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武斗樓

小說: 血徒風云啟 作者: 窮到天亮 更新時間:2020-05-03 14:06:21 字數:2719 閱讀進度:52/54

眾人嘩然,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

張天陽起身走來,身后跟著董長存韓延貴幾人。

“周師弟,兩百點靈點彩頭我替你出了?!睆執礻柸∠滤{玉牌,對周昌路說道。

周昌路面色大喜,對張天陽拱手一拜,“多謝張師兄慷慨解囊,師弟感激不盡?!?/p>

張天陽笑著將周昌路扶起,說道:“周師弟為宗門清理一只混進來的臭蟲,我作為師兄,兩百點靈點算不得什么?!闭f著看向成允,“更何況我的靈點一只臭蟲還拿不走?!?/p>

張天陽在看成允,成允同樣也在打量張天陽。

“這兩天的事都是你做的吧?”

謠言、圍堵,兩件事背后都有人在背后操作,現在一群七十四代弟子在七十五代新弟子的善堂里吃飯,真可謂司馬懿之心路人皆知,成允還看不出來是張天陽在背后搞鬼,那他真的沒腦子了。

張天陽本就不屑隱藏,如今一問,他也毫不掩飾,直接承認,“不錯?!?/p>

“我和你好像不認識吧?”成允問。

張天陽點頭,笑道:“單純看不慣臭蟲罷了?!?/p>

成允點點頭,不再說什么,轉頭看向周昌路,“兩百點靈點準備好就走吧,我還趕著吃早餐呢?!闭f完便轉身朝善堂外走去。

“哼,嘴硬趁現在,等會到了武斗樓你就硬不起來了!”周昌路惡狠狠盯著成允后背,眼神已經將他看成了一具尸體。

周昌路挑戰成允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傳遍氣元峰外門,無數弟子聞風紛紛趕往武斗樓搶占好位置,無論是七十五代新弟子,還是七十四代弟子,他們都十分期待這兩日被傳的沸沸揚揚的那個外門弟子成允,都想看看本人和傳說中有什么不同。

在丙居,有一人聽到約戰的消息當場就炸了,他就是周吉天。

想他一早就趕去成允門口蹲守,以兩百點靈點做彩頭才成功讓成允接受自己的挑戰。

現在倒好,還沒過早膳時間,就一轉頭的功夫那成允竟然就和人約戰武斗樓了,這讓他周吉天怎么能不當場爆炸?

“混蛋敢耍我,這次到了武斗樓打不打可就由不得你了!”

周吉天抓起長劍劍柄沖出門外,朝著武斗樓就是拔腿狂奔。

另一邊,成允騎著府敖回了趟自己的庭院取卓月和刀柄,雖然周昌路只是一個雜役弟子,但好說歹說也是一場比武,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成允沒有防具,至少也要帶上武器,況且,去了武斗樓,想要出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當成允和府敖來到武斗樓時,武斗樓門口有越來越多的人往里走,有眼熟的七十五代弟子,有不熟的七十四代弟子,源源不斷,過目之地已經有不下三百人之多。

“呵,人還挺多的?!?/p>

成允從府敖背上下來,抬頭看了眼藍色的牌匾,抬腳往里走。

進入武斗樓內,成允眼前一亮。

武斗樓非常大,內里是露天的形式,占地小有上十萬個平方!

武斗樓內分為三個區域,既代表三種不同的擂臺。

一個是普通武擂,打的是點到為止,屬于師兄弟拳腳切磋所用,稱為拳擂。

一個是實戰武擂,稱為戰擂,在戰擂中比武可以使用任何東西輔助戰斗,丹藥、武器、防具包括一些大殺傷力的符紋球等等,都可以在戰擂中使用,因此每個戰擂都有一至兩個修為高強的執事在旁看管,如果出現危及生命的情況,執事會在危機時刻出手相救,以免出現人命。

