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原來是你呀~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5-03 14:06:21 字數:2907 閱讀進度:51/54

視界之下,成允憑著那種感覺粗略找到方向,然后立即扭頭看去。

“是他們幾個?他們來這里干嘛?”

成允扭頭看去,只見張天陽、董長存、韓延貴幾人坐在一桌吃早飯。

其他幾人成允不認識,但董長存與何淑雅幾人成允昨天見過,所以知道他們是七十四代弟子的。

見到七十四代弟子倒是正常,可這里是七十五代弟子的善堂,他們來這里做什么?

見成允看過來,張天陽幾人沒有動作,而是冷笑兩聲便繼續閑聊。

見幾人沒有找茬,成允疑惑歸疑惑,也沒多想,看了一眼就回頭繼續夯實元氣。

約有半個小時后,元氣運行一個圓滿大周天后,再次回歸丹田中,成允睜眼吐出一口濁氣,臉上露出喜色。

“呵,效果真不錯,看來雷髓晶的好處不止提升體質和修為,就連凝實元氣這種無法解釋就被稱為天賦的東西都能提升,厲害了我的獸哥?!?/p>

“咕?!?/p>

就在這時,肚子突然發出滾滾不滿地哀嚎,成允皺了皺眉,這上菜的時間確實有點久了。

正想著,先前態度很差的那名雜役弟子端著托盤來到成允桌旁,粗魯的卸下東西后,用力的將自己的藍玉牌拍在桌上,“十點靈點?!?/p>

成允看了直皺眉,“水晶包和豬蹄湯面一點一份,清蒸鹿肉四點一份,你怎么算出來的十點靈點?”

雜役弟子冷笑,蠻橫道:“哼,這里是善堂,我說十點就十點!”

雜役弟子話音剛落,善堂內瞬間安靜了,吃飯的弟子眼睛全部看了過來,都在等著看成允的笑話。

成允眼角余光掃了眼其他弟子,然后低頭看向桌上的食物,眼尖的他看出鹿肉上好像有點什么不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呈糊狀,有點黏黏的………

“視界!”

“臥槽………這踏馬是口水???”

視界下,成允觀察鹿肉上那點沾了調料的迷糊東西,細看之下發現那竟然是一口濃痰!

而且毫無疑問,這是故意吐上去的!

解除視界,成允看向雜役弟子,聲音有些冷,“你是什么意思?!?/p>

雜役弟子被成允看得怒了,罵道:“十點靈點都拿不出來的窮鬼,還敢來善堂吃飯,誰給你的膽子?”

周昌路打心眼里看不起成允,認為成允就是一個走了狗屎運的窮鬼,垃圾。

想他周昌路貴為力獅王朝仙陽府周家的嫡長子,自小受盡千人寵萬人愛,上得長輩,下御奴仆,從來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何曾做過什么臟活累活?

如今可到好,入了玄天宗竟只能當個底層的雜役弟子,昨天被派去撿妖獸糞,給靈花異草施肥,這種低等賤民才做的工作對他這個天之驕子來說,那是何等的恥辱!

反觀成允一個毫無背景身世的窮鬼,低賤的平民,僥幸殺了一個該死的內賊,又用不知什么下作的手段過了天賦考核與星海藍杉,搖身就成了外門弟子!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卑鄙、下作、低賤的窮鬼,現在竟敢讓他來侍奉!

“你…………”成允覺得這個雜役弟子嘴臭,張嘴就想來兩句芬芳過過癮,可突然發現眼前這個雜役弟子有點眼熟,細看兩眼后他恍然大悟,“哦∽,我認得你!”

認出周昌路,成允就明白了,他似笑非笑說道:“你是前天那個坐在星海藍杉上大哭特哭的弟子,你叫什么名字來著?好像叫……周昌路,對,你叫周昌路,我記得你!”

善堂內大多都是新弟子,他們昨天也見到了周昌路跌坐在星海藍杉上嚎啕大哭的模樣,成允一說,眾人忍不住哄堂大笑起來。

“*******!”

傷口在人前被揭開,自尊心爆棚的周昌路瞬間惱羞成怒,破口大罵間抓起豬蹄湯面就潑向成允!

成允早有防備,提前開啟了視界,在視界下,周昌路的動作是如此緩慢,以至于他的手還沒碰到碗時,成允便一腳蹬地,屁股下的椅子瀟灑地滑著地面飛退。

“啪!”

