“麻煩快點,我是真的餓了?!?/p>

“好的,請師兄稍等?!?/p>

雜役弟子收起菜譜,轉身回去下單,然后跟其他雜役弟子竊竊私語起來,說成允一個人點了十個人的飯菜,什么什么腦殘,怎么怎么奇葩,等等等等。

成允后靠在椅子上想之前緞符閣的事情,他總感覺好像有什么人針對自己,那幫新弟子應該是受到了指使或者引誘才對,尤其是那個董路遠,與他只是在昨天見過幾面,他和自己絕對沒什么過節,那他這么義憤填膺地辱罵自己怎么看都顯得特別不合理。

還有他們口中的仙子是誰呢?

成允曾留心聽過,那些人在罵自己的時候,時不時會說出一個什么仙子來,難到是自己上穹烏宮的時候有人假扮自己把哪個長的漂亮的美眉給那啥那啥又那啥了?

不然那些新弟子怎么一見到自己就跟見了隔壁老王似的?

可這不應該???

宗門里有那么多長老執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強者中的強者,如果有弟子把人那啥那啥又那啥,聽到一點風吹草動,以他們的修為不可能不發現。

如果發現了應該不會袖手旁觀讓弟子釀成這種大錯才對………

那如果是有人在后面指使或者掌控呢?

可他跟自己又有什么仇呢?以至于要讓人這么圍攻自己?

難到就因為自己長得帥?

越想成允腦子越亂,正想著,突然靈光一閃,“難到是昨天我殺了那個紫霄門的人,他潛伏在宗門里的師兄弟要殺我為他報仇?”

這也是不無可能的!

成允微微皺起眉頭,拇指習慣性的抹了抹嘴角,“如果真是紫霄門的人想殺我報仇,那可真是操蛋了………”

按照地位來說,自己現在叫:嘍啰

按照學習來說,自己現在叫:初學

按照做事來說,自己現在叫:菜鳥

按照游戲來說,自己現在叫:坑逼

按照修為來說,自己現在叫:弱雞

而那些潛伏在宗門的紫霄門臥底,怎么也比嘍啰、初學、菜鳥、坑逼、弱雞來的好,他們實力比自己強,人脈比自己廣,能力比自己大,而且人數不明…………

“哎喲臥槽,我怎么感覺自己捅了馬蜂窩啊……”

想到其中的利害,成允就有些蛋疼了,蘇月雨的危機還沒解決,現在突然又多了個紫霄門余孽,自己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不對不對,如果是紫霄門的臥底應該不敢這么明目張膽的對付自己才對?!?/p>

宗門雖然看起來沒有太多規矩,但實際上所有的胡作非為都是建立在底線之上的。

這也就是為什么上百號人堵在緞符閣門口,卻沒有任何一位長老執事第一時間出來阻止,甚至就連管理緞符閣的李青都是隔岸觀火,屁都不放一個的原因。

修煉本來就是不斷的戰斗才能更快的提升,如果沒有了沖突又怎么會有戰斗。

玄天宗能成為西洲第一宗門可不是靠養羊養出來的,那是玄天宗的開山祖尹打出來的!

武斗樓的武擂、務傭塔的任務、八級練氣塔的挑戰和各個排名榜,它們的應運而生便是修煉所趨勢的。

可紫霄門就不同,他們屬于臥底,無論是哪個世界,哪個國家,哪個勢力,對待臥底的方式永遠只有一種,那就是趕盡殺絕,挫骨揚灰!

如果是紫霄門的臥底在后面推動新弟子對自己刀劍相向,那宗門絕對不肯坐視不理。

可如果不是紫霄門的臥底在針對自己,那問題又回到原點,究竟是誰在后推波助瀾?他又與自己有什么過節?他為什么這么做?他……………

“媽呀,腦殼疼……”

成允掐了掐眉心,這種毫無依據的推理太費腦子,還推理不出什么答案,“算了,還是找個人問清楚吧,瞎想只會讓自己緊張而已?!?/p>

成允呼出口氣,從腰帶里拿出一版正方形木的質拼圖,大小有半米,是他之前做來給朵朵玩的,現在等著無聊他就拿出來玩玩打發時間。

不久后四名雜役弟子端著托盤來到成允桌邊。

成允收起拼圖,看著有自己半個身子粗的熊掌、比自己上半身都大豬排和一盤看起來不下二十近的鹿肉,一時間腦袋都大了!

“這么多?”

“是的師兄,給您放在桌子上?!?/p>

幾人將東西都端上桌,說了句慢用就拿著托盤離開了,走時還笑著竊竊私語。

“呵,看來靈點很值錢啊,妖獸肉做的菜十六點就有這么多分量?!?/p>

成允拿起筷子,從分出的小碗里夾了一塊鹿肉放進嘴里。

“嗯~妖獸肉味道就是好?!?/p>

咽下去之后成允又夾了倆塊放進嘴里,然后端起一碗米飯開始胡吃海塞。

成允確實餓了,早上被蘇月雨弄的滿身血,在穹烏宮上就吃了幾塊炸雞柳,現在已經是下午了,肚子早已經餓得不行。

成允也沒忘記善堂外的府敖,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斗后趁人不注意,取出一枚空的納戒戴在手上,然后把熊掌!豬排和鹿肉一起收了起來。

然后摸著微微隆起的肚子走出善堂。

見到成允出來,府敖快速起身跑了過來,圍著成允蹦跳著轉圈。

成允笑了笑,取出熊掌遞給它。

不料府敖一臉嫌棄的模樣,后退兩步,高高仰起頭,一副看不上的樣子。

成允不爽地說道:“虎紋熊雖然是一階妖獸里墊底的,可怎么說都是妖獸,而且還花了我四點靈點,你還嫌棄?”

府敖不理,仰著頭不出聲,樣子決絕,像是在跟成允說:我堂堂獸王血脈,這種低劣的食物不配入我腹中。

“真不吃?”

府敖依舊仰著頭,不出聲。

“唉~算了算了,不吃拉倒,我自己留著吃?!?/p>

成允收起熊掌,拿出鹿肉說道:“這個你吃不吃?”

見成允換了東西,府敖大眼珠子瞟了一眼后低下頭聞了聞,然后張開大嘴巴咬住鹿肉,抬起頭吃了起來。

成允見了嘆了口氣,心中大感:人不如獸啊………



捕鱼王注册 分分彩选独胆的方法 股票推荐公众号炎黄投资者 河北11选5前三直连号技巧 十一选五玩法介绍云南 北京pk拾稳赚技巧 网上怎么买福彩彩票 江西多乐彩 中国中车股票行情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一定 天津时时彩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