最后一個則是生死武擂,上生死擂比武者事先必須簽下生死狀,踏進生死擂后生死各安天命,且事后不得尋仇。

生死擂是為那些互相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弟子而設立的武擂。

宗門無法干預雙方的仇恨,但又必須盡可能保留弟子資源以維持宗門發展消耗,因此設立了生死擂。

生死擂如此不僅可以讓不死不休的兩人都無怨無悔,且最后宗門只會失去一個天賦資質較差的弟子。

另外一個更加優秀的弟子則會保留下來,而且經過這次生死之戰后,那名活下來的弟子還能從這次戰斗中獲得很多,日后或許可以一飛沖天。

再來說武斗樓的整體結構,露天的結構看起來像極了鳥巢,包裹的外圍是一座連體的圍樓,圍樓上設立了無數涼棚看臺。

看臺不似觀眾席,從看臺上可以將下方上百個擂臺一覽無遺,只有那些有身份之人才可以在這里觀看比武。

而在武斗樓中心,有一塊二十米高,六米寬的黑石,上面顯示著密密麻麻的紅色字體,細看之下,竟是一個個人名。

“這就是武斗樓的武斗榜?”

剛進入武斗樓,那塊高聳顯眼的武斗碑就吸引了成允的目光。

成允正看著,有人認出了他,便出聲催促:“成允,你倒是快點啊,都等了你那么久,大家都以為你怕了不敢來呢?!?/p>

“對啊對啊,你再不快點就把那兩百點彩頭給我!”

一兩個人開頭瞬間就引起了連鎖反應,催促聲一直往前,人群也自覺讓開一條路,直接讓成允看到在戰擂上等待許久的周昌路。

此時的周昌路已經全副武裝,外穿一套土黃色盔甲,胸甲、護腕、護腿、戰靴一應俱全,右手握著一柄足有籃球大的長柄銅錘,左手手背戴上了一張手盾,乍一看好似一個銅甲戰士。

成允挑挑眉,低頭看了看自己僅有的一把長刀,有著自嘲地喃呢:“娘的,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臺上的周昌路見成允走來,抬起長柄銅錘前指,待成允的腦袋對到錘下后將銅錘狠狠砸在擂臺上,借著視角差,好似已經將成允的腦袋砸了個稀巴爛。

砸下銅錘后,周昌路鄙夷地看向成允,張嘴吐了口唾沫,那模樣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成允當然看見了,不過他沒什么反應,只是露出了一抹如沐春風的笑容,看起來是那樣的人畜無害。

觀眾席上,張天陽一干人靜靜看著成允走向擂臺,旁邊一個有著一頭紅色長發的俊氣少年輕笑,“今年的師弟成色差了許多,連個雜役弟子都敢挑戰?!?/p>

張天陽斜眼看向羅笙涵,“你不去打武擂沖榜,來我這里做什么?!?/p>

羅笙涵興致缺缺地看著下面的成允,頭也不回地說道:“呵?這里可不是務傭塔,說話小心些?!?/p>

張天陽面色有些鐵青,可被稱為外門武斗樓戰神的羅笙涵不管是實力還是戰績都太可怕,他不敢發作,扭過頭看著下面的情景一聲不吭,心里則將羅笙涵千刀萬剮了一遍。

“呵,有意思,竟然還是一個練氣境的?!?/p>

突然,成允一次踏步時泄露了一點氣息,相隔不止五百米的羅笙涵卻精準的捕抓到了,憑著感覺就猜測出成允的大致修為。

成允前天在山門出過手,查他的修為境界很容易,聽到羅笙涵說出成允有練氣境的修為張天陽面色平靜,同時心里暗暗得意。

“周昌路雖然只有納氣境八段的修為,正常對上的練氣境一段絕無勝算,可他身上穿著整套一階高級符紋器,武器和手盾都是二階,那成允就一把破刀,想破周昌路的防,簡直癡人說夢!”

成允一步步走上擂臺,周昌路見他只背著一把刀,臉上的笑容就更加猙獰了,仿佛一只餓狼在看一只小羔羊。

“今天我就讓你這個低賤的窮鬼看看,什么身份的人才配修煉!”



捕鱼王注册 体彩宁夏十一选五五开奖今天 期如意期货配资平台 排列三技巧讲解视频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19股票配资平台官方排名 佳永配资实力怎么样 上海时时乐万能六码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预测 吉林体彩11选五的走势图 浙江快乐12分布走势图