一道陶瓷破碎的聲音響徹整個善堂,地上面湯四濺,面條散落一地哪哪都是,裝在碗里好好等著被人享用的豬蹄也隨著面湯掉到了善堂的地上。

成允垂眼一看,笑了笑,“火氣大也不能潑東西啊,你現在可是雜役弟子,灑地上后面還不是你來打掃,何必為難自己呢?!?/p>

成允臉上的笑意就像燃油,將周昌路的怒火瞬間點燃至頂點,他指著成允大罵:“***!你就是個低賤的窮鬼,走了狗屎運的廢物,你憑什么做外門弟子,我要挑戰你!”

成允挑挑眉,眼里盡是憐憫,“我憑什么做外門弟子這個就不用你操心啦,至于你要挑戰我,呵呵,恐怕不行咯~”

“一個窮鬼廢物,由不得你拒絕!”周昌路已經是妒火攻心,一腳將桌子踢向成允,“今天不把你打成殘廢,我就跟你姓?!?/p>

說著,快踏幾步沖向成允,竟是要在膳堂內動手。

其他弟子無人上前阻止,反而高聲為周昌路助威。

成允瞥了眼周圍眾人,淡定的坐在凳子上,一點起來迎戰的樣子都沒有。

這更加加劇了周昌路的怒火,只見他抬起右手,拳頭亮起金色的氣罡,顯然他的修為不足練氣境,無法做到元氣離體。

但這一拳積攢的力量也十分大,若是成允被打中,不說重傷,一番疼痛恐怕是免不了的。

可成允就是坐在凳子上一動不動,面帶微笑地看著朝他沖來的周昌路。

“住手!”

一道附有元氣的沉喝響徹整個善堂,那些為周昌路喝聲修為的弟子瞬間安靜下來。

身穿卡其色銀紋長袍的善堂執事,呂絕龍從內走出,他一臉不悅地看著眾人,“要打去武斗樓,在膳堂鬧事莫怪我執行宗規!”

周昌路如今在呂絕龍手下,叫他來也不敢造次,拱手行禮,“呂執事?!?/p>

呂絕龍看了眼周昌路,輕哼一聲,而后將目光投向成允。

來人是執事,成允也不好坐著,起身行禮,“弟子見過呂執事?!?/p>

呂絕龍沒給成允什么好臉色,哼了聲說道:“不好好修煉,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打碎碗碟賠無點靈點,自己去軒陽閣交付吧?!?/p>

“額……碗碟不是弟子打碎的?!背稍手赶蛑懿?,說道:“碗碟是他打碎的,弟子只是來吃飯而已?!?/p>

“還敢頂嘴?”呂絕龍不悅道:“身為外門弟子連一個雜役弟子的挑戰都不敢接,簡直是在浪費宗門資源,限你午前將碗碟錢交到軒陽閣?!闭f完,呂絕龍不聽成允解釋,轉身背手離開。

‘我星你星你個大星星!不就一執事嗎?拽什么拽?!?/p>

成允不服氣,不過也不能怎么樣,只能在心里腹誹兩句。

“窮鬼,敢不敢接下挑戰!”

呂執事走后,周昌路恢復原本模樣,指著成允叫囂:“若不敢,就識相地滾出玄天宗,不然我見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成允正郁悶呢,沒想到周昌路又開始叫囂,眼睛一轉,笑了起來,“接下挑戰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p>

“什么條件?”

周昌路沒說話,看熱鬧的弟子已經開口問了。

“挑戰什么的,我又沒有好處,這樣吧,挑戰可以,不過需要彩頭?!背稍守Q起兩根手指,說道:“也不多,一人兩百點靈點,誰贏誰拿走?!?/p>

“兩百點!”

聽到兩百點靈點做彩頭,眾人議論紛紛,不久前在成允門口挑戰的周吉天也是兩百點做彩頭,現在一個雜役弟子成允竟然還要兩百點靈點做彩頭。

前者還好,這個月的月供加上入宗門時獲贈的靈點勉強可以湊齊,可后者可是雜役弟子,一個月的月供也僅有八十點,入宗門時獲贈的靈點也不過一二十點,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周昌路拿不出彩頭之時,張天陽站了起來,“兩百點彩頭而已,我給周師弟?!?/p>



捕鱼王注册 2013排列5奖金总额 北京pk赛车软件下载 上海高频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11选五怎么玩 专业深圳股票配资平台 快乐十分技巧导师讲解视频 快3平台 股票涨跌排名 北京pk10彩票官网 河南福彩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